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真火克敌

当然这飞虹鱼纵然如此厉害,但是和本身稀有相比就不算什么的。否则也不会昙花一现般在灵界被大神通之人,如此快的灭杀一空了。

现在他在此地遇到了这种怪鱼,还真是意外之极的事情。

虽然典籍上将飞虹鱼的毒性说得可怕之极,韩立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当即单手一挥,一层灰蒙蒙光幕在身前浮现而出。另一只手掌一翻转,一股五色光焰滚滚涌出。

两者一个翻腾下,均都化为一层光幕将其团团护住了。

接着韩立又毫不犹豫的袖袍一抖,数十口青色小剑从袖中狂涌而出。在四周一阵盘旋后,一阵嗡鸣的分化出数百道剑光来。

每一道都青光蒙蒙,寒光闪闪,密密麻麻的遍布四周虚空中。

附近那些飞虹鱼一见此景,也不知哪一条飞虹鱼发出一声尖利的鸣叫。顿时众飞鱼光芒一闪,齐往韩立这边气势汹汹的飞扑而来。

“斩”韩立脸色一沉,单手一掐诀,口中一声森然的低喝。

数百道剑光一颤之下,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一道道粗大青光在鱼群中狂扫而过。剑光所过之处,所有飞鱼纷纷一斩两半,尸体化为团团绿雨从空中坠落而下。

转眼间就有千余条飞鱼一斩而灭,附近血腥之气大起!

纵然青竹蜂云剑犀利无比,四周扑来的飞鱼仍然前仆后继,不可能一下全部斩杀一空。

其他的飞鱼一飞到稍微近前处,口中鸣叫之下,纷纷从中喷出一团团拳头大绿色液团,铺天盖地地奔韩立而来。

韩立脸色一变,手中所掐剑诀再为之一变。

四下狂扫的剑光骤然间一缩,竟在清鸣中化为一朵巨大青莲,徐徐转动之下,将中心处韩立彻底遮蔽在了剑幕下。

数百道剑光汇聚之下,完全变成了一副防守之势!

韩立清楚得很,只要能挡下这些飞虹鱼的毒液攻击,将它们一举全灭就不是不可能之事,毕竟飞虹鱼的最大依仗也不过就是所喷的毒液。

他纵然修为大进,但能否真挡下这种传闻中的剧毒,心中同样有些忐忑的。

不过不试上一试的话,毕竟不甘心的。

那七彩丹据说神妙异常,对噬金虫可是大有用处的。若能让噬金虫威能更上一层楼,些许危险还是值得冒上一冒的。

他自问有数种异宝护身,外加身兼数种大神通,就算情形不对,不济保命退走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时最外层的青色巨莲已经绽放开来,青蒙蒙的莲瓣形成了一层层的青色剑幕,看起来艳丽之极。

“噗噗”之声大作,绿色液团纷纷地击在了莲瓣之上,看似风雨不透的防御竟冒出一股股青烟,随之现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孔洞,青色剑幕一下变得千疮百孔了。

这些飞鱼喷出的毒液,连青竹蜂云剑所化剑光都轻易溶解洞穿,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韩立心中一惊,脸上倒也没有露出什么惊惶之色。

纵然青竹蜂云剑有些受损,但以此剑的神通玄妙,自然顷刻就可恢复的。

但当绿液再一次和五色光焰接触,并竟也轻易的溶解而开后,他目中终于露出了凝重之色,手中法诀再次一变。

五色光焰一闪之下,开始疯狂旋转起来,竟化为一道五色旋风,不少激射来的绿色液团纷纷被一弹而开。

但是四周飞虹鱼实在太多了,喷吐的毒液也无穷无尽一般。纵然五色光焰威能已经被催到了极大,还是被化为了乌有,露出了最里层的灰蒙蒙光幕。

绿液一喷而上,“滋滋”之声大起。

韩立眼角狂跳之下,蓦然发出一声冷哼,一张口,一团拳头大银焰喷出了口外。

“噗嗤”一声,银焰光芒大放下化为了丈许般巨大,滴溜溜一转下又化为了一只巨大火鸟。

“去”韩立毫不犹豫的一点指。

银色火鸟双翅一展,扬首发出一声清鸣,双翅一展的就从灰色光幕内一扑而出。

结果银焰闪动下,那些奇毒无比的绿液一击在银色火鸟上,竟遇到克星般的化为五颜六色的雾气一散而开,竟无法奈何巨大火鸟分毫。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大喜,正想再施法一催银色火鸟。

