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银尺与金身

下一刻韩立身前数丈处黑芒一闪,乌矛诡异的浮现而出,一抖之下就化为一道黑光的激射而至。

韩立反应却也极快,几乎在乌矛浮现瞬间,一张口,一道金色电弧一喷而出,正好击在了乌矛之上。

虽然他并不知道此矛有什么神通,但从上面隐隐传来的血腥之气来看,十有八九应该是一件邪器,用辟邪神雷应该正好克制住的。

可让韩立大吃了一惊的一幕出现了!

乌矛突然灵光一闪,竟一下化为一条淡淡虚影一闪而过。金色电弧仿佛击在了虚空处,根本没能拦下此矛半分。

原本此矛就已经在近在咫尺之处,如今又展现出如此诡异神通,即使韩立这般身法反应远超一般修士的存在,也根本再避无可避了。

结果“砰”的一声后,乌矛结结实实的扎在了韩立身上,并一下化为一团黑芒爆裂开来。

韩立被一股巨力冲击之下,不由的倒退一步,本身却安然无恙。

纵然此矛爆裂后的乌光漆黑奇寒,犹如九幽冥光,却被韩立身上一闪浮现的黑色战甲挡下了。

这绝对能让普通修士一击而灭的攻击,在魔甲表面浮现出的一片黑色符文中,一闪之下就诡异的溃灭了。

韩立和青年同时脸色一变。

韩立自然骇然对方此击诡异,竟然连辟邪神雷都能忽视。要不是天外魔甲自行护主,刚才这一下他恐怕立刻就吃了一个大亏。

金角青年则心中吃惊,几乎无往不利的“阴灵矛”竟然意外的失手了。要知道此神通不知道为其击杀了多少对手,其中小半都是和其同阶的存在。

他目中异芒一闪,死死盯住了韩立身上的黑色战甲。虽然青年第一次见此魔甲,但是从上面浮现的黑色符文和狰狞异常的造型,自然能看出此甲的不寻常之处,心中竟不怒反喜起来。

“好,很好。你这件战甲不错,本座决定要下了。”青年口中一连两个“好”字出口,森然的说道。

“是吗,要是有本事拿走,那就尽管拿去!”韩立闻言心中自然大怒,但面上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本座要的可不光是这件甲衣,连你的性命也要一同拿走。”金角青年冷笑了起来,两手往身前一合然后一分。

一柄银色短尺顿时浮现而出,一股惊人灵压从此宝上一下冲天而起!

韩立目光一凝望下,心中为之一凛。因为在用灵目神通一扫下,从这柄银色短尺上发现了密密麻麻的符文,赫然都是银蝌文。

几乎想都不想,他口中一声低喝,单手一掐诀。顿时附近虚空中浮现出无数青色光点,一晃之下狂涨变大,幻化成了巴掌大的青色光莲。

韩立在此一瞬间将春黎剑阵激发了起来,并随之袖口冲一侧一抖,一道白影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一条十几丈长的晶莹巨蟒浮现而出。

巨蟒摇头摆尾的一扑之下,就将浑身遍体鳞伤、刚从金色光晕中冲出的六足蜥蜴一下缠了个结结实实,遍布獠牙的巨口一咬而去。

六足蜥蜴惊怒之下,口吐黄气,六爪齐抓迎上。二者一下撕咬在了一起。

韩立对通灵傀儡却放心得很。那头蜥蜴巨兽早已经查看过了,不过炼虚中阶的样子,虽然“娃娃”比其低上一阶,但是体内却有两件冰属性异宝,威能加持之下,丝毫不会比对方弱上多少的。

外加是傀儡之身,在肉搏中自然更是大占便宜的,除非有致命损伤,否则威能不会减损分毫。

故而他一用傀儡将对方灵兽牵制住后,心神就全放在了剑阵中的青年身上。

这时青年已经一抬手,一把将放出来的银色短尺抓住了,抬首往四周青莲望了一望,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来。

只见他手腕一抖下,手中银尺一声嗡鸣,片片尺影幻化而出,却凝而不散,显得玄妙异常。

韩立眼角一跳,二话不说的心中剑诀一催。四周青莲滴溜溜一转,纷纷狂涨数倍,联结一气下,顿时化为了一层青蒙蒙光幕。

金角青年只觉四周景色一模糊,青光闪过后,他竟身处一片碧绿草地上。

足下全是不过数寸的嫩绿小草,并夹杂有颜色各异的野花,四周还隐隐有鸟鸣之声。让人一见心神大畅,一股懒洋洋的倦意立刻涌上心头,大有沉沉欲睡的感觉!

