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要挟

经过刚才的尝试,他对典籍上记载再无什么怀疑,也只能让这些真麟本源被啼魂兽慢慢吸收了。

啼魂兽是他的灵兽,若是能吸收后修为大进,也是一件大喜之事。

此结果比原先真灵本源数百年后出世,再不知落到何人之手相比,自然强得多了。

心中如此一番思量后,韩立原先大喜后又大为失望的沮丧之意,终于淡了下来,让心境渐渐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一抬手将灵兽环放出,把啼魂兽收了起来。

随后他略一思量下,又凝重的手掌一翻转,一个看似普通的青色玉瓶浮现而出。

此玉瓶看似普通,但散发着淡淡青光,并且瓶口处紧紧贴着数道禁制符箓。

韩立眉梢一挑将瓶子往虚空中一抛,袖子一抖下,从中飞出了十几根光蒙蒙的阵旗。

口中念念有词,冲这些阵旗一点指,顿时呼啸一声,这些阵旗化为十几道颜色各异光芒,一闪的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一层淡黄色光幕在密室中浮现而出,表面有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符文飘动。

韩立竟然布置出一个小型法阵,将自己也罩在威能下的样子。

他做好这一切后,才放心的冲青色玉瓶张口一吹,一股轻风一卷而出。

“噗噗”几声后,瓶口的几张禁制符箓竟在轻风过后自行的脱落而下,瓶口一下大开起来,里面隐隐有光芒闪动。

韩立见此情形,不加思索的手臂一抬,冲玉瓶虚空一抓。

青色玉瓶滴溜溜一转的倾倒过来,霞光一卷之下,一个五颜六色的诡异东西从瓶口中吐了出来。人形模样,数寸大小,但一动不动,仿佛一个五彩斑斓的人偶。

但韩立望着人偶,却丝毫不敢怠慢,口中念念有词下,一连数道法决打了出去。

人偶体表各色灵光一闪,顿时体形一变的狂涨起来。只是几个闪动后,就恢复了原来的本来面目。竟是一个两丈之巨,脸孔翠绿异常,四肢却是淡紫色触须的人形怪物。正是韩立当日在魔金山脉中意外收取的那个“芝仙”。

此刻的它,身躯浮现出各色的符文,通体都被禁制的死死的,双目都紧闭,一副陷入沉睡的样子。

韩立双目微眯,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芝仙”,大为感兴趣似的。

难怪他会如此表现,虽然化形的灵药类灵物,韩立并非没有见过,甚至自己的那只九曲灵参就可以将一缕灵性幻化成一只栩栩如生的白兔。

但这只“芝仙”却是将本体幻化成形,并且还是人形模样,根本不是九曲灵参那种等阶的天地灵物可比的。

不过尽管如此,他可没有马上唤醒此灵物的意思,而是藏在袖口中的手指屈指一弹。

破空声一响,一根纤细剑光一闪射出,围着芝仙一根紫色触须只是一绕,青光一闪下,一个寸许长伤口瞬间浮现而出,数滴乳白色液体流淌而出,浓浓的药香之气一下充满了整个大厅。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单手一扬,另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拇指大小瓶一飞而出。同时一张口,一股霞光一喷而出,光霞闪动间,将芝仙触须上的白色液体一卷而起,再一个盘旋的裹入了小瓶中,竟一滴都未漏掉。

而这时芝仙触须上的伤口表面,却淡淡紫光一闪就恢复如初了,仿佛根本就未存在一般。

韩立对此情形却似乎早就有所预料,并未露出惊奇之色,而是单手虚空一招,一股无形之力顿时凭空浮现并一罩过去。

“嗖”的一声,那个装了乳白色液滴的小瓶凭空激射过来,被他一把抓到了手中,并顺势拿到了鼻下轻轻一嗅。

“好精纯的灵力!”韩立喃喃一声,看似惊叹,但是面上却并未真露出多少惊喜之色来。

而另一只手虚空一抓后,一团银光在手心中浮现而出,一闪后化为一个半尺大的圆钵。

此物表面银光闪闪,铭印有精美绝伦的花纹,似乎不是普通之物。

韩立毫不迟疑的将手中小瓶往银钵中一倒,顿时一滴乳白色灵液从中一倒而出,并一闪的滴入了其中。

接着韩立袖袍往地面一抖,储物镯从中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蓦然从里面喷出一股霞光来。

