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追及

大量灵气急剧压缩,再疯狂爆裂产生的巨大灵压,几乎瞬间撕裂了韩立和石昆等人在禁制入口处设下的几层禁制法阵。

一道粗大风柱从地下冲天而起,然后四散扩大,几乎将数里内的一切全都卷入了飓风之中,同时一圈圈的空间波动疯狂的向四周滚滚卷去。

韩立等人即使已在千里之外,仍能清楚感受到远处毁天灭地般的破灭气息。

三人面色均都微变,要是他们反应慢上半分,仍滞留在那空间之内,恐怕真要大事不妙了。

“不好。那些角蚩人向这边来了,速度很快,马上就要到了。”柳水儿忽然失声起来。

“他们的确发现我们存在了,并正在用秘术锁定我们。不能再留在此地了,必须立刻分头逃走。这些角蚩族留在此地如此长时间肯定图谋不小,不一定会死追不放的。”韩立似乎同时感应到了什么,同样神色一凝的低声道。

现在宝物已经到手,他们原本就准备各奔东西,现在一听韩立此话,其余二人自然更是没有什么意见了。

“既然如此,那石某就先走一步了!”石昆当即冲韩立二人双手一抱拳,化为一道黄光激射而走。

“韩兄,数月后,在云城重聚了。”柳水儿也轻笑一声的说道。

此女袖子一抖下,一只巴掌大的银色独木舟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化为了丈许般长,直接出现在了身下处。纤足一动,人就轻巧的落到了独木舟上。

同一时间,空中波动一起,一团五色灵光从虚空中一冲而出,没入了柳水儿的怀中,赫然是一只带翅小貂。

一收回了灵兽,柳水儿再无半分迟疑,足下银光一闪,独木舟就出现在了数十丈外,朝另一方向破空飞走。

韩立见此情形眼角跳动了一下,单手一掐诀,蓦然一声霹雳,背后浮现出一对晶莹羽翅来。

双翅只是微微一扇,就化为一道青白光丝激射而出。几个闪动下,韩立就遁出了数百余丈之遥,出现在了天空尽头处。

就在这时,附近破空声大响,一条白色小蛇显现而出,一晃之下就飞入了光丝之中不见了。

光丝只是略微一顿,就遁速全开的激射而出,在天边处消失不见了。

一会儿工夫后,天空另一方向尽头处灵光一闪,十余道遁光联结一气,一声呼啸的到了韩立等人原先停留的地方。

遁光一敛,里面现出了十余名服饰各异的角蚩人来。为首一名青年头生金角,脸色阴沉异常。

“这几人倒是机灵,跑得够快。不过我们图谋大事的时候,竟然有他族人隐藏一旁窥视,若不是我们触动了禁制,恐怕还无法发现这几人的,绝不能就这样放他们一走了之。冷寒、白果,你二人带着其他人去追其余两人,我亲自去追这最后一人。”金角青年咬牙切齿的吩咐一声。

“蜀黍特使放心,我二人一定不负所托。”另外一男一女两名角蚩人立刻一躬身的应道。

男的四十余岁,身材高大,肌肤生有密密麻麻的鳞片,头顶一时蓝色弯角,彪悍异常。

女的则身材娇小,面容秀美,眉宇间有一个数寸长的白色短角,身穿一套不知名的银色衣裙。

二者朝队伍中的其他人各一招手后,顿时各有三人从队伍中一飞而出,站到了他们身后。

“你们也跟冷道友一同过去吧,我一人就行了。”青年一见队伍中还有四人一动不动,当即眉头一皱的吩咐一声。

“可是,特使……”剩下四人闻言却一怔,其中一人露出迟疑之色的喃喃起来。

“哼,你们难道忘了,我这次有何宝物在身吗。就算不动用玄天圣器,以我神通还会怕一名区区上族。”青年冷哼一声,不容置疑的样子。

听到那名叫蜀黍的青年如此言语,剩下四人互望一眼,暗觉有理,当即点头下,也两两一分的加入到青角大汉和白裙女子的队伍中。

随后这些角蚩人在二者带领下,纷纷腾空而起,化为十余道惊虹向不同方向追去,正是柳水儿和石昆逃走方向。

转眼间此地就只剩下金角青年一人,青年将目光从远处一收,冷冷望了望韩立消失的方向,单手往腰间一拍。

“嗖”的一声,一团黄光一飞而出。一声龙吟般的长鸣发出,一只浑身深黄的蜥蜴般怪兽一闪的浮现而出。

此怪兽生有六足,背生两对巨大肉翅,瞬间化为了十余丈长,看起来狰狞之极。

金蛟青年身形一晃,就蓦然站到了巨大蜥蜴的头颅上。单手一翻转,一只浑身血红,但晶莹剔透的蜗牛,浮现在手心中。

但是此灵虫大半身躯都缩进壳中,两根触须缩成一团,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金角青年眉头一皱,另一只手的手指一弹,一股香风袭来,一颗绿豆大小的赤红丹药直奔蜗牛激射而去。

