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合击秘术

彩流罂说着,玉手一抬,就将玉盒凭空摄了过来,再一闪的消失不见了。

韩立见此一笑,下面就和彩流罂谈论一些修炼上的话题,丝毫没有主动问起此女来意的意思。

晶族美妇见韩立这般举动,嘴角带笑,同样不提自己来意,东一句西一句的聊了下去。

这一聊,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了。二人还都一副气定神闲,可以继续再聊上一个时辰的样子。

那名头戴白色斗篷的女子仍然不发一言,却有些坐不住了。隐约透过面纱的目光,不停的在韩立和晶族美妇二人身上来回扫视,颇有些不耐的样子。

彩流罂见到此景,眉头微皱一下,但最终横了韩立一眼,口中轻笑的说道:“韩道友,才短短年许不见,你的定力倒是大不同以前了,竟能到现在也没问我的来意。莫非最近修炼了什么特殊的秘术,还是修为大涨了。”

“前辈说笑了。晚辈哪谈得上什么定力,只是前辈没有主动相告,晚辈又怎敢冒然询问的。”韩立却神态恭敬的回道。

“这么说,倒是妾身错怪韩道友了。不过即使我不说,想来你也应该猜到几分的。”彩流罂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个……晚辈的确有些猜测。前辈这次来,莫非是和广寒界有关。”韩立老实的问道。

“呵呵,道友果然猜到了。妾身和小徒前来正是为了此事。相信不久后,段道友也会带另一人前来拜访的。”彩流罂抚掌一笑起来。

“如此说,莫非令徒就是……”韩立一怔,目光一下落到了斗篷女子身上,有些诧异的样子。

“不错,小徒就是先前给你说过的,其中一位拥有元磁之体之人。”晶族美妇坦然的承认道。

“晚辈没记错的话,前辈上次所说的那人,应该是贵族客卿才是。怎又变成了令徒?”韩立讶然的问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妾身年前才刚收下小徒的。”彩流罂嫣然一笑道。

“原来如此,倒是晚辈一时糊涂了。”韩立嘴角抽搐一下,苦笑一声的说道。

“道友莫非觉得,我是因为广寒界之事才收下这个徒弟的?”晶族美妇大有深意的问了一句。

“晚辈怎会如此去想。”韩立脸色微微一变。

“如此想也没关系。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小徒拜在妾身门下绝对是心甘情愿,没有半分勉强之意。”彩流罂露出了不以为意的样子。

“我的确是诚心拜在师傅门下,并未有丝毫强迫之意。”斗篷女子也在此时,终于开口了。

声音略有些低沉,但有一股说不出的磁性,颇为的好听。

韩立闻言,面上难得的露出一丝讪讪之色,只能尴尬一笑的不再接口什么。

“其实妾身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你先认识一下小徒,等到了广寒界中,还需要你们二人齐心协力的。”彩流罂缓缓的说道。

“前辈这么说,莫非广寒界就快开启了。”韩立不禁反问了一句。

“道友没有料错。若是没有其他意外变化,广寒界在一个月后就要打开了。”晶族美妇笑容一敛。

“一个月后,这么快?”韩立真是一惊。

“怎么,韩道友还有什么事情没办完吗?”彩流罂目光一闪的问道。

“事情倒没有。只是若能再给在下数十年工夫,说不定晚辈有机会将法力修炼到瓶颈,到时就可借助此次机会顺便进阶的。”韩立一咧嘴,有些无奈的讲道。

“这的确是浪费了一个良机。不过你现在修为不过上族七阶而已,就算修炼到巅峰境界,只要多花费些时间,突破瓶颈也不会太难的。而且我和段兄已经许过你如此大好处,韩道友也应该知足才是。”晶族美妇闻言,却淡淡的说道。

“前辈放心,就算晚辈想临阵退缩,千机子前辈那面也绝不会答应的。”韩立心中一凛,但表面却笑着回道。

“道友明白就好。这一次,除了介绍小徒给你认识外,另外广寒界和那处禁制遗址也凶险异常,还有几件事情需要交代你。你出发前,也需要准备一些必须的法器和宝物。”彩流罂点点头后,话题一转的说道。

