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三魔

五色光剑一动,就冲下方徐徐一落。

巨蜍暗叫一声“不好”,身畔黑红风火柱“轰”的一声,先一步冲空中一卷而去。

风火之力所过之处,空气扭曲,嗡鸣声大响,仿佛连虚空都一撕而开。只是一闪,就将五色光剑卷入了其中。

紫芒狂闪之下,里面传出了惊人轰鸣,连剑阵所化光幕都剧烈颤抖起来,似乎随时能碎裂而开。

巨蜍神色一松,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来。

在其看来,这几乎挖掘了附身巨蜍所有潜能,并借助眉宇间灵珠威能,施展的融合大神通,绝对不是这么眼下一个剑阵可以抵挡的。就是它本体面对此招,也多半会暂避锋芒的。

不过巨蜍脸上笑容才方一露出,风火之力中蓦然传出一声龙吟般清鸣,接着黑红火柱突然诡异的一分。

五色灵光闪动下,里面一口丈许长巨剑浮现而出,光华一闪,巨剑一颤,发出了一声嗡鸣。

附近的风火之力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力量,竟发出怪异嗡声的纷纷四散避开,将巨剑彻底显露了出来。

五色巨剑却在此时滴溜溜一转,对准巨蜍轻轻一斩。

无声无息,看似丝毫威力没有!

但巨蜍眉宇间的灰色圆珠却砰的一声,突然间碎裂开来。

“不可能!”巨蜍蓦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紧闭的双目竟一下挣了开来,眼珠鲜红似血,隐隐有血液流淌而出。

但是下一刻,此魔头颅连同巨大身躯,丝毫征兆没有的一分为二。

一股赤红火焰从斩开的肉身中狂涌而出,化为一片赤红火海。

而巨蜍残尸仿佛瞬间风化了一般,一下在火焰中化为两股灰白烟尘,从天地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被附身巨蜍,在元气之剑威能下竟无法挡住一斩,连元神都没能逃出分毫。

上空青光一闪,韩立身形在剑阵中浮现而出,望着下方汹汹燃烧的烈焰,轻叹了一口气。

“借助天地之力,果然不是普通秘术可比的。当初面对那魔猿时,若不是身处魔气通道中,无法聚集足够的天地元气,否则用这元气之剑,应该也能够斩杀此魔。而无需动用玄天之宝,让法相亏损了。”

韩立自语的说完这几句话,脸上现出遗憾之色,但目中蓝芒一闪下,向火海之中仔细望了一眼,突然眉梢一挑的单手一抓。

“嗖”的一声,从火海中飞射出一物来,只是几个闪动,就被摄到了其手中。

却是一个淡蓝色的袋子,表面铭印有数种不同的符文,闪闪发光,似乎不是凡物。

“储物袋?”韩立现出一丝讶色,有些不太肯定。

他略一沉吟,抓着袋子的手掌突然变得漆黑如墨,同时片片灰霞从手心喷出,一下将袋子包裹得严严实实,接着再单手一扬,一道青色法决飞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袋中。

蓝色袋子顿时一阵乱晃,袋口灵光一闪,徐徐的打开了。

“噗”的一声,一团蓝光从里面激射而出,一闪之下,就要破空离去的样子。

但韩立早就有所防备,哪能真让其遁掉。

只见他一声冷哼,灰色霞光就猛然一涨的反卷过去,一下就将那蓝色光团罩在了其中。

灰霞蓝芒一阵交织下,顿时光团现出了原形来。竟是一颗晶莹剔透,蓝光蒙蒙的圆珠。拇指大小,表面异芒流转,仿佛琉璃之物。

“这是……”韩立神念往上面一扫,有些意外了。

“内丹?不对。但好像也不是法器!”韩立抬手将圆珠吸了过来,用两根手指一夹,放到眼前看了一遍,却一时无法确定其来历的样子。

“算了,以后再细研究一下。现在先尽快离开此地再说。”韩立稍一思量,单手一翻转,取出了一个玉盒,将珠子放进了其中。

然后他望了望下方的赤红火焰,神色为之一动。

也不见他有何异常举动,空中的青色光幕中蓦然银光一闪,噬灵火鸟一冲而出,一头扎进了火海之中。

汹汹火焰,瞬间工夫就被噬灵火鸟一吸而进,随后它欢喜的扬颈一声清鸣,双翅一展的冲向了韩立,没入了其身躯中。

而韩立两手一掐诀,漫天青色光幕一敛,现出了漫天的青莲来。

这些青色莲花微微一转,就重新化为七十二口青色小剑。

韩立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青蒙蒙惊虹,在空中一阵飞舞,众飞剑顿时被一收而空。

随后遁光丝毫不停,直接奔天边激射遁走,只是几个闪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韩立击杀巨蜍的同时,在魔金山脉某座大山深处的一座雄伟宫殿中,一名正和其他二人并肩站立在一起,游望不远处一座乌黑大门的青袍男子,突然脸色一变,神色变得难看异常。

