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剑阵困魔

就在韩立心中一凛的时候,魔猿却口中一声低吼,一张口,一团黑红色精气喷出,罩在了身前的紫色巨剑上。

顿时此剑紫光大放,里面那条不知名的灵物,身形一涨,竟一下从巨剑表面浮现而出,摇头摆尾之下,显得狰狞异常。

巨剑滴溜溜一转下,猛然树立而起,剑刃对准韩立所在方向,一斩而下。

一道十余丈紫色剑光一涌而出,无声无息的冲青色光幕徐徐斩去。原本应该一闪激射而出的剑光,却仿佛凝重异常,徐徐飞动间,竟放慢了数倍。

韩立一见此景,却脸色大变,四条金臂同时一掐法决,再冲剑阵一扬。

四道仿若实质的金色光柱,一喷而出,直接迎向了紫色剑光。

“轰隆隆”的一番巨响接连传出!

金光虽然爆裂后声势惊人,但也不过让紫光略微一顿,就轻易的被一破而开。

紫光闪动间,仍直奔韩立而来。

韩立眼角骤然一挑,站在其身后的两只影傀儡,立刻二话不说的一挥动手中兵刃,金色剑芒和刀光仿佛暴风雨般的狂射而出。

同时韩立也一提法力,猛然一催剑阵。

身前青色光幕一变下,浮现出斗大的青色符文,略一流转下,幻化成一朵朵青莲,挡在了光幕之前。

剑芒刀光虽然连绵不绝,但是斩击到紫色剑光上,只让其光芒闪动几下,就纷纷的溃散,同样未能阻挡下来。

紫光最终一闪后,还是斩到了漫天浮现的青莲上。

青霞紫光闪动间,剑光幻化成了和紫色残刃中那头不知名灵物一般无二的虚影,狠狠一扑下,两只爪子挥动间,一朵朵青莲竟被其轻易的一分两半。巨大身躯一下扑入进了青光中,仿佛势不可挡。

外面的韩立见此,目光一凝,体内法力如同滔滔江水,瞬间往剑阵中狂注而入。

原本被撕碎的青莲碎片,滚滚一凝下,又一朵朵的诡异浮现,并一闪之下,再次挡在了紫色剑光前。

紫光纵然威力奇大,但是春黎剑阵变幻之道也是神妙异常的。

在大量灵力支撑下,无数青莲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

紫色剑光所化灵物虚影,最终还是在离青色光幕丈许远地方,光芒一黯,威能耗尽的化为了乌有。

剑阵中魔猿见此,双目紫芒一闪,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外之色。

这口残刃的来历之大,他可知道一二的!

它也是因为此宝,才会最终被灵界人追杀,并落到了眼下的模样。

虽然限于他现在修为,无法将此宝威能全部发挥出来,但刚才一斩也调动了如今的全部法力,无法接连施展而出,竟然还被眼前剑阵挡了下来。这可让它心中一凛了!

这说明这个困住他的剑阵,威能之大远超其先前所想了。以他现在情况,恐怕还真无法轻松破去的。

仔细想一下,这只即使在圣阶魔兽中也鼎鼎大名的家伙,还真有几分憋屈。

它自从通过魔金山脉的空间裂缝跨界到此界后,因为其他数种原因,先后和其他圣阶魔兽以及山脉外的人族圣族存在,接连几次大战。

不但让自身修为大损,差点真的魂飞魄散,就连原先身上携带的数件威力奇大法宝,也都先后的毁坏在与人争斗中。

否则,纵然他修为跌落到如此地步,自问数件至宝齐出下,也能强行破阵而出的。

魔猿双瞳紫芒流转不定,神色显得阴晴不定了。

但韩立却心中一松后,袖袍一抖下,手中蓦然多出一叠青光闪闪的符箓。

这些符箓看起来一般无二,每一张都只有半尺来长,散发着精纯异常的木灵气。

此刻的韩立,终于确定这头魔猿果然修为大损,抛去强大神念和各种神通秘术不算,此刻法力顶多和一名炼虚后期顶峰存在差不多。但是其护身战甲和手中紫色残刃实在是逆天,想斩杀此魔仍然是千难万难。

好在只要能限制住对方那变幻莫测的身法,对方一身神通又凭空去掉小半的。

不过对方拥有一对能轻易看破幻术的灵目,也同样的棘手。恐怕剑阵的普通幻化,根本无法奈何对方的。

剑阵有可能碰到拥有灵目敌人之事,韩立当初在修炼此剑阵时早有研究过的。

看来他最近在春黎剑阵上新领悟到的一些变化神通,倒可先在这头圣阶魔兽身上,试上一试了。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当即趁魔猿在剑阵迟疑之际,单手一扬。

顿时一叠青色符箓化为漫天青芒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纷纷没入剑阵中消失了。

与此同时,韩立口中念念有词,另一只手中轻轻托起的那颗金色圆珠,猛然化为一道金光往剑阵上方激射而去。

接着一张口下,一个硕大的金色符文一喷而出,并同样的射向高处不见了踪影。

剑阵中的魔猿,立刻感应到了什么,蓦然面色一狞的一抬首。

“轰隆”一声!

