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夺路

与众魔兽对峙的银甲人,自然是当日在魔猿山脉处,先走了一步的圭姓男子。

也不知是否巧合,这位走的竟是韩立等人同一条路线,竟还被如此多魔兽堵住的样子。

此刻圭姓男子一见对面双角魔的异样后,心疑之下,飞快回首一望,结果一眼看到了韩立和紧随飞出的纤纤此女。

这名异族先是一怔,但眼珠一转下,却露出了一丝喜色来。

说起来,圭姓男子别看刚才还算镇定,但心中却真是焦虑万分了。

他自问一离开韩立等人后,在路上就一刻也未停过,但还在此处被如此多蓦然出现的魔兽堵住了,心中惊怒可知了。

对面兽群以中阶魔兽为主,但高阶魔兽也足有三十多只。外加为首双角人形魔兽,竟是和他修为差不多的存在。

他虽然自负,也知道一动起手来,绝对只有陨落的份儿。

唯一的希望,也只有设法摆脱这些魔兽,然后用最快速度逃之夭夭。

但他一看那些高阶魔兽中,七八只背生一对或数对翅翼的禽类和飞虫类魔兽后,心中又有些嘀咕起来了。

这些魔兽不用问,遁速绝对慢不到哪里去的。

若是两三只,他还可拼一下,看看能否甩开。但如此多的一哄而上,他绝对逃生无门的。

现在韩立一下出现,等于立刻将他的压力分去了大半,原先不足一成的生机,立刻多了数成出来。如何不让圭姓男子一下欣喜若狂起来。

纤纤见到如此情形,脸色早已难看之极。

韩立面色略好一些,但也目光闪动不已,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面魔兽虽然众多,却都是灵智已开之辈,故而虽然一个个不善的望着对面三人,倒也没有出现鬼哭狼嚎的混乱场面。反而一个个用看死人的目光,狠狠盯着三人。

诡异之下,此地一时寂寂无声起来。

但是下一刻,这宁静就被一人打破了。

“哈哈,是你。没错就是你杀了少主。只要将你灭杀或生擒回去,主人一定会重重有赏的。杀!其余两人全都宰了。这一人却给我尽量活捉。”名叫五泣的双角魔,一看清楚韩立形貌后,忽然张开大口的狂笑起来,然后蓦然笑声一停,发出杀气腾腾的一声吩咐。

此话语方一出口,在其身后择人待噬的中高阶魔兽,各种吼声同时出口,然后黑风一卷,滚滚的直奔韩立三人一压而来。

而在黑风之前,更有十几道遁光,只是一闪,就先一步的冲出黑风,直扑韩立三人。

黑光中,赫然不是生有三只头颅的怪禽,就是背生巨大翼翅的巨虫。

至于那双角魔,体表一阵绿光缭绕,足下多出一件看似普通的绿色圆盘,只是一晃,就射出数十余丈去,遁速丝毫不比禽类和飞虫魔兽慢哪里去。

它扑出方向,正是韩立所在之处,眼看再一闪,就一下到了韩立面前的样子。

“分头走!”

韩立强压住对方认出自己的惊讶,口中冰寒的一声低语,就遁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的破空射出。

