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山崩

虽然韩立并未细看什么,但仍大概看明白这篇银蝌文记载的内容,竟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神秘炼器术。

只看了一些具体内容,就给他一种荒唐异常的感觉。因为里面无论所用材料还是炼制方法,几乎都是韩立想都未想过的东西。

经文还在最后自称,用此秘术炼制宝物,甚至可以和玄天之宝相提并论,这才称此术为玄天炼器术的。

“炼日”“熔海”这等逆天手段,在这篇经文中竟然只是最简单的炼器方法。这等方法大概只有真仙界的真仙,才有能力施展吧。对韩立来说,根本是白日做梦之事。

虽然并未深入细看,但韩立心中先大失所望了。

要不是这篇经文是用银蝌文撰写的,他几乎认为此篇经文是那头魔猿故意捏造而出的。

韩立有些不甘心的略一沉吟后,蓦然双目蓝芒一闪再望向血床。

片刻后,他神色一动,竟真又发现了些什么。

忽然韩立身形一晃,略一模糊下,蓦然出现在了血床上空。

一只手掌五指一分,往血床上顶端一拍。

“轰隆隆”之声大作,无数纤细金弧从指中弹射而出,化为一张金色大网将血床都罩在了其下。

银色符文顿时仿佛遇到克星般的一缩而回,刹那间在雷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在金弧狂击下,血床寸寸的碎裂开来,同时一股浓浓血气一散而开,让人闻之欲呕。

韩立眉梢一挑,但冒出金弧的五指一合。

下方雷网立刻一收而合,电弧闪动间,血气一下就被雷光一荡而空。

随后金色电网中,赫然现出一块巴掌大的乳白色玉牌,上面隐隐有银色符文翻滚不定。

“果然又是其中一张外页,看来东西倒是不假了。不过金阙玉书应该出自人妖两族居住之地,怎会流落到外界,还落到了这头魔猿手中。”韩立并没有露出意外之色,反而眉头微皱的自语一句。

说起来,这一张金阙玉页是韩立得到的第三张了,但可惜上面记载的东西对他来说,实在有些鸡肋。若是他能进阶大乘期,说不定还有可能用到上面的东西。

不过这玄天炼器术倒可以让他借鉴参悟一二的,万一能从中体会到一些什么来,仍是大有益处的。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却知道眼下不是仔细研究此玉页的时机。

当即袖子一抖,一片青霞飞卷而下。

眼见霞光就要将玉牌卷入其中,此物却滴溜溜一转下,蓦然通灵般的朝一侧腾空飞走。

但是韩立早有防备之意,一只手掌早就闪电般的虚空一抓而下。

顿时一股无形之力一罩而下,将下面方圆十余丈全都圈在了其中。

“嗖”的一声后,玉牌就被强行吸了过去,摄到了手中。

韩立当即从储物镯中再取出一个玉盒,将玉牌小心放进其中,一连贴上数张禁制符箓后,才一闪的收好了。

做完这一切后,大厅再无什么可以让其逗留下去的东西了。

他身形一动下,立刻化为一道青虹向大厅外飞射而去,然后几个闪动间,就一下没入魔气通道中了。

遁光中的韩立,两只手中均现出一块顶阶木属性灵石,翠芒闪动个不停!

与此同时,先前服下的丹药也开始产生了效力,一缕缕精纯灵气在其体内涌现而出,并被徐徐吸入经脉之中。

如今的他,正按噬金虫感应位置激射遁走。那里可是纤纤此女冒险深入魔金山脉的真正目的所在。

虽然不知道对方图谋什么,但想来绝不是简单之物。

韩立现在处理完自己此行之事,再无后顾之忧,自然大感兴趣的打算插上一脚看看。

刚才和魔猿的一番争斗虽然极为凶险,但是实际上花费时间并不太长,前后不过一顿饭工夫而已。

那只派出追踪的噬金虫更是停在了某处一动不动了,显然晶族女子还未完全得手,现在过去应该时机正好。

虽然他如今法力损耗不少,法相之身也缩小了近半,但晶族女子修为太低,自然心中不会有何顾忌的。

否则,要是面对一名修为和他近似的存在,韩立忌惮自己修为大损的情况下,说不定就故作不知的直接遁出了此地,不愿再节外生枝的。

韩立遁光非常之快,但是方飞行了近半之时,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地下整座巨山深处传来,接着异变突起!