剑阵高空中骤然间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一团金色骄阳在乌云中若隐若现,随之一股仿佛能毁灭天地的惊人气息从金阳中冲天而起。在骄阳表面,无数电光狂闪不定,雷鸣之声,更是连绵不绝,低沉惊人。

“祭雷术!”魔猿瞳孔中符文一现,低语了一声。

随之他一声冷哼,不敢怠慢的单手猛然冲紫色巨剑虚空一招。巨剑一闪下,顿时化为一道紫光的被其摄到了手中。

一横手中宝物,巨猿就打算直接将空中异像一斩而散。

面对辟邪神雷这等对魔气大有克制的祭雷术,即使它紫色战甲护身,也决不想凭空挨上一击的。

但是此魔手中巨剑还未来得及挥动,突然四周青光大放,附近景色一模糊下,它就蓦然身处一片青色密林之中。

四周到处都是一人粗,数十丈高的参天巨树。

“哼,这等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魔猿一阵怪笑发出从口中发出,手中巨剑一颤之下,发出嗡鸣之声,同时瞳孔符文骤然急转。

但还未等其用灵目找出四周幻化一切的破绽所在,突然所有巨树青光大放,蓦然一扭下,就幻化成了一个个身高十丈,浑身青甲的巨大甲士。

接着漫天青芒一闪,每一名甲士单手一抓下,青芒闪动间,手中顿时多出刀剑斧钺等各式各样的青蒙蒙巨刃。

离魔猿最近的十几只甲士,立刻不客气的手中巨刃起落,十几个巨大黑影,带着十几股狂风齐落而下。

魔猿吓了一跳,顾不得辟邪神雷之事,不及多想下,手中巨剑虚空一斩!

顿时一道紫痕,化为一道圆弧的一闪斩出。

“咔嚓”之声大起,十几剑巨刃连同四周的巨人般甲士,全都被一斩而灭。

“不对,这些东西不完全是虚影!”如此轻易得手,魔猿没有露出喜色,反而有些惊疑来。

刚才紫痕斩过那些巨大兵刃时,它能清楚的感应到其中蕴含的不小灵力。

但未等魔猿想清楚怎么回事时,四周轰隆隆的脚步声传来,更多甲士如潮水般一涌而上,寒光闪动间,无数巨刃呼啸而至。

魔猿一声冷哼,也不再挥动手中紫色巨剑,却猛然一抬足,朝地面重重一落。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地面一阵地动山摇,随之一圈黑红色气浪仿佛波涛般的四下蔓延而去。

黑红魔气所过之处,所有甲士仿佛泡沫般的纷纷倒地,眨眼间被扫荡一空。

剑阵外韩立见此,脸色一沉,手中法决蓦然一换。

虚空中虚影一闪,无数青芒浮现而出,然后一晃下,竟化为一杆杆尺许长的青色长箭!

“嗤嗤”的破空声大作,长箭仿佛暴雨般的冲魔猿激射而来。

魔猿这次倒不慌了,只是单手往身上紫甲一拍。一层紫幕一下从战甲内浮现而出,然后它不动声色的双目一眯,灵目朝这些青色箭矢一扫而去。结果马上眉头一皱,脸上现出一丝疑惑之色来。

这些箭矢在其灵目显示下,均都蕴含货真价实的灵力,竟然无一是幻影的样子。

魔猿脸色一凝,但在下一刻,“噗噗”之声的接连不绝。

青芒在魔猿体表烟花般的爆裂开来,密密麻麻的箭矢将紫色光幕击得颤抖不已,光芒乱闪。

但紫甲上这层光幕,却稳若泰山,丝毫溃散之意都没有。

魔猿一见这些箭矢虽然不是虚影,但威能不过如此而已,当即心中一松,但也有些奇怪的不禁暗自思量韩立的用意。

就在这时,它立足的地下“轰”的一声巨响传来,一只青色巨手一下从附近地面冒出,只是一个翻转,五指就泰山压顶般的迎头朝魔猿压下。

魔猿自然不会畏惧什么的,当即手中巨剑一扬,就要将巨手一斩两截,但忽然感觉到什么似的,猛然一扬首。

结果正好看到一道金色光柱,从空中辟邪神雷所化金色骄阳中一喷而下,无声无息,但一闪就到了头顶近在咫尺处。

魔猿脸色蓦然大变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