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混元尺

“砰”的一声后,金光一下爆裂而开,从圆盘中喷出一道道银符向山峰各处激射而去。

银光闪动下,符文纷纷没入山石中,然后在山腹中飞快的穿梭不停起来。

韩立静静的悬浮在空中,面无表情的不再有任何举动了。

一盏茶功夫后,下方虚空中的圆盘突然一声嗡鸣声响起,接着金光大放起来。

韩立见此情形,眉梢一挑,单手冲下方一抬,圆盘一颤之下,冲高空激射而来,一闪即逝后就诡异的出现在了手心中。

韩立低首扫了一眼,圆盘表面浮现出一团刺目光团。

他嘴角抽搐一下,体表黄光一闪,立刻向下方山峰激射而去。无声无息,一下没入了山峰中,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山腹中飞遁着。

只是片刻工夫,他眼前一亮,一个巨大的窑洞诡异的出现在了下方。

一颗头颅大小的银色光团,悬浮在窑洞中间处纹丝不动,正是由先前从圆盘中飞出的银色符文凝聚而成。

遁光一敛,韩立就出现在了窑洞之内,目光飞快的向四周一扫,顿时发现了数个蜿蜒的通道和这里相连着。

他神色动了一动,大步的向其中一个通道走去。

通道中漆黑异常,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韩立随手一扬下,就有数颗白蒙蒙晶石从袖中一飞而出,在其头顶处盘旋不定起来。

如此一来,通道中自然变得如同白昼了。

韩立只走了一小截后,就将神念放出,向四周坑坑洼洼石壁一扫而去。

结果片刻后,他脚步一顿,再一张口,一道青光一喷而出,一闪就击在了石壁上。

石壁在犀利剑光下,如同豆腐般的被一切儿开,转眼间一个直径半尺的石洞浮现在了石壁上。

“当”的一声异响,从黑洞中诡异传出,在狭小通道中显得异常清晰。

韩立听到后,脸上却现出一丝喜色来,单手一掐诀,冲洞中虚空一点。

“嗖”的一声,一口青色小剑从里面激射而回,剑身上赫然洞穿着一块黑紫色的不知名矿石。

“果然是这里了。储量倒还真的不少,要全带走的话,恐怕要多花费几天工夫了。”韩立抬手收了飞剑,将矿石抓到手中,细看了两眼,喃喃的自语了一句。

他自然不会真将自己留在此地当矿工,当即一手往储物镯中一拂下,数团灵光一飞而出,身前多出数只形状各异的傀儡。

这些傀儡都是他在人界炼制的,等阶虽然极低,但是当一名苦力矿工还是绰绰有余的。

韩立再一拍头颅,将第二元婴也放了出来,好留在洞窟中负责众傀儡的活动后,自己就施展土遁术到了山顶处。

这时曲儿也带着数以万计的飞虹鱼妖丹从湖面处飞了过来,并将装着妖丹的储物镯交给了韩立。

他检查过后,大为满意,口中夸奖了几句后,就将储物镯小心的收好。

“主人,曲儿感应到这座岛上似乎有不少灵药,小婢去将它们采来吧。”曲儿犹豫了一下,忽然这般冲韩立说道。

“灵药?你本身就是天地灵物之体,有此感应的话,多半不错的。好吧,此地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凶兽,时间也充足,你去寻找一二吧。”韩立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但也没有阻拦之意,思量了一下后,就点点头的同意了。

“多谢主人,那小婢就去了。”女童喜笑颜开起来。

随之她白光一闪,化为一团灵光腾空而起,一个盘旋后,往附近另一座翠绿山峰激射而去。

韩立笑了一笑,当即在附近找了一块巨石,随意的盘膝坐下。

袖子一抖,十几道颜色各异的阵旗激射而出,几个闪动下,纷纷没入四周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噗”的一声,一层五色光幕浮现而出,将整座山头都罩在了其中,但是一闪之下,又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从空中远远看去,此地似乎和先前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原本应该盘坐在巨石上的韩立变得踪影全无了。

