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进阶

韩立和第二元婴在同一时间感到身体和神识仿佛被无数利刃刮过一遍又一遍,更要命的是这种痛楚根本无法用法力或什么神通减轻或抵挡,让他们仿佛普通凡人一般,只能直接承受这种千刀万剐的极限痛楚。

故而即使韩立身躯都可直接抵挡飞剑飞刀的伤害,但在此种剧巨痛下,还是连体内法力都一时失去了控制,直接摔落而下。

“砰”的一声闷响,他虽然疼痛难当,但身上的梵圣真魔功并未散去,这区区高度自然不能损伤肉身分毫。反而地面被强横身躯硬生生砸出一个小坑出来,一些碎石迸射四溅飞出。

韩立根本无暇注意这些小事,口中痛苦声只是开始的那一声,后面就嘴唇紧闭的强行忍住了,但也面色微微青紫起来。

此种痛楚实在是非常人能够忍受的,他也只能凭借自身的顽强意志来拼命抵抗而已。

在此种情形下,韩立只觉自己的元神火热异常,似乎被一股莫名的炙热包裹其中,连里面魂魄都汹汹燃烧起了一般。

韩立尽管勉强维持了一丝清明之心,心中仍大为的骇然。

一咬牙下,他身形一动,竟勉强控制身躯的在坑中坐了起来,盘膝做好,两手掐诀,身上金光再次大放起来。

他稍微适应了身上的痛楚后,竟然想凭借梵圣真魔功的强大,来强行驱除身上的异样。

但是下一刻,让他一愣的事情发生了。

其体内的灵力一运转下,那些痛楚竟然化为一股股清凉之气往经脉狂注而入,化为一股从未见过的古怪能量,推着梵圣真魔功以一种可怕速度飞快运转起来。

一个周天循环一遍后,他的修为竟然莫名的增加了一些。虽然相对总量来说,这些增加并不太多,但的确是真真切切的凭空增加了。而且这种修为的诡异增进,随着梵圣真魔功的运转还在不停增进中。

竟有这种好事,这怎不让他惊喜交加!

韩立根本不再仔细思量其中的缘故,二话不说的双目紧闭,身上金光闪动之下专心修炼起来。

在此种情形下,每运转一周天功法就相当于平常时候的一年苦修,他绝不会放弃这种莫大机缘的。

不过这种修为的增加,相比远处光柱中的第二元婴来说,却仍相差甚远。

虽然第二元婴也同样运转功法来抵挡身上的痛楚,但是因为直接承受光柱中庞大能量的缘故,其化解部分相比不停涌进的能量来说,实在微不足道了。

故而痛楚即使在运转功法时,也几乎未曾减少多少。但同样,第二元婴的修为增加也远非韩立本体可比的,几乎是其三四倍之上。

一顿饭工夫后,它就从化神初期突破到了中期,同样未遭遇任何瓶颈。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韩立只觉身躯一颤,一股异样感觉涌向心头,炼虚初期的瓶颈在其花费一番工夫后竟真的就此突破了,一举进入到了炼虚中期阶段。

韩立狂喜之下,继续疯狂运转梵圣真魔功。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其进阶到炼虚中期的一瞬间,远处光柱中的那些金色液滴金光一闪,蓦然往第二元婴身上一扑而去。

转眼间,一具崭新的金身就在光柱中重组浮现而出。

新金身同样三首六臂,但是身上遍布惊人的紫金色花纹,组成一个个有些模糊的古怪符文出来。这些紫金色符文不但若隐若现,似乎还有些残缺不全的样子。

就这样子,此金身和先前根本天壤之别,身上散发的赤金色灵光隐隐透出一缕缕的紫芒,显得神秘异常起来。

金身第三张模糊不清的面孔比先前赫然清楚了几分,甚至可以看出眼鼻等一些五官来。但第三张面孔的容颜,仍谈不上什么清晰。

有了新金身之躯的第二元婴,吸纳精纯灵力和五色符文的速度一下大增起来,痛楚也一下减轻了不少。

片刻后,第二元婴修为又突破化神中期,进入了化神后期阶段,并向后期顶峰阶段狂涨而去。

再过了一会儿后,当韩立修为快接近炼虚中期顶峰并为了下一境界突破积蓄力量时,第二元婴花费了一些时间就突破了化神期瓶颈,进入到了和韩立本体相仿的炼虚境界。

这种可怖的进阶速度,任何一名灵界大神通见了,也只能目瞪口呆的无语而已。

“轰”的一声巨响,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九具甲士指向高空的银戈同时发出长鸣之音,并且从戈尖喷出的九道光柱,一闪的没入虚空中。

