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玄天如意刃

三魔听到女子这般自言自语,倒不好再劝说什么,只能请求女子再仔细思量一二。

“没什么好想的。若是不出去的话,我的伤势始终无法复原,万一圣界那几名大敌也破空追来,可就真的毫无还手之力了。况且我留你们在此,还另有事情安排的,同样不会轻松到哪里去的。”女子摇摇头,显然心意已决。

“圣祖大人有何吩咐,尽管明示。”多眼魔急忙恭敬问道。

其余二魔也神色一凛起来。

“我沉睡这些日子里,那通往圣界的界面通道可曾经再打开过?”女子突然问道。

“前些年一直无事,但是就在不久前,通道那边隐隐有波动传来。虽然很轻微,但圣界那边好像又有什么行动了。”多眼魔老实的答道。

铁翅魔和血臂闻言,也神色一沉起来。

“嗯,算算日子,他们也应该恢复如初了,该有所行动来了。我会给你们留下一个巨型法阵布置之法,可以暂时将通道的界面之力增强倍许。如此的话,那边就算真有人想打通通道,也不是轻易之事。不过此法阵耗费人力物力巨大,必须你们三人分头监工才能尽快完成。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就专心此事吧。”女人平静的说道。

“是,谨遵圣祖圣命!”三魔闻言大喜,异口同声的领命道。

“对了,在我沉睡期间,还有何要紧事发生吗,也一并禀报给我吧。”女子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淡淡吩咐道。

“这些年来,山脉中的确有些事情发生。但大都是些小事,属下三人也能处理。只有两件事情牵扯甚大,不得不禀告圣祖的。”三魔交换了一下眼色后,铁翅魔喃喃的开口了。

“哦,说来听听。”白衣女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其一是当年大人沉睡前,将毁坏的玄天如意刃残片,交给我们三个保管的。结果属下保管的那一片,却被一头圣阶魔猿偷了去,并逃出了山脉外,现在不知身在何处了。”铁翅魔迟疑之后,还是硬着头皮的喃喃道。

“如意刃被偷走了一片?那魔猿是何来历,怎么会在山脉中的。”女子声音略有些波动。

“这头魔猿应该是当年大人破开界面通道中,无意中被卷进来的追兵中一个。本身就有圣阶修为,却隐藏的很好,竟瞒过了我等三人耳目多年。最后趁我一次外出时,才突然发难,抢去了密室中存放的如意刃残片。属下丢失重宝,还望圣祖大人责罚。”铁翅魔一低首,主动向女子请罪道。

“呵呵,当年如意刃被毁后,本身威能就已丧失了大半。再加上一分为三,就算是我也无法复原此宝的。这种毁掉的玄天残片,根本无法修补,丢掉也就丢掉了,这也没什么。另外一件事情,是什么?”白衣女子沉默了一下后,轻笑一声,毫不在意了。

“多谢圣祖大人不罚之恩。另外一件事,就是当年冥罗大人的坐骑,那头黑渊鳄,刚刚进阶成功,也成了圣阶存在。如此的话,不好再放任其在山脉中不管不问,不知大人的意思是……”铁翅魔暗吐了一口气,说起另外一件事来却轻松了许多。

“哦,那头小魔鳄也进阶成圣阶了,这倒是一个意外惊喜。既然如此,我正好身边还缺个跑腿的,就让他跟我一起外出吧。”白衣女子听到此话,却嫣然一笑起来。

笑声悦耳醉人,仿佛天籁之音,让人一听之后深陷其中,一时无法自拔。

三魔自然毫无异议,均都点头称是。

“大人,我们手中的如意刃残片……”血袍人小心的问了一句。

“那东西对我也没什么大用,你们就留着防身吧。”女子摆摆手,很随意的说道。

“多谢圣祖大人赏赐。”血袍人和多眼魔一听此话,大喜的拜谢道。

有这玄天之宝残片护身的话,足可以让他们神通凭空狂涨小半。

而一旁的铁翅魔,自然一脸的羡慕,但马上想起了什么,又躬身禀告道:“对了,圣祖大人。现在山脉中发现了一只芝仙,和化形魔魈是同等存在。不知主人对它可感兴趣。”

“芝仙!化形魔魈?我们山脉中有这种东西?这东西是修炼身外化身和寄附元神的绝佳之物,但是需要花费偌大心血去培炼。以我现在情况可没精力分心到此上的。你们三人出手,将它收了就是了。”女子有些意外,但随即摇了摇头,并没有放在心上。