他布置好了禁制后,这才放心的单手一掐诀,身上金光大放,背后一道金影一冲的浮现而出,正是梵圣法相。

冲法相一点,顿时三首六臂法相体表紫色符文一闪,就幻化成了金身,站立在身前处一动不动了。

韩立双目一眯,上下打量着金身好一会儿,才忽然单手冲其一招。

金身三颗头颅中的一颗一张口,竟喷出了一团银光来,里面隐隐包裹着一物,正是当日斩杀那名金角青年收取的银尺。

此宝虽然不是玄天之宝,但是当日也表现的玄妙异常,威能不可小瞧,多半也是通天灵宝等阶的宝物。

他心中一直尚未确定,此刻才有空闲拿出来加以辨认一二。

银尺一闪之下,就被摄到了手中。

韩立一边手指在银尺表面拂动,一边缓缓闭上双目,将神念探入了其中。

神色始终平静无波,不知过了多久后,才双目蓦然一睁。

“混元尺竟然是一件通天灵宝,只要将里面记载的通宝诀修炼一下,就可以驱使此宝了。”他低语了一声,随之捏着银尺的手掌青光一闪,将一股股精纯灵力注入了宝物中。

下一刻银尺发出了长鸣之音,一颤之下蓦然从表面喷出一片银色光幕来。在光幕中一排排上古文字,整齐的浮现而出。

韩立目光闪动下,就将“混元尺”的通宝诀默记在心,手腕一抖下,顿时光幕一散,宝物也一闪的消失了。

随后他又将金身一收,双手掐诀下,开始修炼这“混元尺”上的通宝诀了。

时间过的飞快,三日时间一闪即过。

以韩立现在的炼虚顶峰修为,自然无需像当初虚天鼎那般修炼如此长久。

短短三日时间,就将此宝的通宝诀修炼完成,将此尺可以大小随心的收入了体内。

而在这段时间内,下面的那些傀儡也将山峰中暗藏的不知名矿石挖掘的七七八八。估计再过一日光景,就可完成任务了。

在此期间,曲儿这小丫头也从岛上采集到了不少的药草,其中一些还真是灵界罕见的灵药,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

不过一连两日没有出什么事情,曲儿这丫头胆子倒也大了不少,竟开始在附近的湖底处去寻找一些生长极其隐秘的灵草。

韩立因为正修炼那通宝诀到关键之处,只是传音叮嘱了她两句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但当然他自然将一缕神念留在女童身上,以防真有什么意外发生。

结果也不知是有先见之明,还是注定要有一场麻烦。

在他将通宝诀修炼完的半日后,正在山峰上打坐养神的时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间脸色一寒,冰冷之极的说了一声“找死”,就一下化为一道青虹冲出禁制,朝某个方向破空飞去。

几个闪动后,惊虹就一下消失在天边尽头处。

几乎同一时间,在离岛屿数百里的湖面上空,三道遁光惊惶之极的向岛屿所在方向激射而走。

一团白光中有一名矮小人影,赫然正是曲儿。

而在离他们数里外的后方,则有四辆三角形的古怪战车紧追不舍。

这些战车每一辆都不过数丈大小,但是表面绿锈斑斑,灵光黯淡,甚至还有些残破的样子,但是遁速之快实在骇人听闻,一个晃动下就无声无息的滑出数十丈远去。

纵然曲儿也是精通遁术之人,也只能一点点的被后面战车拉近距离。

至于前面其余两道遁光中人,飞遁速度甚至还在曲儿之上,甚至勉强可以和后面飞车保持距离不变的样子。

“嘎嘎,月道友,你已经在前面一战中大损元气,现在纵然激发潜力,又能跑到哪里去。识趣的话,将你们手中的九焰草交出来,我倒可以让你兵解,再修来生。”一个嘶哑难听的男子声音一下从后面一辆飞车中传出,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的样子。

“哼,本仙子就是将此灵草毁去,你们也别想再得到半分。”前面一道蓝蒙蒙遁光中,一个冰寒的女子话语响起。

“月仙子何必和他们废话。他们竟然在得到宝物后立刻翻脸暗算我等,绝不能再相信半分了。”另一道灰光中也响起一个老者愤怒异常的声音。

“胥老放心,经过先前之事,本仙子要还相信他们之言,才真是可笑之极的事情。”女子声音一缓的说道。

几乎同一时间,老者耳中却响起了女子隐秘的传音之声:“胥老,是此方向不错吧。我们恐怕真无法坚持多久了。”

“应该不错的。先前的法器反应,这方向应该有我们天云之人在附近才是。后面那个女童气息有些奇怪,好像是什么东西修炼成形的,多半是此地其他队人携带的灵兽。我们被他们种下了印记,也只能冒险赌上这一把了。”老者大声的说着其他话语,但暗地里同样向女子传音回道。

女子听了这话,轻叹一声的不再说什么,只是全力催动遁光激射向前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