原本懒洋洋的蜗牛精神一震,头颅一晃之下,顿时闪电般的从壳中一探而出,一口就将药丸吞进了腹中。

青年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顿时蜗牛两根触须一下伸出的细长无比,对准韩立遁走方向闪动起耀眼的红光……

金角青年一见此景,目中寒光一闪,抬起一足往身下一踩。

金光一闪之下,六足蜥蜴四只肉翅同时狠狠一扇。顿时一股黄蒙蒙风沙一卷而起,将其身形彻底淹没进了其中。

片刻后,当此风沙一散消失后,怪兽和青年在原处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

韩立所化青白光丝以不可思议的遁速在空中若隐若现,转眼间工夫就遁出了十余万里之遥。但他在遁光中却目光闪动,不停的用神念在自己身体内外扫视个不停,眉头微微皱起。

从刚才开始飞遁后不久,他就感到自己似乎被某种神秘东西锁定住了,并一直纠缠不放的样子。

而他纵然反复寻找,但却丝毫头绪都没有,似乎不是简单的秘术功法。

如此一来,他纵然飞遁的再快,也无法彻底摆脱后面的追兵。况且他现在施展的遁术纵然遁速惊人,但是同样消耗的法力也颇为巨大。

以他现在修为大损的情况下,可无法保持这种高速多久的。看来只有解决了背后的追兵,才能彻底摆脱被人一路追匿下去的局面。

而通过在逃遁途中动用的一些小手脚,他已经知道身后追来的角蚩族也不过只有一人而已。

如此一来,韩立再一次在身上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后,心念急转下杀机顿现。

以他现在炼虚后期顶峰的境界和诸多大神通,纵然法力大损,但对付一名同阶追踪者的话,自问绝不成问题的。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并没有马上停下遁光,而是继续保持眼下遁速,继续向前激射不停。

一口气再飞出了数万里后,韩立自觉背后追来之人即使还有援兵,如此远距离也不可能马上赶到了,这才遁光一敛的停了下来。

现出身形的韩立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扬,数十口青色小剑狂涌而出,一闪即逝下就消失在了四周虚空中。

接着双手倒背,抬首向来处望去,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了。没有多久,远处天边呼啸声大起,一股黄风滚滚而来。

此风来势凶恶异常,尚未靠近韩立这边就从中先传出了轰隆隆的惊雷之声,随之黄风一卷之下消失殆尽,远处现出一头六足四翅的巨大蜥蜴来。

在蜥蜴头颅上空,金角青年双目微眯的凝望着韩立,寒光一闪即过。

“你是哪一族人,似乎不是天云人?算了,不管你是何人,竟然敢偷窥我们之事,就只能死路一条。”青年一开口就说出了冰寒刺骨的言语。

接着也不见他有何举动,其身下的六足蜥蜴就忽然一声低吼,体表一下刮起一阵怪风,此兽就一下在原地四翅一展的消失不见了。

而青年却诡异的留在原处,并不紧不慢的单手虚空一抓。一团模糊黑影浮现而出,扭曲闪动之下,一下变形拉长,竟形成了一杆黑乎乎的影矛。

韩立见此情形,嘴角抽搐一下,蓦然身上金光一放,单手一握,蓦然一拳向一侧虚空中击去。

此拳尚未击实,一金色拳影就脱手射出,一闪之下竟化为凝厚异常的巨大拳头。

拳风所过之处,附近虚空竟发出爆鸣之音,随之一下晃动扭曲起来。

“轰”的一声巨响,金色巨拳在不远处一下爆裂开来,化为一轮金色光晕将方圆数丈内一切都罩在了其下。

一声惊怒兽吼在光晕中突然传出,接着一团黄芒蓦然爆发而出,并和金光一下交织撕裂到了一起。

那只六足蜥蜴竟从附近虚空中狼狈的闪现而出,口吐黄芒的拼命抵挡着金光的攻击。

而就在这时,那金角青年一见韩立似乎有些分心,当即面上狞色一闪,手中乌矛一闪,竟一下从其手中无声的消失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