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爆体与黄金盘

合体期瓶颈的冲击,需要神秘能量之大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一股股强大能量在第二元婴体内不停翻滚,让原本黑气腾腾的元婴体表竟然泛起了一层五色光霞,并让身躯吹气般的一下膨胀了数倍。

光柱中的金色液滴似乎也有所感应,与此同时汇聚幻化金身而出,将第二元婴包裹进了其中。

巨大能量从元婴体内庞然涌出,纵然金身也无法承受此种冲击,在第二元婴冲击瓶颈的同时碎裂消融。

仅仅一次的冲击,根本不可能冲破炼虚和合体期间的瓶颈。

第二元婴不得不在金身消失后,重新积攒神秘能量。而刚刚消失的金身,散发出紫金色光芒的又一次凝聚而出。

这般一连七八次下来,每一次冲击都让第二元婴体内的神秘能量消耗一空。同时因为这股力量过于庞大,也必定让幻化出的金身轻易的摧毁溶解。但在第二元婴神念操纵之下,金身会疯狂的再次凝聚而出,同时开始积聚比上一次更强大的神秘能量。

合体期瓶颈的强大远超事先想象,如此多番冲击下,只是有那么一丝的松动而已,离真正冲破此关卡明显还差的十万八千里。

韩立的心直往下沉去,此时本体的法力修为同样到炼虚后期顶峰,清凉之气开始朝身躯各处经脉强行塞去。

一丝丝的膨胀之感,让他感应的清清楚楚。

韩立心中惊骇交加,但因为那深入魂魄的浑身痛楚,只能让其勉强维持自身的一丝清明,根本无法另行掐诀或催使什么宝物。

纵然他有满身神通和惊天宝物,此刻却根本无计可施。而从金色漩涡中喷出的光柱仍然白光蒙蒙,丝毫不见减弱之势。

韩立感应着经脉中神秘能量的飞快壮大,脸色变得苍白无血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身躯纵然强横也绝比不过法相金身的威能。连金身都在冲击瓶颈的一瞬间纷纷的碎裂溶解,自己区区一个肉身更无法承受任何一次合体期瓶颈的能量冲击。

光柱中能量固然神奇无比,但是相对普通的灵力来说绝对太过霸道了。

但这种几乎束手待毙的感觉,他从踏上修道之途以来几乎未曾经历过,纵然心志如石也不禁有几分惊惶起来。

再过一小会儿后,韩立身上仿佛涂上了一层金粉,不但身躯金光灿灿,肌肤浮现出的金色鳞片在涨大之下,竟开始互相交融,形成了一层淡金色甲衣。

虽然奇薄无比,只是淡淡一层的样子,但是远远看去稳约是一件残缺不全的金色战甲。

这正是梵圣真魔功修炼到极深境界,可自行形成的本命甲衣“梵圣甲衣”。

此战甲现在根本谈不上有何威能,防御能力更是比不上天外魔甲的千分之一。但此种本命战甲胜在潜力无限,可随着主人的修为增加而一点点自行成长,并且因为是自身凝练而出,在变化和威能发挥上自然远不是其他战甲可比的。

当然这梵圣甲衣原本也不是炼虚期可以修炼出来的,而是梵圣真魔功进入合体后的一种大神通。如今在神秘能量强行灌体并外溢一部分后,才侥幸提前催出了小半。

虽然现在此甲谈不上什么强大,但是越早出现自然潜力越大,可以提前用本命真元加以淬炼提升的。

但这种在平常时候让韩立大喜的事情,但对此刻的他来说,连目光都未吸引过去一次。

他只是心念拼命转动下,想要在大限来临前,找出一条保住小命的可靠办法。

别说在韩立急中生智之下,还真在第二元婴再一次冲击合体瓶颈失败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那就是在身躯即将被爆体的一瞬间,先一步自行引爆法体,借助自爆之力助元婴逃遁而走。

韩立虽然现在无法催动什么宝物和法诀,但是点燃原本就火药桶般的身躯,引导其先一步的爆体,却还勉强能做到的。

虽然同是爆裂身躯,两者自然大不相同了。

被那神秘能量强行爆体而亡,自然无法控制爆体威能分毫,多半连元婴都会卷入其中一同化为灰烬。

而自行爆体却可以在舍弃一切情况下,控制爆体的威能大小和一定范围,给主元婴争取到逃命的一线生机。

当然这种方法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无奈手段,他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真的动用。毕竟没有了身躯的元婴,下场悲凉可想而知的。

