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玄天炼器术

一颗晶莹乌黑圆珠,足有鸡蛋大小,表面散发着淡淡的黑气,赫然是精纯之极的真魔之气。

这正是韩立此行的目标,圣阶魔兽的魔核!

有了此物,他就可以将那件天外魔甲加以修补了。虽然还无法准确估计魔甲的威能,但想来不会逊于刚才那件收起的紫色战甲才是。

可惜那件魔猿战甲明显被彻底炼化了,即使他拿来重新祭炼一番,估计也会威能大减的,对其来说就有些鸡肋了。

韩立有些遗憾的思量着,手掌一翻转,蓦然一只黑色玉盒出现在了手中。将盒盖一打开,单手冲魔核一点。

顿时玉盒中一片乌光席卷而出,一个闪动后就将魔核吸入了其中。

然后韩立将盖子一合,另一只手掌一晃下,多出了两张金银色符箓,一晃的贴在了盒面上。

金银之光大放下,原本透过玉盒隐隐透出的丝丝魔气一下戛然而止,彻底被禁制到了盒中。

韩立不慌不忙的将玉盒一收,才开始打量另一样东西。那件闪动淡淡紫光的残刃!

韩立望着此宝,脸上表情有些怪异了。既有些兴奋,又有些疑惑的样子。

“玄天之宝?但威能和自己的似乎差了许多,又有些不像的样子。难道是因为此宝残缺的缘故!”韩立双目一眯,喃喃的自语两句。

他并未上前动用残刃,而是双目一闭,神念在体内一阵流转,将体内各处情况查了个仔仔细细。

最后甚至两手一掐诀,身上金光大放下,将三首六臂的法相再次放了出来,同样用神念一扫。

结果韩立脸色一下有些难看了。

如今他体内法力不但亏空了小半,梵圣真魔法相更是一下凭空小了近半,估计没有数十年苦修,是无法重新修炼回来了,堪称损失极大!

唯一幸运的是,这一次动用玄天果实所化宝剑,并未让体内精血流逝,未让真元直接亏损到什么。

不过韩立也很清楚,这次玄天之剑的一斩远逊于第一次动用时的情形,威能尚不足上次十分之一的样子。

其中缘由,估计一部分是他这一次并未直接用肉身催用玄天之宝,而是用法相之力代替自身驱动的宝物。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这一次玄天之剑现身,是被那口残刃的法则之力被动激发出来的。

如此一来,这一次动用玄天之剑固然威能大减,但也侥幸斩杀了魔猿,还未让自己再次法力尽失。

眼前残刃虽然也能控制某种天地法则之力,但明显无法和玄天果实所化宝剑相比。这让韩立对其是否真是玄天之宝,有了几分怀疑。

但是能一剑斩破春黎剑阵,就算此刃不是玄天之宝,也绝对不是一般通天灵宝可比的。

他心中倒是更趋向认为,这件残刃之宝是因为自身不全,才导致威能大减并可被魔猿操控的。

当然也可能是这件残刃蕴含的法则之力,本身在玄天之宝中就是威能最低那一类存在,或者恰好被玄天之剑蕴含的法则之力克制,这才两种法则之力一碰撞下,就显得如此不堪一击的。

韩立心念急转间,片刻间就将这一切分析透彻了七八分。

但越是如此,韩立望向这口紫色残刃目光,却愈发的火热起来。

纵然他手臂中封印的玄天之剑无法有心的操控,但是换了这件威能大减的玄天之宝残片,应该有希望控制才是。

否则那头魔猿在修为降落到和其差不多境界,并在失去了肉身下,又如何能驱使残刃对其发动攻击的。

长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兴奋之情,韩立一抬手,五指略微一弹之下,五股灰色光霞直接从指尖一喷而出,要将紫色残刃卷入了其中。

“噗”的一声闷响!

灰色光霞方一接近残刃,立刻就被对方体表爆发出一片紫光挡住了。然后残刃滴溜溜一转下,灰霞立刻纷纷的溃散消退,竟然无法接近此刃分毫。

韩立眉头一皱,但另一只洁白如玉手掌一探下,滚滚的五色寒焰一喷而出。

但是轰隆隆的一阵诡异爆裂后,五色寒焰同样无法将这口残刃卷入其中。

韩立脸上终于现出讶然之色了,但是摸了摸下巴的沉吟一下后,忽然面露恍然之色,猛然再单手一抬,却一下变得金光灿灿起来,同时一股金霞从手心喷出,直奔残刃激射而去。

这一次,这口残刃却老老实实,任凭金光将其一卷入内,然后一闪的被拉到了韩立身前处。

韩立面露喜色的凝神细望眼前宝物,只见此宝近似透明的,四周金光竟一点点的被刃身徐徐吸纳而入。里面那只灵物在残刃身处金光包裹中,原本萎靡的神态反而一下精神了几分,并摇头摆尾的在刃身中有几分活力的游动起来。

