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大打出手

这二人当日见过韩立的真正神通一二,故而对血光中人吃了一个小亏,倒没有太过意外,但望向韩立的目光均都阴晴不定。

至于那血光中人影容貌,在韩立灵目注视下,也已经看清楚了一些。却是一名黛眉樱口的女子,一身血色宫装。

此刻她虽然收回了两口飞剑,玉容满是吃惊之色。

显然刚才元磁神光的厉害,让此女也吓了一跳,大为忌惮起来。

三者将韩立围在中间,一时间倒都是闭口不言,但也丝毫没有放其离去意思。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目光朝远处天边一扫。

只见那边火云仍然轰隆隆的连响震天,似乎声势比先前还盛了几分,但是下方冒出一股股黑色水浪,不时冲击着火云。

两者似乎属性完全相克,交织之下,连天的爆裂迸发而出,让半边天空都震荡不定,仿佛随时都能被撕裂开一般。

韩立目光闪动,心念飞快转动。

“韩道友,我记得越贤侄是和道友一路进入山脉的。道友在此,不知越贤侄可也在附近。”僵持了片刻后,最先开口的却是彦姓老者。

“有些遗憾了。越道友前不久刚遭人毒手,已经不幸陨落掉了。”韩立闻言神色一肃,没有隐瞒的说道。

“已经陨落了。道友可否告知是何人下的毒手?”彦姓老者一惊,连声问道。

“越道友遇敌时,并无他人在身边。在下倒还真无法说的清楚。”韩立眉头一皱下,缓缓说道。

“哦,竟是这样。”彦姓老者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显然有些不信样子。

韩立见此,心中不禁苦笑一声,看来多半这位是认为自己和越宗的陨落有关。

不过,他和老者根本没有什么交情,自然也不会特意解释什么的,朝其他二人一扫后,就平静问道:“三位现在这般架势,难道是打算不放韩某离去吗?”

“哼,阁下何必明知故问?将芝仙交出来,你自然可以随时离开。”绿发异族目中凶光一闪,恶狠狠的说道。

“芝仙?嘿嘿,其余二位道友也是如此想的吗?”韩立冷笑一声,朝其余二人问了一句。

彦姓老者神色微微一凝,并未接口什么。但是血光中女子明眸寒光一放,冰冷冰的说道:“我们没有什么时间了。三人一起出手,击杀此人后,我们三人再平分芝仙。否则那只魔鳄和铁翅手下追来,东西铁定到不了我等手中的。”

说完此话,此女立刻两手一搓,血光一闪,一面血焰翻滚的扇子出现在了手中。

此扇不过尺许大小,但是通体晶莹闪烁,是用洁白美玉雕刻而成。但是扇面上铭印着密密麻麻血色符文,一个个仿佛火焰般的闪亮血红,实在诡异无比。

“好,能得到三分之一,也比什么都得不到得强。”绿发异族虽然凶悍,但是倒也不是愚笨之人,眼也不眨的同意道,并且手掌一翻一件古色古香的小鼎出现在了手中,滴溜溜一转下,就一下化为了数尺之大,悬浮身前一动不动了。

彦姓老者一见其余二人都这般举动了,略一迟疑后,一咬牙下,也袖袍一抖。一团银光飞射而出,竟然是一件银灿灿的印玺。

方一飞出时,不过寸许大小,但是一翻滚下,立刻就化为了数丈之巨,同时从上面发出了风雷之音。

三者联手之势顿成!

韩立见此,嘴角抽搐一下,同时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三人可都是炼虚顶阶存在,遁速绝对不会比他慢上多少,想要避而不战的话,恐怕不太可能。唯一脱身的办法,只有真正击败或灭杀三人,才能脱身的。

这一点,在他先前动手收取了芝仙后,也早就有此觉悟了。

故而一见这三人举动,他心中倒也不慌,甚至不等三者发动攻击,就先单手虚空一招。

顿时身前的那座黑色小山虚影,立刻卷起一层层灰光的直奔老者砸下,尚未落下。小山在霞光万道中,蓦然化为了数十丈之巨,黑压压一压而下。

彦姓老者一惊,不及多想下,身形倒退飞出,同时一手冲自己身前银色大印一点。

此宝一声嗡鸣,同样体积一下狂涨数倍,冲空中山峰一迎而去。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山峰底部一团刺目光芒爆裂开来。

