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山岳真灵

这头圣阶魔兽体表紫光大放,光幕一下比先前凝厚了倍许,同时根本不再理会那青色大手,而将巨剑急忙往上一横,竟当作盾牌般的挡在了上空。

下一刻,金色光柱先一闪的击在了巨剑上。

一声擎天霹雳,巨剑蓦然一震,无数金弧仿佛蜘蛛网般的一散而开,“呲啦”之声大响。

魔猿只觉双手一沉,仿佛巨山直接压在了巨剑之上,以它一身神力也大有无法抵挡之感。

辟邪神雷的祭雷术威能,远在其先前预想之外。再加上金色雷柱从空中持续不断,连绵不绝,以他现在情况的确无法吃消的。

此魔兽心中大惊,不及多想下的猛然一吸气,一团黑红玄气顿时从丹田深处窜出,一散之后,化为精纯魔气冲到了身躯各处经脉中。

顿时这头魔猿体中传出了密集异常的爆响,身形在黑红魔气外放下暴涨小半,同时双臂黑红灵光一闪下,也粗大了一圈有余。

原本随时脱手的紫色巨剑,光芒一盛的重新稳了下来。

但从魔猿一脸凝重之色看来,也不过刚好能勉强支撑下来而已。

就在这时,那只从地下冒出的青色巨手紧随金光的压下,一把就要将其半边身子都罩在其下。

魔猿却对此没有怎么在意。

一方面,他自持有紫甲护身,区区一只玄功变幻的东西,根本无法伤害到他,另一方面在辟邪神雷的威胁下,此魔也真无暇过多分神。

如今的魔猿,满口獠牙咀嚼不停,不停的催动体内魔功,只想在辟邪神雷的强大威能下,先脱身再说。

此魔很清楚,祭雷术固然威力大的惊人,即使他全盛时期也要畏惧一两分。但是此法施展起来颇为麻烦,只要挨过这一轮,对手就绝没有机会再施展第二次了。

但是当青色大手刚一接触到护体紫光的瞬间,魔猿倒也不是真的什么防护都没有做,紫光一晃下,突然幻化出一面光盾,正好挡在了青色大手抓来之处。

当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传来后,这头圣阶魔猿却知道自己错了,急忙再施展其他神通抵挡时,却已经迟了。

一股庞然巨力轻易击碎了光盾后,一下从战甲上直接传到了魔猿本体身上,紫色战甲竟然无法化解多少的样子!

魔猿全部力量都用来持剑对付头顶的金色雷柱,纵然肉身强横,在这出其不意的一击下,身形也根本无法稳住了。

“嗖”的一声后,整个人横着一下被撞飞了出去。

这时青色大手才一闪的现出了真正模样,黑乎乎的,闪动着灰白色光芒,赫然是元磁神山。

此宝早已被韩立炼化有心,外加在剑阵遮蔽幻化下,竟然被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了剑阵下方,进行出其不意的一击。

果然即使魔猿有灵目神通,仓促间也根本无暇分辨,真中了此招。

要知道这座元磁神山被二次炼化过后,分量之重就是韩立也绝不敢硬接的。

这头巨猿纵然一身神力,几乎比韩立还优胜一筹,但是不及防下被元磁山一撞,自然无法抵挡的一飞而出。

剑阵外的韩立对这一切早就预料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单手飞快冲远处虚空一点!

原本被紫色巨剑硬生生挡住的雷色光柱,突然诡异的一扭,金光顿时从紫色巨剑一侧一闪而过。下一刻,雷光结结实实的击在了刚飞出去的魔猿身上。

一声霹雳后,金弧乱弹而开,一张巨大金网彻底将魔猿身躯罩在了其下,然后寸寸碎裂,团团金光爆裂开来。

在雷鸣声中,金色雷光彻底将魔猿淹没在了其中。

而这一切都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工夫!

剑阵中浮现的青色箭矢,在此期间一刻不停,化为了无数青芒纷纷没入金光中,让爆裂之声更盛了几分。

可是韩立真正杀招,还不在此。

在一波激射而来的青色箭矢中,有数十根光芒一闪,突然化为了数十根头发般细的青丝,以比其他箭矢快上数倍的遁速,一颤的洞穿金光而过,然后一闪下,又没入另一面光幕中不见了。

原本在刚才攻击中寂静无声的光团中,一下传出了魔猿惊怒之极的大吼声。

这看似不起眼的青丝,竟真伤到了此魔似的。

韩立在外面,面露大喜之色。

当即不再迟疑的单手一拍自己天灵盖,头顶上空的三头六臂法相身形一长,一下没入青色光幕中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韩立身后站立的两只影傀儡,也丝毫征兆没有的身形一扭,立刻在韩立影子内消失了。

下一刻,剑阵高空中空间波动一起,六团金光滴溜溜一转下,化为了六个金灿灿巨大拳头,轰隆隆的从天砸下。

下方地面中则两道金影一闪,两口金色长剑和一柄金刀浮现而出。一动之下,就化为片片寒光向上滚滚卷去。

眼见第二波攻击也要没入巨大光团中时,一声尖鸣传出,光团竟一下四分五裂开来!

