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光柱

韩立目光闪动,望着高台上的绿椅,神色凝重了下来。

“难道真要走到星空图中,坐在椅子上才行。如此的话,可是祸福未知的。”韩立眉宇间隐现一丝迟疑。

此处被藏的如此神秘,所藏秘密肯定是非同小可的。而能被仙人都如此重视的东西,若不探究个明白,他又怎甘心就此离去。

可刚才星宫图中幻境的可怕,让他自然对操纵金身坐到身处此图中心处的椅子上,大为忌惮的。

“算了,风险和机缘原本就是同时存在的。一般来说风险越大,机缘也就越大。金身已经凝练成功,大不了让第二元婴冒些风险就是了。但错过了这次机缘,在灵界这等真仙遗址根本不可能再遇到第二次的。”

韩立心中思量半天,嘴角抽搐一下后,脸上终于现出一丝决然。纵然他平时万分谨慎,但面对着仙人遗宝这等绝大诱惑,也心中一横下来。

几乎与此同时,梵圣金身一张面孔上,漆黑双目异芒一阵流转,金身立刻大步的向椅子走去。

片刻后,金身高大身躯在翠绿欲滴的椅子前一顿的停了下来,目光一闪下,似乎在权衡椅子大小和其身躯的比例不太对称,坐入其中有些困难。

当即金身单手法诀一掐,体表金光闪动,体形飞快缩小起来,一下化为了丈许般高大。然后才身形一动的坐到了椅子上,并下意识的将两手往椅子两侧一搭,口中再次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这一次,随着咒语声回荡而起,金身附近立刻生出了变化来。

只见其身下椅子一下绿光忽闪起来,一个个银色符文从椅子上浮现而出,围着金身上下盘旋飞舞起来。

随着咒语声渐渐高昂,高台上的虚空中也浮现点点的五色灵光,并且越来越密集,仿佛无数五色雪花在虚空飘荡不已,艳丽异常。

韩立心中一紧,盯着高台上的一切,眼也不眨一下了。

几乎在五色光点浮现的下一刻,台面上巨大星空图突然间冒出金银白三色光芒。

光芒中的日月星辰闪动下,纷纷化为三色灵光的碎裂开来。灵霞再一翻滚,瞬间工夫组成了一个以银蝌文、金篆文和另外一种从未见过的白色符文组成的神奇光阵,将整个高台都罩在了其中。

那九具银甲傀儡和椅子上的金身法相,正好身处光阵的阵眼和要害之处,互相之间竟隐隐形成了一种玄妙异常的联系。

韩立见此情形,目中异芒连闪,但并未采取什么行动。

第二元婴口吐法诀,已经到了最后几句。

那九具傀儡目中青光一闪,终于有所行动了。只见所有傀儡突然步子一动,或向前向后,各自离开了原来位置半步。

不过区区的半步改变,另一股禁制波动立刻在台上浮现而出,和光阵呼应之下,让阵中的情形为之一变。

原本悬浮在虚空中的五色光点纷纷颤抖下,就如同爆雨般的投入光阵之中。

与此同时,九具傀儡双手一把握住手中银戈,一层金黄色光焰从它们身上腾腾冒出。金焰银甲交相映衬之下,让这些傀儡犹如天兵天将一般的威风凛凛。

但这些傀儡可不是什么绣花枕头,在金焰冒出的同时,一股股庞大灵压纷纷从这些傀儡身上冲天而起。

此灵压之强大,瞬间让高台附近的天地元气一阵翻滚,最后竟形成一股金蒙蒙飓风,呼啸的狂刮而起。

三十余丈外的韩立,不过堪堪被飓风边缘擦到些许而已,结果脸色一下大变,仿佛被什么巨力狂击一般,身上金光一闪,如同巨弩般的倒射出去。

顷刻间他重新出现在了二十余丈外的更远处,身影一连几个跌跄后,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这些傀儡散发的灵压之强竟然可怕如斯,纵然以他比普通圣阶还强横几分的肉身,都无法正面抵挡片刻的样子。

韩立心中又惊又骇,不过他一时顾不得此事了,急忙抬首向台上望去。

只见身冒金色光芒的九具甲士,原本指向天空中的银色长戈一颤之下,各自喷出一道金色光柱,奔高空中的金黄色光团射去,一闪即逝下就没入了其中。

顿时光团中传出“轰隆隆”的怪响声,里面光霞飞快转动起来,隐约间一个巨大漩涡正在徐徐形成。

“噗嗤”一声,巨大光阵中三色光芒一阵流转,一个和光阵几乎一般大小的三色符文从中徐徐浮出,一闪即逝的往空中激射而去。

片刻后巨型符文就没入了金色漩涡中,金色光霞一阵激烈翻滚,一声晴天霹雳传出,接着一股森然的空间波动从漩涡中散发而出。

“轰轰”几声巨响,从甲士银戈中喷出的金色光柱一下粗了倍许有余,足有碗口般粗细。

而台面上的光阵更是光芒大放,竟凝结成一层实体般的三色光幕,将整座高台都罩在了其下。

在光幕中,无数金银符文疯狂浮现而出,带着阵阵梵音地直奔座椅上的梵圣金身飞飘而去。

整座光阵被激发到了极限,嗡鸣声竟雷鸣般的震耳欲聋起来!

