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徒劳无功

“穴灵我是杀的,但附身此东西的真实来历,你们可知道些什么。”韩立神色淡淡,没有直接回答圭姓男子所问,而是反问了一句。

听到韩立如此一问,圭姓男子和纤纤脸色都微微一变,不禁互望了一眼。

“韩兄有何疑惑之处,不妨说来听听!”纤纤沉默了一下后,才缓缓说道。

“没什么,只是这东西临死的时候,竟自称是天外魔君化身。对此,不知二位道友有何看法?”韩立露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天外魔君!”

“不可能!”

这一次,纤纤和圭姓男子几乎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并且同时露出惊惧神情。

“哦,这天外魔君我还第一次听说,但看二位道友却似乎了解异常。不知可否给韩某解惑一二。”韩立眉梢一挑,目光直逼二人。

圭姓男子一声冷哼,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没有兴趣接口什么。

而晶族女子犹豫了一下后,才檀口微启的解释道:“天外魔头韩兄应该知道吧,天外魔君就是天外魔头中的顶阶存在。它们一般化身千万,就是真灵等存在渡劫时碰到此等阶魔君侵入心神,一个不慎都可能被魔化,从而成为傀儡的。”

“连真灵都不能避免!”韩立一听这话,目光一沉。

“岂止是真灵,听说就是真仙界的仙人碰到天外魔君也有被魔化控制的可能。当然此事也只是据说,具体是否是真的,谁也没有见过的。倒是韩兄说这穴灵是被天外魔君控制附身的,可真的如此吗?”纤纤先苦笑一声,又忍不住再确认了一句。

“怎么,纤仙子认为在下虚言相欺。”韩立听到天外魔君的真实来历后,骇然之下,自然心念百般转动,但脸上不动声色的回道。

“小妹怎么会如此想,只是此事非同小可,才不得不……”

“我倒认为他所说倒有大半可能是真的。”未等纤纤再想说些什么,一旁目光阴沉了片刻的圭姓男子,面无表情的插口一句。

“圭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光韩立有些意外,纤纤也美目一凝,轻声问道。

“哼,不要装糊涂了。我就不信,你没有发现这穴灵的怪异处。你应该很清楚,穴灵这等天地生灵根本无法被普通存在附身控制的。就算你我本尊也绝无此可能。并且这东西先前所说,已经灭杀了我等一般存在数个之多,应该也不是虚假之言。”圭姓男子冷淡的回道。

“就算如此,它如何知道真灵之穴和真麟本源之事,并在此守株待兔的。”纤纤摇了摇头,反驳的说道。

“这点倒不太好猜测。可能是这个天外魔君化身侥幸闯进此界时,无意中先吞噬了一个当年逃出的和你我一般存在,知道了此地所在。也可能真是巧合,先撞到此地控制了穴灵,然后才通过吞噬其他找到此地的人,知道我等事情。”圭姓男子阴沉沉的讲道。

“如此一说的话,倒有几分可能的。不过是不是真的如此,我们一查不就知道了。我没记错的话,天外魔君附身过的生灵,最终躯体都会彻底化为魔尘。这穴灵纵然本体奇特,但也无法幸免的。”纤纤一边说着,一边美目朝下方望去。

韩立听到此言,也有些好奇的低首看去。结果一望之后,不禁吓了一跳。

先前明明灰白石头一般的怪脸残骸,竟不知何时的化为一大堆黑灰,静静躺在下方的地面上。

韩立费了好大劲儿,才终于从这些黑色灰尘上看出几分怪脸原来的模样,嘴角不禁抽搐一下。

如此情形,其他二人自然也都看进了眼中。

晶族女子没说什么,只是轻叹了一口气,而圭姓男子却一抬手,朝下方虚空一抓。

顿时一团黑灰直接化为一缕黑烟,被男子摄到了手中,并凝神细望起来。

“不错,的确是魔化之尘。”圭姓男子目光闪动不已,好一会儿后,才将手中黑灰一抛,冷静的说道。

“看来韩兄所说不假,这穴灵还真是被天外魔君的化身控制了,怪不得如此难缠。先前我二人也不知不觉中了它的圈套,差点命丧它手。说起来,小妹还真要多谢韩兄的援手之恩。”纤纤轻笑一声,目中眸光流转下,冲韩立称谢的说道。

