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章 影晶

那些电弧显然威能不小,任凭青色火焰汹汹燃烧只是微闪不己,根本纹丝不动。

空中那只巨大爪影略一僵持后,显然不抵下方六件法轮所化的银色巨盘,终于在银光中寸寸的碎裂溃散。

没有阻挡的巨盘嗡鸣一声,直奔傀儡头部一斩而去。

尚未落下,下方虚空就在灵光闪动中扭曲,阵阵诡异波动一散而出,仿佛被一斩而开的样子。

雷鹏傀儡见此一张口,一道粗若水缸的青色光弧一喷而出,竟化为一只青色电蛟,张牙舞爪的一扑而去,结结实实的击在了圆盘之上。

“轰”的一声后,银光青弧交织一起。

顿时银色圆盘滴溜溜一转,浑身颤抖的发出一声哀鸣,表面浮现出数道裂缝,然后光芒闪动下,再次分成了六件法轮,重新朝六名矮小异族跌落而回。

接着雷鹏身上电弧再次一涨,身躯一声轰鸣,竟直接化为一道光弧在原地不见了。

下一刻,三辆战车上空光弧一闪,雷鹏身影蓦然浮现而出,然后双翅一抖之下,顿时夹带一股恶风直扑而下。

六名矮小异族见此情形,自然一惊,但动作倒也不慌。

六人同时单臂一抬,将一只手掌闪电般按在了身前的青甲傀儡身上。

三只傀儡目中血光一闪,体表绽放出团团青光,身形一下狂涨巨大起来。

转眼间傀儡面具脱落,身高十丈有余,化为了三只青面獠牙的巨大妖鬼。

六只硕大鬼爪同时冲空中一挥,十几道黑青色爪芒一闪浮现,并冲空中雷鹏狂击而出。

接着妖鬼单手蓦然再冲背后一抓,十二杆同样巨大化的银色短枪也化为十二道银柱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

虚空中,顿时风雷之声大起!

雷鹏见此却面无表情的一张口,青弧再次喷出,单爪一按之下,一股无形巨力一压而下。

六名矮小异族则在此时手臂一收,口中念念有词下,身形同样狂涨数倍,接着一连十几件各式宝物,从他们身上一飞而出,化为道道宝光瑞气,加入了攻击中。

爆裂声在半空中一下连绵响起,一波波气浪滚滚散开,各种光芒狂闪夺目,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这一场争斗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之久。

当爆裂之声戛然而止,灵光最终一敛后,雷鹏傀儡拖着只剩半片身体的残躯从空中坠落而下,跌入了下方废墟中诡异的不见了。

悬浮在半空中的三辆战车和三只已经恢复原状的青甲傀儡同样伤痕累累,甚至其中一只傀儡胸前多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粗洞,直接洞穿心脏处而过。

要不是傀儡之身,这等伤害放在一名普通异族身上,多半早已陨落而亡了。

至于六名异族人本身,也好不到哪里去的样子。

不光盘旋在他们四周的十几件宝物被毁掉了大半,套在身上的战甲也焦黑一片,甚至不少地方坑坑洼洼,几乎损坏殆尽的样子。

倒是那六只水牛状的怪兽毫发无损,但也一个个口吐白气,汗流浃背。

总的说起来,和这雷鹏傀儡一战,六名异族固然取的最后胜利,但杀敌三千自损八百,同样损耗不轻的。

不过六名异族见击落了雷鹏傀儡,却个个面露喜色,当即再次一催战车,向下方激射而去。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声音,从不远处的一朵云雾中悠悠传出。

“好,很好。诸位黑儒族道友将这只傀儡除去,也省得我等再多费一番手脚了。”

话音刚落,那朵云雾中蓦然光芒万道,十几名服饰各异的人影浮现而出。

为首一人,身穿黄色长袍,面容不过二十余岁,但是额头生有三只金色短角,闪闪发光,惹眼之极。

在他身后则并排着十几名男女老幼不一之人,同样头上生角,但颜色形状均都不同。

一见这十几人,六名矮小异族面容顿时难看异常,其中一名看似为的矮小异族口中则发出难听异常的嘶哑之声:“角蚩族!你们怎么会在此地,难道一直在暗中跟踪我们?”