“还请前辈指点一二。”韩立听了这话一喜,颇为诚恳的回道。

晶族美妇见此情形,满意的点下头,就讲述了起来:“那广寒界中的主要忌讳之处,我就不再说了。出发时,自然会另有人给你们讲解一番的。我讲的却是自己当年进入广寒界的亲身体会,和一些容易忽视的危险。首先,进入广寒界后,最好不要往那些奇冷奇热的地域去。那些地方,不是可能有一些冰寒属性的凶兽居住其中,就是被人布下了极厉害的禁制。以你们的修为过去,只是送死而已。第二,你们若是遇到了……”

晶族美妇神色肃然的一讲就是一顿饭的工夫。

无论韩立还是斗篷女子,均都用心听着。毕竟这可是事关自己小命的安危,绝不敢大意半分的。

“最后你们还要谨记,若是远远见到一股赤色怪云时,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否则稍有半分迟疑,你们就陨落无疑了。具体什么原因,也不用我说。你们见到之时,自然就明白了。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韩道友可都记下了。”彩流罂终于口中讲述停了下来,并望着韩立问道。

“晚辈都记住了,多谢前辈教诲。”韩立恭敬的回道。

“好,既然事情办完了,我和小徒也就回去了。下次再见面时,多半就是进入广寒界的那一日了。”晶族美妇轻笑的说道,随后起身而立。

斗篷女子见此,也同样的站起身来。

“恭送前辈。”韩立自然也慌忙起身,一副想要将二人送到大门处的样子。

“你不用送到门外了。我和小徒自己离开就行了,省得有心人注意到了。”彩流罂却冲韩立吩咐的说道。

“是,那晚辈就失礼了。”韩立见此女口气非常果决,倒也没有坚持什么,只是微一躬身的告罪道。

彩流罂点点头,就带着斗篷女子直奔厅门走去。但是方一走到门口附近时,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转头颅,冲韩立又说了一句:“妾身还真糊涂,还有一事差点忘记告诉道友了。”

“前辈请吩咐。”韩立一呆,但马上回道。

“这东西你收好了,里面记载了一种合击秘术,虽然并不复杂,但是最好还是在出发前熟记了。这样的话,等你们三人进入广寒界后,先别急着出发,先演练这种将元磁神光凝练一体的秘术再说。此秘术不但是破除那处禁制必须的,而且对敌时也是一件极厉害的大神通,可保你们平安的。原本想让你们提前就演练熟的,但是云城附近人多眼杂,为了防止被人偷窥了去,也只有让你们进入广寒界再熟悉如何配合了。”彩流罂说着,玉手五指一扬,一道白光冲韩立射去。

韩立有些意外的虚空一抓,顿时一片灰蒙蒙光霞一飞而出,只是一闪下就将白光卷入了其中,并摄到了手中。低首一望下,赫然是一个淡白色玉片。

“合击秘术!”韩立望着此物,不禁低语了一声,随即就好奇的将神念浸入了其中。

这种秘术功法他自然听说过的。一般来说,这种专门的合击秘术都是多人施展的,威力之大也在一般多人联手之上,算是很罕见的一种秘术功法了。

一顿饭工夫后,韩立将神念从玉片中抽回时,大厅中早已空荡荡了,彩流罂和斗篷女子早已经踪影全无。

韩立并未流露出什么意外之色,反而面无表情的袖袍一甩。顿时一片青色霞光从身上大放而出,再一反卷之下,人就蓦然在青光中消失不见了。

片刻工夫后,密室虚空中突然金光一闪,韩立身影一晃的从虚空中闪现而出,并且目光朝附近一扫。

只见那三头六臂的金色怪物和浑身紫光的韩立,仍盘坐地上闭目修炼着,但马上它们似乎也感应到了韩立的出现,均都睁开双目的望了过来。

“原本还想将你们修炼大成,再进入广寒界正好,但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我必须先准备一些东西,并将元合五极山中的元磁极山先炼制出来再说吧。”韩立仿佛自语的说道,接着冲三头六臂的金色怪物一抖袖子,一片金蒙蒙光华一罩而去。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金光方一落下,下方的怪物身躯中蓦然传出一阵梵音之声,随之寸寸的碎裂开来,化为无数大小不一的金色符文和一团漆黑如墨的黑气。

金色符文闪动之下,就被金光一股脑的吸进了韩立身躯中,而那团黑气一阵翻滚下,却一下凝聚成了一个漆黑如墨的数寸高元婴。正是韩立的第二元婴,那只魔婴。

这时的魔婴一脸笑嘻嘻之色,身上紫光闪闪,还套着那件迷你大小的天外魔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