“没什么,我也是侥幸才能斩杀此魔的。这魔头还真是神通诡异,实在不好对付。”韩立一回想起先前黑袍人在怪脸体内幻化不灭的情形,嘴角不禁抽搐一下,心中大有几分忌惮。

“这肯定是自然的。这还是穴灵并无实体之身,无法真正魔化发挥其神通十之一二的缘故。否则的话,天外魔君神通之大几乎不下于仙界真仙。即使被它化身控制魔化的存在,也可怕到了极点,绝不是我们现在能对付的。不过它化身被韩道友所斩,恐怕不会轻易罢休的。他日道友若是真渡那飞升之劫,此魔多半还会亲身干扰的。”圭姓男子目中寒光一闪,却说出如此一番话来。

“飞升之劫!嘿嘿,如此远的事情,在下根本不会去想的。”韩立却嘿嘿一笑,仿佛丝毫不放心上。

“好了。既然我和纤道友已经替阁下解惑了,有关真麟之源的事情,是不是该提上一提了。”圭姓男子冷笑一声后,再次提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

“不管真麟之源是什么模样,我在穴灵体内并未见到分毫。”这一次,韩立却爽快异常的直接回复道。

但是一听韩立此话,圭姓男子神色一下阴沉下来。纤纤此女秀美一皱下,也露出沉吟之色来。

奇怪的是,二者却都未流露出惊怒或者怀疑的表情。

韩立双目一眯,心中倒有些奇怪了。

“圭道友怎么看?”晶族女子忽然一笑,竟冲圭姓男子问了一句。

“韩道友身上的确没有真麟本源的波动,此东西和我们原本就同出一体,根本无法用宝物和禁制瞒过我们的感应,自然并未说谎了。但是先前我们和穴灵争斗时,均都感应到了穴灵身上的本源存在。”圭姓男子一字字的吐道。

“这么说来,圭兄和我的判断是一样了。”纤纤脸上的神色一下苍白起来。

“不错。既然韩道友没有得到真麟本源。那么随着穴灵之死,本源存在要么自行散去,重新回归了大地。要么仍回到了原来的真灵之穴中,只有等到下个穴灵的诞生,才能再得到此东西的。”圭姓男子神色阴厉异常。

“若是第一种的话,我等自然再没有什么机会了。但若是第二种的话,只不过再等上数百年光景而已。”晶族女子勉强吱声。

“哦,有这样的事情。二位道友可有办法知道是哪一种情形。”韩立听了心中一动,双手一抱臂的摸了摸下巴,不禁问道。

“当然没有办法。第一种根本无迹可查,第二种则根本入地无门。”晶族女子喃喃的说了一句。

韩立听到此话,心中同样大失所望。毕竟那本源力量可是有可能助其进阶合体的。现在如此一说,岂不是说就算真麟本源真的尚存,但也要再等上数百年才有希望得到的。

不过,纵然这一对男女不像说谎的样子,但他自然也不会就真的全信了。

当即双目蓝芒一闪,同时将神念放出,遁光一起的在附近盘旋飞舞,开始探查起附近的一切存在了。

结果他将方圆数里内的一切都仔细搜查过后,却丝毫线索都没有找到,只能郁闷的再次飞射而回,重新在另外二人身旁落下遁光。

见韩立也这般不甘心的样子,纤纤和圭姓男子自然更加确信韩立先前之言,三者均都一下沉默起来,神色各异的思量着自己的心事。

对纤纤此女来说,此行自然是彻底的失败了,心中沮丧可想而知了。

圭姓男子还算镇定,但目光闪动不定,在思量些什么。

“嘿嘿,看来此行算是白跑一趟了。好在本座寄生的是银蛟之体,数百年光景自然等得起。”圭姓男子似乎想通了什么,忽然低笑起来。

“你是银蛟之体,就算等上如此多年,仍可冲击圣阶和更高存在。而我若是一等数百年,就算得到了真麟本源,也不一定有时间彻底炼化和用在修炼上了。”纤纤却表情复杂。

“你既然知道此事,何不干脆就此放弃,或者和我合二为一,成为一体如何?”圭姓男子一听这话,目中异光一闪的说道。

“和你神念融合,自然可以。但是阁下放弃神智,以我意识为主,我马上就可答应。”纤纤黛眉一挑,脸色蓦然一沉。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圭姓男子闻听此言,面上凶色顿现,两手一握下,身上顿时一股淡淡血腥散发而出。

“怎么,圭道友觉得一人能同时应对韩兄和我的联手吗?”纤纤心中一凛,但秀美面容上反浮现一丝煞气的说道。

“韩道友,你要插手此事吗?你若肯就此扭头就走,回头圭某一定重谢!”圭姓男子目中寒光闪动,在韩立身上一扫后,蓦然开口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