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击杀绿发

女子情急之下,一声娇叱,杏口一张,喷出一片霞光罩向身前扇子。

但血霞还未能没入扇面时,玉扇就血光一闪,蓦然发出一声脆响的寸寸碎裂,就此化为一堆碎屑的凭空消失了。

这时对面银焰,已经将血焰吞噬个一干二净了。

血光中女子顿时露出了惊怒之极的神色。

这血扇可不是普通宝物,放出的血焰其实是一种歹毒异常的阴火,平常存在只要沾染到一点,哪怕有异宝护身,也会立刻被阴毒之力直接侵入法体之中。因为从里面开始发作,故而根本防不胜防的。

平常此女放出此焰来,根本无往不利的。

可这次血焰还未靠近韩立,竟然就被对方另外放出的诡异火焰,一股脑儿的吞噬个干净,实在让她骇然异常。

同时因为此宝心神相连之下,此女体表血光一阵乱颤下,一口精血忍不住喷出了口外,让面色更加白了三分。

不过她却丝毫不敢松懈,因为对面银色火鸟将漫天银羽一收下,已经气势汹汹的反冲了过来。

血色宫装女子将嘴角血迹一擦,黛眉一挑下,突然一拍自己柳腰处。

“呲啦”一声,一团血光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却化为了一只血红葫芦,只有巴掌大小。这正是她作为依仗另外一件至宝。

只见口中念念有词下,葫芦口一开,里面血光大放。

“噗”的一声后,一股血水瀑布般的狂涌而出,随之化为一股滔天血浪,直奔对面银鸟一卷而去。

血浪腥气扑鼻,同时里面有丝丝黑气暗含其中,散发着阴沉异常的冰寒气息。

噬灵火鸟一见这血水,却有几分忌惮,没有用身躯直接去接血色巨浪,而是一张口,一股乳白色光霞一卷喷出。

白霞血水在半空中一撞之下,交织滚动下,竟发出“滋滋”怪异声响。部分血水更是一下化为白蒙蒙的蒸汽,一散而开。

白霞正是金乌真火所化,因为是纯阳之物,故而面对阴邪属性的血水,大有互相克制之意。

银鸟口中白霞喷吐不断,而血色葫芦放出的血水也滔滔不绝。

是白霞将血浪全部蒸发干净,还是血水将白霞彻底消耗一空,似乎就看那血葫芦和银色火鸟之间,谁能坚持的更长久些。

二者一时间成了僵持之局。

不过韩立目光只是在不停催动血葫芦的女子脸上一扫,马上挪开,又在绿发异族人和彦姓老者二人那边望了一眼,最后目中寒光一闪,还是落在了绿发异族人身上。

虽然这三人都有炼虚顶阶修为,但明显彦姓老者气息最弱的样子,血色宫装女子最高,而此人修为居中的样子。

只要能先击杀了此人,想必三者联手之势立刻就破了。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当即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背后雷鸣声一起,一对晶莹羽翅浮现而出,同时身上金光一闪,片片金色鳞甲浮现而出。

双翅一扇,人就蓦然化为一道青白电弧的凭空消失了。

同时韩立原先足下的那朵青莲,也一下化为上百道青光的激射而出,并分为两波的冲老者和血光中女子激射而去。

老者和女子一见这些剑光,青光蒙蒙,尚未到跟前,破空的剑气声就响彻天空,脸色都为之一变。

彦姓老者猛然身形滴溜溜一转,身上一下飞出一面银盘,一晃之下,幻化成十几面,银光灿灿下,挡住了飞来的青色剑光。

血色宫装少女则一张口下,一蓬血丝喷出,化为鲜红欲滴的牛毛般细针。

“叮叮当当”之声大作,细针也和另外一波剑光交织到了一起,两者撞击之下,爆发出朵朵光华。

如此一来,纵然此女和彦姓老者都临时挡住了青色剑光,但也再无法旁顾其他了。

绿发异族人一见韩立在远处消失后,立刻感觉不妙,当即果断的单手一掐诀,肩头一抖,黄芒大放下,一杆黄色铜戈一闪浮现而出。

而几乎同一时间,他头顶上空一声晴空霹雳,电光闪动下,一道青色人影浮现而出,只是袖袍一卷,一只洁白如玉手掌一探而出,并往下虚空一拍。

指尖处五色光焰狂涌而出,并一闪下,瞬间凝结成了一只光蒙蒙的五色大手,狠狠一拍而下。

而同一时间,远处光芒大放的虚天鼎突然轰隆隆一响,一蓬青丝从中激射而出,但方一飞出鼎口,又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绿发异族早就警惕万分,韩立方一出现的时候,就被其神念扫到了,一见五色大手一拍而下,毫不犹豫的一催刚刚祭出的黄色铜戈。

