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甲士

柳水儿见此,目中露出一丝淡笑,同样单手一扬下,放出一个翠绿色圆环。

此环嗡鸣一声,立刻化为一团翠光往大殿另一侧激射而去。翠光闪动,同样将兵刃和盔甲一闪的收进了其中。

如此一来,整座大殿除了孤零零的一个屏风外,再无任何他物了。

二人神念匆匆在整座大殿一扫后,未再发现什么其他隐藏的东西。不再迟疑,急忙向大殿外走去了。

对他们来说,韩立身处陌生空间中说不定反是一件有利的事情。毕竟里面可不一定真有宝物的,甚至可能反被什么厉害禁制暂时阻挡或困住。其余几处偏殿和那么一大片楼阁中宝物无人争抢下,他们肯定会大有收获的。

心中如此一思量下,石昆倒也心平气和了。当即和柳水儿在殿门外略一商量后,就方向一变,一人奔一处偏殿走去了。

……

屏风的无名空间中,韩立已经走到巨门近前处,两手齐抬下,一股五色寒焰和一股灰蒙蒙霞光从手心中狂涌而出,不停冲击着眼前的巨门。

而门上的金银符文已经化为一片艳丽霞光,稳稳抵挡两种神通的攻击。

灰光寒焰闪动下,不停将光霞一层层洞穿溶解,但门上冒出的符文仿佛无穷无尽,马上又化出更多的光霞蜂拥而至。

催动两种神通好一会儿,但对门上禁制丝毫效果没有。看到此种情形,韩立眉头紧锁下,双手灵光一敛,将神通停了下来。

接着两手一撮,再往对面一放,“轰”一声霹雳,两道碗口粗金弧从手心中同时弹射而出,一闪即逝下就纷纷击在巨门上的光霞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金弧彻底爆裂开来,一团刺目电光一下将大半巨门都淹没进了其中。

仅仅片刻后,金色电光一敛,重新现出里面的情形。

那巨门仍然光霞闪动,安然无恙。刚才如此犀利的一击,竟未造成多少影响,韩立脸色为之一沉。

在进入此地之前,当他一绕到屏风后面时,体内破灭法目突然蠢蠢欲动,差点失去了控制。

要不是如此,他很难发现屏风上的空间禁制入口。

结果他心中一动下,施法催动了破灭法目对屏风一击,竟真破开了禁制,轻易进入了这里。

虽然不知此地是何处,更不清楚那门后是否真有什么宝物,但光是这须弥洞天本身,就已经是一件灵界罕见的至宝了。想来那些仙人真要用此地存放什么东西或者掩饰什么秘密,都绝对是非同小可的。

故而明知道此门禁制大不寻常,甚至留在外面的柳水儿和石昆可能另有其他的举动。他仍留在此地,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

不过先前元磁神光、五极寒焰、辟邪神雷等神通轮番施展出来,都无法奈何得了此门上禁制。这让他大为头痛了!

他思量了一下终于一张口,将一团银焰喷了出来。此火焰一个翻滚后,在银光中一下化为了噬灵火鸟。

韩立双手掐诀,对准火鸟接连弹出十几道法诀。各色法诀灵光一闪,纷纷没入火鸟体内不见了踪影。

顿时此鸟扬颈一声清鸣,“嗞拉”一声,体形狂涨丈许般巨大。银色巨鸟双翅一展,气势汹汹的直奔大门冲去。

尚未真撞到上面,火鸟体表银光一闪,无数晶莹火羽就铺天盖地的激射而去,将巨门上金银色光霞打得光芒乱颤。

“轰”的一声,巨大银鸟一头扎到了光霞中,身上银焰一下高涨起来。

金银霞光一接触噬灵火焰,如同开水般的沸腾起来。火焰卷过之处,光霞纷纷的溃散消融。

纵然从门上冒出的符文一刻未停,也明显不支的飞快稀薄起来。

韩立见此面上一喜,但接着口中一声低喝传出,体表一阵乌光流转,身形爆涨数倍,浑身生出一层金黄色长毛,竟直接化身成了一只獠牙毕露的金色巨猿。正是韩立不久前刚施展过一次的巨猿变身。

单手只是一翻转,元磁极山所化的黑色山峰一下在毛茸茸手心中浮现而出。

巨猿目中蓝芒一闪,手臂一轮之下,数丈大的小山立刻发出爆鸣之声的狂飞出去。一股飓风瞬间在小山飞过的途中凝聚形成,呼啸而起。

以元磁极山本身重量,外加携带着巨猿一身神力裹在其中,这一掷的威能之大可想而知了。

只见那薄薄的一层光霞瞬间就被小山撕裂而开,结结实实的砸到了黑色巨门之上。

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声响传来,一团黑色光晕从门上爆发而出!