整条通道中的魔气一下失去控制般的剧烈翻滚起来,同时魔气中轰鸣声大起,狂风大作,无数漆黑风刃一下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只是一闪下,就在整条通道中四下激射起来。

韩立一惊下,袖子只是一卷,顿时一层灰色光霞一下将身体包裹进了其中。

那些风刃纵然看似狂暴,但一斩在了元磁神光中却纷纷的溃散不见了。

韩立眉头一皱,心念一转下,刚想思量到底出了何事时,一声仿佛骏马嘶鸣的怪异吼声一下在耳边仿佛惊雷般的传来。

只是一听此声,他蓦然觉得体内法力一凝,一下无法调动分毫了。接着通体灰光一散,韩立身形一下往下方空中直坠而下,而在此过程中,从通道四周激射而来的风刃,一下如同暴风骤雨般的斩到了韩立身上。

若是换了一名普通人族修士,自然瞬间被碎尸万段了。

但韩立肉身强横,已经不下于合体级的魔兽。只听得“砰砰”一阵闷响后,他在青光中竟然安然无恙。

不过纵然这样,韩立心中也是惊怒之极,神念飞快一动下,大衍诀顿时化为一股冰凉之气的在体内一阵流转,体内灵力的异样一下消退不见了。

遁光一起,再次化为一道青虹的腾空飞起。

而就在这时,他身处的整条通道下方地面突然寸寸的碎裂,随之雷鸣声大起,无数漆黑电弧从狂喷而出。

无论魔气还是其他方向的石壁,一接触此电弧,瞬间飞灰湮灭。

韩立一惊,手中灵石骤然间消失不见,随之单手一掐诀,一声霹雳后,一件金银色雷衣一下在体表浮现而出。

纵然那黑色电弧一圈圈的将他困在了其中,但是各色电弧交织闪烁下,韩立却安然无恙的样子。

但随之无数惊雷连绵不绝的从地底爆裂而开之后,整条魔气通道在黑色电弧狂暴挥动之下,竟彻底塌陷了下来。

无数磐石大小的巨石一下从空中狂落而下,纵然韩立一身神通不弱,但不及防之下,也被数之不尽的巨石压在了下面,然后在轰隆隆之声中,被更多的石头一下深埋到了下面……

在大山外面,整座山峰正在以惊人速度倒塌,仿佛一只无形大手一把按在整座大山之上,然后用力向下挤压一般。

而从碎裂山壁中,一股股黑色魔气也同样被一挤而出,拼命向四周弥漫散去。

一声嘶鸣之音再次从倒塌的山峰中传出,随之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大起!

十几条漆黑电光纷纷冲破山石而出,一下化为百余丈的黑色雷电,在空中狂舞不定起来。

远远看去,仿佛十几根粗大触手在虚空中挥动不停。

接着一声天崩地裂之音发出,无数碎石一下从倒塌的大山处迸射而出,整座大山仿佛一下被铲平了一般,而在原来大山坐落之处,一个体长超过千丈的庞然大物一下显露而出。

此怪物通体竟都是黑光组成,但是体表却偏偏有无数根大小不一的黑色雷电狂闪不已,先前冒出的那十几根“触手”竟不过是其中最粗大的一部分而已。

而在黑光最中心处,却赫然有一张亩许大的白色巨脸,双目圆睁,闪动着森然的寒光。

突然一声龙吟声从黑光中发出,巨大怪物体表某处突然血光一闪,一头通体血红的蛟龙一下破开怪物身躯,从里面激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后,就一下诡异的到了百余丈外,然后一个盘旋,蓦然现出了一名浑身银甲并生满尖锐倒刺的男子。正是那名外来的圭姓男子。

只是这时的他,脸上再也没有原先的阴狠冷漠之色,而是脸色变得苍白异常,同时目中全是狂怒之色。

而这时,下方巨大怪物身体中又一声闷响发出,接着数百丈大的小半身躯竟从里面一下爆裂开来,一股青色飓风从里面狂卷而出,随之飓风一凝之下,竟化为一只青光蒙蒙的百余丈大麒麟虚影。

巨脸一声怒吼,一根最粗的黑色电弧猛然一声霹雳后,黑色电弧就仿佛一口巨刃般的一斩而下。

但是巨大麒麟虚影只是一闪,就仿佛无形般一下化为轻风的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在另一方向百余丈外处,青风一吹下,麒麟虚影再次一闪而出,但马上体表灵光大放下,身躯却一下缩小无数倍,化为了数丈大小,但身形却变得凝厚异常,宛若实质一般。

这时才可看得清楚,在这头青色麒麟的眉宇间处,赫然多出一枚闪闪发光的晶石。而双目流露出的,同样是惊怒交加的表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