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星空图与法诀

“这是……”韩立目光先后在地面图案和甲士身上一扫后,忍不住沿着银戈所指方向往空中望了过去。

结果原本应该青蒙蒙的天空,在不知多高的地方赫然有一金黄色光团,里面光霞徐徐转动,显得玄幻莫测。

此种情形立刻让韩立联想到了“空间节点”的存在,光团即使不是真正的空间节点,但也绝对是一个类似空间裂缝的存在。

韩立望着看似并不大的金黄光团,目中蓝芒闪动之下,露出了几分惊疑之色来,难道此处地方还通往其他什么神秘之地不成?

好一会儿后,他并无其他发现的目光一收,又打量了九具甲士数遍。

这些甲士浑身银光闪闪,穿着仿佛浑然一体的银甲。但无论甲胃还是手中的长戈都给人一种上古法器特有的化繁为简的风格,上面没有铭印着密密麻麻的符阵,而只是在几个重要部位有着几个若隐若现的金色符文。

这些金色符文一个个玄奥异常,明显就是金篆文。

韩立双目微眯了起来,忽然手臂一抬,一根手指朝其中一具甲士轻轻一弹。

“噗嗤”一声后,一道手指粗细剑气一弹而出,一闪即逝的就往甲士肩头一扎而去,仿佛要毫不客气的洞穿而过。

但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砰”的一声,原本仿佛雕像的甲士手中银戈一动,银光一闪,就闪电般斩在了青色剑光上,将其一斩而散。

韩立脸色为之一变,身形一动下,倒退出数步,单手往身前一挥,顿时一层灰蒙蒙光霞凭空现出,挡在了身前处,一副谨慎异常的模样。

但下一刻银色甲士却将手中银戈一收,重新恢复了原先指天的姿势,再次一动不动了。

“傀儡!”韩立长吐了一口气,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语了一句,脸上表情略微一松。

不说这些傀儡倒底有多厉害,但是如此多年过去了,无人操纵下还能有行动之力,已经算是惊人之极了。但也就因为确定了这些甲士傀儡并没有什么灵性,韩立心中反微松了一口气。

无人操纵的傀儡就算本身再厉害,也是个死物,自然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韩立不再理会这些甲士,一低头颅下,仔细审查起地面上的那个巨大星空图案。

一开始还觉得只是普普通通,非常平常,但是再多看一会儿,突然感觉整幅星空图一阵模糊,竟活了过来。

四周景色一阵模糊,他竟一下置身在星空之下,身处在一个玄奥万分的另类世界中。

原本呆板的日月放出金银两色光芒,光芒照射之处,其他大小不一的星辰纷纷绽放出清冷的白光,并围着日月开始有规律的转动不停起来。

而日月本身也忽大忽小,升起落下,不断重复着此循环,岁月仿佛流逝的河流一般缓缓平静,但又转瞬即过。

韩立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蕴含天地法则真理的演变,而脑中空空如也,竟什么事情都没有去想,也不愿去想,只是被动的经历着时间的飞逝,十年,百年,千年……

仿佛在瞬间工夫,就度过了数以万计的悠久岁月。

突然他一个激灵后,一股清凉之意从丹田中一涌而出,并自行的沿着经脉在头颅中转了一圈。

受这股冰寒灵气的刺激,韩立一个激灵的发出一声轻哼,整个人终于清醒了过来,重新想起了和自身有关的一切事情来。

几乎在其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的同时,整个星空感应到了什么,化为一片片光霞的全都碎裂消失。

当韩立彻底清醒之时,仍然站在高台边上盯着地面的星空图,先前经过无数岁月的恍惚,其实才不过数个呼吸间的工夫。

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将目光从星空图上强行挪了开来。

这星空图竟然蕴含了一种远超他能理解的、极其厉害的幻阵,连他如此强大神念的存在,竟丝毫抵抗没有的被一下拉入其中。

要不是大衍诀自行运转,强行将他神念拉了回来,恐怕他刚才一个不慎,就会永远坠入刚才幻境中,直至在此站到白骨而不自知。

但就如此,刚才幻境中经历的体验如此的真实逼真,让悠久和现实、感觉和理智这等截然矛盾的复杂感觉,一下充斥了整个心间。

即使韩立心境强大远超平常人,也眉头紧皱,神色变得奇怪异常了。

他闭上双目,将大衍诀在体内运转不停,开始一点点化解心境上的重重异常波动,不知过了多久后,才终于勉强按捺住了心境上的巨大反差,并再次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他自然不敢再去看那星空图,怔怔的在原地发呆了好一会儿后,长叹了一口气,脸上神色渐渐的恢复如常了。