附近虚空均都扭曲变形,并呈现出肉眼可见的一圈圈波浪状白痕。然后被黑色光晕从后面一吞之下,彻底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以韩立这般神通,一见此击如此威势,也心中一凛的急忙倒退几步,身上黑气一闪,一件狰狞的黑甲浮现在了巨猿身躯上。正是天外魔甲!

黑色光晕终于一闪的消失溃散了,韩立也一招手,将元磁极山招回了手中,然后双目一眯的忙凝神向前望去。

结果一脸的吃惊之色,只见眼前黑色巨门中间部分,仿佛一个锅底般凹进去足有丈许,形状正好和元磁极山一角一般无二。

但是此门被猛击变形成如此模样,竟然还是未能碎裂毁掉,并在金银符文闪动之中,正一点点的开始恢复原来形态。

此门也不知是用何种材料炼制而成,好强的韧性!

看来只有动用那一招了,韩立叹了一口气,不禁苦笑的暗自思量着。

随即他不再迟疑,身上黑光闪动下,就此解除了巨猿变化,重新恢复了人身。但马上单手一掐诀下,身上金光大放起来,肌肤表面一块块赤金般的鳞片浮现而出,面孔也被一层金霞隐约笼罩。

一只手再蓦然往脑后一摸,顿时一道金影一闪而出,现出了三头六臂的金色法相。

此法相六条手臂同时一动的掐诀,表面立刻变得金光大亮,凝成了金身实体。

下一刻,此金身一条手臂猛然朝身前处虚空一抓,顿时一口金色残刃诡异的在手中浮现,却是那玄天残刃!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而金身体表一阵异芒流转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文,齐往手中残刃狂注而去。

残刃表面一阵金光闪动,略一模糊下,原本残缺的半截刃身一下幻化而出。开始时还有些模糊不清,但是随着金色符文的注入,转眼就变得和其余部分毫无区别了。

金身只是将此刃轻轻的抖了一抖,顿时一圈金色光浪从刃上荡漾而开,转眼间扫过附近的大半虚空。

只见金光扫过之处,附近空中的天地元气一下沸腾翻滚起来。

顷刻间,无数五色光点从空中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然后飞蛾投火般的往金刃上飞去,纷纷一闪的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金刃一下发出了悦耳的清鸣之音。

“斩”韩立突然口中咒语一停,煞气冲天的吐道。

金身法相立刻将手中金刃一横,冲不远处的巨门一斩而下。

一道奇亮无比的刃芒一闪斩出,一开始时只不过尺许来长,但一飞出数丈远后,就一涨之下化成了丈许般巨大。

仿佛一道梦幻般的金色月亮,金色刃芒无声无息的劈到了黑色巨门上。

看似坚不可摧的此门,被斩处黑光一闪,就丝毫征兆没有的一分为二,被斩成了两片,并向门内一倒而下。

韩立欣喜过望,不加思索的将金身法相一收,身形一动的骤然射出。

残影一闪,韩立就一下洞穿残门而过,进入到了门内之中。

他一现身出来,就目光四下扫去,同时庞大神念也一放而出,结果韩立表情一下变得吃惊之极。

门后的世界赫然只是一个空中青光闪闪,四周全是灰色障壁的小型广场,除了进来的那扇巨门外,再无其他任何门户。

而整个广场到处空荡荡的,在中心处则有一个古怪的圆形高台外,上面隐隐还有什么东西的样子。

韩立将神念一收,望着高台的瞳孔微微一缩,人就大步走了过去。片刻后就来到了高台附近,身形一晃的站到了台子的边缘处,往上面一扫。

高台面积不算太小,足有三十多丈之广。地面上铭印着一幅精美的图案,绘制着日月星空,大小不一的星辰栩栩如生,几乎遍布了整个高台。

而在图案中心处,摆放了一把翠绿欲滴的太师椅,气派异常。

除此之外,在高台边上有九个一人高的银色东西,竖立在那里一动不动。赫然是九个手持长戈,浑身顶盔冠甲的银色甲士。

它们除了一对黑乎乎的双目外,浑身一丝肌肤未露,看起来不是傀儡,就是雕像之类的死物。

但是这几名甲士的姿势似乎有些怪异,不是双手持戈,而是一手放在胸前做掐诀动作,另一手抓紧长戈中间部位,用戈尖笔直朝高空指去,九个银色甲士均都这种一般无二的动作。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