听到女子之言,银袍老者先是一惊,随即露出一丝喜色来。

而铁翅魔和血臂互望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

“好了。我现在刚刚醒来,会静坐月许后,才会离开山脉。山脉中的大小事情,你们仍自行处理吧。不用向我回禀什么。”眼见三魔将所有事情说完,女子一声吩咐,头也不回的白袍冲后一抖。

三魔只觉四周粉光一涌,下一刻,人就蓦然出现在了石门之外的大殿中,仿佛从一开始就未走动过一步一般,他们心中不禁有些骇然。

“看来圣祖大人虽然修为尚未恢复,但是这一手移星换月的神通,却越发深不可测了。若是这样的的话,大人外出的确不会有何事情的。”铁翅魔长吐一口气,仿佛才真正放心的说道。

“的确如此。况且圣祖大人心意已决,我们又如何能挡住的,就按照大人吩咐去做吧。”血臂也沉吟一下的说道。

银袍老者听了这话,先双目眯缝的点下头,但马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原来那芝仙竟是和化形魔魈是同等存在的东西,怪不得二位如此上心了。现在圣祖已经表示此东西让与我等了,那我三人谁能得到此灵物,自然就各看自己本事了。如此的话,老夫就先走一步了。”

话音刚落,多眼魔甚至不等其余二魔回话,单手一掐诀,身上一股漆黑魔风一卷而出,然后呼啸一声的冲出了大殿,不见了踪影。

“这老家伙倒是心急得很!”铁翅魔撇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

“嘿嘿,多眼兄自觉安排已经落后,自然要马上派人去布置了。不过,那只芝仙恐怕都未落到你我手中,否则我二人早就有消息传来了。再加上铁兄的寄附化身也被毁了,那东西多半是落到外来人手中了。这次进入山脉的外来人看来似乎不同一般啊!”血臂目中血芒一闪后,缓缓说道。

“是不是真落到外来人手中,还真不好说,不过多眼现在再去布置,多半是迟了。毕竟外来人只能在我们山脉待上一个月而已,多半都已经离出口不远了。就是我等现在亲自动身出发,也无法赶及的。早知道如此,当初应该再多派些人手的。”铁翅魔面上闪过一丝懊悔之死。

“哈哈,不是铁兄不愿多调动手下,而是怕出动人手太多,引起我和多眼的注意力吧。”血袍人听了,却嘿嘿一笑。

“随便血臂兄怎么想了。我也告辞,先回去等消息了。”铁翅魔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随后此魔身形一晃,一下滑出十余丈去,两个闪动后也在大殿入口处消失了。

血袍人面无表情的盯着殿门处好一会儿,半响后才冷笑一声,身体突然血光一散,竟仿佛蜡烛般的一下溶解消融,化为一滩血水的没入地面中。

转眼工夫,整间大殿就空荡荡的再无一人了。

……

韩立化为一道青影,几乎淡若不见,藏身在一朵看似普通的黑云中。

他望着数十里外的魔金山脉出口,双目微眯之间闪动淡淡蓝芒,脸上满是思量之色。

所谓的出口,其实不过是一片空荡荡的虚空而已,长不过数里之地!

若是想离开魔金山脉,也只有通过此片地方,被外面的阵法之力接引出去了。

不过看似空无一人的虚空处,在韩立明清灵目神通下,却能看到数以百计的众多灰影、黑气,遍布虚空两侧,全都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

韩立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耐人寻味之色,再观察了一会儿后,他就蓦然单手一翻转,手中多出了一张淡紫色符箓来。将此符箓往身上一贴,顿时一团紫雾一散而开,片片银色符文翻滚。

他身形顿时彻底虚化,再无踪迹可寻了。随后韩立虚化身躯腾空一起,从云中一飞而出,轻飘飘的向前而去。

他刚才已经确定过,这附近并没有圣阶存在,自然不太担心会被什么魔兽看破,就这般大摇大摆的准备直接飞过去。

四周埋伏的魔兽,根本未发现什么异常,仍都在两旁埋伏的一动不动。

韩立心中一喜,片刻工夫间,他就离那出口的虚空,不过百余丈距离了。

但就在这时,一侧一只看似体形不过数尺的小兽,突然丝毫征兆没有的体表一闪,一片绚丽多彩的琉光从其身上爆发而出,一下将方圆千余丈内一切都罩在了其下。

韩立只觉体表一热,原本虚化身躯竟一下恢复如常,太一化清符的效能竟就此被破去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