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束手无策

曲儿身形再一动下,就一下在远处消失,出现在了另一块药田上空,继续施法将灵药纷纷一拔而起。

这时韩立走到了另外两块药田附近,这些药田中种植的灵药都是五六株到十余株之间的数量。

其中只有一小半能够勉强辨认出来,剩下的大半灵药无论人界还是灵界的典籍中都没有记载了。

但就算认出的这一小部分,也无一不是大有来历之物。

有的是和蚀毒果一般,是灵界早已灭绝之物,有的却是在灵界也珍稀异常的灵药,其中竟然有不少是青元子让其收集的最重要几种灵药。

如此一来,他只需再找到其他一部分相比容易找到许多的灵药,竟大有可能真凑齐青元子所需的灵药。

韩立强压住心中兴奋,当即一俯身下去,开始亲自采集这些数量较少的药草,并将它们细心的归类,分别收进玉匣中。

当他将这两块药田中灵药采集一空后,曲儿这丫头却早已经俏生生的站在一旁。那三种灵药全都被此女采集好了,整齐的存放在那些玉匣中。

韩立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和颜悦色的夸奖了此女一句,曲儿双目顿时弯成了两个月牙,一脸笑眯眯的表情。

虽然此女才幻化成人形不久,但当初以白兔形态跟随韩立不知多少年了,故而如今跟韩立在一起的时候,丝毫没有什么生疏之感,反而隐隐透着一股亲昵之感。

将药田中灵药全都处理一空后,韩立终于将目光往药园另一侧望去。

在那里有十几个大小不同的药圃之地,每一个都被数尺高的木栅栏围住,竟形成了十几个独立天地来。

而这些园中之园中的灵药,或是数丈高的灵树,或是数尺高的灵花,还有一处竟围着一处七八丈大的灵泉,泉水中赫然漂浮着一朵银光闪闪的小巧莲蓬,神奇异常。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了过去,开始将这些单株的灵药一一审视了起来。但是片刻工夫,他脸上却满是无奈的苦笑之色。

明知道这些灵药被药园主人单独种植,肯定价值远超前面的红罗果和蚀毒草。

但是无论有着拳头大碧绿果实的灵树灵木,还是同时拥有十三种不同颜色的诡异灵花,他竟然无一认识。

看来这些灵药原本就不会出现在灵界中,应该是仙界独有的灵药。如此一来,它们具体有何作用,也只能等以后慢慢测试了。

若是真能弄明白其中两三株的用途,那真是天大的收获了。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倒也不再迟疑了,单手朝远处地面一抓,顿时一个白色玉匣飞起,化为一团白光的落到了其手中。

他目光一转,望着眼前结满碧绿果实的灵树一眼,另一只手一翻转,却多出一个碧绿色的小铲来。手一扬下,小铲就化为一道绿光朝此药圃中地面一闪的激射铲下。

绿光一闪下,“当”的一声脆响传出,小铲竟仿佛铲在精钢上一般反弹而起,竟无法铲动泥土分毫。

韩立怔了一怔,但又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的再次法力一催法诀,顿时玉铲一个盘旋后,呼啸一声的再次在药圃中一击而下。

同样的结果出现了,玉铲仍被毫不客气的一弹而开。

韩立眼角不禁跳动了一下,他刚才光注意检查灵药本身,倒真没有注意下方泥土中是否另有什么异常。

当即瞳孔蓝芒一闪,往下方泥土一扫而去,脸上一丝讶色闪过。

灵树根部方圆数丈内的泥土竟然蕴含着无数金丝,将此药圃底下彻底禁锢起来的样子,而这些金丝赫然是精纯之极的金灵气凝聚而成的。

就不知道培育此灵树必须需要这些金灵气,还是药园主人对此木过于看重,竟又在地下另行布置一层禁制。

韩立眉梢动了一动,略一思量下,却发出了一声冷笑。

漆黑手掌从袖口中探出,往下方轻轻一拍,一股灰蒙蒙的霞光从掌心中喷出,往地上一卷之后,就无声的没入灵树根部的泥土中。

元磁神光专克五行之力,对付如此精纯的金灵力应该是手到擒来之事的。

韩立自然如此想的,但是下边的一幕却大出乎他的前料!