他隐隐感到刚才的一番经历,虽然危险到了极点,但是这种心境上一番难得的淬炼,给其心志也着实带来了极大的好处,甚至连神识隐隐都比以前又强大了一分。

这星空图难道并不是一个简单幻阵,原本就是磨炼人的心志之力用的特殊禁制。而且既然这星空图如此玄妙,那摆放中心处的那物自然也有些门道才对。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隐隐觉得此种猜想颇为可能,头颅一扭下,不禁打量起石台中心处的那把翠绿色太师椅。

此椅子所用材料非金非木,但是通体翠绿异常,并且隐隐泛起一层晶莹剔透的莹光。

韩立忽然死死盯住了椅子上,面上竟现出了吃惊之色。

原先明明应该空无一物的椅子上空,竟然多出了一片悬浮的银色光文,只有寥寥百余字,但灵光闪闪,全是银蝌文组成。

以韩立过目不忘的神通,自然转眼间就全背了下来。但它们是如何出现的,他竟然丝毫都不知道。

顷刻后,这些银色光文碎裂开来,化为点点灵光纷纷没入下方椅子中,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韩立目光一凝,双目盯着椅子不动,但心神还是放在了所记的口诀中。结果一会儿工夫后,他表情为之一动。

这口诀竟然是一套再简单不过的激发口诀,无头无尾,丝毫解释注明言语都没有,实在太诡异了!

韩立心中有些迟疑,眼珠微微转动下,目光在九具甲士和空中金黄色光团,以及下方星空图和绿色椅子上来回扫过,再细想一下刚才显现的那段口诀。

他摸了摸下巴,面上现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心中隐隐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

韩立蓦然单手一掐诀,身上金光大放,肌肤上更是浮现出一块块金色鳞片,竟再次催动起了梵圣真魔功。

接着一声低喝后,肩头一抖,身后一道金影一冲而出,一晃的化为原本消失掉的金身法相。

韩立再单手一拍天灵盖,一道黑光从头顶一飞而出,一闪之下就没入了金身之中,正是他的第二元婴“小黑”。

此元婴一附身金身后,三颗头颅中的一张清晰面孔,骤然间双目一下变得漆黑如墨和灵动如同常人一般了。

随之金光一闪,身高两丈如同魔神的三头六臂金身,飘落到了地上,稳稳的站在了韩立身前处。

韩立见此情形微微一笑,身形一模糊下,在原地化为一股青烟的消失了。

下一刻在离高台三十丈外的虚空中,一道身形诡异的浮现而出,韩立双手倒背的悬浮在那里,身影一动不动了。

他先前早就发现,一进入这屏风中空间后,地面上的各种禁空禁制就一下荡然无存了。故而如今才放心的悬浮在低空处,目光闪动着注视着高台上的一切。

在他心中对第二元婴一声催促下,顿时金身六条手臂蓦然启动,纷纷作出各种不同的掐诀姿势,接着一段晦涩古奥的咒语声,一下从那颗双目灵动的头颅口中悠悠传出。

声音很慢,但一个个符咒都清晰异常,正是先前从椅子上浮现的那段银蝌文法诀。虽然韩立第一次接触,但这么一个区区激发法诀,自然还难不倒他这么一位炼虚期存在的。

只不过身处这种须弥洞天的诡异地方,为了小心起见,他却不敢用真身去激发这无名法诀。

第二元婴却可以随时附身在金身之躯上,抵御各种危险的能力远不是本体可比的。而且他动用第二元婴念出此段口诀,相信绝对和本体念出效果一般无二的,自然是最好的替代手段了。

咒语声在广场上空回荡不已,转眼间就被第二元婴念动完毕,但是石台上静悄悄的,丝毫变化都未出现。

金身静静地站在高台上,面无表情,身形一动不动。

韩立见此情形,却眼角骤然一挑,目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但略一沉吟后,神念一动下,马上又让此第二元婴重新念动第二遍起来。

就这样,在一盏茶工夫后,法诀被第二元婴借助金身之口一连念诵了三遍。

但当第三遍咒语声戛然而止后,无论九具银色甲士还是空中的金黄光团仍然没有一丝变化,仿佛这些口诀丝毫效果没有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