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金剑图

里面倒是很简单,有一扇小门,将原本一体的长方形屋子分为了内外两间。

外间较大,明显是一间客厅,除了一些简单的桌椅和一套茶具外就空无一物了。

韩立神念往这些东西上一扫,发现所用材料也算颇为珍稀,但对其来说根本无用,随即步伐毫不停留,一闪就步入了里面卧室内。

这间房内东西稍多了一些,除了一张淡绿色玉床外,还有一张长方形书桌,桌子上摆放着几杆毛笔、一块淡红色砚台和一叠雪白的薄绢状东西。

韩立眉梢一动,走到了书桌前,将那些毛笔和砚台分别抓到手中把玩了两下,但又摇摇头的放下来。

但随后又伸手将那些薄绢抓到了手中,并一抖的轻轻展开,结果上面全都空无一字!

韩立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将薄绢放回原处,神念又仔细的在屋子扫了一遍后,确定真没有什么遗漏后,就毫不迟疑的转身而走。

他原本就没指望在这等一看就是门人弟子的住处地方有什么大收获,自不会在此地多滞留的。

况且这样的屋子还有十几间,时间太紧下,也不可能每一间都看得太过仔细了。

就这般,韩立将十几间屋子飞快搜索了一遍,结果除了得到几块用一种不知名古文记载的玉简外,就再无什么收获了。

这些玉简是随意放在一间卧室的床头边上,多半也不是什么重要之物。

韩立也是顺手就收了起来,打算等以后万一弄明了这些古文来历,看能否从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毕竟他对真仙界的一切,还是大感好奇的。

他带着傀儡,重新回到了主厅中,又一闪的进入到了另一面的侧门内。

同样经过一段通道,韩立到了另一片并列整齐的房屋面前。

这些屋子和先前的厢房截然不同,每一间屋子都是四四方方,只有一个小门,没有任何窗户。并且所有房间完全独立,互相之间相隔足有十余丈远。

更让韩立心中一跳的是,这些四方屋子表面全都银光闪闪,竟然遍布淡银色的符文,正是他熟悉异常的银蝌文。

韩立往这些屋子凝望了一会儿,才终于确定这些房间竟然是一个个专供修炼用的密室。

这个发现让他心中微微一喜,既然是密室,里面说不定还有以前之人遗留的什么东西。

不过望着小门表面密密麻麻的铭印着银色符文,他神色又凝重了几分。

一般来说,密室这种地方所布置法阵,应该大都是隔音,防窥探之类的小禁制。但有了先前主殿大门上的那番可怕遭遇,他自然也不会真掉以轻心的。

不过这一次他倒没有再让巨猿傀儡去测试什么,而是再往身上布下几层防护后,袖袍直接冲一间密室石门一抖。

一口青色小剑激射而出,一闪下就化为一道丈许长青虹,狠狠斩在了密室大门上,他竟二话不说的准备用蛮力强行破除门上的禁制。

密室大门银光大放,一声清鸣之音从里面回荡响起。

那银光看似普通,但青竹蜂云剑竟被硬生生挡了下来。剑光斩在银光上仿佛斩到了水面上,竟一时无法破开,只能一点点的慢慢消磨此灵光。

韩立见此,心中倒是为之一松。

果然和预料中一样,门上禁制并不是反击类型,而且多半在仙界也是非常低阶的小禁制。想想也是,这等十几间并排一起的修炼密室,怎可能真布下什么太厉害的禁制在其上。

他不再迟疑的单手一翻转,一个数寸高的黑色小山浮现而出,并往身前一抛而去。

“轰”的一声,小山在黑光中一下化为了丈许大小,并狠狠砸到了银光之上。

这一次,门上禁制显然无法承受如此巨力了,当即清鸣之音一顿后,银光就此溃散消失。

青光一闪,屋门就被剑光硬生生切成了两半,向两侧倒落而下。

韩立将宝物一收,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这所谓密室不过七八丈大,里面空荡异常,除了一个同样用“甲衣草”编制成的蒲团外,就再无任何一物了。

如此一来,此地倒根本无须用神念扫视什么了。

韩立只能微叹了一口气,顺手将那蒲团收起后,就倒退出了此间密室。

这样的密室还有许多间,他并未真大感失望什么!

