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沙老夫人

“这可不一定。那奸细可能也精通迷魂术,可能白兄派出之人能力不足,无法识破对方,已经错放过了此人。”一名浑身被灰光笼罩,仿佛只是一道影子的人,忽然在一旁不动声色的说道。

“哼。若说别的功法,也许本族不敢和各族争什么长短。但是迷魂之道的研究上,本族在十三族中绝对首屈一指。若是苍影道友觉得阴妖族在此上面比我们水魅族强的话,此事自然可以交给苍影兄去做。”白发人不客气的回道。

“我也出于小心考虑,才会有此一说的。论迷魂术的造诣,我们阴妖族又如何能和贵族的天赋相比。”灰影打了个哈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白发人目光一冷,还想再说些什么时,翁姓青年却脸色一沉蓦然的开口了:“好了,废话就不要说了。那名角蚩族奸细逃出去是不可能的。在发现东西被盗的同时,我就下令封锁了所有出口,这几日全都只能进不能出,那人就是一只蚊子也别想飞出云城去。而根据唯一被其击伤的守卫述说,那人不过是炼虚期的修为,不太可能骗过白道友手下的勘察。如此的话,说明那人十有八九不是最近才潜入云城,就是在城中有他身份多年了,所以先前的一番排查才未怀疑目标头上去。”

一听翁姓青年如此一说,白发人和灰影面现恭敬的称是,均都闭口不言了。

“真像翁前辈所说这般,可就有些棘手了。一旦将可疑之人范围放到半年之前,根本查不胜查的。而且若因此引起其他外族人的慌乱,恐怕反而会更加麻烦的。”千机子轻咳一声后,在这时开口了。

“嗯,千机子道友说的大有可能,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不过这人竟然偷走了我们云城刚刚布置好的禁制大阵图解,无论花费何种代价,也绝不能让他走出云城一步的。否则万一角蚩族大军兵临城下,我们城中的禁制凭空废去了大半。”翁姓青年淡淡说道。

“翁前辈之言极是。只要那名角蚩族的奸细还在城中,自然绝不可能放他离去的。但是真要天天这般劳师动众的话,十几天,甚至一两个月,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万一那名奸细狠下心来,就真的在城中潜伏数年甚至是十余年之久,我等似乎也不可能一直这般戒严下去的。”一名留着数尺长黑须的老者也开口说道。

“哦,宁道友如此一说,难道有什么好主意?”翁姓青年一见这老者开言,目光闪动的反问了一句。

“晚辈哪有什么良策,不过这里不是有彩仙子吗。以彩道友的才智,想来解决此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黑须老者连连摆手,但话音一转,竟忽然提及了在一旁一直静坐不语的彩流罂来。

晶族美妇一听黑须老者之言,美目眸光一转,随即轻笑的回道:“宁兄说笑了。这里有翁前辈和沙山主在此,哪有晚辈卖弄小聪明的余地。我只要尽力听从吩咐就行了!”

“彩道友,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我想听听你这位晶族长老的意见。”翁姓青年却神色一正下,直接冲彩流罂吩咐道。

“既然前辈真让晚辈说出个一二来,那妾身就不自量力一回了。”晶族美妇黛眉一皱,但随即神色如常站起身来,冲翁姓青年和老妪各自敛衽一礼。

“嗯,彩仙子尽管开口就是了。”

“是啊,彩道友想来不会让我等失望的。”

……

一见晶族美妇如此一说,在座的大半人都面露笑容的称赞道。

看来彩流罂虽然修为是在座圣族中倒数一二的,但声望却着实不低的样子。

原本双目几乎半闭的那名老妪,此刻也眼皮微微一抬,深望了美妇一眼。

至于翁姓青年望着彩流罂的目光,露出了几分期待。

“依照妾身的意思,既然紧也不行,松也不妥。倒不如外松内紧,引蛇出洞的好。”彩流罂扫了殿堂中所有人一眼后,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外松内紧。”翁姓青年一听此话,露出了沉吟之色来。