从金色漩涡喷出的乳白光柱猛然一颤,却一下比先前粗大了一圈。

身处光柱中的第二元婴一声凄厉哀鸣,外面刚刚形成的梵圣金身金光狂闪下,再一次的溶解消融起来。

转眼间密密麻麻的金色液滴再次悬浮在了光柱中,只是这一次这些金色液滴中却含有一缕缕的紫丝,似乎和上次的液滴有些不同了。

下面则同样的一幕出现了,清纯灵力和五色符文往这些金色液滴中一闪的没入,一股股神秘能量再一次洗涤和淬炼起这些金色液滴来。

金色液滴中的紫色光丝以一种肉眼无法察觉的速度,在不知不觉中粗大起来。

另一边的韩立在乳白色光柱威能大盛的同时,只觉身上和神识中的痛楚也同样一下加深了倍许有余。巨大的痛楚之力彻底深入魂魄深处,几乎让他差点两眼一黑的直晕了过去。

好在此刻的他对这种痛苦的抵抗已适应了许多,这才勉强维持住身形不倒。并且韩立体内灵力运转之下,吸收的清凉之气比先前多出了许多,让其修为增加一下变快了几分。

……

韩立只觉自己仿佛身处冰火两重天之中,他修为早在半刻钟之前就已经到了炼虚中期顶峰,并借助神秘能量冲击了十余次后期境界。

但是这一次的瓶颈,明显和前边几次大不相同,一连数次的冲击均都未能奏效。

如此一来,魂魄深处的痛楚和体内神秘能量的积攒,很快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极限状态。

他大有短时间无法突破此瓶颈,魂魄不被痛楚之力直接撕裂而开,就是最终爆体而亡的模样。

这还是他修炼有大衍诀和梵圣真魔功,无论元神和肉身都远超同阶数倍的结果。普通的炼虚修士在此时,早就已经陨落而亡多时了。

韩立的狂喜早就抛之夭夭了,只能骇然之下不停聚集体内的能量,一次又一次的狂冲瓶颈不已。

明明只差那么一丝的样子,却总是无法彻底进入炼虚后期境界,他心中不禁焦急万分起来。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处,果然不是那般好拿的。按照他推算,若是再有三次冲击后期瓶颈未果,就真的要陨落而亡了。

故而韩立满头大汗之下,身上金光却仿佛一团骄阳般明亮,几乎让人无法直视。

也不知是前边几次的冲击有了效果,还是情急之下他真的机缘到了,在下一次的瓶颈冲击后,竟水到渠成般的一下成功了。

韩立身体一震下,数股热流从丹田中飞流而出,分别注入身躯和四肢的经脉各处,同时体内主元婴体表金青两色灵光闪动不已,也一下比先前大了一圈有余。

法力修为几乎瞬间工夫就比中期境界时狂涨了大半有余,韩立心中大喜,但是下一刻目中却流露出惊惧之意来。

因为远处光柱中金色液滴,在本体进阶炼虚后期的刹那间,在金光中再次组成另一个金身出来。这具金身体表的符文不但比前一具清晰完整了许多,散发的护体灵光也变成了淡淡的紫金之色。

但是下一刻,从空中喷出的乳白色光柱也随之加大威能,让金身同样消失化为了液滴。而韩立体内灵力仍丝毫停下之意没有,清凉之气竟再次催动其修为飞快增加,并比先前还要快上几分的模样。

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法力狂增反而心惊胆颤起来。

韩立很清楚,即使借助光柱之力瓶颈突破也是越来越难。上一次突破的如此勉强,那进阶合体期的大瓶颈绝不是眼下的他可以侥幸成功的。

让法力持续增加下去,自然还是逃不掉爆体而亡的结果。如此情况下,怎让他不由喜转惧起来。

这种诡异情形根本不是他能控制分毫的,只有先停下远处光柱中第二元婴的异变,才能解除本体的陨落危险。

但第二元婴连金身都接连被毁两次,元婴更被强大能量压得无法动弹分毫,又哪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挡这乳白色光柱强行灌体,他也只能无奈的看着自身修为时刻飞涨增加下去。

小半个时辰后,第二元婴一连突破两层境界,进阶到了炼虚后期,竟和他本体的境界一般无二了。

但第二元婴在光柱中的修为增加速度,自然不是韩立本体可比的。

本体离炼虚后期顶峰还有一大截时,第二元婴竟先一步的到达了巅峰状态,开始直接冲击合体期大瓶颈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