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得丹

几乎同一时间,韩立已经身处一个奇怪空间中,四周都灰蒙蒙的一片,唯独不远处耸立着一扇通体乌黑的巨门,上面一分为二的浮现着密密麻麻的金银符文,忽闪忽暗,显得神秘异常。

此门赫然和先前屏风中所见巨门一般无二的模样,他仿佛被一下卷进了屏风上的画中一般。

“这里果然是一处类似须弥洞天的所在。”韩立四下一扫后,目光就落在了巨门上,脸上却显露出一丝诡异之色。

忽然他单手一翻转,灵光闪动下,一叠五颜六色的阵盘出现在了手中。另一手飞快一掐诀,施法催动下,阵盘纷纷的激射出去。

它们往四周一顿,就化为一团团光球直坠而下,方一接触地面,就没入其中踪影全无了。

片刻后一股股乳白色雾气从阵盘消失处狂涌而出,浓而不散,竟形成一层浓稠之极的雾墙,将韩立和前面巨门全都遮蔽进了其中。

在雾墙另一侧的韩立这才神色微微一松,袖袍一抖,一团青光包裹着一物飞出,一个盘旋后蓦然悬浮在了身前处,正是虚天宝鼎!

他抬手冲此鼎微微一点,结果鼎盖自行飞开,里面青光一闪,一道淡白色虚影激射而出。

半空中现出一个六七岁的白裙女童,扎着小辫,圆圆脸蛋,可爱之极。竟是曲儿这个丫头!

“参见公子!”这丫头冲韩立敛衽一礼,笑嘻嘻的模样。

“做的不错!竟能在鼎中一丝气息未露,连我都未能感应到你的存在。那二人自然更无法发现了。”韩立面上露出满意之色,称赞道。

“这全靠公子赏赐的宝物和符箓,否则曲儿这点神通怎能瞒过两名炼虚顶阶的存在。”白衣女童笑嘻嘻的说道。

她说完黑光一闪,一块奇异黑纱从身上飞出,同时再单手虚空一抓,一张紫蒙蒙的太一化清符蓦然出现。曲儿双手捧着二物,要交还给韩立的模样。

“不用还我了。你本身就擅长遁术和隐匿神通,这两样宝物在你手中更能发挥出惊人威能,别的不说,即使我亲自动用这二物,也不一定能在如此近距离下瞒过这二人的耳目。而且我还有另外备用的同样东西,你尽管留下护身吧。”韩立一摆手的说道。

“既然公子如此说了,那小婢就留下它们了。”曲儿眉开眼笑起来,将黑纱和符箓直接往身上一拍,就没入身躯中再次隐匿不见了。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然后神色一凝的问道:

“我先前收取金鼎中宝物的时候,故意让灵光变得耀目一下,才将你趁机送入虚天鼎中。但到再打开此鼎的间隔很短,你有没有来得及出手?”

“嘻嘻,曲儿动作可是很快的。主人,你看!”女童闻言得意的一笑,接着小手一翻转,一颗金灿灿的丹药浮现而出。

“虚灵丹!做得好!”韩立虽然心中隐约有了几分猜想,但一真见此丹药仍大喜起来。

他抬手一招,就将那颗金色丹药凭空从女童手中摄了过来,凝神细看了两眼,最终确定无误,的确是和先前两颗一般无二的灵丹。

韩立虽然还不知道此丹的具体功效,但连彩流罂和段天刃这样的合体存在,都为之势在必得、互不相让,就可知它的珍稀程度了。

“因为主人先前吩咐过,不让动那些法器型宝物,专门留意药瓶和药匣之类的东西,所以也只来得及从瓶中倒出这么一颗丹药来。主人嘱咐过,若是丹药超过两颗以上,就可以取走一枚。曲儿可是完全照做的,否则其他两颗我也不想留下。”女童红嘟嘟的嘴唇一翘,竟还有几分惋惜的模样。

韩立听了,却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倒是有些贪心啊。能从那二人眼皮底下得到这么一颗虚灵丹,已经是侥幸和大有机缘了。要是真的再动其他丹药,反而容易出问题的。不过也幸亏瓶中有三颗虚灵丹,要是真的只有两颗甚至一颗的话,还真要大为棘手。说不得只能眼睁睁的放弃掉,我可不想在这异族之地,被两名激怒的合体级存在追杀。”韩立笑着解释了一两句,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原先那个紫金小瓶再次出现在手中。

他将丹药倒入其中,并灵光一闪的贴上了数张禁制符箓,才将此瓶小心的重新收好了。

“主人如此说,肯定有道理的。但眼睁睁的看着灵丹落在那二人手中,小婢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太甘心。”曲儿仍有几分不甘心的说道。

