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金葫与化形灵药

“此鼎是不是石兄所说之物,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也许不是。不过这都不太重要!眼下要紧的还是看看所收宝物中是否真有二位前辈想要之物才是。”韩立笑了一笑,说道。

见韩立不愿多说的样子,石昆倒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当即点了点头的也不再追问下去了。

至于一旁的柳水儿,美目始终在虚天鼎上。她听到韩立二人交谈完毕,当即檀口一张的说道:“韩兄,你将宝物取出吧。虚灵丹好认的很,我二人绝不会看错的。”此女对鼎中宝物的关心,似乎尤胜大汉一筹。

韩立自然没有什么意见,袖袍一抖下,顿时数道阵旗化为颜色各异光芒激射而出,没入四周虚空中。

瞬间一张白色光幕浮现而出,一下将方圆十余丈内的虚空全都罩在了其下,正是一个简单的禁制法阵。

韩立自然是为了以防万一,生怕在鉴别宝物时出了什么意外,才特意布下的。

柳水儿二人目光在这光幕上一扫,也就不在意了。对他们来说,这等禁制是随手就可破的,也不会因此猜疑韩立什么。

法阵一布置完毕,韩立望了望空中的小鼎一眼,眉梢一挑的一张口,一股青霞一喷而出。

青色霞光从鼎上一卷而过,鼎盖一闪下就诡异的不见了。小鼎中隐隐传出了轰隆隆之声,同时青光闪动不已。

柳水儿和大汉见此,一下屏住了呼吸。

韩立却洒然一笑,手掌一抬,一根手指冲青色小鼎虚空一点。

原本只有尺许大的小鼎青光大放,滴溜溜的一转就化为丈许般高大。

接着韩立另一只手却一掐诀,一声闷响,鼎中顿时飞出一光球来,只有拳头大小,却被青丝密密麻麻包裹,体表微微涨缩个不停。

“开”韩立口中一声低喝,单手一扬下,一道法诀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光球中。

顿时下一刻光球表面的青丝寸寸断裂而开,化为点点青光的消失不见了。

青丝一消失,里面金光一闪,一物从中激射飞出。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一只手早就一抓而出。

“嗤嗤”的破空声大作,一股无形巨力一罩之下,那物立刻身形一凝的在半空中无法动弹分毫了。

韩立目光一凝下看得清清楚楚,赫然是一只金灿灿的葫芦,表面遍布复杂花纹,灵光忽闪不定。

柳水儿和石昆看着此物,神色有些异样,但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韩立也不客气,虚空抓出的手掌蓦然往回一拉。

“嗖”的一声,金色葫芦立刻冲韩立激射过来,并落到了手中。

这葫芦似乎有了一丝灵性,在此种情形下仍在手心中颤抖不停,想要挣脱的样子。

韩立眉梢一挑,一只袖袍往葫芦上一拂,白光一闪,一道白色符箓瞬间贴到了上面。

在白蒙蒙的禁制之力下,原本还蠢蠢欲动的此物,光芒一敛,再无任何异常了。

韩立神色自若的将手掌一抬,将葫芦托到眼皮底下细打量了起来。他目中蓝芒闪动的同时,一缕神念直接冲此宝扫了过去。

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韩立目中灵光一息,二话不说的将葫芦往对面一抛。

此物化为一团金光一飞而出,并在柳水儿二人之间的虚空中戛然而止,就此悬浮不动了。

“这不是盛放灵药的法器,而是一件罕见的金属性成套宝物。除了葫芦本身似乎有些神通外,里面还孕育着数口不知名飞剑,就不知威能倒底如何了。”韩立缓缓的说道。

“这么说是上古时候才有的‘葫种剑’了,听说此种宝物的炼制之法,如今早已在各大陆失传了,小妹倒要好好见识一番。石道友,小妹先鉴赏一下此宝,你没有什么意见吧。”柳水儿听完后,忽然笑着冲石昆说道。

“嘿嘿,石某怎会不同意,仙子尽管先看。”大汉哈哈一笑,满不在乎的模样。

柳水儿微微一笑下,纤手一动的往空中一招,那金色葫芦顿时老老实实的一落而下,被此女抓到了手心中。

此女将神识放出,也开始细细的鉴别起来。

时间很短,不过片刻工夫,她就摇了摇头,同样将此宝往石昆扔了过去。

大汉见此女这般举动,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接过来葫芦,也目中精光闪动的看了起来。

