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蒲团、残香、神像

这里竟然是一处仿佛寺庙般的殿堂。

此地倒也不小,并且在两侧还各有一个小门,另通向其他地方的样子。

韩立目光飞快的在大厅中来回扫视,最后落到了两侧的两排木架上。

木架洁白如雪,隐隐散发出丝丝的寒气,竟是灵界大名鼎鼎的“雪木”。

此木可是炼制冰属性宝物的绝佳材料,在这里只是被当做一个普通木架用来放置东西。这也未免太奢侈了一点,即使韩立也有些无语了!

而架子上赫然摆放着十几件颜色各异的器物,远远看去,有如意,圆钵,小钟等东西。

韩立双目一眯,神念在这些器物上一扫而过,结果先是一呆,随之满脸惊喜之色。

这些器物竟然灵气逼人,无一不是最顶阶的半成品宝物。若是由原主人全都炼制完全,纵然还不算通天灵宝,但也和普通灵宝相差不多了。

最主要的是这些宝物一看外形,就知是那种拥有特殊神通的冷僻宝物。

当然即使他再花费一番手脚真将它们炼制完全,祭炼效果也肯定不如原主人炼制的那般强大。但就这样,它们仍算是灵界中的顶阶宝物。

韩立袖子一抖,顿时一片青蒙蒙光霞一飞而出,光霞扫过之处,这些器物全都被一扫而空。

一次得到这么多威力不小的宝物,韩立心情大为愉快起来。

他目光往大厅上再扫了一遍后,头颅缓缓一低,往在自己足下的一块蒲团上望了几眼,突然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咦,似乎又发现了什么。

不加思索的朝地面单手一抓,“嗖”的一声,这块蒲团无声无息的落入了其手中。弹性十足,温凉异常,并且一股精纯异常的灵气扑面而来。

“这是……”韩立目光闪动起来。

蒲团明显是用某种灵草编制而成,也不知在此地待了多少万年,竟然到现在还保持着灵气盎然。

他神色一动,似乎发现了什么,猛然将蒲团往鼻下一放,轻轻一嗅,结果竟然有一股淡淡的腥气隐隐传出。

韩立脸色一下变得怪异起来,另一只手一翻转,青光一闪,一口三尺长长剑出现在了手中。

将蒲团往空中一抛,手腕一抖下,一道森然剑光一斩而出。

惊人一幕出现了!看似无坚不摧的剑光一斩到蒲团上,整道剑光立刻陷入其中数寸深,随之就被结结实实的一弹而开。

蒲团表面黄芒一阵流转,被斩出的剑痕立刻恢复如初了。明明只是用草木编制而成的蒲团,竟挡下了青竹蜂云剑的剑光。

“果然不假,的确是传闻中的‘甲衣草’!世间竟真有这般奇异的东西,单凭草木之身就可抵挡飞剑飞刀等法宝的斩击。若是做成甲胃贴身穿戴,足可抵挡一件顶阶战甲。可惜此草最怕火攻,价值大打了不少折扣。不愧为仙人的住处,竟用这般珍稀的灵草来做蒲团,实在是大材小用了。”韩立将手中蒲团翻来覆去的看了数遍,口中低低的自语着,但脸上满是淡淡笑意。

既然发现了这些蒲团的价值,他自然不会将它们置之不理。

当即一只漆黑手掌从袖中一探而出,并且往地面上看似随意的一抓,顿时一片灰色往地面一卷而去。

灰光闪动间,数以百计的蒲团均都无声的不见了踪影,整个大厅一下显得空荡无比起来。

神念往储物镯中一扫,看到那些蒲团均都整齐的堆在了一处,韩立满意的点点头。像这种即使在灵界也已灭绝的珍稀灵草,若是再多得几种的话,那就真的不虚此行了。

韩立心中如此想着,长吐了一口气,又深深一吸。不知是否错觉,檀香之气似乎比刚才更浓了几分。

“檀香!”

