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法相和残刃

“噗嗤”一声后,青色火苗一接触魔猿,竟点燃了体表的霞光,顿时干尸被一团汹汹烈火包裹进了其中。

而这时,韩立元婴也盘膝而坐,单手掐着一个古怪法决,并闭上了双目。

至于下方那个肉身,则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犹如入定一般。

在元婴法决催动下,青色婴火一燃就是三日三夜。即使以韩立如今的炼虚初期境界,到了最后一日也大感有些吃不消了,喷吐的青火不觉细小了那么一分。

好在第三日末尾的时候,秘术终于完成了。

青色婴火中一声爆裂传出,一股黑烟从火焰中一散而出,原本看似始终保持不变的魔猿尸体,瞬间飞灰湮灭了,只在火光中留下一团拳头大闪闪发光的东西。

元婴一下睁开了双目,凝望着火焰中那团闪动光芒的东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同时口中婴火戛然而止了。

金青两色光霞一闪,元婴诡异消失了。

下一刻,下方一动不动的肉身,也睁开了眼睛,一只袖袍冲空中豁然一甩。

顿时一片霞光飞卷过后,所有婴火应声而灭,将里面东西彻底显露了出来。赫然是一个血光闪闪,仿佛结晶般的物体。

韩立双目一眯,袖口中一根手指突然微微一屈。破空声一响,一道劲风激射而出,只是一闪,就击在了血红色结晶上。

“砰”的一声脆响后,结晶碎裂开来,竟从里面流出一股黏稠之极的黑红色液体来。

而液体方一暴露在虚空中,就蓦然翻滚的一凝,幻化成了一个半尺来高的黑红色小猴。

此猴一声啼呜下,蓦然从身上冒出一股让韩立也为之一变的蛮荒气息,随之黑红之光一闪,猿猴就一下在远处消失不见了。

但是马上,密室一侧墙壁上一声闷响传出,一团黑红之光一头撞在了上面,但被禁制之力一下反弹而开。

黑红之光一闪的再次化为猿猴形状,仿佛无头苍蝇的马上向另一方向射去。

但这时,早有准备的韩立就单手一翻转,手中顿时白光一亮,一个细颈玉瓶浮现而出。

往空中一抛,瓶子滴溜溜一转下,瓶口就对准了空中,里面白色霞光一下若隐若现。

“噗嗤”一声,一蓬白丝从里面一喷而出,只是一动下,就将空中的黑红猿猴卷入了其中,再往回一拉,轻易的收进了玉瓶中。

韩立长吐一口气,手臂一抬,往空中一招。小瓶一颤之下,无声无息的往下一落,被手掌稳稳的托住了。

韩立神念一放的往瓶中探去,半晌后,目中兴奋之色一闪而过。

“好,很好。果然是山岳巨猿的真灵之血。没想到新提炼出来的真血如此精纯,若是炼化后,想来变身后的巨猿还能在天鹏变化之上。”韩立欣喜的自语一声,另一手虚空一抓,一金一银两张符箓就闪现而出,被一闪的贴在瓶口上,随后玉瓶被他小心的收了起来。

虽然提炼出了真灵之血,但现在自然不可能马上吸收炼化的。

经过这几天的喷吐婴火煅烧魔猿尸体,元气和神识损耗了不少,他需要先恢复下法力再说。

服用了一些丹药,又从储物镯中取出两块灵石,韩立神色平静下入定起来。

一日之后,当他神色一动的结束了打坐后,浑身法力已经恢复如初了。

他感觉体内重新澎湃充盈的精纯法力后,当即一笑的手掌一翻转,一口金灿灿的半尺长残刃出现在了手中。正是得自魔猿的那件疑似玄天之宝的残刃。

当日他得到此宝,太过匆忙故而并未来得及细看,而一路和纤纤返回云城的路上,更不会将此宝拿出来了。

如今,韩立用手指抚摸着残刃表面有些凹凸不平的符文状花纹,露出了沉吟之色。

神念往其中反复扫了十几遍,但和玄天果实一般,方一接触表面就被一股神秘力量反弹而出。而且此物如今丝毫灵气没有,看起来仿佛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破铜烂铁一般。

可就是这不起眼的残刃,当日却放出了惊天的威能。要不是玄天果实被激发再次化为玄天之剑,恐怕还真在此残刃一斩下,就此陨落的。

想起当日残刃一击的惊天威能,韩立目中蓝芒一闪下,动用了明清灵目神通仔细探查了起来。

果然灵目可以直接透视残刃之中的,但是除了无数米粒大小的金色符文外,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了。

