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各呈心机

但是刀影往下一落,合拢一处后,那边虚空仍然空荡荡的,丝毫异样都没有。

圭姓男子面露一丝意外,目光疑惑的闪动两下后,但细想了片刻后,最终鼻中发出一声冷哼,单手冲远处虚空一招。

那口飞刀就立刻化为一道银芒的激射而回,一闪后,就没入其袖中不见了踪影。

接着男子二话不说的血光一起,化为一道血虹的破空而走。

转眼间此地寂静起来,除了徐徐吹过的一些微风外,再无任何声响了。

足足一顿饭工夫后,高空中淡淡银光一闪,一个小巧人影现身而出。

此人两耳尖尖,面容娇媚,正是那名叫“九夜”的人形魔兽。

她盯着天空中圭姓男子消失 方向,黛眉紧皱,半晌后才喃喃的自语道:“这人是谁,虽然不是斩杀少主之人,但是神通也实在了得。要不是事先使用秘术,将气息挪换到了另一处地方,恐怕还真无法瞒过此人耳目的。不行,这些外来人都如此棘手,不是我一人可以看住的,必须请求些援兵来才行。”

说完此话,此女当即单手往尾巴上一抓,竟抓下了一小搓茸毛来,口中念念有词几句,然后再一扬。顿时这些茸毛“噗嗤”声大作,化为无数道纤细银芒朝天空中破空射去了。只见银光闪动几下后,它们就消失在天空尽头处了。

而此女见到此幕后,才神色一松,但又望了韩立和圭姓男子等人消失的山脉方向几眼,略一迟疑后,轻叹了口气。

她单手一掐诀,身形在银光中再次模糊起来,最终化为了无有。

……

韩立跟着那只魔烟鸟,徐徐的在浓浓黑雾中走着。尽管此鸟不时有些焦急的发出几声低呜,似乎在催促他的样子。

但韩立视若无睹,仍是一副从容之极的模样。

见他这般模样,那魔烟鸟也没有办法,只好也放慢了飞行速度,配合他一点点的向前带路。

虽然四周魔气浓稠到了极点,伸手不见五指,给人一种仿佛置身黄泉之地的可怕感觉。

但韩立身上金光闪动不停的同时,目中也蓝芒微闪,将附近情形全都清清楚楚的一收眼中。

此刻他置身于一个四方的巨大通道中,这通道长宽都有十余丈之巨,并且通道四壁全都是一种从未见识过的漆黑石头砌成。

而那通道中的浓稠魔气,正是从这种诡异石头中不断冒出,这让韩立大感几分好奇起来。

要不是心中忌惮这些石壁上可能设有什幺不知道的禁制,他甚至刚进入通道中时,都想从石壁上敲下几块这种黑色石头,仔细研究一二。

这条通道并不是唯一的一条,而是纵横变错,仿佛迷宫一般的遍布整个山腹中,并且越往前走越深入地下的样子。

就这般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当初魔烟鸟进去出来一趟,不过一顿饭工夫。而韩立已经走了许久,仍没有走到尽头的样子。

这让他瞅向此鸟的目光,渐渐有些寒厉起来。

魔烟鸟仿佛也察觉到了后面眼神的不善,再带着走过几个交叉路口,当韩立思量是不是自己该停下脚步时,忽然魔烟鸟在前边一个盘旋,不再前进了。

韩立心中一动,凝神向前望去。只见前面魔气似于稀薄了许多,隐隐一个泛着白光的巨大出口,就在眼前的样子。

韩立神色一缓,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单手冲那魔烟鸟一招手。

此鸟因为附有纤纤此女的一缕神念,自然通灵异常,见此情形,眨了眨双目,露出疑感之色。但略一犹豫后,仍老老实实的飞向韩立。

但是此鸟方一飞刭韩立头顶处,还为未来得及盘旋一圈时,蓦然一条袖袍冲空中一抖。

一片灰色霞光闪电般射出,只是一闪下,就将丝毫防备没有的黑色小鸟卷入了其中。

魔烟鸟自然大惊,甚至一张口下,想要发出什么声音来。

但是霞光围着此鸟滴溜溜一转下,根本没有任何声音可以穿透元磁神光而出。

而这时,韩立才从容之极的冲空中虚空一点。只见指尖处青芒一闪,一个青色符文一闪即逝的击在了无法动弹的魔烟鸟身上。

此鸟通体青芒一阵流转下,就瞬间在灰色霞光中消失不见了。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才轻拍了下手掌,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不过当下一刻,他目光转向前方的通道出口后,神色又凝重了几分。