而原本紫色的残刃,却渐渐透露出一丝丝金芒来,竟似乎正在被韩立的梵圣真魔功同化掉。

见此情形,韩立先吓了一大跳,随之大喜。

这件十有八九的玄天残刃也未免太好控制了吧,他能清楚的感应到,只要再将一些梵圣真魔功蕴含的魔气注入其中,似乎马上就可以驱使此宝的。

现在他几乎可以十成十的肯定,这口残刃绝对是出自魔界的玄天之宝,否则绝对不会对精纯魔气这般敏感的。

心中略一犹豫后,韩立心念一转下,当即身上金光大放,同时一片片金灿灿鳞片在肌肤上浮现而出。他竟然将梵圣真魔功运行到了极点,一股股金光仿佛潮水般的往残刃中狂注而入。

残刃也毫不客气飞快吞噬着金光,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竟从紫色一下变成了纯金颜色。但此刃吞噬速度却丝毫没有慢下的意思,反而里面那个不知名灵物一下变得欢快异常起来,身躯也同样转化为了金灿灿的样子。

韩立却大感有些吃不消了,他所剩的法力竟在这片刻工夫,一下被这残刃又吸取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他当即果断的身上金光一散,随之手中的金色残刃一闪下,也没入其袖袍中不见了踪影。

虽然尚未完全同化此宝,但也可以勉强控制了。这对眼下的他来说,就暂时足够了。

他可不会傻乎乎的在此地,将全身法力消耗一空的。

韩立一边想着,一边飞快的从储物镯中取出数个颜色各异的小瓶,并分别倒出数颗丹丸,一口气全服了下去。

这些丹药自然都是加速法力恢复的丹药,虽然无法立刻让其马上恢复到鼎盛状态,但总算聊胜于无。

然后韩立一只手中翠芒一闪,一块翠绿欲滴的顶阶灵石浮现而出。翠光闪动下,开始疯狂吸收灵石中的精纯灵力了。

在眼下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他可绝对不会吝惜什么灵石的。

不过当韩立目光又落到了那具丹田处被开启了大洞的魔猿干尸后,神色一动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目光在此干尸上下仔细打量了两眼,竟然并未发现储物镯之类的东西。

韩立眉头一皱下,另一只手一扬,一个漆黑圆环呼啸飞出,围着干尸略一盘旋后,就蓦然放出大片白光,直接将干尸吸进了其中,然后飞射而回。

随后韩立身形一晃,一下化为了一道血红的激射而出,只是几个闪动后,身形蓦然出现在了空荡荡的那间大厅中。

整间大厅,除了一个破损的七七八八的法阵外,几乎再无任何一物了。

之所以说“几乎”,因为韩立一眼就看到了那件血色玉床静静的躺在一角处,闪动着淡淡的血光。

韩立神念下一扫,确定除了此物外,此地的确再无任何可疑之物后,当即不客气的抬手一招下。

顿时看似沉重的血床一下腾空而起,滴溜溜一转下,就激射而来。

但此床方一飞到韩立身前时,一只手掌虚空冲其一拍,血床立刻一顿的悬浮在远处不动了。

韩立上下望了两眼,并未在体表上发现什么异常的,神念随之一扫而过,但是方一接触此物体表,竟然被一下反弹而开,这血床竟然无法用神念浸入其中。

韩立不惊反喜起来,但目中蓝芒一闪,灵目神通立刻施展出来。

结果片刻后,他蓦然一声轻“咦”出口,脸上现出一丝凝重之色,手臂再次一抬,对准血床打出了一道法决。

神秘的一幕出现了!

血床突然间血光大放,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银色古文从血床上浮现而出,然后略一盘旋后,竟在韩立面前组成了一篇神秘异常的经文。

“银蝌文!”

韩立一眼就看出了这些银色文字的来历,一下失声出口,当即一下惊喜交加起来。

此文怎么会出现在血床上,并落到了这头圣阶魔猿手中的。

韩立心头自然充满了疑问,但未多想此事,而是目光飞快的在这篇经文扫过。

结果表情一下变得古怪异常了。

“玄天炼器术”

好一会儿后,他才喃喃的说了一句,满是迟疑和不敢相信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