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巨猿凶威

只是一击就毁掉所有飞剑后,金角青年并没有住手的意思,白色小钟再响动两声后,白蒙蒙波浪再次一个翻滚的浮现而出。

与此同时,青年背后法相也将手中两件宝物祭出,三色光焰和滚滚火云冲天而出。

至于青年本体则面上狞色一闪,一张口一股浓浓黑气一喷而出,围绕其身躯盘旋飞舞起来。鬼哭狼嚎之声大起,黑气中有无数碧绿细丝若隐若现,散发出浓浓的腥臭之气。

金角青年这次一出手,竟然数种神通同时施展而出,大有一击就灭杀韩立之意。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也为之一凛。

对于其他攻击还不放在心上,但是从那雪白小钟上放出的空间神通攻击,他却心中大为忌惮。

不过因为法力尚未恢复的缘故,他同样没有久战之意,心中一横之下,当即心念一催。

一旁的金身蓦然体表紫金之光大放,放出了阵阵的梵音之声,在金色灵光中隐约有紫色符文飘动不已。

一条手臂一模糊,虚空一抓之下,一口金色断刃浮现在了其手中。

残刃一声清鸣,方圆数里的天地元气“轰”一下,仿佛受到召唤般的狂爆起来,纷纷化为无数五色光霞现形而出,竟形成了一片遮蔽大半天空的五色光幕来。

这也是因为此地是广寒界中,才会让天地元气有这般惊人的天象。

光幕蕴含的惊人灵气,让对面的青年也脸色不禁一变。

但还未等他有何反应时,金身本身灵光流转不定,金蒙蒙光霞沿着手臂往金刃上狂注而入。原本足有两丈高的金身,几个闪动后竟诡异的矮了一截下去。

原本残缺短刃金光狂闪下,一阵模糊,竟幻化出完整的刃身出来。

持刃的手腕微微一抖下,从金刃上发出的清鸣之音戛然而止,但高空中的五色光幕却滴溜溜一转,往下方狂涌而去,纷纷没入了金刃之中。

几个呼吸间的工夫,金刃就仿佛一个无底洞般将整片光幕都吸纳的一干二净。

原本只有尺许长金刃,一下幻化成了丈许般长,表面几个符文闪亮之下,就无声无息的冲对面一斩而下。

一道金光从金刃上一飞而出,开始不过数尺来长,但一个闪动后,竟变成了没尽头的滚滚金流,奔对面狂冲而去。

青年一见金色洪流的声势,心中也是一下骇然,但是到了此步,自然不可能和韩立罢手言和。

当即他口中一声厉啸,同时一根手指冲韩立这边凝重一点。顿时白色波浪、火云、三色光焰、黑气一个翻滚下,纷纷奔金色巨浪迎头撞去。

火云,黑气、光焰方一和金浪接触,爆发出惊人巨响,但随之一闪的纷纷溃散湮灭,根本无法抵挡分毫。

倒是那白色波浪一下冲进了金光之中,发出异样的阵阵爆鸣之声。两者光芒交织闪烁下,一时僵持不下的样子。

“玄天圣器!”原本心中大有怀疑的青年一见此景,当即心中一沉起来,他竟将玄天残刃错认为和那小钟同等的存在了。

不过如此想的话,倒也不算太离谱。分成数片的玄天残刃单纯从威能上说,的确和玄天圣器大为的相似。

同样无法彻底发挥玄天之宝的威能,只能模仿完整玄天之宝的部分神通而已。

这时青年手腕一动,将手中的雪白小钟抛到了半空中,手指一屈下冲小钟缓缓的弹去。

“铛铛”数声清鸣从钟上一声声发出,手指隐隐泛出血芒来,每弹出一下,其脸色就骤然煞白一分。

七八声钟鸣发出后,青年脸上已经没有半分血色了。

显然敲响那小钟消耗元气之大,远超常人的想象。即使这位有炼虚顶阶修为,几下弹出后也立刻大现不支之色。

不过如此多钟鸣从小钟上传出的效果,自然惊人之极。

韩立在一听到第一声钟鸣的瞬间,只觉两耳嗡的一下,四周景色一模糊,就要身不由己的被某种法则之力直接扯入虚空之中。

他自然吓了一跳,但马上心中一催法诀,身上黑色魔甲一下泛起一层层黑色符文。这些符文滴溜溜一转下,纷纷的爆裂而开。

一股黑蒙蒙飓风瞬间凭空形成一股无形的巨力,将其严严实实的护在了其中。

纵然那法则之力诡异之极,但也不过让将那飓风一阵扭曲变形,就和无形巨力互相抵消,却无法奈何得了中心处的韩立。

不过当第二声钟鸣也传来后,飓风“砰”的一声,就再也无法抵挡法则之力的影响,直接溃散消失了。

而三声钟鸣响起后,韩立魔甲蓦然放出了刺目黑光,黑光附近虚空一阵阵朦胧晃动,发出阵阵的嗡鸣之声。

法则之力竟直接作用到了天外魔甲上,让黑光一阵阵的晃动。