与此同时,韩立本体忽然感觉四周景象一暗,凝神一望之下,结果顿时吓了一大跳,他赫然又一次身处到了原先见识过一次的巨大星空中。

只不过这一次似乎从一种诡异的角度,居高临下的看着所有的一切,身旁就漂浮着斗大的一颗颗白炙星辰。

而金身和椅子,以及足下的三色光阵、甲士、金色漩涡等东西赫然也都身处星空之中。

韩立几乎不加思索下,突然袖袍一抖,一口寸许飞剑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就化为一道青光,寒光一闪!

青光所过之处,附近数颗星辰被一搅而散。但片刻后,这些被斩散的星辰,就白光一闪的重新恢复如初了。

韩立见此,眉梢一挑,但是心中却反而微微一松。

此星空似乎并不是完全的幻境,这一次他神智保持的异常清醒,并未转眼间就丧失了自我。

不过此种念头刚从韩立心间一闪而过,金黄色漩涡中的空间波动一下强烈了数倍以上。

波动仿佛有形之物般化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浪,从漩涡中一喷而出,并向四面八方狂散而去。

所过之处,虚空均都一阵模糊恍惚,整个星空都仿佛瞬间天地颠倒,无法自主一般。

蓦然一声仿佛撕裂天地的巨响传出,一道奇粗无比的乳白色光柱从金黄色漩涡中一喷而出,一闪即逝下就正好击在了高台上的光阵中,将椅子上的梵圣金身一下罩在了其中。

光柱中风雷声隐约传出,并有密密麻麻的五色符文蕴含其中,而即使远在数十丈外的韩立,都能感应到光柱中精纯之极的灵力,但是仔细一分辨下,里面蕴含的又不仅仅是灵气而已,似乎还有一种类似星辰的无限磅礴气息。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第二元婴尚未来得及有何反应,在光柱一及身的瞬间,就感到金身四周空间一紧,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重重压在了其身躯上。即使以金身之力,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了。

光柱中的精纯灵力连同五色符文,潮水般的拼命往金身中狂涌而去,竟无法阻挡片刻。

韩立本体在远处虚空中见此情形,不禁面色大变起来。

在如此近距离,第二元婴和主元婴自然始终保持着密切联系,金身法相感受到的一切,他几乎有一般无二的同样感觉。

在精纯灵力和五色符文狂注之下,第二元婴修炼到元婴中期顶峰的玄阴魔气,竟然转瞬间工夫就进入到了元婴后期阶段,仿佛原本的后期瓶颈,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不仅如此,第二元婴的魔功仍在光柱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下,修为一路狂涨。片刻工夫就硬生生的进入到了后期顶峰,又碰到了化神期的大瓶颈。

面对着应该奇难无比,当初韩立也是百般准备、战战兢兢才得以度过的关口。第二元婴仅仅感到乳白色光柱微微颤动几下,从里面发出的梵音略一高鸣,竟又走在平坦大道上般的轻易而过,进入了化神期初期阶段。

修为还在一路高涨之中……

而这一切的发生,绝没有超过十个呼吸间的工夫。

韩立心中骇然可想而知了,几乎不敢相信从第二元婴中传来的这一切信息!

不过更让人吃惊的是,在他本体亲眼目睹下,那具三头六臂的梵圣金身,竟然在乳白色光柱中开始寸寸的瓦解消融,最终化为上千滴的赤金色液汁,诡异的悬浮在光柱之中。

浑身黑气翻滚的第二元婴,彻底暴露在了光柱之下。

但是未等韩立发怔之下,想明白此种情形是好是坏之时,部分五色符文忽然化为了米粒般大小,然后密密麻麻的往这些金色液滴中狂注而入,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这些金色液滴仿佛遭受到了一些莫名力量的洗涤,一遍又一遍。

忽然韩立本体和第二元婴同时发出一声痛楚到魂魄深处的大叫,一个体表黑气拼命翻滚,浑身颤动不定,一个立刻“咕咚”一声,金光一闪的从空中坠落而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