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屏风、金鼎

“原来如此。但石某也有师命在身,对虚灵丹不能相让的。不如这样,除了虚灵丹外,其余几样东西在下尽数让给仙子。仙子就不要和石某争了,而且事后家师必定对彩前辈另有所补偿的。”石昆一听柳水儿此言,嘿嘿一笑,但声音又阴沉了几分。

“石道友这话什么意思。这不是重复小妹的言语吗?家师命令很清楚,虚灵丹是势在必得之物。道友肯退让一步的话,小妹可以替家师做主,将我们晶族的镇族之宝‘晶月液’相赠一瓶。此灵液对石茧族来说意味着什么,想来石兄应该很清楚吧。这灵液就是贵族圣阶存在,也是四下苦求不到的。”柳水儿眸光一寒,但语气反而越发和蔼了。

“晶月液”一听此名字,石昆面色微微一变,有些大出预料,并下意识的真有了几分动心。

但是他马上想起了出发时,段天刃面无表情的对其所说的吩咐之言,心中一个激灵后,立刻将此念头抛到九霄云外了,当即连连摇头的一口拒绝:“不行。纵然在下非常想要晶月液,但是没有虚灵丹的话,石某出去后如何向家师交代。此事绝无可能的。”

“这么说,石道友一丝退让之意都没有了。”柳水儿语气也有些不善了。

这一次石昆并没有回答什么,只是面色冷淡的望着柳水儿,其意思自然明确无误了。

柳水儿接下来也不再开口了,眸光中同样渐渐冰寒起来,二者间气氛一下变得凝重异常起来。

韩立见到此幕,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二位道友何必如此!在下虽然不知道虚灵丹到底有何惊人效用,让两位前辈均都点名一定要拿到。但是二位现在还未见到此丹药,就如此的剑拔弩张,不觉太早了些吗?”他忽然淡淡的说道。

“太早?韩兄的意思是……”石昆面孔神色一动,开口了。

柳水儿闻言,美目也闪过一丝异色。

“二位前辈如此肯定殿中有那虚灵丹,想来也是通过其他线索做出的判断之言。但是里面真实情形到底如何,可还是两说的事情。二位何不先进去确认一下宝物,然后再做决定不迟。”韩立轻描淡写的说道。

听到韩立这般一说,石昆和柳水儿均露出沉吟之色来。

说实话,以这二人的阅历自然不可能没考虑过此种可能的。但是先前殿门被破的一瞬间,二者同时担心被对方抢先一步的先拿到丹药,自然一时间顾不得此事了。

如今一听韩立提到此事,二人神识重新恢复了清明,自然考虑现在就翻脸的利弊了。觉得的确是先见到殿中之物,再来另行设法拿到灵丹比较稳妥些。

“韩兄说的有理。石道友。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虚灵丹是否真在殿中,然后再商量归属之事。”柳水儿缓缓的先开口了。

“仙子都如此说了,石某也没什么意见。”意识到韩立的存在,其实能大为影响灵丹的归属,石昆面孔也挤出了一丝笑容,满口的同意下来。

“既然二位都没有意见,我等三人不妨一起进入里面,不要再分什么先后了。”韩立微微一笑的说道,轻飘飘的几步向前后就到了二人身边。

石昆二人自然没有什么反对余地,均都点了下头。于是三人一个跟一个,几乎紧挨着的进入殿门中,然后并列站成一排,向整间大殿中四下打量起来。

不愧为主殿之地!整个大殿足有近千丈之广,同时容纳数千人也是绰绰有余的。

最先入目中的,就是大殿中一根根的紫金色柱子,每一根都一人粗细,足有上百根之多。

在四周殿壁上还悬挂着一件件式样古朴的兵刃,不是长戈就是巨斧,每一个都银光闪闪,灵气逼人,粗粗一扫之下,足有近千件的样子。

殿壁下方,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一具具五颜六色的盔甲堆放在那里。盔甲内空空如也,但表面均铭印着精美异常的花纹,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甲胃。

在面对殿门方向的另一端尽头处,摆放着一面七八丈高的巨大屏风。

这屏风通体青光蒙蒙,上面似乎画着什么东西,但因为太远倒也不易马上看得清楚。

在屏风前边另有一张低矮的茶几般桌子,摆放着一个金色古鼎。

除此之外,整座大殿中空空如也,再无任何东西装饰,根本无需三人费心去找什么宝物了。

一见大殿中这般模样,柳水儿石昆等人自然都大感意外。韩立凝神望了望远处屏风和金鼎片刻,略一思量下就二话不说的走了过去。

柳水儿和石昆见韩立如此举动,互望一眼,但马上将目光错开,也一言不发的紧跟了过去。

毕竟整座大殿除了此方向外,也实在没有什么好搜查的。于是在一种异样气氛下,三人走到了屏风和金色大鼎前十余丈处。

双足一顿,韩立就此停在了原地,细细的打量前方二物来。身后二人见此,也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同样望着二物神色各异。

