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大敌追至

下一刻,韩立身前银黑两团异芒一闪,黑色小山和银色火鸟都化为迷你大小的浮现而出,被袖袍一卷之下,立刻不见了踪影。

原本和彦姓老者二人法宝交织一起的百余道青色剑光,也一声清鸣之下,向后激射撤走。

只见虚空中一闪下,这些飞剑瞬间就回到了韩立身边,并化为了小鱼般大小没入了其身躯中。

甚至连那口因为失去了主人,漂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的黄色小鼎,也被一抓的摄到了手中。

韩立将漫天宝物收了干干净净后,背后双翅一扇,立刻化为一道青白电弧弹射出去,几个闪动间,就在天边尽头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处只剩下彦姓老者和血光中女子二人,面面相觑了。

二者见了韩立先前击杀绿发异族人的手段后,果然大为忌惮,不敢再冒失的追下去了。

宝物虽好,也要有性命来拿才行的。

不过老者和女子戒惧的互望一眼,又瞅了瞅远处气势汹汹而来的黑水和火云后,表现又截然不同了。

女子身处血光中一动不动,似乎对远处异像视若无睹,而老者则脸色一沉,忽然一点空中白云状法宝。

顿时此宝一颤之下,化为一片白亮霞光将其一卷而起,向另一方向破空而去了。

遁速之快,竟不比动用了雷遁术的韩立落后多少的样子。

如此一来,此地只剩下了血色宫装女子一人了。

她黛眉紧皱,盯着远处飞驰而来的火云黑水,沉吟不语着。

结果片刻后,空中火光黑水在轰隆的巨响下,几乎同时滚滚而至,并在女子上空一顿的蓦然停了下来。

“血瑛你这丫头,那芝仙可是落到你手中了。”火云中一阵翻滚后,突然现出一个十余丈的东西,正是那只巨蜍硕大的头颅样子。

这时的此魔兽,肌肤赤红似火,双目紧闭,脑门中间多出一颗灰蒙蒙的拳头大圆珠,闪动着诡异光芒。

“铁伯父真是说笑了,侄女身上有没有那芝仙,你还不是一眼就能看出的。我若真得到此灵物的话,早就逃之夭夭了,哪还会在此静候伯父的。”宫装女子倒也不惧,只是恭敬的回道。

“哼,你这丫头和血臂老儿一样,都是看似忠厚内心却狡诈之人,老夫若不问上一句,又怎能放心离去。但你若是骗我,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吧。”一声冷哼从巨蜍口中传出,森然的说道。

这只巨蜍竟然被其主人,那只铁翅魔附身上体的样子。

“好了,哪有这般多废话,还是赶紧去追那芝仙要紧。你可是答应过我,若是助你将这东西夺下,你就会给我那璃水珠的。”一旁的黑水一阵翻滚,也一下从中探出一个黑乎乎的狰狞头颅,嘴巴奇长宽阔,满口锋利獠牙。

“魔鳄,你不过是刚刚进阶圣阶,连境界都还未巩固几分,说话最好客气一些。否则即使寄付在此的只是我一具化身,也足以将你重新打落回原形的。”巨蜍却声音一冷,冲新出现的怪物喝道。

“嘿嘿,是吗。我倒想试试你现在是否有这般大神通。”那魔鳄目中凶光一闪,桀骜不驯的回道。

巨蜍一听此言,脸色一沉,眉宇间那颗灰色珠子一闪,附近火云一下汹汹高涨起来。

对面魔鳄则大嘴一张,四周黑水立刻汹涌澎湃,二者似乎一言不合,又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算了,看在你当年主人的份上,我也不和你斤斤计较。只要能得到那芝仙,自然会将璃水珠交给你的。你总不会不信老夫之言吧。”巨蜍脸孔抽动几下后,似乎对魔鳄有什么忌惮,竟然强行将怒气压制了下去后,森然说道。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圣族中的圣阶存在,料想也不会食言的。我们追下去吧。不过那芝仙既然不在眼下丫头身上,那就在逃走的外来人身上。要不要问下这丫头?”魔鳄口中发出一阵怪笑的说道。

“问她?虽然她身上的确没有芝仙,但是你以为她和血臂会希望那东西落在老夫手中吗?反正不过是两人而已,你我分开行动,一人追一个就是了。这样就绝对不会有漏网之鱼了。”巨蜍淡然的说道。