韩立眉梢微微一挑,倒也不知道此残刃内部原本就是这般模样,还是被他的法相之力催使后变成这样的。

不过心念一转后,他又为之一笑了。

不管残刃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的,但这和他又有何太大关系,他只要能将此宝当成自己的一件杀手锏就行了。

虽然他当日用法相之力再次催动了一次玄天果实,并未再落个法力丢失精血大损的下场。但法相之力被一下吸收了小半,也够严重的,日后恢复同样要花费不少时间的。

况且玄天果实如今又自行封印到了手臂中,仍无法自行呼唤而出的。谁知道下一次再遇到大敌时,还能否再凑巧的被激发而出。

他可从来未曾想过将自己的小命,寄托在这种不可靠的杀手锏上。纵然这种杀手锏威能深不可测,甚至一连救过其两次性命。

相比玄天果实所化的长剑,这件残刃威能相比下也许大大的不如,但也就因为如此,此宝施展时消耗应该大大低于玄天果实,大有可能被其随心催动的。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目中蓝芒一阵流转,自然打算试上一试了。

只见他将手中金色残刃往空中一抛,接着两手一掐法决,顿时浑身通体金光大放,一片片的金色鳞甲从体表浮现而出。

随后一个丈许高的金色法相在其背后一下浮现而出,三头六臂,金光闪闪。

猛一看,此法相似乎和原先大小一般,但是细看之下就能发现,身躯和以前相比模糊了许多,连放出的金光也略有些黯淡的样子。

梵圣真魔法相方一现出,一条手臂立刻一动,一把就将空中的金色残刃抓到了手中。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但心中猛然一催法决。

空中法相通体金光万道起来,放出了耀眼之极的光芒,同时附近虚空中无数金色光点浮现而出,一下充斥了整间密室。

韩立见此异像,眉梢一挑,突然口中一声低喝,上边法相立刻将手中握着的金色残刃轻轻一抖。

一声刺耳的尖鸣声一发出,法相身上所有金光流水般的往刃上狂涌而去,同时虚空中的金色光点一阵颤抖下,一下幻化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金色符文。

这些符文略一转动后,就仿佛受到召唤一般,化为金芒的往残刃上激射而来,最后纷纷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残刃通体被金亮之光淹没了,原本发出的尖鸣也一下戛然而止。

而法相本身的个头也在此时,仿佛一下凭空小了一圈的样子。

但下一刻,覆盖残刃的金光就一敛消失了。

此刃原本缺少的上半截刃身,一下恢复如初了,表面还多出了三个淡金色符文流转不定着。

韩立抬首望着空中的金刃,能清楚感受到上面散发的惊人灵压和体内部分法力的飞快流逝,脸上却不禁露出一丝喜色来。

果然,他能凭借法相操纵此宝。虽然法相之力和灵力仍被吸收了一些的样子,但这绝对可以在其容忍范围内。

韩立双目一眯下,突然仔细望向金刃上的三个金色符文而去。

这三个符文和玄天果实所化宝剑上的符文类似,一看就是同一种文字。

“金篆文,此物果然是另外一件玄天之宝了。”韩立低语一声,并没有露出太多意外之色来。

但忽然感应到了什么,猛然目光一转的再往三头六臂法相上望去。只见法相身上金光,虽不像一开始那般往金刃上狂涌而去,但仍有少量徐徐传输过去。

这件玄天残宝一开始成形后,竟会不停地吸取法相的本源之力。

韩立略有些意外,但眉头一皱后,就立刻单手冲空中法相一点指。

顿时法相手臂一动,金刃蓦然被五指一松的抛了出去。接着容貌清晰的两张面孔,再同时一张口。一股金蒙蒙劲风一吐而出,只是一闪下,就将离手的金刃卷入了其中。一声巨响传出,金刃上半截刃身化为一层层金色霞光被劲风一卷而走,重新向法相一闪飞去。

三头六臂法相在将金色霞光一吸而尽后,体形一下高涨了少许,恢复到了刚刚放出来时的大小。

而空中金刃则也恢复了原先的残缺模样,并从空中直坠而下。

韩立单手往空中一招,金光一闪后,残刃凭空不见了踪影。

以这件玄天残宝的可怕威能,以后就成为了他的另外一件杀手锏了,自然要小心的收起。

一连两件异宝到手,韩立自然大为的满意了,不过他在魔金山脉中的收获还不止这些的。

韩立略一沉吟后,袖口一抖下,另外两件东西一飞而出,停在了近在咫尺的眼前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