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刑兽

不过他体表金光方一开始闪动,一声啼鸣从其袖中传出,鸣声充满了兴奋与焦躁之意。

韩立一怔,神色一下变得怪异之极,但目光闪动几下后,马上就果断的袖袍一抖。

“呜呜”的怪啸发出。

一只乌黑圆环从袖子中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立刻有一道乌光从环中激射而出。

光芒一敛下,一只乌黑小猴出现在了韩立身前。正是啼魂兽!

不过此刻的啼魂,明显大异于平常。它不等韩立用神念催动,就猛然一声暴吼,体表黑芒流转下体形狂涨,化为了三十余丈的黑色巨猿。

啼魂双目血红,两只硕大拳头一锤自己胸膛,乌黑毛发倒竖之下,顿时獠牙毕露,头生怪角,竟化为了一只三目巨鬼。

此鬼背后三只黑乎乎骨刺,阴森逼人,可怕异常。

“邢兽”

虚空中突然响起了怪脸恐惧的尖叫,漫天的尺许高黑袍人瞬间化为团团黑气,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眨了眨眼睛,大出预料之外,还有些一头雾水。

而这时,啼魂兽所化巨鬼却似乎失去了神智,口中发出一声低沉阴森的巨吼后,第三只妖目突然灵光一闪,一道血红光柱一喷而出,一闪即逝下就不见了踪影。

“噌呛”一声怪响,让韩立吓了一跳的事情出现了。

血色光柱在数十丈外的某处激射而出,但方一现身下,就一声清鸣的化为一根血红锁链。

此链只是在那边虚空诡异一抖,化为一根巨大绳套,将什么无形东西一下锁住了。

随之整条锁链雷鸣声大起,表面浮现出一道道血红电弧。

顿时惨叫声从锁链尽头处传出,在血弧闪动中,一团直径数丈的黑气浮现而出。

血色锁链仿佛见到了什么可口美味,瞬间七八圈的一缠而上,将这团黑气死死捆住了。

雷鸣声大作中,血弧声势更加惊人。

而黑气似乎对此电弧惧怕异常,不但惨叫不断,更是在几个呼吸间工夫变化出十几种不同形态,拼命的想挣脱而出。

其中赫然有黑袍人和墨麒麟模样。

但是这番努力显然全都失败了,无论何种形态全都一闪的被血色电弧纷纷击碎,再次化为团团的黑气。

血链竟然如同附骨之蛆般,死死的困住无形之体的黑气,让其无法逃遁分毫。这让黑气中除了惨叫声外,还不时夹杂着怪脸暴怒之极的吼声。

就在这时,啼魂所化巨鬼又有所行动,一只毛茸茸大手猛然往背后虚空一抓。

背后三根黑色骨刺中一根,丝毫征兆没有的蓦然从背部消失不见。

但下一刻,啼魂手中却黑光一闪,那根骨刺诡异的浮现而出,并被五指一把牢牢抓住。

一阵韩立从未听说闻过的咒语从啼魂大口中低沉传出,原本黑乎乎的骨矛蓦然表面亮起一排排的金色文字,金光灿灿,神秘异常。

随后骨矛自行的震动起来,并发出嗡鸣之音,并且越来越大的样子。

与此同时,一层金色波浪从矛尖向后一下蔓延开来,爆发出耀眼的金芒来,同时一些和骨矛上文字类似的金色符文也在骨矛附近浮现而出,飘动不定。

而在这些符文浮现的瞬间,一股夺人心魄的煞气,从骨矛上冲天而起。

“金篆文”

“天罚神矛”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从韩立和黑气中同时失声传出。

不过韩立脸上满是骇然之色,而黑气中传来的却是惊惧之极的声音。

韩立心念急转,尚未弄明白怎么回事时,远处被血链困死的那团黑气在叫声出口后,一下异变再起。

只见黑气中忽然黑光流转不定,体积猛然一缩,再一下迅速膨胀。

“砰”的一声闷响!