顿时此戈一颤之下,前端爆发出刺目黄芒,蓦然化为一道黄虹冲天而起,一闪的直奔大手一斩而去。

这件铜戈是绿发异族人得自上古遗迹的一件异宝,不但犀利异常而且专门擅长破法灭功,若是碰到普通的玄功变化,这么一斩多半就会立刻建功,能够一破而开。

但这只五色大手可是韩立用五色光焰凝结而成,怎可是一般玄功可比的。

黄虹一斩在其上,只是让大手表面光焰一晃,才破开表皮一分而已,就一震的无法寸进了。

而韩立目中精光一闪,心中飞快一催法决。

顿时五色大手体积一涨,五指猛然一合,竟一把就将铜戈死死抓住。

绿发异族倒吸一口凉气,体内法力一转之下,就想再施展什么神通出来。

可就在这时,附近虚空中波动一起,一蓬青丝诡异浮现,只是一闪,青丝就瞬移般的将绿发异族一下缠了个结结实实。

异族人自然大吃一惊,不假思索下,心中猛一催动法决,顿时一层绿色火焰从身上浮现而出,腾腾烧起。

但是诡异的情形出现了。

任凭绿色火焰高涨翻滚,这些青丝却犹如跗骨之蛆,只是灵光闪动不定,却丝毫没有烧断被毁之势。

空中的韩立,嘴角一丝讥笑泛起,单手一翻转,嗡鸣声一起,一只小鼎浮现而出。竟是远在数十丈外的虚天鼎,被凭空摄了过来。

他另一只手一抬,手指一弹。

“当”的一声钟鸣般轻响,从鼎上悠悠传出。

原本缠在绿发异族人身上的青丝,顿时光芒大放,一根根青丝一下比先前勒紧了数倍以上,让异族人无法动弹分毫了。

随着韩立法力大增,这虚天鼎的威能也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堪称神妙万分。

而同一时间,五色大手也光焰一滚的往下一落。

顿时一股庞然巨力凭空出现,一下压在了绿发异族的身体之上,并发出“嘎嘣”般的爆响之声,仿佛随时都能将其压得粉身碎骨。

这也是此异族修炼功法特殊,本身肉身也颇为强横。否则换了另外一名普通存在,身躯早就在此巨力下崩溃了。

不过就这样,绿发异族也脸色鲜红似血,只能眼睁睁的目睹大手结结实实的拍到了其头颅上,而根本来无法躲避分毫。

“砰”的一声后,异族人头颅仿佛西瓜般的被大手一拍而烂,身上青丝一闪的溃散后,身躯立刻毫无气息的翻身栽倒,直往地面落去。

但残尸方一下坠不过数丈,一声闷响,一团绿火忽然从碎掉头颅中一冲而出,并一闪之后,蓦然在远处消失不见。

下一刻,三十余丈外另一处地方,空间波动一起,绿火一下浮现而出,里面隐隐有一小人模样的东西存在。

但未等小人再想施法瞬移而走,忽然眼前青光一闪,一口数尺长飞剑诡异浮现,并一斩而下,动作之快,仿佛电光火石一般。

小人根本来不及躲避分毫,就一声惨叫的被一斩两半,就此化为点点绿光的消失了。

韩立在远处单手一招,飞剑一下激射而回,并一闪的没入身躯中。

做完这一切后,他目光一转,冷冷看向远处的血色宫装女子和彦姓老者,脸上遍布煞气。

彦姓老者和女子二人被刚才一阵狂攻,有些手忙脚乱,但韩立一个照面就轻易斩杀一名和他们同阶存在的一幕,自然都看在了眼中。

二人心中一沉下,不禁互望一眼,均从对方目中看出了浓浓的惊惧。

韩立双目一眯,手中小鼎一动,又要有所行动时。

远处天空蓦然传来阵阵的牤牛般巨吼,轰隆隆不断,震耳欲聋之极!

此地三人都为之一怔,齐往远处天空一扫望去。

只见远处原本交织一起的黑水火云,此刻竟界限分明的一分两半,并向他们这里气势汹汹的滚滚而来。

黑水波浪滔天,火云赤焰汹涌。

见此惊人天象,不光韩立,彦姓老者和血光中女子也神色微微一变。

不过韩立二话不说的手中小鼎一晃消失,随手两手掐诀,冲老者和女子方向各自凝重一点指。

血光女子方向,一声闷响,银色火鸟体表灵光一阵流转下,突然爆裂而开,化为朵朵银焰一下凭空消散。

而彦姓老者头顶处,正压着乳白色云团一点点降落的黑色山峰,一晃之下,也幻影般的消失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