“好就这么办。我先去追那边一人,若是得到了芝仙,自会回到此地和你交换璃水珠的。”魔鳄哈哈一声狂笑,头颅一动的立刻缩回了黑水之中。

随即轰隆隆之声再起,漫天黑水一卷之下,向彦姓老者逃走方向追去。

火云中巨蜍同样不再言语,附近火云一卷下,向另边天空滚滚而去了。那正是韩立飞走方向。

转眼间,此处空间仍只剩下神色阴晴不定的血色宫装女子。

她目睹火云和黑水一闪的在天边尽头消失不见后,才忽然苦笑了一声,喃喃的说道:“真没想到,这条魔鳄竟然也进阶圣阶了,如此的话,此事倒是应该快些禀告父亲了。至于那个芝仙,只希望姓韩的外来人真能带着此灵物逃掉的。”

一自语完后,此女血光一起,却化为一道血虹一闪的飞射而走。

数千里外的地方,韩立在雷鸣声中,化为电弧的弹射遁走着。

在其百余里后的地方,则隆隆之声不绝,半边天空都被火红之色染红,一片火云向他紧追而来着。

韩立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他,存有的辟邪神雷不多,不可能再驱使风雷翅多久的。不过看身后追来之人的声势,明显是大有来头之人。恐怕不解决此人,是无法轻易脱身的。

不过纵然如此,他仍没有马上停下之意,打算将后面追兵引得远一些,再来动手,省得其和其他人呈联手之势。

就这样,韩立在电光闪动中,一口气遁出了十余万里处,出现在了数座高大山峰上空。

他自觉此距离差不多了,眉梢一挑下,身上电弧一敛,人一下现出了身形,并停在了原处。

回首望了一眼天边处的红灿灿天空,他深吸了一口气,身躯蓦然陀螺般的滴溜溜一转,无数道青光从身上激射而出,一闪之下,蓦然消失在四周虚空中,隐匿不见了。

韩立知道身后之人不是普通存在,竟毫不犹豫的布下了春黎剑阵。

有了此剑阵的话,只要来人不是合体等阶存在,都足以灭杀强敌的。

韩立这边剑阵方布好不久,后面天空轰鸣声就已经到了附近,火云铺天盖地之下,一下填满了大半天空,里面赤红火焰若隐若现,仿佛火神即将出世一般。

“将芝仙交出来,我饶你一命。”火云中传出了嗡嗡的惊人声音,仿佛空中炸雷响起。

随后云中赤红火焰腾腾冒出下,一个仿佛小山的庞然巨物从中浮现而出。

韩立仔细一扫下,神色不禁一怔。

这怪物通体赤红,身躯仿佛一个巨大无比的蟾蜍,但偏偏背部多出一对漆黑如墨的巨大翅翼。

翅翼表面黑气翻滚,似乎不是实体之物,并且黑气中隐隐有一团团淡金色符文闪动,让人看了觉得神秘之极。

蟾蜍仿佛阁楼般大小的头颅上,赫然巨目紧闭,而在脑门处镶嵌着一个灰蒙蒙的圆珠,闪动着诡异的灰芒,仿佛灵性十足。

韩立目睹空中怪物的诡异模样,双目一下微眯了起来,但淡淡的回道:“芝仙的确在我手里,阁下想要过去也行。就拿你的魔核来换吧!”

“哈哈,小子你还真敢如此说。此话,老夫不知多少万年没有听人说过了。看在你让老夫开怀大笑的份上,一会儿我一定将你的元神吞进腹中,好好品味一下。”巨蜍一听韩立之言,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话语,当即大嘴一张的狂笑起来。

但是笑声还未停下,巨蜍口中就突然红光一闪,一道赤影弹射而出,一闪即逝下,就仿佛瞬移的出现在了韩立身前处,冲其胸膛一扎而下。

若是普通修炼者,这么出其不意的一击,恐怕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立刻就被赤影洞穿身躯而过。

但韩立又怎是一般存在,不但争斗经验丰富异常,目中更是悄然的蓝芒闪动,灵目神通早就发动了起来。

故而在旁人看来几乎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到的赤影,他却看得清清楚楚,那赤影分明是巨蜍口中一条手腕粗细的长舌。

“碎”的一声闷响。

赤影一震的反弹而开,韩立身前蓦然多出一座纹丝不动的黑色小山,仿佛盾牌一般的悬浮在了那里。

纵然巨蜍舌头也蕴含巨力,但又如何能撼动如今的元磁神山。

巨蜍一见舌头偷袭无效,略有些意外,但随即冷笑一声,背后黑色翅翼一抖。

顿时空中火云一下受到什么神秘力量的牵引,纷纷翻滚的往这巨大魔兽狂涌而来。

而巨蜍本身仿佛成了一个无底黑洞,铺天盖地的火云涌入其身躯中,竟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不过韩立目睹此异像,脸色为之一凝,目中首次露出了凝重之色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