“怎么,铁兄有什么事吗?”旁边一名血袍人一见男子异样,开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的一个寄附化身被毁了。”青袍男子倒也没有隐瞒之意,缓缓的说道。

“寄附化身?就是铁兄用魔骨珠炼制的那具化身吗?”另外一名浑身银光闪闪,面容儒雅的老者,目中闪过异芒的问道。

“嘿嘿,多眼兄倒是对铁某的神通了解甚多啊。”青袍男子似乎看老者并不怎么顺眼,嘿嘿一笑道。

“魔骨珠化身若是寄附一名合适手下的话,应该能发挥不下于本体两三成的神通吧。以这种实力,魔金山脉除了我们三人外,应该无人能毁掉此化身吧。”银袍老者却毫不在意的继续问道。

“这可不一定的。多眼兄难道忘了,当年除了我们几人跟随圣祖来到灵界外,另外还有一名和我们同阶的家伙。那头魔猿的神通,可不下于我们三人的。”血袍人却轻笑的说道。

“哼,那头魔猿竟敢偷了圣祖交给我们共同保管的玄天残宝逃之夭夭。他又怎敢再出现在此地。”银袍老者冷笑了一声。

“这可不一定的。我估计它之所以会如此做,多半是想到外面寻求修复那件玄天残宝的方法,然后借用此宝重新返回圣界去。”血袍人不以为意的回道。

“修复玄天残宝!它以为这里还是我们古魔界吗?此界的大神通者,实力并不比我们圣界圣祖差哪里去的。要不是我们实在被逼的没有办法,圣祖大人也不会拼着毁掉玄天之宝,才破开界面将我们强行送到此地来的。”银袍老者目光闪动的说道。

“不用乱猜了!化身毁于何人之手,等我回头用秘术一查,就可知道的七七八八。更何况,我的化身最后一次传信回来,似乎血臂兄的令爱也在附近。”青袍男子淡淡的说道。

“血瑛!铁兄不会是想说,你的寄附化身是毁于小女之手吧。”血袍人打了个哈哈,似笑非笑的说道。

“单凭贵千金一人,自然不行。但是若加上一头刚刚进阶圣阶的魔鳄,却是大有可能的。”青袍男子凝望着血袍人,一字字的讲道。

“什么,进阶圣阶?”

“你说的是那头魔鳄?”

这一次,血袍人和银袍老者同时一惊,失声的问道。

“二位道友不用惊讶,想来不久后,你们手下就会亲自禀告此消息的。至于那头魔鳄,还能是哪一条,自然是那头黑渊鳄了。”青袍男子却苦笑了一声。

“原来是它。也应该是它才对!”一听魔鳄身份,银袍老者脸声凝重了几分。

“是这家伙的话,可就有些麻烦了,它可是冥罗圣祖当年的坐骑。我家圣祖当年和冥罗圣祖,可是大有交情,现在虽然带着我们离开了圣界,但我们也不好出手直接对付此鳄的,但是这家伙当年就不服我等管束,现在进阶圣阶了,恐怕会变的更加肆无忌惮,不利我们管理整座山脉的。”血袍人也眉头紧皱,有些郁闷的说道。

“这个也没什么难的。此魔鳄既然已经进阶圣阶,圣祖大人就不可能再对其继续不管不问的。到时交给圣祖大人明示就行了,无需我们操心什么。”青袍人却胸有成竹的讲道。

“此话有理。圣祖大人苏醒在即,的确应该听他老人家吩咐的。”银袍老者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点头称是道。

“嗯,就依二位道友之言。”血袍人想了想,也没有反对之意。

“可是在下很想听听,圣祖老人家苏醒在即,你两人却一个将寄附化身派了出去,一个将爱女派离此地,不知外面有何事发生,二位道友又有何打算的?”银袍老者却在这时双目一眯,蓦然的问道。

听到银袍老者如此一问,青袍男子和血袍人微微一怔,不禁互望了一眼。

但血袍人眼珠一转下,马上低笑的反问道:

“多眼,你又何必故作不知!你的手下,不也大都离开了住处,也在活动吗。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芝仙的事情?”

青袍男子,则在一旁脸色阴沉的不语了。

“芝仙,什么芝仙?老夫吩咐手下出动,只是想抓住害了我孩儿性命的外来人,好报仇雪恨的。”银袍老者愣了一愣,不由的诧异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