《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九焰草

破空声一响,韩立身影从附近虚空中一闪而出,望了望梵圣金身露出了满意之色。

袖袍一拂,“砰”的一声,金身化为点点金光的消失不见了。

第二元婴则化为一团黑气的往其身上激射而去,一闪即逝下不见了踪影。

他虽将第二元婴放出,附到了金身体内,但因为第二元婴心境还未巩固缘故,先前争斗时元婴本身无法动用魔功分毫,只是用神念操纵金身应敌而已。

如此做的话,第二元婴倒不用怕遭受心魔反噬的危险,但金身也不可能发挥出十成十的威能来。

但韩立进阶炼虚后期后,梵圣真魔功也一下修炼到了最后一部分。金身威能比起炼虚初期时,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还可以施展数种早就期盼已久的新神通。

那洞漩金光就是其中最厉害最诡异的一种,就是普通的合体期存在,若出其不意的被此金光一下吸住,若没有大神通和异宝护身,恐怕也有陨落其中的可能。

故而即使第二元婴没有动用魔功,但驱使金身下,仍不费吹灰之力的灭杀了那名戎族人。

从韩立出手,到动用宝物金身灭杀四名同阶戎族人,也不过几个照面的功夫。甚至连月仙子和胥姓老者,在远处还在犹豫是否折返而回,协助韩立退敌。

原先追的他们狼狈不堪的四名大敌,就被韩立一口气灭杀的干干净净。

二人此时自然一副睁目结舌的样子,他们脸上神色中,倒是有七分骇然,两分不安,最后一分才是惊喜之意。

韩立并没有管女子和老者的神色变化,身形一晃之下就一个闪动的到了“曲儿”上空。

女童从韩立现身以后,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处未动分毫,此刻一见他到了近前处,当即眨了眨眼睛,和韩立暗中传音的交流了几句后,就体表白光一闪下化为一团白光的没入到了袖口中。

韩立若有所思的思量了一下,才将头颅一抬,往远处的女子和老者望了一眼。

这二人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后,似乎也低声商量了几句,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身形一动的向这边飞遁而来,遁速倒是不快也不慢的样子。

纵然如此,片刻功夫,二人还是徐徐的到了韩立身前十余丈处,遁光一敛的停了下来。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了,否则这一次,在下和月仙子可难逃这几名戎族人的追杀。韩兄神通之大,真让我等汗颜啊。”老者冲韩立一抱拳,满脸笑容的连声称谢。

“胥道友之言不错,这几名戎族人遁术了得。要不是碰到韩兄在此,真有陨落的危险,小妹也感激不尽。”月仙子玉容上恢复了平静,但也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原来二位道友法力受损,我说为何会无法甩开这几名戎族人。无须多谢什么,韩某不管怎么说,也是和二位一同从云城进入此界的。既然遇见了,自不会见死不救的。”韩立微微一笑,表现的颇为谦逊。

“韩兄慧眼如炬!在下和月仙子先前中了戎族人的诡计,逃走时元气就已经受损了不少。道友的援手之恩,在下绝不会相忘的,一定要重重相谢的。”一见韩立这般和善,胥姓老者心中一松,脸上笑容不由多出了几分。

韩立听到老者如此一说,却只是笑而不语。

月仙子眸光转动几下,突然一抬手,手中多出了一个玉匣来,然后冲韩立缓缓说道:“这有一株在灵界早已绝迹的九焰灵草,是炼制数种灵丹的必须材料。那几名戎族人一直对我二人追杀不放,有小半也是因为此灵草缘故。我二人蒙道友相救无以回报,就以此灵草相赠吧。”

话音刚落,此女就将玉匣直接抛了过来。

一旁的老者见到此幕,脸上现出一丝愕然,但马上一闪即逝的不见,又若无其事的重新堆满了笑容。

韩立见此情形倒有些意外,神色一动下,单手一抓就将玉匣吸到了手中。

他低首打量了一眼,只见玉匣红光闪闪,表面贴有数道淡蓝色的符箓,一副对匣中之物极其谨慎的模样。

韩立目光一闪,一张口,一股青霞一喷而出。霞光一卷之下,玉匣表面符箓狂闪几下,自行的脱落而下。

匣盖一飞而开,里面一团琉璃光团从中激射而出,竟灵性十足的样子。

但韩立早有所防备,又怎可能让其从眼皮底下遁走。一条手臂一挥下,一手就虚空一抓而出。

“嗤嗤”的破空声传出,一股无形巨力瞬间将那团琉璃之光罩在了其下。

五指微微一屈,光团“嗖”的一声,就被凭空摄了过去。

“韩道友小心!”一见韩立这般举动,月仙子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出口提醒道。

“不妨事!”韩立却笑了一笑,手掌灵光一闪下,骤然变得金光灿灿起来。

琉璃光团在其手心处滴溜溜一转,就轻飘飘的落了下来。赫然是一株形状酷似火焰,但散发出九种不同灵光的灵草。

此灵物高不过数寸,但是九色光焰所过之处连附近虚空都一阵模糊朦胧,一股股热浪散发而出,可见此草的温度之高!

