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炎金之精

虽然韩立并未将话全部说出来,但许老怪自然明白其意思了,不禁眉头微皱的问了一句:“道友倒底需要何种宝物才肯交换,不妨直接说出来吧。就算老夫身上没有,但自问交游还广,也可帮道友想办法寻到的。”

韩立闻言,却沉吟不语起来。

要说他没有想要的东西,自然不可能的。别的不说,就是青元子所需要的那些珍稀材料就一大堆的。但就因如此,他反而不好开口的。

用真麟本源换取其中数件材料,他自然觉得不值得如此做。但换取材料一多,许老怪恐怕以为他想趁火打劫,反而平白交恶对方的。

毕竟真麟本源的价值,也只有自己才清楚的。可此事却不能明言于对方,让他颇有些有口难言。

“许道友,在下需要的东西都颇为偏僻,即使以道友之力也不易找到的,不说也罢。至于那天地元气……”韩立轻叹了一口气,脸上仍是迟疑之色。

许老怪见韩立如此为难模样,也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了。但他瞅了瞅身后少年一眼后,蓦然一咬牙,从怀中又掏出一只深蓝色玉盒来,并神色一凝的说道:“韩兄再看看此物如何?这东西价值之大,甚至还在先前这些东西之上。只是此物是族中一位长老所需之物,许某原本想献给他老人家,顺便求另外一宗好处的。但现在为了我这后辈,也顾不得此事了。韩兄不妨先看上一眼,在下相信,就算此物不是道友所求之物,但是本身也足以弥补道友的损失了。”

看到许老怪如此举动,韩立倒不觉的有什么太意外。换做是他求人,也绝不会一开始就将最珍稀东西拿出来的。

至于对方口中所说的族中长老所需之物,多半也是随口说的一个托辞而已,他自然也不会太过当真的。

于是韩立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抬手虚空一抓的将蓝色玉盒摄了过来,手指方一接触玉盒,他马上感到一股奇寒传送过来,不禁心中一惊。

这玉盒不知是何种灵玉炼制而成,竟然奇寒无比,冰寒程度竟还在他知道的玄玉之上。

韩立对盒中之物有了些兴趣,手指一动下,盒盖缓缓打开了。

只见金光一闪,盒中现出了一物来,竟是一块仿佛琉璃般的赤红金属,只有拳头大小,但表面散发着金灿灿的异芒。

韩立目光闪动,现出一丝惊疑,似乎认出了此物来历,但又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忽然他一只手掌一翻转,寒光一闪下,一口淡白色短剑出现在了手中。剑只有半尺来长,虽然看起来寒光闪闪,但明显只是一口普通法器。

韩立手腕一动,短剑立刻化为一道白光往玉盒中射去。下一刻,剑尖就一下扎到了盒中的赤红金属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无声无息!剑尖方一和赤红金属接触的一瞬间,整口短剑就如同蜡烛般的溶解开来,化为一缕青烟凭空消失了。

“炎金之精!道友竟然找到了此物。”韩立脸色一变,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

“韩道友真是好眼力。这炎金之精,可是炼制火属性法宝的最顶阶材料,甚至普通法宝只要掺入一点,就可凭空增加火属性神通出来。道友的消耗性宝物即使再珍贵,想来此物足以抵偿了。”许老怪看着韩立手中的蓝色玉盒,缓缓的说道。

“道友真决定如此做了!这炎金之精在下还真用的上。不过此物如此珍稀,韩某也不会让许兄吃亏的。这样吧,我再补偿道友五百万灵石,也算半买半换了。”韩立脸上惊色渐渐消失,但思量一下后,却忽然一笑的说道。

“好,一切就依韩道友之言。”原本因为送出炎金之精而大感肉痛的许老怪,听了韩立这话神色为之一缓,点点头的一口答应了。

对他来说,这炎金之精纵然珍稀,但和自己寄予厚望的后辈前途相比,自然还是后者重几分的。

“但不知韩道友所说的宝物……”许老怪眼看韩立手掌一翻,就将玉盒收了起来,试探着问了一句。

“许兄放心,先将这一袋灵石收好,然后到山顶之处等候就行了。我马上就催动那宝物,再次引来天象。道友只要在山上收取元气就可了。”韩立呵呵一笑的解释道,并用手往储物镯上一拂下,一下抓出了一个灵石皮袋,直接扔给了许老怪。