霞光一卷而过后,地面上蓦然多出了一排排式样各异的盒子和瓶罐之类的容器。

韩立目光一扫下,冲其中一个玉盒一抓。

玉盒盖子一下自行飞出,接着一股蓝色灵液从里面一飞而出,化为一条细线的落到了银钵之中。

下一刻,又一个瓶子凭空飞起,也直奔银钵而去……

足足三四个时辰后,整间密室中到处弥漫了浓浓的药香之气,韩立目中蓝芒闪动的盯着单手所托银钵中的东西,一动不动着,似乎里面的东西,将其心神全都吸引进了一般。

好一会儿后,一声苦笑蓦然在密室中响起,随后韩立手中银光一闪,银钵蓦然消失不见了。

“看来作为炼丹材料的话,这芝仙灵血虽然有不少神奇效用,但绝对不至于引起合体级存在如此重视。看来是它本身另有其他的神奇用途了。”韩立将身子重新坐直,但若有所思的自语道。

口中话语刚落,他目光一转下,不禁再次落在了身前一直悬浮不动的芝仙上。

韩立摸了摸下巴,目光闪动几下后,忽然十指连弹而出,数十道银丝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纷纷没入芝仙身躯中不见了踪影。

接下来,韩立手指一停,将双手缩回袖口中,望着芝仙再无任阿动作了。

一会儿工夫后,原本静静不动的芝仙忽然体表光芒一闪,浮现出一层淡淡紫光来。

它眼皮一动,缓缓睁开了双目,并一下和韩立望过去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只见眼珠淡绿,瞳孔却有银灿灿刺芒流转不定,显得诡异之极。

“看来我还是落到了你们手中。能告诉我,这里是何处吗?”大出韩立预料,芝仙并未露出惊怒之色,反而平静的说道,仿佛在和一位普通的路人说话一般。

见此情形,韩立眉毛一动,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但丝毫没有隐瞒的回道:“这里是离魔金山脉不远的云城!看来你灵智开启很早了,在此种情形下,竟还能这般镇定。”

“我不镇定又能如何,难道我开口求饶的话,你就能放我离开吗?”芝仙沉默了一下,才淡淡的说道。

“这倒也是。阁下这般能幻化人形的天地灵药,整个灵界都罕有出现,放你走自然是不可能的。”韩立微微一笑,倒是赞同的点点头。

见韩立也这般气定神闲的模样,芝仙面上却有一丝讶色闪过,但随即目光在其先前被韩立划破伤口的触须上扫了一眼,就一声冷哼的双目一闭,一副再不想说话的样子。

“不过我有些好奇,阁下除了作为灵药入丹之外,是否还有什么其他用途。否则如此多高阶存在,怎么会对阁下紧追不舍的。”韩立却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问道。

芝仙听到韩立如此一问,嘴角一动的露出一丝讥讽,却仍紧闭嘴巴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

“阁下既然灵智已开,也就具有了自己的元神精魂,不会想让我动用搜魂之法吧。”韩立叹了一口气说道。

“搜魂?你若觉得能用此法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尽管施展就是了。”芝仙闻言,反而冷笑起来。

韩立听到对方如此一说,眉头不禁皱了一皱。

在灵界中,类似他梵圣真魔功缩魂秘术的功法,虽然不多,但也绝不能说太少的。这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芝仙会懂此术,倒还并不太稀奇的。

他心念急转不停,但表面神色不变,看不出丝毫异样来。

“阁下不说也没什么,我就用你本体入药,同样可以炼制出一些顶阶丹药的。但据我所知,你等这样的天地灵物的化形元神,对某些修炼一些特殊功法秘术神通的修炼者来说,可是大有用处的。阁下也不知花费多少年才能修炼出来的一点灵性,若是落到这等之人之手,恐怕以前的一番苦修就要付之东流了。”韩立眨了眨眼睛后,忽然这般说道。

“你在威胁我!”芝仙身形微微一颤,骤然睁开双目,阴沉的问道。

“威胁谈不到。只是在下冒了如此大风险进入墨金山脉,要是得不到足够的东西加以弥补的,也只好物尽其用一下了。”韩立轻笑了一声,但目光中却丝毫感情不带。

“难道我说了,你就真会守诺,放我元神离开吗?你又拿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芝仙显然听出了韩立的意思,瞳孔中银芒一闪,冷冷的问道。

“放你元神自行离开自然不行的。我还怕你来个夺体重生,或者被其他人擒住,露出了什么口风来。但倒可以直接送你兵解,让你直接进入轮回之道去。至于信不信的问题,难道阁下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吗?”韩立欢畅一笑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