好在储物镯中还有一具芝仙的灵躯,真的只剩下元婴的话,也只能硬着头皮的附身上了。

不过即使真按照此手段施展了,最后能否真的逃得性命,还是两说的事情。

但除了此法外,他也的确再无任何可行办法了。

至于第二元婴只能让其听天由命,他如今自身难保,自然无法再顾忌分毫了。

韩立心念转动下,无奈的如此思量着,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此次的冒然举动,否则不会落到两个元婴同时陨落的绝境。

再过一小会儿,他经脉各处都传来了阵阵的刺痛,随时都会被撕裂开的样子。

韩立脸色连变数下,深吸了一口气,就开始调动那一丝仅存的神念之力了。

顿时经脉中被填充到了极限的精纯灵力和神秘能量稍一牵引之下,开始在其体内翻滚沸腾了起来。

盘坐的身躯体表金光狂闪不定,才刚刚形成的梵圣甲衣竟也微微扭曲变形,甚至浮现出丝丝的白色裂缝。

韩立苦笑了一下,望了一眼远处光柱中的第二元婴,心中一横就要准备彻底激发身躯中的所有法力。

如此做法,就仿佛在油锅中扔进一颗火星一般,可以瞬间引爆整个法身。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异变突起。

韩立一条手臂猛然间变得滚烫无比,一下被汹汹烈火包裹住了一般。

他自然一惊,神念为之一顿,目光往那条手臂上飞快扫了一眼,结果神色为之一怔!

只见那条手臂后半部分浮现出刺目黄光,隐约一条淡黄色印痕若隐若现。

“啊,是此宝!”韩立心中一动起来,一下认了出来。

这印痕正是自行封印起来的玄天果实,但未等他多想什么,黄光中印痕一阵扭曲闪动。其体内的神秘能量和精纯灵力仿佛找到了一个倾泻之口,瞬间从经脉各处往手臂上印痕狂涌而入。

印痕仿佛是一个无底洞,如此多惊人能量和灵力吞噬下去,竟然只是光芒微闪,丝毫异状没有。

片刻工夫后,韩立体内的神秘能量就被吞噬了近半之多,原本性命堪危的局面竟就这般轻易的化解开来。

韩立心中自是惊喜交加,而就在下一刻,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黄色印痕突然光芒一闪,一根黄色木棍在手臂表面浮现而出,正是玄天果实的本体。

此果实方一浮现而出,似乎兴奋异常,只是狂闪几下,韩立体内灵力和神秘能量就巨鲸吸水般的一吸而干。

玄天果实一下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气息来,随之冲着高空中的黄金色漩涡微微晃动几下,“噗嗤”一声,一端翠芒一闪,突然间射出尺许长的一道光蒙蒙剑刃来。

剑刃翠亮异常,光滑如镜,但是在中心处铭印着一排几个翠色符文,寒芒流转不定,赫然是玄天之剑被幻化而出!

根本不用韩立操纵丝毫,此宝就感受到此地对它的最大威胁,蓦然剑尖冲虚空中的金色漩涡微微一点,一声清鸣之音直冲九霄。

随后灵光闪动下,剑刃上蓦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墨绿色符文,接着微微颤抖了几下。

顿时附近虚空中的天地元气一阵激荡,凭空浮现出无数缕五色光霞,齐往玄天之剑上狂涌而去。

转眼间,玄天之剑光芒大盛,清鸣之声也一下高昂倍许,冲着高空中的金黄漩涡一斩而出。

一道翠绿剑光浮现而出,仿佛一道九天雷电般的耀眼夺目,一闪即逝下就到了金黄色漩涡附近,斜着一斩而去。

“轰”的一声,乳白色光柱竟在青光一闪下被硬生生的斩成了两截,一股仿佛能毁天灭地的法则之力从剑光中滚滚涌现,一下将漩涡淹没进了其中。

金黄色漩涡顿时嗡鸣声大作,随之光芒一闪,竟然化为一件亩许大小的金色圆盘。

此巨型金盘表面赫然铭印着一副和高台上星空图一般无二的图画,同时四周漂浮着密密麻麻的五色符文。

而一道接一道的乳白色光柱,正从金盘中狂喷而下,拼命抵挡着下方剑光中的法则之力。

但纵然此宝也是仙界大有来历的空间异宝,论珍稀程度和价值甚至还在普通的玄天之宝之上,但本身神通可并不是与人争斗之用的,又怎能抵挡蕴含一界法则之力的直接攻击。

只是片刻工夫,乳白色光柱就被法则之力吞噬驱散的一干二净。

附近虚空一阵扭曲,青色剑光就结结实实的斩到了金色圆盘之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