整个天空都巨震一下,一阵无形波动从二者撞击处一圈圈的散开。

那银色大印纵然也是大威能宝物,但又如何能和经过二次炼制的元磁神山相比。

虽然只是稍微托了一下元磁神山,但是最终还是发出一声脆响的碎裂开来,根本无法抵挡黑色山峰的奇重分量。

巨大山峰顿时气势汹汹的一落而下,同时大片灰色霞光一卷而出,向老者一罩而去。

彦姓老者脸色大变下,一张口,竟喷出一块乳白色的轻纱来。

此纱巾一动下,顿时化为一片白云往头顶上一飘而去。

同时老者面上白霞闪动,十指冲空中连弹不已,一道道五颜六色法决一闪的没入云中。

黑色山峰一落到白云上,竟然仿佛砸到另一片棉花上,大半力道一下被卸掉的无影无踪。

乳白色云雾一震之下,竟然托起了山峰。

韩立见此倒是微微一怔。

不过就这片刻耽搁,绿发异族人和血光中女子却也不约而同的出手了。

那绿发异族一张口,一团绿蒙蒙精气喷到了鼎上。

巨鼎一声嗡鸣下,鼎盖一飞冲天。

下一刻,一股霞光从鼎中一飞而出,一散之下,附近天地为之色变,一股阴沉沉的黄风呼啸而起,然后化为数条黄色风龙,直扑韩立而来。

至于那血光中女子,手中血扇轻轻一扇。

顿时扇面上符文一阵闪动,“噗嗤”声大作,无数团血焰从扇面上狂涌而出,密密麻麻的奔韩立激射而来。

韩立目睹此景,面上毫无表情,但一手一翻转。

顿时青光一闪下,一只青光闪闪小鼎同样浮现而出。正是虚天宝鼎!

再一张口下,一团银焰喷了出来,滴溜溜一转下,蓦然化为一只尺许大的银色火鸟。

“去”

韩立袖袍一挥,口中发出一声低喝。

青色小鼎一颤之下,腾空飞起,一晃之下,鼎盖蓦然消失不见。

一声直冲九霄的嗡鸣声从鼎中传出,表面铭印走兽飞禽等图案,全都一下模糊不清起来。

青蒙蒙灵光大放下,一头头巨兽怪鸟虚影蓦然在小鼎四周浮现而出,然后发出怪吼的一扑而出,迎向了那几条黄色风龙。

二者方一接触下,立刻撕咬到了一起,一时难分难解的样子。

而另一边,银色火鸟却双翅一展,自行的迎向了漫天而来的血色火球。

这些火球表面血焰翻滚,鲜红欲滴,一看就不是普通火焰。

就是那一身血色宫装的女子,也一脸的神闲气定,似乎对手中血扇威能大为自信的样子。

但是下一刻,此女面上就蓦然一惊了。

因为原本不过尺许大的银色火鸟,眼看就要一头扎进众火球时,却忽然口中一声清鸣,双翅猛然一扇,体形顿时仿佛吹起的气球一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狂涨。

一丈,三丈、五丈,十丈……

转眼工夫,银色火鸟体积就变成了三十丈之巨,一根根羽毛竟然银中带白,白中又有银色符文闪动浮现。远远看去,竟仿佛一只银色凤凰一般闪闪发光,让人不敢直视。

韩立见到此景,也是心中一跳。

虽然知道噬灵火鸟吞噬那金乌真火后,肯定会有一定进化,但一下变成这般惊人模样,还是让他心中为之一惊,而且这还是在金乌真火还未炼化完全的情形下。

噬灵火鸟本身已经具有一定灵性,根本不用韩立催动,就双翅猛然向前一抖。

双翅表面银羽就立刻一根根的激射而出,远远望去,仿佛无数银色弩矢同时激射而出,并一闪之下,纷纷准确无误的洞穿每一颗血色火球。

“砰砰”之声接连不绝。

那些火球表面马上凸凹不定的变形起来,并纷纷的爆裂而开,化为点点血焰的一散而开。

血光中女子惊怒异常,但是倒也并未真变得失措起来,将手中血扇往空中一抛,另一只手却一掐诀,凝重异常的一点指。

灵光一闪,一道血色光柱从指尖出喷出,并一闪即逝的没入血扇中不见了踪影。

扇上符文一阵翻滚涌现,飞快组成一个个看似法阵的古怪图案来,变化不定着。

顿时远处那些四散的血焰一闪下,又朝不同地方飞去,似乎要再次凝聚一起的样子。

不过这时,那些洞穿而过的银羽,则在此时一下汹汹燃烧起来,并化为了一颗颗拳头大银色火团。

这些银团一颤之下,破空声大起,纷纷奔那些散落的血焰激射而去。

结果凡是被银色火团撞上的血焰,立刻无声无息的一闪不见,被银色火团飞快吞噬其中,丝毫抵抗之力没有的样子。

刹那间,漫天飞舞的血焰,一下就凭空消失了大半。

血光中女子见此情形,脸色一下苍白无血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