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收获

一阵脆响传来,圆盘爆发出刺目的金光,在强大法则之力影响下一阵扭曲变形,寸寸的碎裂开来。

这金色圆盘竟然脆弱如斯,顷刻之间化为无数光点,一闪的无影无踪了,虚空中只留下一些淡淡的空间波动。

就在这件异宝毁坏的同时,在灵界深海中的某处密室内,一个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瘦高人影猛然间一抬首,两团绿火在空洞的眼眶中一下浮现而出,将其面容照映的清晰异常,竟是一个白骨嶙嶙的骷髅面孔,两团绿火在眼眶内闪动不已,显得诡异之极。

在这个骷髅身前不远处,摆放着十二座尺许高的青铜古灯,上面闪动着大小不一的绿色灯焰。大的有鸡蛋般大小,小的也有拇指粗细。

骷髅头目中现出一丝惊疑,一歪头颅的思量了一会儿,才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一张口,喷出了一团银光来。

银光中一个巴掌般大小的银色圆盘浮现其内,除了大小颜色不同外,式样外形赫然和广寒界内被毁掉的金色圆盘一般无二。

不过银色圆盘此刻表面遍布无数细长裂缝,并在被喷出来的一瞬间发出一声哀鸣的溃散消失了。

神秘骷髅头一见此景,目中“噗嗤”一声,绿火一下狂涨了数倍,化为了拳头般大小。一声巨吼从骷髅口中狂涌而出,吼声惊怒之极!

骷髅头一下站起身来,爆怒之下,一只骨手突然冲一侧虚空中一把抓去。顿时空间波动大起,一只漆黑巨爪凭空浮现而出,并向一侧墙壁一抓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密室一侧的奇厚墙壁竟然被巨爪抓得粉碎。而骷髅似乎仍未能宣泄心中的愤怒,再冲另一侧墙壁一张口,顿时里面黑芒闪动,似乎要喷出什么东西来。

但就在这时,它目光一动下,突然扫到了地面上十二盏闪动绿焰的古灯。它目中绿火一闪,最终还是将大口缓缓闭上,竟一下冷静了不少。

骷髅口中獠牙一阵乱嚼,好一会儿后,才恨恨的哼了一声,重新盘膝坐下。

片刻后密室中再无任何声响发出了,而那十二盏古灯上的淡绿色灯焰,闪动之下将此地照映的忽暗忽明。

……

玄天之剑翠芒一闪,剑刃一闪的溃散消失了,重新恢复了木棍般的原来形态。

接着此剑一声清鸣下,再次化为一团黄光,往韩立手臂上一飘,顿时一个淡黄色印痕,重新在手臂表面浮现而出。

玄天之剑再次的封印了起来!

韩立望着手臂上的印痕,脸上自然是惊喜交加。

他长吐了一口气,身形一动下就要从坑中站了起来。

在金色圆盘被毁的一瞬间,身上的痛楚就荡然无存了,这让他大有死里逃生之感。

但韩立显然高兴的有些太早了,身子方一站直,还未来得及有其他任何举动时,就蓦然感到双腿一软,“噗通”一声的重新栽倒在地,接着浑身麻木异常,身躯各处一时间再无任何知觉了。

韩立心中大惊,急忙神念一放的往体内一扫起来,结果苦笑了起来!

他此刻虽然是炼虚后期顶峰的境界,但是体内赫然空空如也,竟然一丝法力都不复存在了。

显然刚才玄天之剑的一斩固然威能势不可挡,但也一下将其体内灵力抽取的一丝不剩。这还是在那神秘能量同样被狂吸干净的情况下,否则金身法相不在身侧的他,根本无法激发玄天之剑并拥有一斩之力的。

现在他只是法力消耗殆尽,没有大损精血元气,也没有让修为境界大降,已经算是走了大运。

因为体内各处经脉先前被那神秘能量填充的太满,不知不觉间有了些损伤,现在能量和法力骤然一空,后遗症自然一下发作了起来。

不过韩立并未就此担心什么,以他肉身的强大恢复能力,片刻之后就可以治愈这点伤害的。倒是法力消耗如此之巨,恢复起来要颇花费些时间的。

但不管怎么说,他此刻的心情自然是欣喜异常。

虽然他有自信和其他普通修士不同,在腾龙丹等各种灵药辅助下,进阶到炼虚后期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如今一下凭空进阶如此境界,节省了五六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苦修时间,这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相比此事,眼下的这点麻烦就微不足道了。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目光一转下,却扫向了高台中心处。