他双目一眯后,突然一张口,顿时一团银焰飞了出来,但一个闪动后,就化为了一只银色火鸟。

此火鸟围着韩立上下盘旋几圈后,就噗嗤一声没入一侧的墙壁中不见了踪影。

随后他又双袖一甩,七十二口金色小剑也无声无息的激射而出。在韩立口中无声的催动法决下,这些飞剑滴溜溜一转下,就化为漫天青莲的浮现在通道各处,但随即一闪,又纷纷泡影般的溃散消失了。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又沉吟了一下,手掌再一翻,又有两张银色符箓往地上激射而出,在途中光芒一闪下,就化为两道淡金色影子没入地下。正是两张甲元符。

因为要对付一名合体阶的魔兽,并且还不是那种合体初阶的存在,所以纵然此兽身负重伤,韩立自然也不敢大意分毫的。

为了此行,他特意事先专门炼制了一些银蝌符箓。

虽然炼制这些符箓的材料珍稀之极,但是在云城这等超级大城中,只要有灵石的话,自然还能再次凑齐的。

做好一切事先难备好的后手,韩立才目中寒光一闪,单手一动,一张紫色符箓贴在自己身上。

顿时光芒大放间,有一团紫雾弥漫散开,韩立身形在银色符文闪动下,蓦然化为了无形。为了保险起见,他竟然还动用了太一化清符。

随后韩立身形一动后,虚空化的身躯,徐徐向出口处飘去了,他竟一副真要去斩杀那只圣阶魔兽的样子。

……

大山外面,通道入口处,当韩立出手一下禁制住那只魔烟鸟的同时,纤纤此女一声低呼,脸上蓦然露出了意外之色来。

“出了何事?”那只青色麒麟虚影一惊,忙抬首凝重的问道。

“我的魔烟鸟被那人制住了。”晶族女子轻吐一口气后,才神色不定的回道。

“什么,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难道此人已经察觉什么了?”麒麟瞳孔中精光一闪,问道。

“发现不太可能的。可能是此人行事一向谨慎,不想在自己对付那只圣阶魔兽时,还被我等时刻监视着吧。”纤纤迟疑了一下,才不太肯定的说道。

“但这样的话,我们可就有些麻烦了。根本不知道他和此魔兽的争斗情况,无法掌握好准确时机的。”麒麟虚影的尾巴一甩,目光一下阴沉起来。

“我自然知道此事!但现在也顾不得此事了,不管他现在有没有真和此魔兽动手以及之后的情形如何,我们还是赶紧行动吧。就算他再神通广大,想灭杀一只圣阶魔兽,也绝对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足够我们打开真灵之穴了。”晶族女子一咬牙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我们走吧!”麒麟虚影也果断的点了点头。

纤纤单手一翻转,手中多出一块三角令牌。黑黝黝的,一面印有一只黑麒麟的图案,另一面却印着几个淡银色符文。

“可惜这件魔麟令了。我可是花费偌大功夫,才凑齐材料炼制成的。其中还失败过好几次呢!”单手一抚令牌表面,纤纤脸上浮现一丝可惜之色。

“这东西就算再珍贵,能和真灵之穴中的东西相比吗?也只有这东西的掩饰,你才不会被洞中魔气排斥,可以轻易潜入深处的。而且现在有那韩小子,替你挡住那头圣阶魔兽,纵然此兽发现什么不妥,也无法阻止你开启灵穴的。”麒麟不加思索的说道。

“纵然如此,此物只用在掩饰气息上也太大材小用了,而且还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纤纤仍苦笑的说了一声。

麒麟闻言,两眼一翻,想再说些什么时,晶族女子却蓦然神色一正,将手中令牌住空中一抛。

刹那间,黑色令牌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突然狂风大作,凭空刮起一股黑蒙蒙飓风来。此飓风妖异异常,一边在呼啸声中冲天而起,一边从飓风中心处传出让人心惊的低吼声,隐隐一头巨兽暗藏其中的。

纤纤脸色一沉,一手不停插诀,另一手却手腕一抬,再一张口。

一口青色小剑从口中喷出,微微一颤下,就化为一道青光围着其手腕一绕,就再一闪的飞回了口中。

顿时大量精血从手腕伤口处一喷而出!

“去”晶族女子口中一声低喝。

流出的精血瞬间凝聚一团,化为一颗拳头大血球,直奔黑色飓风激射而去。

说也奇怪。此血球一没入飓风中后,不但里面的吼声立刻嘎然而止,看似正要四下肆虐的黑风,也立刻渐渐变小起来。

最终黑风一闪的溃散消失了,里面却现出一只通体漆黑如墨,体长丈许的墨麒麟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