但是韩立托着灵草的手掌金光闪闪,犹如赤金一般,视近在咫尺的高温如无物一般。

胥姓老者见到此幕,目中闪过一丝骇然,但口中打了一个哈哈的说道:“月仙子是多虑了!以韩兄的惊人神通,这些许火力又怎能奈何得了。”

“的确!这九焰草散发的灵光足可以熔金化石,但对道友一点影响都没有。韩道友神通实在深不可测!”月仙子怔了一下后,就露出一丝苦笑的说道。

“在下神通哪有二位说得这般夸张,只是修炼过一些特殊的辟火之术而已。这九焰草的确是珍稀异常的火灵草,对在下也真有用处的。如此的话,韩某就却之不恭了。”韩立细望了一会儿手中的九色灵草,竟笑了一笑的如此说道。

随之就见他手指一动,将此草重新放入了玉匣中,并另行贴上几张符箓,然后灵光一闪下玉匣就一下不见了踪影。

月仙子见此,嘴角反而泛起了些许笑意。

老者虽然心中大感不舍,但是一想起先前韩立展现的惊人神通,面上自然丝毫异色未露,反而呵呵一笑下想开口再说些什么。

但韩立却又蓦然袖袍一抖,两个淡青色玉瓶一闪而出,分别飞向了月仙子和老者。

这二人见此一怔,下意识的分别抬手一张。两片光霞一卷而过,玉瓶就分别被一团灵光包裹的落入了他们手中。

“韩兄,你这是?”老者神色一凝,有些迟疑起来。

女子也一手抓着玉瓶,有些意外的望向韩立。

“没什么,九焰草实在过于珍稀。而在下以前得到一些对上族九阶还能精进法力的灵丹,应该对二位道友冲击瓶颈时有些用处的。在下就用两瓶此丹药,作为拿走此灵草的一些补偿吧。”韩立用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能精进上族九阶法力的丹药!”老者一听此言,一下失声起来,急忙将瓶盖打开,将神念往瓶中一扫,随之又往鼻下嗅了一嗅,脸上随之露出狂喜之色来。

月仙子闻言,美目异光一闪,同样有些动容了。

“不错,此丹药的确对老夫现在境界还能有用,不过老夫和月仙子才刚刚被道友相救,又如何再能拿道友的灵丹。”老者终于恢复了几分冷静,望了望手中的玉瓶,却又有些踌躇起来。

“先前的出手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九焰草若是被一位修炼火属性神通的圣阶看到,这些灵丹又算得了什么。韩某不愿占人便宜,二位尽管收下好了。”韩立淡淡一笑,悠然的说道。

“既然韩兄如此说了,那旭某和月道友就多谢道友了。”老者只是略一思量,就含笑的将玉瓶收了起来。

一旁的月仙子也检查完了手中的药瓶,一声称谢后,也将丹药收进了袖袍中。

经过如此一番的交换后,老者的忌惮之心终于去了大半,向四周望了一望后,忽然问道:“韩兄,在这附近难道就只有你一人吗?是否还有其他道友在附近?”

“在下原先倒是和其他二位道友同行的,但是前段时间遇到了一些危险,和那二位道友走散了。”韩立眉头一皱,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原来如此,这可有些可惜了!”老者闻言,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甘。

月仙子在一旁神色一动,美目中竟也现出一丝的可惜。

“胥道友,你话里有话!难道你和月仙子有什么事情,需要很多人手不成?”韩立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

听到韩立此问,胥姓老者不禁望了女子一眼,似乎有些询问之意。而月仙子略一沉吟后,就缓缓的说道:“胥兄,那处地方已经被戎族人占去了,以我二人实力绝无法再抢回来的。但韩兄神通广大,说不定有办法办到此事。不妨将此事告诉韩兄,万一成功的话,我们也不要其他东西,只要复制那一篇金篆文功法即可。”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