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灭猿

眼见对面黑浪就要一扑而来,韩立头顶的金色法相六目金芒一闪,将手中翠绿长剑一挥而下。

韩立只觉体内大量法力潮水般的一涌而出,同时法相体表金芒一阵流转,也化为一股股流光往手中之物狂注而入。

原本足有数丈高的梵圣真魔法相,不但身形一下缩小了近半,宛若实质的体表也瞬间变的模糊异常了。

附近的天地元气蓦然一阵剧烈翻滚,无数五色符文浮现而出,同时风雷之声大起,通道中扑来的漆黑光霞仿佛遇到了更强大力量的排斥,先是一凝,随之向四周纷纷的反卷滚开。

而金色法相所持的玄天之剑落下后,仿佛一击的将附近的天地元气一吸而入,然后一斩的释放而出。顿时一道翠绿剑光一闪的浮现而出,仿佛一道九天雷电般的耀眼夺目,瞬间照亮了方圆数里内的一切。

那些漆黑魔气也无法遮掩此剑光分毫。

原本气势汹汹而来的黑浪,在这剑光一照之下,来势为之一顿。下一刻,整个空间一下被某种无形之力分成了上下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上半边青光蒙蒙,五色符文翻滚,下半边则黑波滚滚,深邃幽光点点闪闪的涌现而出。

两者交界处却一下爆发出刺耳的尖鸣,随之两股无形波动爆发而出,仿佛飓风般的一下席卷了整个空间。

除了韩立和对面魔猿立身处,法则波动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东西都被卷入其中,然后被搅碎还原成了虚无。

春黎剑阵在这两股法则之力撞击中,也只是狂闪几下就全溃散了,先是一下还原成了七十二口青蒙蒙的青色飞剑,接着在波动中只是一闪,就化为点点青光的一下飞灰湮灭了。

很明显,翠绿剑光所化法则之力远超过下方的黑浪威能,让其只是勉强对抗一下,就立刻被青光彻底压倒了,所蕴含的法则之力纷纷在更强大威能下崩溃瓦解。

魔猿元神头顶的山岳巨猿法相,在原先斩出一击后,体形同样一下缩小大半,现在再一被翠绿剑光的法则之力影响,手中所持魔剑一下碎裂开来。

山岳巨猿法相更是被无形之力猛然波及,最终一闪的消失了。

“玄天之宝!完整的玄天之宝,这不可能……”魔猿元神通体血光乱颤,一下失声的大叫出口,仿佛见到了此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不过这位眼见青蒙蒙光华马上要朝其压下,一下魂飞魄散了。它突然体表灵光一闪,一下化为一道血虹,朝来路大厅方向飞驰而去。

但是飞遁血光才一飞出数十余丈去,翠绿剑光只是一闪,青蒙蒙的天地之力就一下将魔猿元神罩在了其下。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在青光下,血虹只是一顿,再次现出了魔猿血色身形,并且就此和四周空间凝固在一起般,一动不动了。

一阵天地之力波动蓦然降临到了此处。

下一刻,包裹魔猿附近方圆十丈的空间,“咔嚓”之声连绵不绝。

整片空间镜子般的浮现出一道道淡白色裂痕,接着连同里面魔猿元神一声惨叫后,木偶般的寸寸碎裂开来。

这只圣阶魔猿竟然就此一下陨落而亡。

碎裂之后虚空处,现出一个黑乎乎巨洞。

碎裂的魔猿元神残片,连同附近的白蒙蒙空间碎片,只是滴溜溜一转下,就无声无息的被黑洞吞噬进其中无影无踪了。

而黑洞乌光再为之一闪,也诡异不见了。

只剩下那口恢复了原形的紫色残刃,静静悬浮在远处一动。

韩立见此情形,大松了一口气,双手飞快一掐诀,冲空中法相轻轻一点。

顿时头顶的梵圣真魔法相,将手中玄天之剑轻轻一抖,顿时翠绿剑刃化为五色霞光的一下溃散了,重新还原成了玄天果实模样,从空中徐徐落下。

韩立袖袍一抖,一股青色霞光席卷过去,想要将此宝收起来。

但是玄天果实却翠芒一闪,一下化为一团绿光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没入其一侧的胳膊上。

韩立只觉没入处一阵火辣辣的异样,当即一惊的急忙手臂一抬,将袖袍一下高高卷起。

只见裸露手臂上,赫然多出了一个黄色印记,正是玄天果实模样。

并且此印痕,正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变淡,最后只变成一条淡淡浅痕。

韩立嘴角抽搐一下,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这件玄天之宝似乎认准了他这条手臂,竟再次附在其上,并自行封印了起来。

不过,在玄天果实消失的同时,通道中天地异像均都泡沫般的溃散了,充斥附近空间的法则之力更是瞬间的消失了。

整个通道再次恢复了魔气翻滚的原先模样。

韩立朝远处望了一眼,瞳孔深处蓝芒一闪,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抬,五指虚空一抓。

远处魔气中,青光点点的诡异浮现,然后一聚之下,数十团拳头大青光凝成一团,只是滴溜溜一转后,就还原成了七十二口寸许长青色小剑。

正是原来殃及池鱼下,而被法则之力波动粉碎的青竹蜂云剑。

不过依仗飞剑本身的化虚神通,如今重新还原出来后,倒似乎未受多大伤害的样子。

“嗖嗖”之声大作!

