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堵截

听到老者之言,绿发异族人目中凶光一闪,猛然上前一步,就要动手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那名精悍的枯瘦汉子,突然一闪的到了绿发异族的旁边,嘴唇微动的传音了几句,似乎在提醒什么。

绿发异族面色阴晴不定,片刻后,才身上煞气一缓的冷冷说道:“好,先看看谷中藏得是什么东西再说。不是那芝仙,我们各走各的阳关道。若是的话,嘿嘿……”

绿发异族一阵冷笑后,就根本不再理会老者二人,蓦然带着枯瘦汉子化为两道长虹,一闪的没入下方被魔气笼罩的山谷中。

“彦叔,我们怎么办,真要和他们一同进谷吗?”宫装女子目睹此景,深吸了一口气后,向老者问道。

“自然进去。法盘有了反应,怎可能轻易放过的。”彦姓老者毫不犹豫的回道。

“但那二人……”宫装女子有些迟疑了。

“里面若没有芝仙,这二人自然不会有何举动的。要是有的话,那就更不应退让了。否则,你认为我们为何冒险进入此地的。”老者摇摇头,脸色阴沉的说道。

“的确,是妮儿没有思量周详。这山谷的确要搜上一搜的。”宫装女子略一沉吟下,也一咬牙的说道。

“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我虽然以前伤势未完全康复,但为了此行却特意准备了一件异宝,真得到了芝仙的话,到时只要不和对方硬拼,保我们全身而退还是绰绰有余的。”老者自信的说道。

以老者和她的渊源,宫装女子自然对其话语深信不疑,听到如此一说,女子心中不安去了几分,点点头的不再说什么了。

于是二人遁光一闪下,也飞了过去。

不过一进入此山谷,彦姓老者却立刻发现了蹊跷之处。

从外面看似普通异常的山谷,竟然深不可测的样子。山谷上半部飘荡着淡淡的黑色魔气,下半部却仿佛一个奇长深渊,即使驱使法宝深入下方千余丈,仍然无法见到底部的样子。

这让老者又惊又喜。

喜的是,此山谷如此奇特,那芝仙大有可能真的隐藏在下边。惊的是,下方如此之深,外加魔气浓稠,探查起来恐怕大为不便的。

心中如此想着,彦姓老者和宫装女子均都取出一件法盘状法器,直奔山谷深处飞去。

若是没有绿发异族二人在此,为了提高效率,他二人说不定还会分头行事。但如今,自不会做这种可能被对方分头击破的冒失事情。

二者一前一后之下,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山谷的淡淡黑气中。

同一时间,在山谷深处一条哗哗流淌的小河中。在河床底部,一个半截身子深埋泥土中的黑黝黝东西突然一动,随之两团绿蒙蒙眼珠一挣而开,闪动着毫无感情的目光。

……

在离山谷数万里外地方,一名身高数丈巨蜍,叼着一只同样的法盘,带着七八只奇形怪状的魔兽飞遁着。

巨蜍两只牛眼不时扫向嘴中的法盘,速度不太快,但前进方向赫然也是山谷所在位置。

紧随巨蜍一只放大百倍,酷似巨大蜻蜓的赤红色魔兽,一手同样拿着一块法盘,口中含含糊糊说着什么。

“大人,我的确在那边山谷感应到了异常波动,但那里是那条魔鳄的老巢。它凶横异常,我不一定是它的对手,只有禀告大人,让大人亲自来处理了。”

“哼,不是不一定,你过去了肯定会被一口吞掉的。那条魔鳄只差一脚就可踏进圣阶了,就是三位大人轻易也不愿招惹的。你能肯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人族的法器反应,的确是针对那山谷的?若是错了的话,可别怪我事后不客气。”巨蜍发出嗡嗡声音说道,表情似乎颇不以为然。

“大人放心。我前前后后探查了十几遍,可以十成十肯定,人族法器的确是针对那山谷起的反应。”蜻蜓般魔兽的复眼闪动几下,几乎拍着胸脯的保证道。

“好,若是真能在山谷中找到那只芝仙。你的赏赐也绝对少不了的。”巨蜍显然并没有对身后魔兽的话语,真寄托多少希望,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也难怪!