“跟踪!凭你们也配!不过既然你们也出现在了此地,那也别想再活着离开了。动手,送它们上路。”为首的金角青年冷笑一声,最后却冲身后一干同伴一声吩咐。

身后那十几名角蚩族人异口同声的一声应命,随后遁光一起,竟呈扇形的一围而上。

“走”六名黑儒人自然神色大变,为首之人更是惊怒交加的一声怒喝。

六只牛兽足下风火之力一起,猛然一蹿而出,三辆战车随之化为三团青光,朝另一面激射飞走了。

青光之中隐隐有光弧闪动,并传出轰鸣之声,遁速好不惊人。

不过,那些角蚩族人却更是神通惊人。

十几人或体表灵光一闪,直接化为一道刺目长虹,或手中掐诀,身形一晃的在原地消失不见。还有的则袖袍一抖,顿时飞出一只灵兽或飞行宝物,身形一晃的站在其上,以不可思议速度急追下去。

那名金角青年却双手倒背的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仿佛对其他人信心十足。

也难怪他如此自信了,黑儒人虽然也是雷鸣大陆上一只不小的种族,但是此族之人本身却不擅长飞遁之术。平常与人争斗,只能依靠族中炼制的各种飞车与人交战。

若是平常时候或和人争斗大占上风的时候,这种缺陷倒不算什么。

但如今,六名矮小异族刚刚苦斗一场,新的强敌就马上出现,并且明显不是他们能敌的时候,这自然就成了致命的弱点。

结果下面发生的一切,也果然和他预测的差不多。三辆战车只飞出千余丈远处,前方就忽然数团灵光爆发而出,数道人影一闪的浮现而出,正是那几名刚才在后方闪入虚空中,施展诡异瞬移术的角蚩族人。

他们几人二话不说的手一扬,顿时铺天盖地的雷火狂涌而出,冲三辆战车一砸而下。

驾驭战车的六头牛兽纵然凶悍异常,也不由的四足一顿,口喷青焰的先抵挡来自空中的攻击。

而就这片刻耽搁,身后的其他十余人就驾驭灵兽和宝物的飞遁而来,一下现出身形的将三辆战车团团围住。

“剑”“斧”“杖”等各式各样的异宝,同时从角蚩族人身上一飞而出,化为一片片颜色各异的霞光一罩而下。

战车上的六名黑儒人见此情形,目中都露出绝望之色,但是就算如此,也不甘心就此束手就擒的。

六人一声呐喊下,单手一拍身前伤痕累累的青甲傀儡,让它们再次变身为巨大妖鬼后,同时手中一掐诀,体形再次狂涨巨大起来,背后银轮也一飞而出,并一晃的化为成百上千的银色圆月,同时向四面八方激射过去。

六名黑儒人拼命之心大起下,倒也一时间和十几名角蚩族人争斗的难解难分。

不过无论角蚩人还是矮小异族本身都很清楚,这种情形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一旦几名黑儒人本身的法力消耗殆尽,立刻就是他们几人的葬身之时。

但这些异族,甚至包括那一名金角青年都不知道,此地除了他们二族人外,竟然还有第三者在离此数百余里外的一座残破阁楼中,正用一件古怪的宝物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这宝物是一件晶莹别透的白色水晶,但表面闪动着的画面正是十几名角蚩族和六名黑儒族生死大战的情形,只是视角有些遥远,仿佛在十余里外远远观望着这一切。

而在水晶面前盘膝而坐着两人,一人神色淡然,一人面上惊疑不定。

“怎么回事,角蚩族怎么也会到此来的。难道也是为这里的遗址禁制而来的。”表情惊疑之人身材修长婀娜,头戴一顶白色斗篷,正是柳水儿。

此女刚才之言几乎低不可闻,但明显是冲旁边一人问去。

而另一人年纪极轻,一身青袍,但面容普通平凡,赫然是韩立。

韩立虽然神情平静,但是望着水晶中画面的双目却不眨分毫,闻听此言,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就悠悠的回道:“柳仙子不必过虑。这处遗址废墟如此之大,怎可能如此凑巧的和我们是同一目标。而且我们现在位置,离那禁制之地尚有数万里之遥。这些人若真和我们是同一目标,又何必和那些黑儒人争斗。不过以后的行动必须谨慎了,别让这些角蚩人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

“韩兄之言有理,小妹放心多了。我们不如先换一处地方藏身吧,离这些角蚩人远一些。然后等到石道友也赶到此地的话,就可汇聚三人之力,打开禁制之地了。”柳水儿略一思量下,如此的建议道。

“嗯,这样也行。不过在此之前,先确定一下这些角蚩人的图谋最好了。原本此事颇难,但彩前辈竟将晶族大名鼎鼎的‘映影晶’也借给了仙子。如此的话,就可远在千里之外对角蚩人的举动了如指掌了。”韩立望着晶石,摸了模下巴后,缓缓的说道。

“这映影晶虽然隐匿之极,甚至圣阶存在都不易察觉。但是只能倒映一些普通景象而已,一旦对方随意施展了什么禁制,遮蔽了自己的行动,这影晶就同样无能为力了。”柳水儿不禁黛眉一皱。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