这些飞剑一下化成数十道青芒的激射而回,但到了韩立面前后再次一顿的现形而出。

韩立神念飞快的在这些飞剑细细的连扫数遍,确定它们只是损伤了元气,真的并未有事后,才长吐了一口气。

两手一掐决,将众飞剑全都收入了袖袍中!

随后韩立再望向远处一眼后,脸上浮现出火热之色来,手指冲远处接连虚点几下。

一大一小,两个黑乎乎东西一晃,从魔气中一分的飞了过来,只是几个闪动就到了韩立面前。

一个被战甲包裹严严实实的魔猿肉身,一柄则是半尺长残刃。

韩立先往魔猿望去,从面孔上望去,里面肉身彻底化为一具干尸,而外面那套紫色战甲,似乎也随着魔猿的陨落,一下失去了大半威能,变得黯淡了许多。

他先是眉头一皱,突然单手五指一晃,就无声的按在了那紫色战甲的胸前处。

五指指尖灰色霞光一闪,原本严密异常的紫甲突然发出一声哀鸣之音,然后在灰光闪动中,蓦然化为数个部件的从干尸上拆解分离,然后一个盘旋后,竟一下化为数道紫芒的四下激射飞走。竟一副还有灵性未失的样子!

但韩立先前早就见过这件紫色战甲的惊人威能,又怎会丝毫防备没有。

当即冷哼一声,几乎在紫光方一射出的同时,蓦然袖袍一抖,“砰”的一声后,一蓬青丝从袖口中飞出。只见青芒一闪即逝下,那些紫光立刻被这些青丝一散的全缠在了其中。

随后韩立袖口中一声清鸣的飞出一物来,尺许来高,正是虚天宝鼎。

鼎盖一飞之下,青丝往回一卷,就将所有紫光强行收进了鼎中。

然后鼎盖再次落下后,小鼎就滴溜溜一转的悬浮在韩立身前不动了。

眉梢一挑,袖袍看似随意的一挥后,小鼎就诡异的消失了。

韩立这才目光一转,落到了眼前彻底暴露的干尸上。

这具干尸体表毛发俱全,但是皮肤却已经呈现出紫黑色了,仿佛早已经存在不知多少年的样子。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突然一张口,一道青色剑气一闪的喷出,并在下一刻斩在了干尸上,他一副想将魔猿肉身一分两半的样子。

但大出其预料,“当”一声仿佛金属撞击的脆响发出,剑光斩到这干瘪肉身上,竟然一弹而开,并未能斩开这具肉身分毫。

韩立为之一楞,但随即眨了眨眼睛后,一只手缓缓从袖口中伸了出来。

顿时手心中灵光一闪,一口青色小剑徐徐的冒出,然后一晃的化为了尺许来长,青光蒙蒙,寒气逼人。

手腕只是一抖,青色长剑就毫不客气的化为一道青芒直刺干尸丹田处。

“噗通”一声闷响,这一次仿佛击在枯木上的闷响传出,剑尖扎在干尸上,竟然只能深入寸许的样子,就又被挡了出来。

韩立脸色蓦然大变了!

这头圣阶魔猿的肉身竟然坚韧如斯,似乎丝毫不比他差那里去的样子。若不是先用剑阵困住对方,此魔若逃的话,单凭那套紫甲和这具强横肉身,就不是他能够轻易挡下的。

不愧为合体中期的可怕存在,和当初与他交手的那名角蚩族合体初期根本无法相比的。

都不动用玄天之宝的话,若是对方全盛时期,他绝对只有亡命而逃的份儿。

深吸了一口气,韩立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手臂一下金光灿灿,同时体内法力狂涌而出,一下全注入到了手中的青色长剑之中。

顿时长剑一身龙吟般的清鸣发出,接着青光大放间,剑身寒光一闪,竟一寸寸的深入干尸中。

当剑身约有数寸都深入到了干尸丹田处后,韩立蓦然手腕一抖,剑尖一下发出嗡鸣之声的划出了一个碗口大圆圈来。

随之青色长剑一闪的凭空消失了,韩立另一只手则虚空冲干尸丹田处一抓。

“嗖”的一声后,一物从干尸丹田处一飞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