“果然是一件金属性宝物。此物能放在金鼎中恐怕威能绝不会小到哪里去的,二位道友觉得该如何处理此物。”一会儿工夫后,石昆也长吐一口气,有些遗憾的说道。

柳水儿朝韩立所在方向瞅了一眼,低声一笑:

“此物既然不是家师和段前辈所求宝物,不如暂时交给韩兄保管,等宝物全都取出后,再决定其归属。”

石昆目光闪动的思量了几下就点了点头,手腕一抖将葫芦再次扔回给了韩立,说道:“既然柳仙子如此说了,石某也是此意。取出宝物既然不是家师指名想要的东西,就先暂时寄放在韩兄这里,最后再共同分配吧。”

“二位道友既然都是此意见,韩某就先收下宝物了。”韩立也没有客气什么,袖口一动下,一片青光往空中一卷而过,金色葫芦就一下在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随后他又单手掐诀的再次一催虚天宝鼎,顿时里面青霞闪动下,又一颗青丝包裹之物从里面飞了出来。

同样的被韩立施法一番后,青丝一散下,里面显露出了另外一宝来,却是一个表面金色符文闪动不已的青色玉盒。

此玉盒被韩立抬手一吸下,就轻飘飘的落到了其手中。

一见这玉盒后,对面的柳水儿和石昆均都精神一振,眼也不眨的盯着不放了。

韩立并没有弄什么玄虚,直接当着二人的面,冲着玉盒吹了一口灵气,盒盖就一下自行打开了。

目光在玉盒中微微一扫后,韩立神色动了一动。

里面竟然放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碧绿色小马,鸡蛋大小,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药香,只是轻闻了一口就感到一股精纯灵气直沁心肺之中。

但这两只小马在玉盒中一动不动,两眼紧闭,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

他目中瞳孔微微一缩,但是马上就恢复如常了,但托着玉盒手掌青光一闪。

玉盒中两只小马一颤的从里面腾空飞出,左右一分直奔柳水儿二人激射而去,同时他口中淡淡的说道:“这两株灵药,应该就是二位前辈提到过的凝翠草吧。没想本体已经可以化形了,想来对二位前辈一定大有用处。两只的话,二位正好一人先保存一个。”

听到韩立此言,再一看清楚两只小马栩栩如生的形态,柳水儿和石昆不禁大喜,但心中却略有一丝失望。

但不管怎么说,她二人见韩立竟然毫不犹豫的将如此珍稀的灵药拱手送了过来,心中尚存的最后一丝对韩立的担心也烟消云散了。

石昆哈哈一笑的称谢,单手一抓下就直接将那碧绿小马吸到了手中,大概检查一番,就自行取出一个玉盒将此灵药小心的收起。

柳水儿此女也仔细鉴别完了手中的灵药,满意之极的对韩立也致谢一声,却将那灵药直接往香袖中一放,就蓦然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韩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随手将手中玉盒往地上一抛,让对面二人看清楚盒内的确空空如也,并无第三只化形灵药后,才接着继续一催虚天鼎。

下面从鼎中喷出的两物,却是一面六角形的法盘,以及一座金光闪闪的宝塔。

这二物一看就是威能深不可测的异宝,同样被韩立暂时收了起来,等最后再分配它们。

但从鼎中再取出的下一样宝物,是彩流罂和段天刃指名的另一种珍稀材料,被韩立也平分给了对面二人后,柳水儿眸光闪动下却隐现一丝焦虑了,石昆面容也有些阴沉了下来。

刚才被韩立收进鼎中的金色光团,他二人可看得清楚,数量可并不太多的样子。而到现在还尚未见到虚灵丹的影子,怎不让二者都有些忐忑不安呢!

其他宝物得到的再多,若是拿不到最重要的虚灵丹,此行仍算是失败的。

这时青色巨鼎中低鸣声一响,又青光一闪的吐出了一个青丝包裹的宝物。

青丝一散后,里面显露一个紫金色的小瓶,只有数寸高低,但通体光滑如镜,并有丝丝白气围着此瓶缠绕盘旋。

一感应到从小瓶中散发的惊人灵气,石昆面色一喜,柳水儿美目中也异色连闪起来。

韩立望着虚空中缓缓转动的这个紫金瓶,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摸了摸下巴,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忽然他手臂一抬,一根手指冲虚空遥遥一点,顿时“噗嗤”一声,紫金瓶的瓶盖一下不翼而飞,接着瓶子一个倒转,从里面喷出了一股金黄色火灵焰。

此灵焰中一声清鸣发出,所有金焰往同一处卷动下,竟滴溜溜的幻化出了一只金黄色火鸟。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