黑气竟然自行爆裂而开了,一团漆黑光晕在血链中浮现而出,将血链硬生生撑大了一圈。

趁此良机,“噗噗”之声大起,无数黑芒一下从血链中激射遁出。

原来怪脸眼见情形不妙,竟然不惜自爆自己大半,而让小半黑气逃遁而出。

不过难以置信的一幕马上又出现了。

只见那根血链一声闷响,随后一阵模糊下,一下化为数十根血丝同样激射飞出。只是一晃之下,每一根血丝竟瞬移般的洞穿一道黑芒而过。

一声哀鸣后,这些黑芒一颤之下的还原成了团团黑气,同时被定在了半空中无法动弹分毫。

所有血丝灵光一闪的一拉而回,竟硬生生将黑气全都还原聚到了一起。并且数十根血丝一凝之下,再次幻化成了粗大血链,将体积小了近半的黑气再次捆束起来。

“嗖”的一声,啼魂手中的骨矛就在此时化为一道金色晶芒脱手射出。

速度并不算太快,但原本困住的黑气根本无法躲避分毫,一阵翻滚下,竟从中浮现出一张陌生的脸孔来。

和先前的白色怪脸不同,这张面孔竟然头生双角,面分五色,通体被一团熊熊燃烧的血焰包裹其中,黑兮兮的眼眶中,却另有两团银芒飞快旋转,让人一望之下,大感头晕目眩。

若说先前的怪脸还有几分像普通人族,眼前的面孔则完全是一张韩立从未见过的魔面了。

“上仙饶命,快叫住邢兽。我本体是天外魔君的分魂,愿意归顺阁下,做上仙的魔奴。”魔面神情气急败坏,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大叫道。

“天外魔君!”韩立吓了一跳,同时砰然心动一下,但是目光一扫化身巨鬼的啼魂,却又有些无奈了。

现在的啼魂完全断绝了和他的心神联系,似乎从刚才到现在的举动,都在无意识情形下进行的。他又如何控制此兽行动。

结果金色晶芒在魔面绝望之色下,一闪的洞穿而过。

魔面眉宇间顿时多出另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刺目金光从里面狂涌而出。

刹那间工夫,将魔面一罩其中,其表情一下凝固不动了,仿佛石化了一般。

一声脆响,魔面以金色孔洞为中心,寸寸的碎裂开来,化为了无数五色残片在黑气中漂浮不动。

啼魂双目异芒一闪,大鼻一哼下,一片黄蒙蒙霞光一喷而出。

黄色亮光闪动间,黑气和魔面碎片轻易的一卷而入,再一个盘旋的飞射而回,被啼魂兽大口一张的全吞进了腹中。

血链一声低鸣后,凭空的消失不见。

而那根射出的骨矛,只是一闪,就重新出现在了啼魂的后背上,只是表面的金篆文全不见了踪影,本身散发的黑芒竟也黯淡异常,几乎淡若不见。

“噗通”一声。

大出韩立预料之外,刚吞噬掉魔面的啼魂双目血光一收后,露出茫然之色,随后眨了眨眼睛,就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知了。其巨大身躯刹那间一层黑光流转,就恢复到了尺许大小,还原成了黑色小猴的模样。

而同一时间,韩立原先和此兽失去的心神感应,也一下恢复如常。

韩立一怔,但马上神念往小猴身上一扫,结果又是一惊。

此刻的啼魂兽竟然体力神念均都枯竭耗尽,仿佛和强敌刚刚大战过三天三夜一般。

韩立脸色阴晴不定,脑中仿佛一团浆糊。

无论啼魂兽的诡异变化,还是怪脸是天外魔君化身之事,都让其心中大感疑惑。

这魔面似乎认识啼魂并称呼“刑兽”之事,更让韩立一头雾水,如坠迷雾一般。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可不是寻求答案的时候。

因为就在这时,四周一阵地动山摇下,黑色虚空开始寸寸的碎裂开来,有白光一闪的射入此空间。

韩立目光四下一扫,丝毫没有发现那所谓的真麟本源所在之处,眉头一皱下。袖袍蓦然一卷,将啼魂兽收入了袖中。

同时他身形一晃,在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数百丈高空中,一股空间波动一起,韩立在一团青光包裹中闪现而出。

在下方,赫然是一个数百丈之巨的灰白色石脸。此刻残破不全,里面虚空一片,并正在飞快风化倒塌之中。

韩立四下飞快一扫后,双目顿时一眯。

只见下方某处地方,原本无法动弹的纤纤,此刻俏生生的站在半空中,身前悬浮着数口白汪汪的飞刀,正面带吃惊之色的望向空中。

在此女不远处,原本坠落地面的圭姓男子同样双手倒背的站立着。在其头上,一条银色蛟龙虚影若隐若现。

二者竟一副互相对峙僵持的局面。

“韩兄,你难道击杀了那头穴灵!”晶族女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问道。

圭姓男子也目光阴沉的望向韩立,有些惊疑不定的样子。

“怎么,在下击杀这东西,让二位道友这么难以置信吗?”韩立不动声色下,淡淡回道。

“当然不是,只是韩兄神通也未免太大,这么快就击杀了此物。实在大出小妹的意外。”纤纤面上讶色一闪即逝,嫣然一笑道。

韩立微微一笑,对此没有再接口解释什么。

但在此刻,圭姓男子却冷冷的开口了:

“道友既然击杀了穴灵,那真麟本源呢?是否已经落在了阁下之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