他忽然一扭首,双目有些发亮的朝一个角落的香炉飞快望去。

香炉中赫然还有半截烛香插在那里,但颜色淡黄,也不知已经放在那里多少年了。

韩立眉梢一动下,一下朝此角落大步走了过去。尚未真走到跟前,神念就先往香炉一扫而去,但马上眉头皱了一皱。

此香炉竟只是普通的青铜炼制而成,甚至连法器都算不上,这倒让他有些意外了。

韩立目光微闪了几下,人就已经走到了香炉处,低首仔细望了望只有正常香烛三分之一的残香。一股浓郁的檀香气息,正从此物上散发而出。

此香倒似乎有些名堂的样子,但从外表来看,似乎和曾通的烛香几乎丝毫区别没有。但如此多年过去,仍能保持如此浓的香气,就可知此物绝对是有些来历的。

韩立望了好一会儿后,脸上表情渐渐有些凝重起来。

忽然单手一抬,并伸出了两根手指,冲残香缓缓夹了过去。未真接触此香,就先灵光一闪,一层青光将两根手指包裹了起来。

他一副万分小心的模样,手指将残香从香炉中轻轻拔起,并未出现其他异样事情。

但韩立神色仍然异常,肃然将此香翻来覆去的看了数遍,并放在鼻下轻嗅了好一会儿,露出了沉吟之色。

忽然其一根手指一弹,红光一闪,一颗米粒大的火星从指尖一弹而出,击在了残香一端上。

一闪即灭,残香竟然未被点燃起来。

韩立目光一闪,隐隐露出了一丝兴奋,手指微微一弹,顿时一颗拳头大的赤红火球在指尖处凭空浮现,并悬浮在虚空中一动不动。

将残香一端冲火球中轻轻一插,他凝神细望不语起来。

结果看似普通的残香,任凭散发着灼热高温的火焰汹汹燃烧,还丝毫没有被点燃之意。

“果然是‘黑幽冰香’,这可是突破合体境界之时,伐除心魔的圣物!”

一见此幕,韩立脸上竟现出狂喜之色来。

他当即单手一翻转,手中出现一个洁白如玉的匣子,将残香小心异常的放进了手中。

接着他身形接连晃动,又从其他角落的香炉中找到了两截燃烧过半的残香,同样收了起来。玉匣在手中灵光一闪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韩立接着在此间厅堂中又四下寻觅了一番,可惜此地东西原本就不多,除了那个神龛和神龛前供奉的几盘早已变成灰白色的灵果残骸外,就再无任何一物了。

如此一来,他终于将目光瞅向了神龛上。

神龛本身紫光闪闪,约有丈许来高,而里面的神像却是翠绿欲滴,仿佛使用极品绿玉雕刻而成。

此神像一身绿色道袍,一手抱着一柄雪白拂尘,另一手托着一个紫金色葫芦,下巴有三缕长髯,隐约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但是韩立只望了此神像片刻,目中就不禁流露出一丝骇然之色来。

他蓦然发现,任凭其睁大双目凝望神像面孔这么长时间,竟然只能看到一片翠绿光霞在眼中闪耀不已,竟始终无法看清楚神像的真容分毫。

韩立眼角骤然跳动两下,瞳孔微微一缩,下一刻目中就刺目蓝芒闪动,竟动用了明清灵目来强行窥视此神像的脸孔。

这一下果然有些效果,神像面容上那一层绿霞竟真被其渐渐透视而过,在其眼中迅速稀薄了起来。

他心中一喜,目光一凝,就想向神像面容上扫去。

但是还未等他真瞅了个仔细,忽然脑中一阵梵音天乐之声响起,让其两耳嗡的一下,整个神识海仿佛一下颠倒了过来。

韩立两眼一黑之下,整个人一个跌跄,差点在天旋地转中坐到地上。

幸亏他神念几乎不比那些合体期存在差哪里去,当即大行诀急忙在体内一阵流转后,总算眩晕中清醒了过来,急忙双足一动的重新站直了身子。

韩立稳住身形后,再次望向神像的目光,一下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这神像如此诡异,以其如今的境界修为,竟然都无法目睹其真容,可见它本身就是一件威能深不可测的异宝。

此物在此供奉着,想来所供奉之人在真仙界也是一个非同小可的人物。

而神像这种东西可是玄妙之极的东西,就是灵界的一些大神通者,即使远隔百万里外都可借助神像之力让元神或者分魂凭空现形而出。

若这神像主人真是真仙界大有来历之人,并且灵界中也从未听说有真仙界仙人真借用此手段降临此界过,但是将这神像带走,绝对是一种玩火自焚的举动。

韩立神色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下,强压住心中的欲念,将目光从神龛上挪开,望向了一侧的偏门处。

身形一动,他不再迟疑的走了过去,那只巨猿傀儡在其神念一催下,也紧跟了过去。

片刻工夫后,厅堂中除了一个孤零零的神龛外,就再无其他东西了。

这时韩立已经通过一条走道,来到了一片类似厢房的十几间屋子前,这些屋子均都不太大,并且全都一般无二的样子。

韩立飞快的看了片刻,就让巨猿傀儡将所有屋门都一一推开,见并无任何异样后,就自己身形一动的闪进了其中一间屋子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