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许老怪

按照他找到的典籍上记载,所谓的“真灵本源”的确存在。是天地诞生真灵级存在时,分出的一缕残余混沌之气所化。

若是平常人吞噬了它,也真具有不可思议的作用。

纵然不能进化成同源真灵,但是脱胎换骨,修为大进,进阶合体等阶存在,却大有可能的。

想想灵界的真灵数量之少,就可知道这种真灵本源的稀少程度了。

外加上如此多年来,其中一些被各族大神通者寻到用掉,故而现今灵界中还可能存在的真灵本源绝对寥寥无几的。

而按照书上所说,这种真灵本源原本是气体形态,但因为蕴含的本源之力实在强大,被其他人服下后根本无法短时间内炼化的,故而一旦超过一定时间,真灵本源就会直接在炼化之人体内凝聚成晶粒状。

这种晶粒中蕴含着远超想象的真灵级真元,视各人体质而异,多则数百年,少则数十年才能真正被炼化的。

当韩立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心中还是狂喜不已的,但下边的讲述立刻又让他浇了一头冷水。

下面记载竟接着说道,真灵本源一旦化为晶粒状,也表明已经被炼化之人本身真元完全同化,再也无法被第二人吸收炼化了。

其他人一旦强行吸取里面真元,真源晶粒就会还原成普通的天地之力,重新回归天地之间的。

最后还特别说明,这种同化非常的彻底,根本无法再逆转的,让得到本源之力的人切记此点。

看完整个说明的韩立,自然彻底傻了眼。

如今他死死盯着眼前小瓶中飘出的真源晶粒,神色复杂异常之极。

“这书上说的也并非一定就正确,说什么还是要试上一试的。”半晌之后,韩立不甘心的低语一声。

随后他蓦然单手一掐诀,另一根手指冲晶粒虚空一点。

“噗”的一声后,一道青丝激射而出,一个闪动后,就将晶粒包裹在了其中。

韩立凝重的一连数道法决打出,纷纷没入了青光之中。

青光中晶粒蓦然一颤的滴溜溜转动起来,接着本身也颜色变幻不定起来。

由一开始的透明,变成了淡红之色,接着又从淡红色化为漆黑如墨了。最后灵光闪动下,却变成了仿佛黄金般的金灿灿颜色。

韩立见此情形,双目一眯,手中法决蓦然一变。

包裹晶粒的青光忽然浮现出众多的符文,围着晶粒盘旋飞舞下,瞬间工夫组成了一个微型法阵,而金色晶粒正好就在法阵的最中间处。

韩立见此情形,一张口,一缕青色婴火一喷而出,一闪即逝下,就没入了微型法阵中。

一声闷响,整座符文法阵光芒大放,青色婴火轻易的和法阵融为了一体。

下一刻,从法阵各处同时冒出一缕缕青色火苗,将晶粒包裹在了其中,开始煅烧起来。

在青焰翻滚中,金色晶粒一开始静静不动,但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表面金光晃动起来,并且越来越亮,最后竟发出低低的嗡鸣之声。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一沉,尚未来得及变换手中法决时,一声闷响就从法阵传出了。

晶粒竟一下诡异的在原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团鸡蛋大小的金色光雾。

此光雾滴溜溜一转下,里面发出了雷鸣般的惊人之声,随后一下狂涨数十倍,化为了丈许大小,并且还在不停的狂涨中,包裹外面的青色火焰和光霞一下就被撑破开来。

这金色光雾表面明暗不定,明显失去了控制,随时都要爆裂开来的样子。

韩立一想到其中蕴含的可怕力量,脸色一下大变了。

不及多想下,他一手突然变得漆黑如墨,并冲眼前的金色云雾一把抓去。

“嗤嗤”的破空声一响,灰光从指尖喷射而出,一闪下,化为一层灰色光幕,直接将金色云雾罩在了里面。

随时灰光和金芒之间略一交织,发出了轰隆隆的闷响。

元磁神光表面光芒一阵狂闪,竟马上呈现不支之色,根本无法抑制住金色光雾的异变之势。

韩立脸上惊惧之色一闪,双足并未站立而起,但身下却仿佛安装了滑轮一般,立刻向密室一角无声滑去,同时一只袖子往身前一挥。

晶光一闪下,一面晶光蒙蒙小盾一下挡在了身前,并且一晃之下,化为了数丈之巨,将身前挡的严严实实。

几乎在韩立刚做完这一切的瞬间,元磁神光终于发出了破裂的脆响之声,无数金光从里面洞穿射出。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一沉,但体内法力瞬间的狂涌而出,一股脑儿的注入到了身前的巨盾之中。同时体表也金光一闪,肌肤一下变成了金灿灿之色,并浮现出了一块块金色鳞片。