三首六臂的金身正漂浮在半空中,同样盘膝打坐,六目微闭着。

通过主元婴和第二元婴的心神联系,他顷刻间就知道第二元婴同样无恙,只是修为一下跨越如此多阶,只是在那里拼命稳固如今的境界而已。否则一个不慎,就可能立刻跌落一两层下去。

这还是在韩立本体原本就是炼虚修士的情况下,否则第二元婴若真是一个独立存在,一下横跨这般多境界,光是境界巨大差异产生的心魔反噬,就能让第二元婴立刻发疯而亡。

但就这样,第二元婴短时间内是别想和人动手斗法了。不经过十余年的打坐静心,心魔都可能随时出现,让其境界不稳的。

不过让韩立心中啧啧称奇的却是如今的梵圣金身,此金身经过那神秘能量三番五次的融化淬炼,如今体表赫然已经遍布一道道紫金色符文,散发的气息更是一下比以前强大了倍许以上。

梵圣金身原本就非同小可,如果真的威能还能一下倍增,可怕程度可想而知了。

这对韩立来说,自然又是一个意外之喜了。韩立面上虽然竭力保持平静,但嘴角的那一丝丝笑意自然无法掩饰住什么的。

一个时辰后,韩立身躯一动下,坐直了身子,并再次盘膝坐好,他经脉中的损伤此刻已经痊愈了大半之多。

单手一翻转,数个颜色各异的药瓶出现在了手中,并从里面倒出数颗奇香异常的丹药,一口全服了下去。再两手齐动下,药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两块翠绿异常的晶石。

韩立二话不说的双目一闭,开始借助药力之助,狂吸手中顶阶灵石中的精纯灵气了。

说起来也真有些好笑,在前不久韩立还因为体内灵力充斥太多,而恨不得将所有灵力都排斥一空。眼下真的体内灵力荡然无存了,又不得不眼巴巴的再一点点聚纳起来。

这种苦笑不得的事情,自然也让韩立有些无语。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大半日时间过去了。

韩立紧闭双目蓦然一睁,里面一丝精光一闪即逝,似乎法力回复了一些。

他眉头微皱,但还是缓缓地站起身来。

因为他一连跨越两层境界的缘故,体内可以容纳的法力远非从前可比。此地灵气浓密远非外界可比,外加灵药灵石相助,如此长时间过去了,竟然不过恢复了此刻十成法力中的两成而已。

当然这所谓的一成,足以和他未进阶之前的近半法力相比了。

不过眼下韩立自然不可能真在此地静坐数日,耽搁如此长的时间,觉得已经有了一定自保之力后,才再次行动起来。

他并没有马上向门外走去,而是一抬腿向石台中心处走了过去。

此地最贵重的宝物,那个金色圆盘虽然被毁了,但是除此之外留有的其他宝物仍让他颇为动心,打算收走的。

眼前这把翠绿椅子自然就是其中之一。

刚才此椅配合空中金色圆盘时,灵光大放,符文闪动,显然神妙异常,肯定大有来历。

韩立袖子一抖下,顿时一片青霞飞卷而过后,灵椅立刻一闪的消失不见了。目光再往四周一扫后,他身形一动,就诡异的出现在了一具甲士傀儡的身前处。

相比那把灵椅,韩立对几具傀儡更加的感兴趣。

如今这些傀儡在金色圆盘消失的时候,恢复了原先的静止模样,再次成了一个死物,但韩立却丝毫不敢小瞧分毫。

先前在这些甲士傀儡催动起来时,放出的灵压气息之大,几乎每一具都可比合体等阶的存在,若是他真能掌握了这几具甲士傀儡,收获之大可想而知了。

心中如此想,他神识一动下,将一丝丝神念侵入了眼前的傀儡中去。但片刻之后,韩立脸色一下变得古怪异常了。

这些傀儡的结构竟然简单粗糙之极,唯一让韩立无法看明白的就是在这些傀儡核心处镶嵌的并不是普通灵石,而是一块块从未见过的血红色怪石。

这些怪石也不知是何物,表面光滑如镜,但遍布无数金色细丝,并微微闪动不停着。灵光黯淡之极,仿佛随时可熄灭的样子。

很明显先前傀儡的一番举动,已经消耗掉了怪石蕴含的大半能量。若全力催动下,此傀儡顶多还剩一两击的样子。

韩立眉头皱了好一会儿,但最终还是袖袍一甩下,青光一闪的想将此傀儡同样收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