一部分的飞鱼突然同时发出怪叫之声,接着所喷吐的绿液猛然被一催的往空中同一点汇聚而去。

转眼间一条由毒液幻化而成的绿色巨蟒一下幻化而出,足有七八丈之长,栩栩如生。

毒蟒身子一弓之下,就带着一股腥风直扑银色巨鸟。而火鸟自然也不会示弱什么,双翅扇动几下,再一张口,一股刺目乳白的火焰一喷而出,竟是噬灵火鸟当初在魔金山脉吞噬的金乌真火。

此火一和毒蟒撞击到一起,竟火上浇油般的一下高涨数倍,就将巨蟒淹没在了汹汹火海之中,刹那间毒蟒就在白色火焰中一声哀鸣的化为了乌有。

这时韩立口中再发出一声大喝,单手掐诀,隔空冲银色火鸟一点指。巨型火鸟体表火羽一阵流转,竟然一下由银色全幻化成了乳白之色。

下一刻“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火鸟竟一下自爆开来,无数纤细火丝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原本漫天飞射的绿液被这些火丝洞穿之下,纷纷化为团团火球爆裂开来,转眼间飞虹鱼的毒液攻击为之一顿!

而已经溶解大半的灰色光幕,瞬间光芒大放的恢复如初了。

趁此机会,韩立也终于缓过手来,两手十指飞快冲身前虚空一阵急点。阵阵青光闪动下,一口口原本消失的尺许长飞剑,顷刻间就浮现而出了。

然后被韩立全力一催之下,均都一模糊的幻化出重重剑光出来,并再次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那些飞虹鱼纵然口中仍然毒液喷吐不停,但是在无数白色火丝漫天飞舞之下,无法对青色剑光有何威胁了。

没有了毒液的忌惮之后,数百道剑光在飞鱼群纵横披靡,这飞鱼中修为高些的还能抵挡一两次,低阶的飞虹鱼则根本避无可避,纷纷化为一块块残尸坠落而下。

如此一来,在噬灵真火所化火丝和众多剑光协力之下,一盏茶工夫后,四五万只飞虹鱼竟全被韩立一人斩杀一空。

当他单手一招的收回了剑光和噬灵真火之后,虚空中已经空空如也,但目光朝下方一扫后,人却不禁怔了一怔!

湖面上除了那些飞虹鱼的残尸外,竟然还另有更多的其他鱼类尸体,肚皮倒翻的悬浮在湖水之上。远远看去,附近湖面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显得诡异之极!

韩立眨了眨眼睛,目光在附近湖水中有些异样的淡绿上多望了两眼后,也就露出了恍然之色。

先前飞虹鱼所喷的毒液虽然大多都被噬灵真火化为了乌有,但先前还有不少被一弹而开的。结果落入了下方湖中,竟然将附近湖中的鱼类全都毒杀了不少。

虽然他已经对那些毒液的毒性之强有了一些了解,但湖面上一幕还是让其心中微寒。

要不是他修炼有噬灵真火在身,即使还有其他办法解决这些飞鱼,但过程也绝不会像眼前这般轻松的,多半要不惜神念的驱使那些噬金虫或者再次动用玄天残刃。

这两种手段动用的后遗症,可是不轻的。不到最后一步,他自然不会轻易动用的。

韩立心中思量着,但是袖子却朝下方蓦然一抖。顿时一团白光飞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一下化为了一名头扎小辫的女童。

“拜见主人!不知主人有何吩咐?”女童自然就是“曲儿”了,方一现身就笑嘻嘻的冲韩立施了一礼,问道。

“你将这些怪鱼头颅中的内丹全都取出。刚才动手时,我故意保持了它们的完整。做完之后,就到岛上找我吧。”韩立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是”曲儿一口答应了下来,肩头一抖之下破空声大作。

无数寒刃发出“嗤嗤”声的从女童背后激射而出,然后一个盘旋后就纷纷朝湖面激射而去。女童自己也身形一动之下,向下方湖面徐徐飘去。

韩立则遁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的直奔远处岛屿激射而去了。

一小会儿工夫后,遁光一敛,韩立身形在那座灰蒙蒙山峰的上空现出了身形。

双目一眯,他朝下方山峰扫视了过去。

好一会儿后,才蓦然单手一翻转,手心一下多出一件金光闪闪的圆盘。

韩立低首望了一眼,这件石茧族在出发前派人送到其手中的法器,眉梢微微一挑。

一张口,一团青气一喷而出,正好罩在了金色圆盘上,一闪即逝下,青气就没入盘中不见了踪影。

然后他另一手一扬,一道白色法诀打出,同样击在了法器上。

异变顿起!

金色圆盘金光闪动下,嗡鸣声大起,一道道银色符文从盘中浮现而出。

随之此法器一颤,竟蓦然挣脱韩立五指,化为一团金光朝下方山峰激射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