只见青光大放间,遁光就一下到了四十余丈出,并丝毫不再停留的激射而走。

他既没有迎着对面魔兽而去,也没有再退进薄雾中的意思,而向一侧飞遁而走。

纤纤和圭姓男子的动作,也丝毫不慢。

几乎同一时间,男子猛一张口,喷出一团血气,一下没入足下血车中不见了踪影。

血车散发的黑气一下鬼哭声大起,“嗖”的一声,直接在原地消失不见了。而马上,百余丈外的虚空中,血车一闪的诡异现出,随之发出一声尖啸的,化为一团黑气的破空离去。

至于纤纤听到韩立低语的同时,也一咬玉牙的袖袍一抖,一杆晶莹小旗一展而出。

此女体表白光一闪,瞬间化为一团白炙闪闪的巨大光球,滴溜溜一转下,“砰”的一声,数十颗一般无二的白球同时飞出,向四面下方激射而去。

每一颗都速度快的惊人,只是一晃下,就带着一连串残影的横跨二三十丈距离。

迎着兽群的十几颗白色光球,自然被魔兽或张口一喷,或大手一抓,纷纷的溃散消失。

但大多数白色光球,仍然一下逃出百余丈外去了。

在场这般多高阶魔兽,竟无一人能看出,哪一颗才是晶族女子的真身所在。

一见韩立三人无论修为强弱,但都这般滑不溜手的样子,双角魔心中大怒之极,口中一声巨吼,两手一分,一下将从身边经过的两颗白色光球,一抓而碎。

接着足下绿盘一闪之下,却幻化为一条翠绿欲滴的独木舟,呼啸一声的直追韩立而去。

在其身后,有一只丈许大通体乌黑的魔鹰,以及一只体长数尺,身上隐有雷光闪动的巨大青蜂。

三者似乎认准了韩立,以不下于青虹的遁速,紧紧追着韩立不放。

其余方向,在圭姓男子身后,同样有数只遁速不慢的高阶魔兽追了过去。至于其他擅长飞行的魔兽,略一犹豫下,则冲那些四散的白球冲了过去。

至于跟后面那些驱动魔风的魔兽,则一声呼啸下,竟自行飞成了三波,两队冲韩立和圭姓男子逃离方向追了下去。

留下的一队,也朝那些光球激射而去。

韩立自然将身后发生的一切,全都看的真真切切。眼见晶族女子果然还留有后手,心中一松下当即一心驾驭遁光而逃了。

以韩立现在遁速,速度之快堪称瞬息千里了。转眼功夫,就遁出了数万里之远。

回首一望下,却见身后三头魔兽,竟然仍然如附骨之疽的紧追后面百余丈处,根本没有甩出多远。

而在更远处,则那一股黑风也隐约可见,同样紧追不舍的样子。

韩立目中寒芒一闪。

若是仅仅身后三名高阶魔兽,他倒是不惧,但若是被这三人缠住片刻,后面数十只其他魔兽就会一哄而上的围住他,以如今尚未恢复的修为来说,可真是吃不消的。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在飞遁中不再迟疑,单手一掐诀,背后顿时雷鸣声一起,一对晶莹羽翅浮现而出。两只翅膀只是微微一抖,一声霹雳传出。

青虹一颤之下,化为一道青白电弧弹射而出,只是一闪,就忽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在百余丈处,青白电光一闪,电弧才轰隆隆的闪现而出。但是此电光只是一顿,又立刻弹射而出的再次不见了踪影。

就这般,韩立狂催风雷翅之下,将雷遁术施展得出神入化。

只见青白电弧忽隐忽现下,只是几个呼吸间,就一下将身后三只魔兽拉开了百余丈之远。

五泣见此,先是一惊,随之心中大急起来。

若是真让眼前这位从其眼皮底下逃掉了,回去后他的下场可想而知了。

当即它忽然一张口,竟一下掏出了一面三角形的怪异铜镜。

黄蒙蒙的,表面看似模糊异常!

但双角魔却一下回首,对另外两只高阶魔兽,口中一阵低吼。

一听此吼声,魔鹰和青蜂互望一眼,目中竟都露出迟疑之色来。

双角魔面上凶光一闪,蓦然又一声大吼。

这一次的吼声中,却充满了煞气。

魔鹰和青蜂身子一颤,才勉强之极的各自一张口,分别喷出一黑一青两颗拳头大的圆珠,一闪即逝的没入了镜子中。

三角铜镜立刻一震之下,发出了低低的嗡鸣之声,同时镜面灵光颜色一变,蓦然换成了青黑两色。

五泣见此大喜,将手中铜镜往空中一抛,也一张口下,喷出了一颗灰色珠子。

此珠围着铜镜一个盘旋后,同样一闪的没入了镜面中。

顿时铜镜震动越发的厉害了,散发的灵光又一下变成了黑青灰三色。

随之就见双角魔伸出一根粗大手指冲铜镜狠狠一点,顿时镜子表面灵光大放,忽然喷出一道三色光霞来。

此光仿佛游龙出海一般,只是一闪之下,就将三只魔兽均都卷入了其中。而铜镜本身一晃,也没入了霞光之中。

接着霞光只是一动,就无声无息的横跨七八十丈,仿佛幽灵一般的直追青白电弧而去。

三魔竟然借助宝物,将三者之力凝聚一起,遁速竟也一下大增起来。

虽然看起来,比起韩立还稍慢一点的样子。但五泣此魔,却大松了一口气。

对方修为还不如他,他们是三者法力凝聚一起催使宝物。时间稍长之下,不信对方还能保持眼下诡异速度,追上对方只是迟早的事情。

青白电弧在前,在低沉雷鸣声中若隐若现,而三色霞光仿佛鬼魅般的悄然无声。

二者一前一后之下,一会儿工夫,就在天边尽头处消失不见了。

后面紧追那股黑乎乎魔风,一开始又追出了数万里地,但眼见前面韩立和三魔兽越遁越快,最终踪影全无了。

黑风一散之下,三十多头中高阶魔兽现身而出,在原地面面相觑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