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云族

但如今身处兽车中自然不便现在取出来研究的,韩立也只能强压住心中好奇,将玉匣一收,在车上静坐入定起来。

数个时辰后,兽车就到了灵山脚下。

韩立从车上下来,顺手抛给了车夫一块灵石后,就从容的往山上飞射而去。

他洞府在灵山的山腰处,而灵山上的其他异族修炼者,要么常年在外,要么只是在洞府中苦修不出。故而此山虽然不小,通常在外面却罕见人影的。

但这次当韩立遁光一敛的在山腰处现出身形时,却大出意外的发现洞府前,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其中一位,身穿红袍,六十余岁,正是不久,施展大神通,用一个朱红葫芦将他失去控制的真麟本源所化天地元气全都一吸而走的“许老怪”。

此刻他腰间正挂着当日的那个葫芦,当韩立出现时他正和一名年纪十四五岁的清秀少年,在洞府石门前静静的闭目打坐着。

韩立见此情形,自然露出了诧异之色。

似乎感应到了主人的回来,许老怪一下睁开了双目,精芒一闪下,正好对上了韩立望过来的目光。

“阁下就是新近搬来的韩道友吧?”许老怪一咧嘴的问道。

“不错,正是韩某。许道友出现在此,难道是特意找在下的。”韩立脸上异色一收,口中客气的回道。

对方能让整座灵山的同阶异族都那般忌惮,肯定神通不小,他自然不愿平白得罪此人的。

“呵呵,不错,许某的确是前来拜访道友的。这位是在下的一位嫡系后裔。快拜见韩道友。”有些出乎韩立意料,这位许老怪哈哈一笑下,直接介绍了身边的那名清秀少年,并吩咐了一声。

“晚辈许伦翔见过韩前辈。”清秀少年闻言,立刻上前一步,满脸恭敬的说道。

“贤侄不用多礼。”韩立神念早往少年身上扫过,竟有相当于人族筑基巅峰修为,还差一步就可进阶结丹期的样子。

以这少年不大的年龄来说,算是天资过人了。

“老夫这次来访,韩道友不会觉得太冒昧吧。”许老怪又轻笑的说道。

“韩某怎会如此想。许道友能光临鄙府,是韩某的荣幸。要不是这几日恰好有事外出,原本应该早早的远迎道友的。来,许兄还是进府一叙吧。”韩立心中有些奇怪,但是表面神色不变,并且袖袍冲洞府大门一抖的说道。

一股青霞飞卷而出,石门顿时在霞光中无声的打开,里面露出一个白蒙蒙的通道来,地面铺着精美的青玉。

许老怪也没有客气,口中称谢一声,就带着少年随韩立走了进去。

一进入洞府中,韩立神念一散下,立刻和留守的第二元神联系到了。得知这三天除了许老怪二人找上门来,洞府中并无其他事情发生后,他也就放心下来,带着许老怪二人从容的来到了大厅。

客气一番后,许老怪和韩立分主宾落座,少年却站在许老怪身后,静静的束手而立。

“不瞒韩道友,许某原本已经闭关了一段时日,也是前不久才刚刚出关的。结果一出关后,就听说灵山中多了一位新落户的道友。听说韩兄的洞府,还是万古族的千机子长老亲自吩咐安排的。道友和千机子前辈有何渊源吗?”许老怪方一坐下,就含笑问出一个让韩立有些意外的问题。

“嘿嘿,在下一介外族之人,和千机子前辈能有何渊源。在下不过在数年前,偶尔对万古族的另一位道友有些小恩,而这位道友恰好和千机子前辈另有些关系而已。”韩立目光一闪,平静的回道。

“原来如此,但这也足够了。万古族即使在天云十三族中也是排名不低的。千机子前辈又是万古族中的长老,只要他老人家随口一句话,足以保韩兄在云城无忧了。”许老怪哈哈一笑的说道。

韩立听了只是微微一笑,并未接口什么。他心知肚明,此人找上门来,肯定不是无缘无故之事,下面才应该是正文的。

果然许老怪笑声一止,神色变得有些认真起来的说道:“其实老夫这次不告而来,是有件事情想询问道友的。若是有鲁莽之处,还望韩兄海涵一二。”

韩立听了这话,心中不觉多了三分谨慎,但口中却淡笑的回道:“许兄何必如此客气,我们修道之人做事原本就是率性而为的。道友有何事情,尽管开口就是了。韩某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韩道友如此说了,那许某就不绕弯子了。”许老怪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两次拱了拱手。

他略一思量后,才凝重的又开口道:

“前几日,我们山上出现了惊人天象,凭空聚集出一股天地元气来。此事情不知和韩道友有何关系吗?”

