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三元斩和残刃

噬金虫不说,三色剑光可是韩立从梵圣魔功中领悟出的一种将不同真元融为一体的神通。

此秘术可以同时催发梵圣真魔功、青元剑诀以及金刚诀三种神通,并借助真魔法相在一击下释放出来。

梵圣真魔功和青元剑诀也就罢了!

那金刚诀原本是锻体功法,其蕴含真元能通过这种方法离体放出,算是一种罕见之极的事情。

这种被韩立称为“三元斩”的神通,因为三种截然不同真元互辅互补缘故,威能之大比单一种真元释放攻击,要大数倍以上。

而刚才一斩,也吸取了韩立体内真元小半之多。

故而三色剑光虽然被压缩的毫不起眼,但这一斩几乎可以开山劈海了。

再加上其他几种攻击的同时夹击,只要那黑色魔猿硬挨一下,韩立有七成以上把握将其一剑斩杀掉的。

这时,眼见青色电弧先一步的击在巨猿体表浮现的紫色战甲上,法阵中却异变突起!

血色大床通体符文一亮,竟放出刺目血芒来,一下将躺在上面的紫甲遮蔽在其中。

气势汹汹的电弧纷纷击在了血芒上,也不知这血床是何宝物,面对如此惊人的攻击,放出的血芒却只是晃了一晃,竟真支撑了下来。

不过下一刻,三色剑光和两只金色甲虫也先后撞到了血芒上。

“轰隆隆”一声巨响后,整座大厅发出剧烈的颤抖,瞬间都被五颜六色光芒淹没了。仿佛一团彩色骄阳一下在法阵中心处升起,夺目之极!

韩立在远处目中蓝芒微闪,但双手丝毫没停一下。

一只手蓦然冲远处高空虚空一点,另一只手却单手掐诀,一催头顶的梵圣法相。

一声清鸣下,未等大厅下方爆裂声中断,噬灵火鸟双翅一收的激射而下,一头冲入光团中。

顿时刺目骄阳中一下再多出朵朵银焰来,一闪即逝后,就消失了。

韩立头顶法相却一催下,六臂手中巨剑同时溃散消失,取而代之的,一团团金色光球,从手心中密密麻麻激射而出。

在轰鸣声中,一股金色飓风冲天而起,一下将大厅中一切都卷入了其中。

一股巨大风压从中心处四散开来,即使韩立远远站在大门处,也被这股庞大巨压逼得后退两步。

突然他神色一动,头顶法相攻击一下戛然而止。

于此同时,韩立双袖一抖,一层灰色光霞和一片五色光焰在身前浮现反卷,一下将身体护得严严实实。更有一面水晶小盾,从袖口中一飞而出,轻巧的挡在了身前。

韩立就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动,凝望向远处不语了。

虽然有灵目神通,但在爆裂光芒如此刺目下,他无法真看清楚什么,但是心中却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不管这只圣阶魔猿身负何种重伤,但到现在为止仍然一声不吭,爆裂中心处也任何反应没有。这可有些异常了!

一名合体等阶的存在,哪怕真被他一剑斩杀了,也绝不可能这般平静的。

韩立心中思量着,神念一散下,就要向附近一扫而去。

但就在这时,一阵“嘎嘎”的怪笑声从大厅中蓦然传出。

韩立心中一凛下,神念瞬间一收,往金色飓风看去。

“轰”的一声擎天霹雳传来。

金色飓风连同里面包裹的巨大光团,在数条纤细紫痕一闪下,就从里面四分五裂开来。

随之在轰隆隆的爆裂声中,二者瞬间溃散消失了。

中心处的巨大法阵,一下重现了出来。

韩立凝神一望,眼角不禁狂跳了几下。

整座紫色法阵已经被毁的体无完肤了。不但法阵边缘处都坑坑洼洼,多出无数坑洞来,有一部分凭空消失了。法阵中间也多出一道黑乎乎的丈许宽沟槽,将整座大厅的地面都一分为二了。

但让韩立吃惊的是,那张血床正好身处沟槽路线上,却完好无损的样子。

血床上,一道人影赫然已经半坐了起来。正是身穿紫色战甲的黑色魔猿!