它带着一干中高阶魔兽从魔金山脉冲出后,虽然一口气击杀了大半外界进来的灵界人,并用抢来法盘同样四下搜查那只芝仙,但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根据法盘的十几次反应,也始终误中副车,未发现那芝仙的丝毫踪影。

如此一来,这位难免对这一次行动,也不寄予太多希望了。

它甚至开始考虑,若是这一次山谷之行没有收获后,该去哪个方向继续搜查下去。

至于跟随后面的其他几头高阶魔兽,因为这些天的接连扑空,也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巨蜍一行人心不在焉的赶路着,却并未发觉在离它们十余里外的后面,有一团薄薄血雾,远远跟着它们一干人。

而在血雾中,有一道几乎淡如不见的苗条影子,若隐若现。

……

韩立和晶族女子离开了魔猿所在的那片山脉,下面的路程竟然顺利异常,并未在路上再遇到什么麻烦,结果竟在短短五日内,一口气赶完了大半路程,来到了当日击杀人面鹫的那片薄雾处。

见到此片薄雾,即使他们再心急赶路,也不禁将遁速放慢,略微商量了几句,就谨慎的飞入薄雾中。

韩立在遁光中面无表情,但目中蓝芒微闪的同时,两手各自抓着一块晶莹灵石,仍不停的吸取着灵石中的精纯灵气。

虽然因为赶路缘故,无法好好打坐恢复法力,但是这几日在大量珍稀丹药和顶阶灵石辅助下,他损失的法力倒是弥补了大半。

不过梵圣真魔法相的修补,自然微乎其微的。

就这样,也让韩立大松了一口气,自付再遇到什么强大魔兽的话,总算有些底气。

但当他神念偶尔扫过袖袍中的一枚乌黑灵兽环时,心中又有几分郁闷了。

啼魂兽,这个突然大展神威过的灵兽,到现在仍然昏迷不醒。

他神念扫过时,此兽当日消耗一空的法力体力,已经恢复了一多半,可算恢复能力惊人。但当他用神念直接想沟通此兽神识,想唤醒其时,却丝毫反应没有。

要不是他能清楚感应到啼魂和其的联系未断,几乎要以为面对的是一个死物。

当然,这也不是说韩立真的没有一丝办法能唤醒此兽。只是考虑过几次后,还是最终放弃了此念头。

因为以他的阅历来看,灵兽出现自行沉睡的情形,一般是一种自我进化或保护的手段,都极忌讳用强行手段打扰唤醒的。

而韩立原本就对啼魂兽极为倚重,出现了数日前的异变后,就更加的重视。还是顺其自然,让其自行醒来的好。

心中这般思量着,韩立也就将此兽的事暂时抛置脑后,将神念一收,又内视起了自己体内情形。

此刻的丹田处,一个释放着金灿灿灵光,但体表淡青的元婴,正两只小手在胸前合拢,捧着一团银灿灿的火球,动也不动。

那银色火球,却有些怪异!

原本银灿灿的火焰中,竟然掺杂着一缕缕的乳白色火苗,并且在整颗火球中,隐隐有银色符文闪动不已。

韩立见到此景,嘴角一动下,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那乳白色火焰不用问,自然是吸收人面鹫的那一缕金乌真火了。

说起来,噬灵天火能吸纳其他灵火和一些奇异能量并自行融合进化,还真是一件了不得的神通。如此持续下去,倒底能发展到何种骇人地步,实在让韩立大为的期待。

见噬灵天火正在徐徐的炼化着金乌真火,并未出什么问题,韩立就将神念一收,仍将心思放在四周警戒上了。

这片薄雾笼罩区域虽然不小,但韩立和纤纤进入其中,一路飞过,并未再遇到什么魔兽偷袭。

看来先前的那些人面鹫就是这片薄雾中仅有的高阶魔兽了。因为被灭杀的太过突然,短短几日内,并没有其他高阶魔兽迁入此片区域。

如此的话,二人这次回来,自然通行无阻了。

因为一路无事,外加韩立和纤纤又都走过一遍,自然比上次快得多。

半日工夫后,他们就穿过了整片薄雾,到了其边缘处。

不过,就在青虹刚从薄雾中一飞而出后,就一顿的停在了半空中,随之遁光一敛,韩立身影现形而出。

但是此刻的他,望着前方的情形,脸色略有些发白了。

只见在离他不过二三百丈远的地方,黑风阵阵,赫然悬浮着数以百计的中高阶魔兽。

在这群密密麻麻魔兽的最前方,一头幻化人形的魔兽,膀大腰圆,头生一对乌黑巨角,身披一件黑色铁甲,上半身和人族一般无二,但下半身却是长满了乌黑兽毛,正用一丝愕然的目光望了过来。

而在这头人形魔兽对面五六十丈外处,另有一名身披银甲,足踏血色飞车的男子,脸色阴沉的与之对峙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