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错失机缘

如此的话,这件后天玄天之宝对韩立来说,意义自然非同寻常了。并且即使五座山峰无法炼制完全,只拥有其中两三座,同样可以助其抵御雷劫之力的。

如今他已经是炼虚期修士,每隔三千年就需要渡一次大天劫。看似时间变长了,但是大天劫的厉害远非化神元婴期的小天劫可比的。

对炼虚级修士来说,第一次的大天劫基本上都可安然渡过。但是第二次,第三次后,就开始出现陨落之人了。

能挨到第四次、第五次时,基本上全都是寿元超过万载的炼虚后期存在,但这些存在能在这两次大天劫中存活下来的是少之又少,十中不过二三而已。

至于再往后的几次大天劫,每渡过一轮,同期存在的修士,基本上都会再陨落十之七八还多。

传说从人族在灵界立足以来,炼虚级存在根本没有能够渡过第九轮大天劫的。凡是渡过九轮以上大天劫的,都是合体级以上修士。就算神通再远超同阶的炼虚级存在,若没有进阶合体期境界,在第九轮大天劫来临时,是必定陨落无疑的。

当然这是人族修士渡劫的情形。至于妖族一旦化形后,也和人族天劫情形近似。但灵界其他异族因为本身寿元和功法天赋不同的缘故,虽然每隔一段年月需要同样渡天劫,但是间隔时间长短和厉害程度却是天差地别的。

据说有些强横程度远超人族的异族天劫,每万年才会轮回一次,但一旦轮到的话,厉害程度也远非人族天劫可比的。也有一些种族寿元比人族还要短得多,天劫居然每数十年就会降临一次,但是威力却不足人族同阶天劫的十之一二。

而当修士一旦到了合体存在,大天劫威能又远非炼虚可比了,每一次渡劫都仿佛闯生死关一般。没渡过的,自然重新被打入了轮回之道,而能过的则如同浴火重生一般,多多少少会修为增加一些。有个别在雷劫洗礼之下,甚至能一举冲破原有的修炼瓶颈。

故而合体以上存在,除了有关本族存亡的大事外,很少在外面走动,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和准备下一次的生死大劫。

当然这些大天劫并非全是纯粹的雷劫,但毫无疑问,每一次必定都有雷劫存在,并以雷劫为主的。

故而这座能削弱雷劫小半威能的元合五极山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了。

能炼制出此山的话,相当于渡劫时的生存几率,一下凭空多上了小半之多的。

不过韩立除了手中现成的元磁神山外,其余四座山峰的踪影,根本丝毫头绪没有。除了四座拥有莫大威能的山峰外,其它需要掺入山峰的辅助材料,也无一不是珍稀异常。有些就连韩立大都只是闻名,根本未曾见过一眼的,这让他又心中大为郁闷。

韩立阴晴不定的在密室中思量了好久,神色才渐渐恢复了平和。扫了手中玉页一眼,另一手一翻转,顿时一个玉盒浮现而出。

他将这张玉页放进了盒中,并用禁制符箓一贴后,就收了起来。

纵然有炼制之法,但能否真的炼制出其中两三座极山来,他是一点把握没有的。这种至宝多半无法强求,还要看他以后是否真有如此大机缘的。

想通了此事,韩立再静静的盘坐一会儿后,心境终于彻底恢复了平静。

他蓦然袖袍一抖下,一只圆环从袖口中一飞而出。

此环一个盘旋后,霞光一放下,一团黑光从上面飞落而下,并轻飘飘的落到了地面上。

在黑光中,一只黑色小猴身体卷缩一起的不动着,正是啼魂兽。

此兽当日自从忽然大展神威的灭杀了那只被天外魔君化身寄附的穴灵后,自身也脱力般的陷入了昏迷中,直到今日还未苏醒的样子。

韩立见此情形,脸色一沉,单手冲小猴虚空一抓。一片青霞从五指间飞出,一下将小猴卷入其中,并轻易的摄到了身前。

韩立望着眼前的小兽,双目微眯了起来,蓦然眉宇间一根根仿佛实体的晶丝激射而出,然后无声的扎进了小猴身体中。

为了弄清楚啼魂兽的真实情形,韩立竟然将神念凝聚成丝并外放体外,来直接测试此兽的身躯。

晶丝没入小猴身躯中,啼魂兽仍然一动不动,对此丝毫反应没有。

而韩立却已经双目半闭,开始操控神念晶丝仔细检查此兽体内的一切变化。半晌之后,韩立难以置信的低语一声:“不可能,怎么会有此种事情!”