用同样手段,将另外一间石门一破而开后,人就再次走了进去,但片刻后他双手空空的走了出来。

就这般,韩立一口气连破了六间密室,但似乎霉运高照,仍然一无所获。

这让韩立心中暗叫晦气的同时,对剩余的密室也没有多少期待之心了。

不过当“轰”的一声巨响,第七间密室也被破开,他一走进其中后,口中却一声轻咦,双目骤然大亮起来。

这间密室竟然和前面几间大不一样。

房间中不但桌椅齐全,桌上放着三个大小不一的玉盒和两个小瓶,最惹眼的还是一面墙壁上还悬挂着一副金光闪闪的图画。

此画表面金光耀目,他也一时无法看清楚所画内容是何物。

当韩立双目微闭,片刻后再蓦然睁开,结果瞳孔蓝芒闪动,终于再也不惧金光,看清楚了此画,但神色为之一怔。

只见画中密密麻麻,竟然遍布无数口式样一般无二的金色飞剑。

这些飞剑姿势各一,有大有小,大的仿佛擎天巨剑,竟给他一种足有数十丈长的可怕感觉,小的却只有寸许来长,但一眼望去,连剑上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犹如近在咫尺一般。

而如此多金剑尽在画卷中,按理说应该显得杂乱异常,让人根本无法分辨彼此。但是此画望去,每一口飞剑都栩栩如生,并且气息各异,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千般差异来。

如此诡异的万剑图,让韩立心头一喜,眼珠死死的望着此画,身形一动不动了。

仅仅片刻工夫,韩立忽然一声闷哼的倒退了数步出去,仿佛遭到什么无形之力的强力一击。但马上一扭头颅,将目光飞快从图画上挪开,再不敢看上分毫的样子,同时他面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殷红。

“好厉害的神念之力,竟然和真用飞剑斩击过一般。要不是我本身就精通飞剑之处,并且神念同样不算弱小,刚才这一击恐怕就要让神识大损了。”韩立体内灵力在经脉中疯狂转动几圈后,身体异样也就无事了,但脸上仍然一脸的骇然。

不过韩立定了定心神后,立刻单手一翻转,手指间多出一叠颜色各异的符箓来,再一扬下,顿时十几道颜色各异的符箓接连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纷纷没入剑图中不见了踪影。

看似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剑图表面浮现出五颜六色的虚影符文,将金光全都罩在其下,并飞快缩小起来。

剑图散发的金光被符文一压之下,开始不情愿的缩小起来,最终一闪的彻底消失了。

符文虚影一压之下立刻还原成十几张禁制符箓,结结实实的贴在了上面,顿时剑图上的各种气息一下荡然无存,仿佛成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图画。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单手虚空一抓下。

剑图“嗖”的一声,就从墙上被硬生生扯落而下,落入了其手中。淡淡青光一闪,此画立刻自行的卷成了画轴状,并一闪的消失了。

韩立这才轻吐了一口气,心中为之一松。

这张万剑图也不知是不是此地主人所绘,但刚才简单的看了几眼就能感受到此图实在玄妙异常,似乎包含了一种神秘的修炼法门。既像一种厉害剑诀,又像是某种神念秘术,但倒底如何,自然需要他以后慢慢研究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下面他走到那张桌子跟前,袖子一拂之下,一片青霞飞卷而出,顿时那些玉盒和小瓶的盖子全都在霞光中一飞而开。

神念往其中一扫后,韩立却眉头皱了一皱。

三个玉盒中竟然分别放了几张符箓,表面铭印着复杂异常的银蝌文,但是里面灵气早已一散殆尽,根本无用了。至于那两个小瓶却空空如也,里面隐隐有灵液存放的残痕。

看来两个小瓶中原先存放的是某种灵液,但是因为保存不算严密,外加如此多年过去导致它们干涸一空了。

韩立略一思量,却将那些符箓一收而起。

这些符箓和他懂得几种金阙玉书上的符箓大不相同,倒是值得研究复制一二的。

下面他又将此地密室的其他地方搜查了一遍,但再也没有什么收获了,韩立二话不说的退了出去。

剩余的其他密室,他也没有放过,但是和前边几间一般无二,全都空无一物。

当他从最后一间密室走出来后,脚步丝毫不停的向来路飞快走去了。

没有多久,韩立就走出了整座偏殿,站在了殿门外的台子上,分别朝其余两间偏殿和主殿前方山道处各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

这时候的石昆和柳水儿,应该快到山顶处了吧!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