韩立曾经数次操纵过玄天之宝,对法则之力的厉害又怎会不知的,脸色数变下,急忙单手一掐诀。

一声雷鸣,背后青白灵光一闪下,一对晶莹羽翅就浮现而出。

而就在这时,第三声钟鸣悠悠的传来,魔甲放出的黑光一凝之下,竟仿佛实体般的寸寸碎裂。

韩立见此情形,嘴角抽搐一下,不再有任何迟疑了,背后双翅一扇而出。

一声霹雳,韩立骤然化为一道青白电弧,在原地不见了。

下一刻他原来站立之处,虚空一阵扭曲后,竟塌陷般的一下现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孔洞来,韩立竟堪堪避过了第三声钟鸣所化空间之力的直接攻击。

但是当第四声钟鸣传来的一瞬间,二十余丈外的虚空处“砰”的一声,一团白光凭空爆发而出,里面一个浑身电弧缠绕的人影跌跄而出。

正是才刚刚没入虚空中的韩立,雷遁术竟然被那钟鸣之力轻易的破去。

再一声悠悠之声响起后,韩立只觉四周空气一紧,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后,就被法则之力避无可避的一下笼罩住了其中。

法则之力一下化为一股庞然巨力落到了其身上,接着此力猛然一紧的往四周一扯,竟然就要将韩立身躯直接四分五裂而开。

但就在此刻,韩立双目圆睁,蓦然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大喝!

身上金光仿佛骄阳般耀眼刺目,一下生出无数金黄色长毛,同时獠牙毕露,竟瞬间化为了一头金黄色巨猿。

高足有五六丈,相貌凶恶,四肢粗大,仿佛拥有无穷力量。巨猿一声狂吼出口,四肢同时使劲一挥。

“砰”当即一声闷响,四周虚空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一击而破。

随后巨猿仿佛狞笑了一下,大步一迈,巨大身躯一个晃动,竟不知如何的一下横跨三十丈距离,一下就到了金角青年附近,一只毛茸茸大手五指一分,不客气的一抓而下,一股恶风直奔青年呼啸压下。

而金角青年一见自己大损元气的催动小钟数种玄妙攻击,竟然无一奏效,本身就目瞪口呆,再一见韩立竟化身巨猿的一幕,更是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对巨猿一下诡异到了身旁,并狠狠攻击而下后,却的确有些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再催动那小钟前去抵挡了。

虽然他对韩立变化的巨猿不了解分毫,但刚才此猿单凭肉身就硬生生挣脱法则之力的一幕却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又怎敢小瞧分毫。

故而青年无奈之下,只能单手飞快一掐诀,背后蓝色法相通体光芒大放,两手一抓下,各幻化出一口蓝蒙蒙的巨刃来。

寒光一闪,一口一横的迎向了毛茸茸手掌,另一口却直接向巨猿胸膛狠狠一斩而去,颇有围魏救赵之意。

不过目睹此景,巨猿面无表情之下,对斩向自己的那口蓝刃根本不管不问,反而将全身力气都集中到了抓下的手掌上。

一声仿佛金属撞击的脆响发出,那口抵挡的蓝刃方一和巨爪接触,就猛然一下巨震,如同螳螂挡车般一下被击个粉碎。

而另一口蓝刃一斩到巨猿身上,却只是金光一闪就被硬生生的一弹而开,竟连巨猿毛发都无法破开分毫。

“啊”金角青年真的恐惧起来,心中狂跳下,不加思索的猛然一催背后法相。

蓝色法相猛然身躯一涨的向上一冲,同样挥动双拳迎了上去。

同时青年又一张口,一股黑气夹杂一些碧丝冲空中喷去,再飞快的手臂一抬,脸上血色一闪下,一根手指血芒一闪,就要不惜元气的再冲雪白小钟一弹而去。

但是青年显然还是小瞧了韩立幻化巨猿的霸道,那蓝色法相方一和金黄色巨爪接触,就被从爪上传来的神力一下震得溃散消失。

至于那股黑气更是被巨爪一抓而灭,根本未能阻止分毫。

迅雷不及掩耳!

巨猿手掌一落后,视青年护体灵光于无物,闪电般一把抓住了金角青年头颅,五指毫不迟疑的用力一捏。

“砰”的一声,在一脸难以置信神色中,青年头颅就西瓜般的爆裂而开。

无头尸体晃了晃,就要往地面栽落而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