随之血光一闪,一道血虹从光团中激射而出,天外飞仙般在剑阵中电光火石的一阵飞舞,然后再一闪下,就一顿的立在了半空中,化为了一个血蒙蒙的光影。竟正是韩立先前就见过的魔猿元神!

在其手中,赫然握着那口残刃。只是这时的残刃不但恢复了原形,颜色也一下竟然变得鲜红如雪,看起来妖异之极!

“咔嚓”之声从下方同时传来。

六个金色拳头和下方的金色刀剑,全部发出脆响的一分为二。而四周原本不停浮现的青色箭矢,也一下溃散消失,一时无法再浮现的样子。

而稍下的地方,光团碎裂之处,魔猿的肉身也重新显现出来。

但其面容苍白异常,身上的紫色战甲竟然不少处都碎裂焦黑一片,还凭空出现数十个拇指粗细的小孔遍布战甲全身,血迹斑斑。

这具肉身分明受创不轻,这才逼迫得魔猿不得不再次施展魔功遁出元神来!

韩立在剑阵外,目睹这一幕,脸色却有些难看了。

刚才这番攻击,他自问连绵不绝,几乎堪称必杀之局,竟然还是未能斩下此魔。

“好,很好!本尊花费了数百年之久静养的肉身,又被你打回了原形,甚至还不如未沉睡之前。如此的话,也无需再顾及什么了,我拼着这具肉身不要了,也要将你拿下,以消我心头之恨!不,就用你的肉身,暂时当我的元神化身吧!”魔猿元神低首望了一眼下方变得凄凉之极的肉身,两团紫芒在两眼中汹汹闪动,根本无法掩饰心中的怒火,声音却一下变得冰寒之极。

话音刚落,此魔猛然将手中残刃一抖,顿时一道血光直接从残刃上一斩而出。

但诡异的是,此血光目标并非四周剑阵,而是下方呆呆不动的自己肉身。

“噗嗤”一声下,魔猿肉身的紫色战甲,竟对血光丝毫反应没有,让其一闪的没入其中!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魔猿肉身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干瘪了起来,片刻功夫后,当血光一闪的重新射向空中后,紫色战甲包裹的东西,也彻底变成了一具黑紫色干尸。

而将射出血光重新吸入的残刃,则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同时一团团的漆黑魔气从上面咕咕的冒出,并有黑红颜色符文围着此刃狂涌浮现。

魔猿猛然将手中残刃往空中一抛,两手掐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一种晦涩又充满了蛮荒韵味的咒语中阵阵传出!

韩立虽然不知道这头魔猿要做什么,但也知道此魔真被激怒了,连自己的肉身残余精血都一吸而尽,肯定要施展什么极厉害的大神通,他又怎会让对方如意!

不及多想下,韩立单手一掐诀,猛然一催剑阵。

顿时四周光幕一颤之下,数百朵头颅大小莲花,一下从光幕中浮现而出。

他们只是滴溜溜一转,顿时从莲花中心处喷出数十道青色光柱,一闪即逝的击向魔猿。

但下边发生的事情,却让韩立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之极。

只见那头魔猿对四周射来的光柱,根本不看一眼,只是轻描淡写的伸出一根手指,对准残刃轻轻一弹。

“砰”的一声低沉闷响传出。

残刃附近空间一阵扭曲,一圈无形波动蓦然浮现而出,随之向四周一散而去。

刚射至附近的青色光柱,一接触此波动,顿时如摧枯拉朽般的纷纷溃散消失了。数百道气势汹汹的光柱,竟无一根可以接近此刻的魔猿分毫。

韩立心中一阵骇然,脸色变得隐隐有些发青了。但未等他想明白对方施展的是何种神通时,魔猿一声冷哼后,体表血光一转,上空紫蒙蒙光霞一闪下,一个紫色虚影无声的浮现而出。

这道虚影赫然是一头和魔猿有七八分相似的紫色巨猿,虽然头上无角,但是一对妖目却闪动着五色光芒,同时在其胸前赫然铭印着无数尺大的淡银色花纹,远远看去,赫然是一个“山”字。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