“好,许某就在山上等候佳音了。”许老怪显然没有想到韩立马上就干净利索的履行交易,接过袋子先是一怔,随即大喜起来了。

于是他立刻起身告辞,带着少年离开了韩立洞府,直奔山头而去了。

韩立送到了门口处,目睹二人遁光消失不见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嘴角泛起丝丝笑容来。

“竟然如此快就得到了炎金之精,再加上以前得到的金髓晶虫和血杏,凝练梵圣真魔法相的主材料就齐全了,只要再将其他一些辅助材料配齐,就可以开始凝练法相让其也可以拥有实体之躯了。”韩立喃喃的低语几声,双目明亮了几分。

随后他将石门一关,再次回归了洞府,并直奔大厅而去。

下面的一切就简单异常了,韩立再次放出啼魂,并从其体内再次吸取一粒真麟本源晶粒出来,并故意用灵火包裹炼化此物。

结果和当日一般无二的一幕出现了。

晶粒再次化为一道金光一下洞穿了屋顶,激射而出,没入山顶处再次现出了惊人天象,搅动了附近的所有天地元气。

在山顶早就守候好一会儿的许老怪,自然大喜的立刻再次将腰间的朱红葫芦祭出,让其化为一条火蛟气势汹汹的往空中一扑而去。结果仅仅片刻工夫,原本看似惊人的天象一散而尽,天地元气大都被火蛟一吸而尽了。

整个过程比上次还要快上许多的样子,甚至连灵山中其他异族修士,都没惊动多少的样子。

许老怪将火蛟重新还原成了葫芦一收后,就兴高采烈的带着少年回自己洞府去了。

韩立在洞府大厅中通过一面铜镜,将这一切都收入眼中后,当即一笑的将秘术一停,立刻将铜镜一收,然后就直接用神念吩咐娃娃几句,人就再次离开了洞府。

这一次韩立直接跑到了云城的几家大材料店,不惜花费一大笔天文数字的灵石,一口气购置了三十余种各种材料,才重新返回了洞府。

这也幸亏云城是天云有数的几座超级大城之一,否则其中几种不太常见的材料,在其他城市还真不一定就能配齐的。

就在韩立再次进入密室中,开始闭关的半个月后,云城中发生了一件罕有人知的大事。

顿时城门处原本就够严密的戒备,一下又森严了几分。城中各处巡查的人手,也一下多出了近倍之多。更有一些新近进入城中的外来人,被一些神秘人物找上门,受到了极其严密的盘查。其中一些身份有些问题之人,更是诡异的就此从世间消失了。

在云城某处极其隐秘的大厅中,有十几名身份各异的大人物,分列两排的各坐在一张木椅上。

这些人中,赫然就有万古族的千机子等三位长老,还有晶族的彩流罂,石茧族的段天刃等韩立认识之人。至于其他之人虽然面容陌生,但看神情气度明显是和千机子同一等阶的存在。

如此多在外面声名赫赫的圣族级存在,此刻却均都一脸肃然的端坐着,并大都面露一丝谨慎之色。

而在殿堂一面的最中间处,却另有一男一女并列的坐在那里。

男的是一名二十七八岁模样的白袍青年,女的则是一位满头金发的老妪,一脸沟壑般的深深皱纹,仿佛连眼皮都无法睁开的样子。

老妪倒还罢了,若是韩立再次看清楚白袍青年模样,则准会吓一大跳。

因为这白袍青年赫然就是上次四族拍卖会,曾经出现过的那名大乘期翁姓青年。只是此刻青年脸色面沉似水,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之气。

“这么多天过去了,竟然还没有找到角蚩族的潜入之人。看来他不是早已经远遁掉了,就是藏在一个你们根本无法找到的密处。白道友,最近一直都是你们水魅一族负责此事的。你怎么看此事?”翁姓青年忽然望着两旁坐落的一人,冷冷的问道。

那人赫然是一名头发全白、面若青年的锦袍人,此刻一听翁姓青年如此一问,脸色一下有些难看了,但仍急忙起身,略一拱手的回道:“翁前辈,这一次我已经发动了族中所有精通迷魂术的能手,几乎将近半年所有进入云城的可疑之人,都盘查过了一遍,甚至从里面找出了其他各族派在天云的探子数百人之多。但是那名闯入供奉堂的角蚩族人,却丝毫踪影未见。我觉得他很可能真的已经离开了云城,否则绝无法逃过我们如此严密的盘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