啼魂兽原先亏损的法力不但早已恢复了,而且无论肉身强横程度和经脉中蕴含的法力都比以前狂涨了大半之多。并且在他仔细观察的期间,此兽体内异变还在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持续改变着,仿佛一刻都未停止。

“难道又要进阶了。”韩立望着眼前的小猴,脸上满是怪异之色。

先前啼魂兽似乎并未吞噬过什么大补之物,怎么就会出现如此肉身法力暴涨的情况。难道这一切,都和此兽当日在魔金山脉中的异常发威有什么关系。

韩立一边吃惊,一边继续加大神念之力,继续在啼魂兽体内探查着一切。

“不对,这是什么。以前它体内绝没有这东西的。”韩立忽然神色一动的失声起来。

他竟在啼魂兽丹田深处,一下发现无数几乎淡若不见的透明晶粒。这些晶粒极其隐秘,甚至只有米粒的十分之一大小,丝毫气息没有,但被啼魂兽体内的一团团摄魂霞光包裹住,似乎在被不停炼化着。

韩立心念急转,几乎马上想起了魔金山脉中,此兽灭杀那只穴灵元神,并将其一口吞进了腹中的情形。

难道此物就是那只穴灵元神所化,还是寄附其上的天外魔君所留的东西。

不过以前,啼魂兽无论吞噬何种凶鬼厉魄,似乎都未有过这种异变的。他不禁沉吟不语了……

难道是那个东西?韩立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一样东西来,脸色一下大变了。

他几乎不及多想,一根没入啼魂体内的晶丝一动下,顿时将啼魂丹田中一粒晶粒一卷其中,并一闪的拉出了体外。浮现在啼魂体外的晶粒几乎肉眼都无法看见,而晶丝一闪的溃散消失了。

韩立冲此晶粒凝重一点,一根青丝破空射出,一下将此晶粒死死粘住,并一卷之下,送到了其眼皮底下。

韩立瞳孔刺目蓝芒大放,一下将明清灵目神通运用到了极致,眼皮不眨一下的死死注视着晶粒。

过了许久之后,韩立长吐了一口气,忽然翻手间,手中多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瓶。青丝一动之下,就将这颗晶粒送到了小瓶中。

而小瓶一闪,则诡异的在手掌中消失了。

随后韩立袖子冲空中飞快一卷,顿时原本悬浮空中的灵兽环往下一落,一股光华一喷而出,一下就将地面上的啼魂收进了其内。

韩立则将灵兽环再一收后,人就立刻站起身来,大步一迈的直奔石门走去,就这般匆匆的离开了密室。

几乎方一走出密室大门,韩立神念一动下,就给正在药园中待着的“娃娃”下了看守好洞府的命令。而他则遁光一起,一下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出。

片刻工夫后,韩立就出现在了洞府之外,并飞快遁到了山脚下,随后招了一辆兽车后,就直奔云城中心处而去。

接下来的十余日内,韩立竟然一头扎进了云城中所有出售典籍的店铺中,有选择的购买了大量原先根本不注意的一些偏门典籍。这些典籍五花八门都有,既有专门修炼的功法秘术,也有一些只是介绍各种奇物轶事的闲散书籍。

而将这些典籍一带回洞府后,韩立则会立刻开始用一种骇人听闻的速度,飞快扫过这些典籍上的内容,似乎在寻找什么似的。但一晚过去后,他却又会满脸失望的走出密室,然后又再次离开洞府,去云城中其他较大的典籍商铺,继续大量购买各种典籍而回。

一连五六日过去,韩立几乎天天如此,这些日子中购买的典籍之多,为此花费的灵石数量,都是一个惊人数目了。

但是这一日,当韩立再次从云城回来,并在密室中拿着一块古色古香的玉片,飞快扫过时,脸上突然露出惊喜交加之色。

“不错,总算找到了。我就说,真灵本源这东西就算再罕有人知,但一些上古典籍中总会有记载的。”他喃喃一声,接着神色一凝,开始沉下心来,仔细阅读手中玉片中内容来。

韩立身影仿佛石头般的一动不动,全部心神都被手中一片吸引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后,他身子微微一动,随之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玉片往地上一扔,脸上满是沮丧之极的表情。

“怎么会是这样,这等天大机缘竟然与我就这般擦身而过了。”他失望的自语着,手掌几乎下意识的一翻转,那个装着晶粒的小瓶一下浮现而出。

瓶盖一开之下,那颗晶粒徐徐的飞了出来,在瓶口处悬浮不动了。

望着这看似普通的晶粒,韩立嘴唇微微一动下,却苦笑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