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魂体分元大法

在先前那只魔猿气势汹汹的反击中,韩立布下的元磁神光和五色寒焰,只是略一抵挡就先后被击的溃散,最后才勉强用水晶小盾挡下了此轮攻击。

魔猿一身巨力还罢了,那口紫色残刃可实在威力奇大,从远处一斩而来,防不胜防。

以韩立争斗的经验丰富,自然立刻想出了用噬金虫抵挡的办法。

他也没有多放出金色甲虫来,而是将梵圣真魔法相一落,和自身化为一体,并用四条手臂幻化出四件宝物,同时一击对方两只拳头。

与此同时,被抓住的两只噬金虫也口中利牙一松,双翅狂扇的一挣。变异后的噬金虫,本身身怀巨力的。

两者同时发动下,让噬金虫从对方拳头中一下挣脱了出来。

二虫立刻激射向远处残刃,就此纠缠不放起来。

魔猿见此,干脆也抡起一对拳头,对准韩立狂砸起来。

但以韩立肉身强横,也不畏惧什么,这才形成了眼下的局面。

这魔猿身上战甲和那口紫刃厉害异常,但真正可怕之处却其一身巨力。

虽然韩立并未六臂齐上,但梵圣真魔功已经催发到极致,比起对方仍逊一筹的样子。

不过此魔猿不知身负重伤的缘故,还是自持对付韩立眼前手段足够了,除了动用一对拳头外,并未再施展其他神通。

韩立在适应对方鬼魅般速度后,这才可以从容招架了。

不过同样,一般宝物击在那紫色战甲上也没有多大作用的,顶多让此甲表面多出一些痕迹而已。

这诡异的紫色战甲,让巨猿仿佛身处一个坚不可摧的乌龟壳中,让韩立也大感棘手。

看来只有另行设法了,韩立面无表情,心中暗自思量着。

他吸了一口气,一直藏在袖口中的一直手掌,突然一动,一只手掌洁白如玉一探而出。

顿时鬼啸声一起后,五颗白骨骷髅头浮现而出。大口一张下,五色寒焰滚滚而出,向魔猿一卷而去。

随之韩立再一张口下,青色小鼎被一喷而出。

此鼎滴溜溜一转下,顿时无数根青丝也破空飞出,直奔对手缠去,然后一晃的消失了。

而韩立自身却背后雷鸣声一起,一对羽翅浮现而出。

双翅微微一颤,身形立刻化为一道青白电弧,向大厅出口处弹射而去。

他竟然就打算借助两种神通暂时抵挡魔猿一下,而自身趁机遁出,拉开和魔猿间的距离,然后将此猿引诱到通道那边的春黎剑阵中。

只有借助剑阵威能,他才能将对方困住,再尽施神通的击杀此魔。

不过韩立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青白电弧一闪,韩立刚在大门处一顿的浮现瞬间,异变突起。

大门一侧虚空中,血光一闪,一数丈长血红物体诡异的闪现而出,迎头一砸而下。竟是魔猿原先所躺的血床!

“此物怎么会在这里?”韩立自然一惊,不由自主的想道。

但是这血床出现的太快了,砸下的时候又通体血光大放,一个个大小符文狂涌而出,看起来妖异异常。

韩立不敢怠慢分毫,几乎下意识的一声低喝,不但身下四条金色手臂全都挥动手中兵器的一架而去,一黑一白两只手掌也一晃之下,化为漫天拳影的击去。

虽然血床出现的太突然,让他来不及施展其他神通,只能依靠肉身直接抵挡。但他自信六条手臂齐出下,足以将此东西一下击飞出去了。

金光一闪,四件兵刃结结实实的击在血床上。

轰隆隆一声下,金光血芒交织,让那血床不过一顿,仍然徐徐压了下来。

韩立脸色一沉,漫天拳影一凝下,蓦然幻化成两只头颅大的黑白巨拳,随之也要一击而上。

但就在这时,韩立忽觉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从背部直冲而上,肌肤丝毫征兆没有的起了一层细小疙瘩。

“不好”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出现,但一向对于自己灵觉信任异常的他,毫不犹豫的将两只手掌闪电般一收。一只冲身前因飞遁重新是缩小的水晶小盾一点,要立刻将其催动起来。另一只却单手一掐,似乎另催动起什么法决。

但似乎已经迟了。

几乎同一时间,“噗嗤”一声!