“幻术!”金角青年目中迷离之色一闪即逝,马上反应了过来,脸色为之一沉。

手中银尺猛然朝身前一劈而出,无数尺影同时一飞而出,但又蓦然在身前一聚,幻化成一口数丈长的巨尺,发出一声龙吟,银光闪闪的一劈而下。

风雷之声大作,银尺斩落之处银符翻滚,空间为之荡漾扭曲,仿佛直接要将虚空切开一般。

四周仿佛是一块被强行打碎的镜子,在泛起淡淡青霞之后,就化为无数碎片的消失了。

不过四周景色一模糊下,取而代之的,青年却又身处一片高大密林中。

所有树木全都青翠高大,一颗颗笔直挺拔,枝叶茂密异常,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蔽的严严实实。

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剧烈晃动,四周大树都一颤的纷纷倒下,化为无数截粗大青木,劈头盖脸的直奔青年砸下。

“哼,区区幻术施展一次也就行了,还想故技重施,真是找死!”青年面上狞色一闪,手中银尺一晃之下,密密麻麻的尺影从其身上狂涌而出,银光所过之处,所有青影都被轻易的一击而碎,化为点点灵光的消失不见了。

这口银尺竟似乎对幻术专有什么克制的神通。银光一闪,所有尺影再次汇聚一起化为一口银尺,直奔一面青幕一击而去。

让韩立瞳孔一缩的情景出现了。

银尺即将斩到青幕上的瞬间,光芒大放,让人几乎无法直视分毫。此尺就在刺目光芒掩饰下,突然一分为二,原地留下一道和先前一般无二的银尺虚影,真身却一模糊的没入了虚空中,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要不是韩立对青年不敢小瞧,将灵目神通时刻开启着,恐怕也会被欺瞒而过。

而在银尺虚影击到青幕上,爆发出看似声势惊人银光的瞬间,韩立头顶上空不过数丈高地方,一股几乎无法察觉的轻微波动一起,银尺诡异的浮现而出,并毫不迟疑的往下一落。

无声无息,丝毫风声不带。瞬间工夫尺子就落到了离韩立头颅不过数尺高地方,再一个闪动就一下爆发出巨大灵压,不再有丝毫掩饰的一击而下。

此宝片片银霞闪动,声势实在惊人。

但就在这一刹那,韩立天灵盖处蓦然金光大放,一只遍布紫色符文的金色手掌一闪的从附近虚空中现出,并闪电般的一抓破开了重重银霞,一把将银尺抓到了手中。

银尺一颤之下,顿时发出了凄厉的尖鸣之声。

“砰”的一声,银光和紫金光芒交织一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从爆裂中心处狂涌而出,向四周疯狂散去。

银尺被一层凝厚银光笼罩,并拼命伸缩不定,一副想要幻化逃离掌握的样子。

但金色手掌却五指如钩,纵然被银尺放出的灵光抵住,无法真的将其抓住,但仍在一寸寸的慢慢合拢中。

剑阵中的青年不知使用了何种神通,竟仿佛不受剑阵幻术的影响,能清楚看到韩立这边的一切,心中大惊之下,不由的露出一分气急败坏之色来。

他不加思索下,口中一声低喝,接着单手掐诀后,飞快的冲银尺所在方向一点。

“轰”的一声,雷鸣声大起。从银尺中竟一下弹射出一道道银色电弧出来,闪动之下直接击在了金色手掌上,爆发出阵阵的霹雳之声。

此手掌纵然坚韧无比,在如此凶猛的雷电狂击下,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韩立见到此景,却笑了起来,袖袍猛然往空中一拂。

空中金光大放下,一个两丈高的紫金身影一下浮现而出。三首六臂,面无表情,正是韩立的金身法相。

此刻金身不但体表遍布紫色符文,散发出的灵光赫然也变成了紫金之色。那抓住银尺的紫金手掌,赫然正是六条手臂中的一只。

只见三颗头颅中的两颗微一低首,一张口,两股金蒙蒙光霞顿时喷吐而出,一卷之下就将银尺弹射出的银色电弧一卷而走,不见了踪影。

趁此机会手掌五指一用力,“砰”的一声,护住银尺的银色光罩顿时彻底崩溃碎裂,五指一下将银尺结结实实的抓到了手中。

然后另一只手也飞快的一把抓去,两手轰隆隆的一搓之下,银尺一声哀鸣,散发的银光顿时黯淡无比起来。

金身一颗头颅再大口一张,一股金光飞卷而来,一下将银尺凭空吸入了口中,竟硬生生的吞进了腹中。

这一切发生的电光石火!

等金角青年反应过来时,这件平常异常珍稀的宝物赫然和其失去了心神联系,让他顿时又惊又怒!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