看来他已经做好了遭受一番剧烈冲击的准备,至于此密室甚至洞府是否还能保持完好,也只有天知道的事情了。

但大出预料的一幕出现了。

冲破束缚的金色云雾,未再继续狂涨和爆裂开来,而是一闪下,徒然化为一道金色光柱洞穿密室屋顶破空而去。

屋顶和其所布置的禁制如同纸糊般的无法阻挡分毫,一闪即逝下,就被洞穿出了一个半尺大的通道出来。

而金色光雾,也一下在密室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韩立吃惊的一抬首,只见几缕白色日光从孔中直接投射而下,但马上空中突然传来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巨大灵动,整座灵山的天地元气似乎也一下剧烈翻滚起来。

他嘴唇抽搐一下,但单手一扬,一道白色法决打出,一下没入密室顶部消失不见了。

顿时原本洞穿的密室之顶,忽然通体白光闪动,整个孔洞以飞快的速度迅速弥合起来,眨眼间就弥合如初了。

而韩立自己则青光一闪,蓦然化为一道惊虹直接飞出了密室。

几个闪动后,遁光一敛,韩立就出现在了洞府上空,抬首朝天空望去,眉头不禁一皱。

只见这时的天空,竟然多出了一股股淡金色的飓风,正在高空处咆哮撕裂着。

而在金色飓风低空处,则到处都是浮现而出的光点,呈五色,并从四面八方往这边滚滚聚集而来,声势惊人之极。

韩立看到这里,心中骇然之余,不禁嘴巴微微一咧。

他幸亏没有将那晶粒直接吞进腹中炼化,否则一旦发作起来,下场的凄惨就可想而知了。

但如此大动静,自然也惊动了一些灵山同样设有洞府的各族修炼者。

灵山各处灵光闪动,各色人影也先后的浮现而出,有些认识之人甚至凑到一起,冲着空中的惊人天像指指点点,在议论个不停。

韩立见此情形,也不禁摸了摸额头,同时心念急转的思量着。若是有人过来查问,该找一个何种托辞好掩饰过此事。

但就在这时,忽然从灵山某处传来一阵狂笑声:

“哈哈,这是谁在尝试新秘术,竟召集来如此多的天地元气,还这般精纯。老夫要炼制一件宝物,正需要大量天地元气做引子,这倒省了老夫一番手脚了。”

话音刚落,一道赤色惊虹从下边激射而出,一个闪动后,就要一头扎进空中天像中。

但就在这时,赤虹忽然冒出丈许高的腾腾火焰,一下化为一条十余丈长的赤色火蛟,摇头摆尾,大口一张。

一阵轰隆隆的巨响,顿时一片红灿灿的光霞,从火蛟口中一喷而出。

空中漫天的光点和那些看似惊人的金色飓风,竟在红色光霞飞卷之下,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就被一扫而空了。

赤红火蛟已经变成了二十余丈之巨,然后在一声长笑声中,忽然红光大放的化为一个丈许高的人影,徐徐漂浮在高空中。

这人看起来六十余岁,面容粗犷,满头白发,但一身紫袍,正一脸得意的瞅着单手托着的一件东西。

那是一个半尺高的朱红葫芦,表面铭印着一团团火焰状标记和一条红光闪闪的恶蛟。赫然和先前幻化的那条火蛟一般无二的样子。

“什么,是许老怪。”

“这老怪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老怪物的神通,似乎比以前更加厉害了。”

下方的众多异族人一见这紫袍老者,却一番骚动,竟然大半都认得这人似的,并一阵窃窃私语。

韩立见此情形,也是一怔,但神念往空中老者身上一扫后,立刻探明对方竟是一位炼虚后期的存在。

此种修为,在这座没有合体级存在居住的灵山上,自然算是顶阶存在了。但似乎也不会让如此多同是炼虚级的异族,都这般忌惮的。

韩立心中有一分惊疑了。

不过,既然本源晶粒造成的天象被人这么一收而走,并未太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他自然大松一口气。

于是韩立体表青光一闪下,当即再次化为一道青虹的往下方洞府遁去了。

当他再次出现在洞府中时,先施法将洞府外层和密室之内的禁制再次修好,才安心的重新回到密室中盘膝坐好。

抬手间,一片黑色光霞一卷而下,啼魂兽的身影再次浮现而出,并轻轻的悬浮在近在咫尺处。

韩立怔怔的望着此兽好一会儿,才最终长叹了一口气。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