灰色霞光一扫而下后,那些金灵气凝成的细丝并没有想象中的被轻易一扫而空,而是骤然在土中交织一起,竟形成了一张金色丝网,泛起金色光芒的拼命抵挡灰色霞光的攻击。

而元磁神光虽然狂卷不已,但一时间还真无法将它们一击而散的样子。

韩立脸色真的微微一变了,但略微凝重的思量后,漆黑手掌五指微微一动,一座小山虚影浮现而出,将整只手掌都笼罩在了其中。

顿时手心中的灰色霞光为之一凝,喷出的灰色霞光一下变得液体般的粘稠了。

他竟然借助元磁极山之力,将元磁神光威能一下催到了极限。

泥土中的金灵气终于无法抵挡如此凶猛的克制之力,在灰光气势汹汹的再一卷后,纷纷的溃散消失。

韩立见此情形,才心中为之一松,漆黑手掌虚晃一下后,顿时小山虚影一下消失掉了,同时手掌肤色也一下恢复如常。

但此手冲空中一点下,那柄碧绿小铲就一声清鸣的激射而下,围着整颗灵树下方泥土划出一个圆圈后,就一闪即逝的飞射而回,没入了韩立袖中。

顿时玉铲划过之处,冒出一片青蒙蒙霞光,将灵树一下包裹进了其中。

韩立见此,单手一掐诀,直接冲灵树打出一道法诀。

当法诀一闪即逝的在灵树上消失后,顿时此灵木微微一颤后,竟从地下徐徐的拔起,平缓异常!

韩立目光一闪,面上不禁露出喜色来。

但就在灵术根部刚刚离开泥土的一瞬间,突然“噗嗤”一声,整颗灵木体表竟然立刻诡异的浮现出一层绿森森的火焰来。

此绿焰只是那么闪了几闪,整颗灵木连同挂满枝头的那些果实就化为一股青烟,无影无踪了。

韩立嘴巴微张,有些目瞪口呆了。

好一会儿后,他才长叹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空空如也的药圃,满是郁闷之色。

即然此灵木根本无法移植,他就是再大感惋惜也是无用的。

当即果断的一转身,又冲附近另一药圃中一株三尺来高,洁白如玉的奇花走去。

此花地下泥土倒是没有什么禁制,玉铲轻易将地面一划而开,但是当这朵不知名的奇花也从泥土中被挖出的时候,突然体表一颤就阳春融雪般化为一滩绿色液汁,滴入泥土中不见了踪影。

这一次韩立真有几分傻眼了,竟一连碰上两株如此“娇贵”的灵药,这只能说他的运气还真够差的。

有些不甘心的望了望液汁消失的地面处,韩立有些不甘的哼哼几声,但也只能无奈的继续向下一个药圃走去。

当下面的其他三株灵药,每一个在根部一离开地面的瞬间,一个突然枯萎化灰,一个蓦然自爆粉碎,最后一个体表泛起一层电丝来将自身一下化为了乌有。

一连五株灵药都出现这种自灭的情形,就算韩立再迟钝,也知道蹊跷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灵药本身无法移植,恐怕是被药园主人暗自动了手脚,否则绝不会出现这种邪门的事情。

于是,这时的韩立站在那朵分成十三种颜色的艳丽的拳头大灵花前,开始上上下下的再次检查整株灵药。

既然先前神念没有察看出什么东西来,自然还只能依赖明清灵目来寻找其中的蹊跷了。

双目蓝芒刺目之极的闪动下,韩立目光从灵花顶端一直到根部,一寸寸的仔细扫视起来。可是足足查看了七八遍,仍丝毫异常处没有发现。

如此一来,他不禁大为邪气起来了。

连药园主人所下禁制都无法看破,自然根本谈不上什么解除了。但眼睁睁的望着如此多连灵界都没有的灵药而置之不理,他自然不会甘心的。

韩立在原地双手抱臂,满脸沉吟之色的苦苦思量起来。

足足过了一盏茶工夫后,一声轻叹后,他喃喃的自语了一句:“根部一离土中就会自灭,那多半禁制是下在它们的根部上了。看来只有如此做了!既然没办法整株移走,但将种子和果实强行保存下来,倒不是不可能的。”

此话刚一说出口,他立刻望向了眼前艳丽异常的花朵上,目光一凝下,将一个玉盒往一抛,顿时稳稳悬浮在了花朵正下方。

接着一只袖袍飞快一抖,另一只袖口中则洁白如玉的手掌一探而出。

青光一闪,一道犀利剑丝一闪的斩出,直接从花朵下方的根茎处一擦而过,同时一股五色光焰也滚滚而至。

被一斩而落下的奇花被光焰一卷后,立刻化为一块晶莹剔透的五色冰块,竟瞬间工夫被冰封了起来。

一声轻响后,冰块就准确无误的坠入下方玉盒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