韩立含笑的摇摇头,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袖袍一扬,密密麻麻的寸许长飞刀,从袖中狂涌而出。每一口都寒光森然,奇薄如纸,转眼间就遍布附近空中各处,足有三四百口的惊人数量。

“主人,这是……”女童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了。

“这一套飞刀是上次在海外用那怪蛾双翅炼化而成的,总共三百六十口。我看你还没有什么护身宝物,就送给你防身吧。它们虽然不能和通天灵宝之类的顶阶宝物相比,但是若真能全部炼化了,碰到一般的对手,护身还是绰绰有余的。也算你这次立功的奖赏!”韩立说着,一手往虚空一抓而去。

顿时漫天的寒光闪动,三百多口飞刀一闪之下往其激射而去,片刻工夫,所有飞刀就化为厚厚两叠落入了手中。

韩立微笑着将众飞刀一托,朝对面一递。

“多谢公子赐宝!”曲儿闻言小脸上又惊又喜,身形一晃之下,就一模糊的消失不见。但下一刻人就蓦然出现在了韩立身前处,并喜哄哄的将飞刀接了过去。

“好了。为了小心起见,你先回本体好好炼化这些飞刀,没有我的召唤不要在人前现身了。”韩立神色肃然下来,叮嘱的吩咐一声。

“是,公子。曲儿一定会老老实实修炼的。”白衣女童自然满口答应,单手一掐诀,带着众飞刀化为一团白光往韩立身上一扑,没入一只袖中消失不见了。

韩立见此情形吐了一口气,目光一动下才落到了不远处的巨门上,脸上渐渐露出思量之色来。

几乎同一时间,在原先的紫色主殿中,石昆和柳水儿正望着眼前的屏风,均都一副面面相觑的表情。

只见屏风上笼罩的那一层青色光幕已经消散殆尽,画面尽数显露而出。但取而代之的是画中充斥了一层乳白色云雾,根本无法再看到那扇原本存在的巨门。

在屏风四周不知何时的多出了十几杆黄色幡旗,闪动着淡淡的黄光,正好将屏风围在中间,组成一个颇为不简单的法阵,法阵上空还有尚存的淡淡空间波动。

而柳水儿和石昆身前悬浮着两三件闪闪发光的宝物,围着二人徐徐转动不停着。

“柳仙子,怎么办。我们已经借用了法阵之力,并且还连换数种大威能宝物,还无法打开这屏风上的禁制入口。这个空间禁制显然不是我们可以短时间破除的。但韩道友是如何进入其中的,似乎没见其费多大的力气。”石昆叹了一口气,忽然冲柳水儿问了一句。

“石兄没有注意到吗?”柳水儿沉默了片刻,反问了一句。

“注意什么?”大汉倒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刚才韩道友眉宇间幻化出来的第三颗黑目,你不觉得很像传闻中的一物吗?”柳水儿淡淡的说道。

“你说的是破灭法目!”石昆毕竟不是一般人,被斗篷女子一点醒下,顿时恍然大悟了。

“不错。除了传闻中的此妖目外,小妹还真没再听说还有其他什么神通与此相似,并且能轻易撕开空间禁制进入这屏风中。”柳水儿冷静的说道。

“破灭法目的话,的确有此种不可思议神通。若真的如此话,除非拼着将这入口彻底击毁,否则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其中的。”石昆眉头紧皱,喃喃的说道。

“我们联手拼着损伤些元气,倒的确有几分可能做到此种程度。但是万一失手的话,可是相当于变相断了韩道友的退路。如此做的话,石兄不怕韩道友从里面含怒撕裂空间出来,找你的晦气。毕竟有破灭法目在身的话,此事可大不好说的。”柳水儿美目中眸光一阵流转,轻笑一声。

石昆听到柳水儿的言语,面色微微一变,目光再向屏风上望了两眼后,马上干笑了几声:“柳仙子说笑了,石某怎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情。既然不可能近期打开此空间禁制,我们不如先离开此地,去其他偏殿看看是否另有什么收获?”

“石道友此言倒是深得小妹心意,我也有此打算的。”这一次柳水儿嫣然一笑的大加赞同。

石昆见此嘿嘿一笑,再用留恋的目光在屏风上扫了一眼后,大袖突然往一侧猛然一甩。

顿时一股黄色怪风从袖口中滚滚而出,一刮之下竟然将大殿墙壁上长戈、巨斧等兵刃,还有地上那一具具的各色盔甲全都一卷而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