“不错,不管那名奸细是用何种方法逃过搜索,看来短时间很难将此人马上抓获了。如此的话,我们在一个月内不妨人手尽出,尽最大力量在城中再搜查一番。若是在此期间,真抓到了那名奸细,自然最好了。若是还一无所获的话,就不妨将人手一点点的收缩,造成我们渐渐放松此事的架势,但实际上四门人手不露行迹的不减反增。另外再专门组织另一波精锐人手,继续暗查所有想要近期离开云城的可疑之人。如此的话,对方若是心急将东西送出去,自然会一头撞进我们的埋伏中。若是真打算在城中继续潜藏下去,他见外面风声一松,时间一长同样无法保持警觉的,也总会露出马脚被我们抓住的。”晶族美妇徐徐的讲述道。

“不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但是四门一开,若是那人真在幻化之道上神通惊人,有办法瞒过我们的探查,反而趁机从大门处大摇大摆溜掉了,这又该如何了?”翁姓青年听完之后,先点点头,但接着又摇了摇头。

其他人原本觉得彩流罂的办法不错,现在一听翁姓青年不太同意的样子,不禁面面相觑了。

“呵呵,翁前辈。妾身的办法其实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未讲出来。前辈不妨继续听上一听。”晶族美妇却嫣然一笑道。

接着此女嘴唇微动,却丝毫声音未从口中传出,竟直接给翁姓青年传音了过去。

翁姓青年先是有些意外,但是只听了几句,就口中一声“轻咦”,面露一丝诧异来,最后竟然又露出惊喜之色来。

足足接近一盏茶的工夫,晶族美妇才嘴巴一闭,结束了传音。

“果真如此!”翁姓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冲彩流罂问了一句,接着目光一转,竟往千机子那边望了一眼。

“晚辈怎敢拿此事开玩笑。”晶族美妇神色肃然的讲道。

看到彩流罂和翁姓青年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在座的其他老怪互望了一眼后,神色各异了。但是他们却识趣的很,谁也没有开口询问传音内容的意思。

“嗯,既然彩仙子如此讲了,翁某怎会不信的。沙夫人,彩道友刚才的传音,想来你也听到了。你觉得如何?”翁姓青年忽然一扭首,冲一旁仿佛有些半睡的老妪问了一句,神态颇为的客气。

“我没有什么意见。我这把老骨头这次出山,可懒得动什么脑子。只负责碰到强敌时,帮衬他们这帮小家伙一下。其他的事情,我不会管,也没这精力去管的。好了,既然你们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先下去休息了。翁道友,下面的事情,你自行拿主意就行了。”沙姓老妪嘿嘿一笑后,竟一下颤悠悠的站起身来,并有气无力的说道。

听到老妪此言,翁姓青年满脸苦笑。但还未等他想冲老妪说些什么,对方却已经自顾自的向大殿偏门走去,竟真扔下翁姓青年一人的样子。

其他圣族存在见此情形,神色自然怪异起来。

说起来,这位老妪的来历极其神秘,虽然谁都知道他们十三族中有这么一位大乘期存在,但偏偏无人知道老妪出身何族,修炼何种大神通,竟然能进阶大乘境界。

而且据一些传闻,这位老妪还是他们十三族现存的大乘期存在中,活的最长久的一位,据说寿元之长,远超常人想象。

最起码,在座的这些圣阶刚一修炼略有所成时,就知道这位沙老夫人的存在了。

故而这位老妪虽然苍老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样子,但连翁姓青年这位大乘期存在面对她时,都一直以半个晚辈身份相待的。

云城的其他圣族存在,自然更是丝毫不敢怠慢了。

不过青年目送老妪最终在偏门处消失后,也只能无奈的轻叹一口气,将目光一收回来。

“既然沙夫人已经离开了,此事就没什么可以再讨论的了,就按照彩道友的建议去做吧。彩仙子,白道友,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二人全权处理了。其他人要全力配合。”翁姓青年只是略一思量后,就果断的吩咐道。

殿堂中的所有人自然没有意见,连声称是。

“好了,下面我们商量一下广寒界的事情吧。千机子,你来说一下吧。”翁姓青年下面话题一变,忽然点名的说道。

其他人一听广寒界等字眼,脸色均都微微一变。

“千道友,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广寒界快开启了。”有些性急之人,忍不住的直接问道。

其中彩流罂和段天刃闻言,却下意识的互望一眼,但马上就不动声色的错开了眼神。

“我们万古族摆放在通灵大殿中的广寒仪,在两日前有了反应。按照以前预测的常例,广寒界多则三四年,短则数月间,就要开启了。”千机子却不慌不忙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