韩立几乎紧贴后背的虚空中,一道白线一闪而现,一条血红手臂从白线中一探而出,五指如钩的抓下。

金灿灿的护体灵光和堪比顶阶宝物的肉身,在此抓下竟仿佛纸糊一般脆弱。只是略一模糊,血红手臂就直接洞穿韩立身躯,并从前胸一抓而出。

韩立望着胸前浮现的半截手臂,面上肌肉一阵抽搐,目中一阵茫然,似乎还不相信眼前自己遭遇的事情。

“嘎嘎”的怪笑声次在整座大厅中回荡响起。

不过此声音,可不是从身穿紫色战甲的魔猿口中传出,而是从对面身后白线所化的空间裂缝中传出,明显是血臂主人的样子。

“小子,你竟敢打我的主意,真是自寻死路。不过看你一身法力倒也精纯,正好给本大人大补一番了。”怪笑声中,一个血红影子从裂缝中一蹦而出,并狂笑的说道。

随之洞穿韩立身躯的血手臂一缩,嘴巴一张,露出满口獠牙的一口向韩立头颅咬去。

但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

韩立身体突然被一团翠绿灵光包裹,接着一闪之下,就化为点点绿光的凭空消失了,只在血臂上留下一道被洞穿的翠绿色符箓而已。

血影大口一咬而空,自然为止一惊,但马上头颅一扭的朝大门外望去。

只见大门外的魔气前,绿光一闪,韩立面色略微发白的现身而出。

血影目光一凝的往其胸前一扫,不禁怔住了。

韩立身前不但伤口全无,甚至一滴血迹都没有。要不是在青袍胸前处的确被撕开了一个硕大的口子,恐怕连血影自己都以为自己先前洞穿对方躯体一击,只是中了其幻术罢了。

血影目光一转,又落到原先的那条血臂上,只见上面也不是完全空无一物,赫然有张闪动着翠绿光芒的符箓取代韩立的被洞穿而过。

他神色一动,另一条手臂一动下,立刻向此符箓抓去。

但就在这时,大门外的韩立却口中一声冷哼,并口吐一个“收”字。

那翠绿符箓一晃之下,立刻化为一道翠虹的射出,只是一个闪动下,就没入韩立体内不见了踪影。

这符箓自然就是韩立自从到灵界后,一直深藏体内日夜培育的“化灵符”了。

以如今韩立的修为境界,再加上数百年日夜培育,化灵符的神通远不是人界时可比的。

故而刚才他虽然未来得及催动宝物护身,但是在对方一爪就抓破其强横肉身的瞬间,却心念一动的抢先激发了化灵符,让其代替承受了这穿心一击。

要不是如此,刚才对方出其不意的一击,他纵然能凭借强横肉身逃得性命,但是也绝对身负重伤的。不过这张化灵符也因此暂时无法再使用了,必须重新加以培育百年以上才可的。

不过此地明明是那头魔猿的沉睡之地,这血影又是什么存在,怎会出现在此的。不过听其刚才口吐人言,也以魔猿自居。难道对方是魔猿的化身?

韩立脸上阴晴不定,目中蓝芒微闪的上下打量血影来。

虽然血影通体被一层血光笼罩,身形看起来朦朦胧胧,但是在韩立灵目神通下,却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了,结果瞳孔骤然一缩。

这血影除了看似不是实体外,竟然无论身形样子均都和紫色战甲中的魔猿一般无二。同样头生三只独角,阔口獠牙,双臂奇长过膝!

血影见韩立在原地一语不发,只是在原地神色迟疑的打量它不停,当即狞笑一露,突然抬手冲远处身披紫色战甲的魔猿一招手。

当即魔猿一动,大步向前走了过来。

而血影身形一晃,一下化为一道血虹的激射而去,只是一闪就没入了紫色战甲中,不见了踪影。

“呼哧”一声!

一股黑红相间魔气从紫色战甲上一卷放出,同时一股深不可测的灵压冲天而起,哪有丝毫受伤的样子。

站在如此远的韩立,被这惊人灵压一冲击下,也面色一变的连退数步,同时脑中灵光一闪下,蓦然想到了托天魔功中记载的一种魔功秘术,不禁一下失声出口:“魂体分元大法!”

“咦!你怎么知道此功法名字!不错我的确是用此功法来疗伤的。魂体分离之下,虽然危险了一些,但足可让我恢复速度加快一倍以上。说起来,你也有几分古怪。明明是灵界人,却修炼有我们古魔界的顶阶魔功。虽然被改动了不少,威能倒还似是而非的样子。”从紫色战甲中传出了魔猿的一声轻咦,接着冷冷的问道。

“这么说,你伤势好的差不多了!”韩立面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

“哈哈!虽然肉身恢复慢了些,但是元神却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你若是识相的话,乖乖过来让我吸了一身精血。若是满意的话,本魔尊说不定会放过你一缕精魂转世投胎的。”魔猿狂笑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