韩立双手倒背,看似神色平静,但瞳孔深处蓝芒闪动不已,这屏风表面纵然青光遮蔽,但又怎挡得住灵目神通。

瞬间工夫,他就将屏风上所绘东西看得一清二楚了。结果一丝讶色闪过,这屏风上赫然印着一扇金银两色符文的巨大怪门。

此门式样古朴巨大,通体乌黑,但表面两种符文交织闪烁下,却衬托着十二分的神秘。

这金银符文有些相似,赫然正是银蝌文和金篆文两种真仙界灵文。

韩立眉梢不经意的动了一动,一缕神念瞬间放出,往屏风上所绘巨门一探而去。

结果方一接触巨门画面的瞬间,一股庞然巨力从屏风中骤然产生,那一缕神念还未反应过来就一下被拉进了屏风中,和韩立本体再无任何联系了。

韩立神色一变,心中顿时对此屏风多了几分忌惮。

石昆默然一声低哼,身躯一下倒退了半步,但马上就重新稳住了身形。显然这位也吃了一个暗亏,似乎比韩立还要大上一些的样子。

柳水儿因为有斗篷遮挡,倒无法看清表情如何,但是从其身形不经意的晃了两晃来看,肯定也察觉到了此屏风的诡异处。

虽然损失了一缕神念,但相对他的强大神识来说,自然丝毫影响没有。韩立暂时放弃了对屏风的观察,一低头颅下,将目光落到了金色古鼎上。

这座古鼎通体金光灿灿,但是表面铭印着的却是一团云雾般的花纹。

这些花纹复杂异常,并大多呈螺旋状,遍布古鼎各处,细看之下竟让他大有头晕目眩之感。

韩立暗自一凛,不动声色的同样将神念放出,围着金鼎转了数圈后,根本无法渗入鼎中分毫。

此鼎也不知是何材料凝练而成,竟完全隔绝神念之力。

不过他也注意到了,在此鼎两侧分别多出了一个凹进去的四方凹槽,似乎是专门镶嵌两样东西之用的。

韩立略一沉吟,忽然感应到了什么,抬首望了其余二人一眼,结果心中一动。

只见这时的柳水儿和石昆,竟目光死死的盯着金色古鼎,眼都不眨一下。不对,应该说是盯着此鼎两侧的凹槽才对。

石昆脸上更是露出了狂喜之色来。

“怎么,二位道友认得此金鼎!”韩立双目一眯,缓缓的问道了。

“韩兄说笑了,石某也是第一次进入此地,怎可能认识此物的。”石昆闻言,脸上喜色稍敛,但连连摇头的说道。

“哦,那这就奇怪了。既然不认得,二位为何都对此鼎如此的上心。”韩立微然一笑的问道。

“这个,韩兄不妨问下柳仙子。她知道的可比在下还多出不少的。”见韩立追问不放,大汉眼珠转动一下,干脆将柳水儿也一下扯了进来。

听到石昆如此一说,斗篷女子自然心中愠怒,但是看韩立真应声向其望过来,此女也只能面露一丝苦笑了。

“韩兄也无需多心什么。此鼎应该就是盛放虚灵丹和其他几样家师和段前辈想要之物的法器。我和石道友之所以知道此事,是因为我二人身上都带了一物来。石道友,不如你我都将此物拿出来,让韩兄看上一眼吧。”柳水儿干脆如此的说道。

“呵呵,听仙子这般一说,在下倒还真有些好奇了。”韩立轻笑了一声。

“这个……”石昆不由得露出迟疑之色来,同时心中对柳水儿反戈一击,大有些郁闷了。

“怎么,石道友莫非觉得不太方便。”韩立仿佛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声音温和之极。

见韩立这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大汉心中一凛,马上反应过来的打了个哈哈:“这东西就是韩兄不说,石某也会拿出来使用的。毕竟想要取出鼎中宝物,也必须这二物才行的。”

刚一说完这话,大汉就单手一翻转,顿时金光一闪后,一物浮现在了手心中。

韩立见此,自然毫不客气的目光一凝,就将此物看了个真真切切。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