只是此魔兽,除了头顶的三根黄色尖角外,身上每一寸地方都被战甲覆盖的严严实实,一丝没有外漏。甚至就连面甲上的双目都被两块白色水晶代替,让人看不到分毫表情。

远远看去,此兽仿佛一具巨大金属傀儡般。

紫色战甲却并非完好无损,不但许多地方碎裂开来,更有数处部位已经融化焦黑一片。

不过两只被甲片包裹的大手中,在黑色闪动间,却各自死死抓住一只金光灿灿的东西。正是韩立那两只成熟体噬金虫。

这两只巨虫也毫不客气,一口一个分别咬着一根中指,同样没有松口之意。

也不知这战甲到底是何材料炼制而成,不但挡下了如此惊人攻击,连噬金虫也无法短时间咬破的样子。

显然这头魔猿也对噬金虫大为忌惮的样子,宁愿牺牲手指也要一下将二虫抓住。否则真被噬金虫找到紫色战甲薄弱处下口,它也绝对大感头疼的。

但这一切,都还不是最引人注目的。

目光片刻间就落在对方身前,赫然悬浮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那是一口半尺长的残刃。紫光闪闪,但上半截刃身不翼而飞,但通体有些半透明,里面隐隐还有东西游动不已。

“那是……”

韩立双目一眯,却将紫色残刃里面的东西看得真真切切了。

那竟然是一条似蛟非蛟,似凤非凤的东西。

之所以会如此说,这东西猛一看,有些像角蚩族的羽蛟,但是细看一下却又截然不同。

虽然同样生有巨大翅膀,身躯酷似蛟龙,但是这对翅膀没有一根羽毛,表面被紫色鳞片覆盖着。而且背部的翅膀并非一对,而是两对,并且一大一小。

更惹眼的是,此东西的鼻子上还有一根奇长的金色独角,让其看起来有些滑稽的模样。

不过,韩立脸上却丝毫笑意没有,望过来的目光更是瞳孔一缩。

这个不知名的东西每游动一下,残刃也随之闪动一下。

从上面散发出来的巨大灵压,让韩立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东西已经残破了,还有如此惊人灵压,若是完好无损时,那威力岂不更是大的难以置信了。

看来此圣阶魔兽虽然身负重伤,但是身上的宝物实在非同一般,要拿下对方并不像自己原来预料的那般轻松。

韩立心中飞快思量着。

这是,从紫色战甲中传出的怪笑声戛然而止,而甲上黑气一闪,巨大身躯一下从血床上站了起来,并晃悠悠的走了下来。

韩立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单手冲远处虚空一抓。

“噗嗤”一声后,无数豆粒大银焰,在魔猿附近诡异的浮现而出,然后一闪下,立刻暴风骤雨般的冲巨猿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大厅四周的墙壁上灵光一闪,数百张符箓诡异的浮现,但马上一闪的消失了。

巨猿上空的大厅顶部,一个银灿灿光阵凭空而出。

在光阵中,一座巨大宫殿虚影若隐若现,仿佛不是人间之地一般。宫殿通体银光灿灿,无数符文在上面盘旋飞舞,天籁般乐声从中心处隐隐传出。

但若有人留神想听个究竟时,天乐之声却又荡然无存了。正是九宫天乾符!

光阵只是滴溜溜一转下,一道银色光柱一喷而出。

瞬间功夫,两种攻击同时到了魔猿的眼前。

但此猿丝毫躲闪之意都没有,面甲后阴沉的怪笑声再次发出,一条手臂只是略微模糊的握拳一挥。

“砰”的一声巨响发出后,一股黑蒙蒙气浪一下凭空从其身体中爆发而出。

那些刚一接近的银焰,瞬间被一卷吹开,并尽数皆灭的样子。

而头顶银色光柱被此气浪一推,也略微一顿的被抵在了半空中,无法落下。

韩立见此,脸色一沉,二话不说的心中猛然一催法诀。

光阵中的天乐之声蓦然大响,宫殿虚影狂涨数倍,从光阵中直坠而下,向魔猿一罩而去。

那宫殿虚影栩栩如生,外加居高临下,气势着实惊人。

魔猿不禁面甲一抬,仰首望了一眼空中。

下一刻,身前的残刃似乎动了一下,一道细长紫痕划破长空。紫光闪过后,落下的宫殿虚影和高空中的光阵,均都一分两半,一闪即逝的溃散消失。

韩立目睹此景,脸上自然大变,但还未等其想再施展什么手段时,那柄残刃一下竖起,接着面朝韩立所在方向,微微一动,另一道紫痕一下在韩立眼前浮现而出。

而与此同时,看似缓慢异常的魔猿只是双肩略微一晃,就身形一模糊的骤然消失了。

下一刻,紫光一闪,紫色战甲包裹的身躯在韩立一侧闪现而出,一只硕大拳头直接冲韩立头颅一砸而下。

明明身前有两层光幕抵挡着,但是拳头未到,韩立就先觉得两耳“嗡”的一声,一股无形音浪诡异的洞穿光幕,直接出现在了其耳边。

“咔嚓”

“轰”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响,几乎同时在大厅中响起。

紫痕一闪而过后,白蒙蒙气浪一下将韩立站立之处淹没掉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