许老怪在问出此话的同时,目中一缕精光爆发而出,眼也不眨的盯着韩立。

韩立听了这话,心中一凛,但面上丝毫异色没露,甚至反而轻笑一声的反问道:“道友为何认为,那日的天象和韩某有关?”

“这很简单,那天像虽然带动的天地元气惊人之极,但是最中心的爆发处,许某还能分析出几分的。而且那一日也巧,在下正因为某事有些烦心,从洞府出来走走,正好看到了一道金光从道友洞府附近飞出的一幕。”许老怪倒是丝毫隐瞒之意没有,坦然的讲道。

韩立听了,眉头下意识的为之一皱,但马上又舒展开来的笑道:“既然许道友都已经看到了,韩某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当日天象的确是在下无意中弄出来的。说起来,还要多谢道友将那些溃散的天地元气,全都一收干净的。否则,以在下修为化解此天象,还要颇花费些手脚的。”

“原来真是韩道友引起的那些天象,这真是太好了。不知韩兄是否还有把握,再聚集同样的天地元气出来。”许老怪一听韩立没有否认,当即心中大喜,并急忙的问道。

“再聚集同样的天地元气?道友为何会有此问,能否先给韩某解惑一二。”韩立心中真有些奇怪了,不禁问道。

“这自然是应该的。韩道友还不知道在下是属于天云十三族中的何族吗?”许老怪先是一怔,随即哑然一笑的说道。

“这个……在下修为低浅,还真一时无法看出来。”韩立双目一眯的看了一会儿,最终苦笑了一声。

眼前的许老怪,无论体形外貌几乎都和普通人族一般无二,实在看不出任何的异族特征来。

“韩兄看不出来,倒也并不稀奇。因为我们云族,原本就是最擅长变化隐匿之道的,就是高出我们数阶的存在,只要我们刻意收敛气息,也同样无法辨别出来的。只是老夫在族中是个异类,修炼的是至阳的火属性功法,和其他同阶族人相比,在幻化之道上实际上有些不足。在此山住得稍微长久些的道友,可是知道老夫底细的。”许老怪笑了起来。

“云族?就是十三族中人数稀少,但可排进前三的那个云族。”韩立脸色一变,真的吃惊起来了。

他的确早就听说过这在天云十三族中非常神秘的一族。

“呵呵,看来韩兄对我们云族了解也不少啊。我们云族和晶族算是十三族中人数最少的种族了。但是和晶族不同,我们云族的个体实力均都不弱,整族实力从未跌出过十三族的前三。”许老怪傲然的说道。

“真是失敬。韩某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贵族之人。”韩立怔了好一会儿,轻叹的说道。

“没什么。我们一族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在云城中还是有不少人存在的,只是大都很少在人前现出真正身份而已。甚至你原以为的某个其他族之人,可能就是我们云族人乔装改扮的。”许老怪大有深意的说道。

韩立听了却有些无语了。

“不过,我们云族虽然以变化之道扬名在外,但实际上真正能威慑众族的,却是因为另一个天赋神通。韩道友应该也听说过了吧。”许老怪脸上得意之色一收,神色一下肃然了下来。

“本命云兽!”韩立轻吐了一口气,不等对方说出,就一下开口说了出来。

“不错,就是那介于灵兽和化身之间的本命云兽。我族人只有修炼出自己的云兽,才能算是真正的云族人。”许老怪徐徐的说道。

“嗯,在下也听说过贵族本命云兽的传闻。听说贵族人一旦将云兽修炼出来,不但相当于多出了一个神通和自己一般无二的身外化身,并且危机时候还能和云兽合二为一,化为传说中的云兽巨灵。如此的话,不但修为暴涨,而且可以施展出一些原本无法施展的大神通。道友和在下说起此事,难道此事和道友的本命云兽有关?”韩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韩道友慧眼如炬,此事的确和云兽有关,但不是老夫云兽,而是和在下这位后辈的本命云兽大有关系。”许老怪不觉得太意外,但一指身后的少年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