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意外来客

韩立站立在一座小山峰顶处,眺望着远处的一片山脉,双目微眯着。

“这里就是你所说的地方!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将目光一收后,他冲一旁的纤纤问道。

“也就是如此,它才会选中此处的。越兄,下边的路程不需要你带领了,你就先在附近休息一二吧。我和韩前辈要先过去一趟。少则半日,多则三四日就会回来的。若是真的过期没回,道友就不要管我们,自行离去就行了。”纤纤冲越宗含笑说道。

“既然纤仙子如此说了,越某也就偷懒了。”越宗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一抱拳,朝附近的另一座小山飞去,最终一闪的没入山峰中。

“韩前辈,我们走吧。”纤纤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了下来。

韩立点点头,二话不说的遁光一起,向前边那处山脉飞去。

一进入山脉中,原本一直待在晶族女子肩头上的那只魔烟鸟,立刻双翅一动的冲天而起,在附近空中一个盘旋后,朝某一方向激射而走。

韩立二人悄然的跟在后面了。

山脉中大小山峰重重叠叠,连绵一气。

二人跟着黑色小鸟一口气飞进去数千里之遥,当面前出现一座看似普通的山峰时,魔烟鸟双翅一收,口中发出清鸣之声的盘旋不前了。

纤纤双目一亮,欣喜的说道:

“已经找到入口了。”

随后此女一催遁光,几个闪动后,就蓦然到了山峰附近,并围着此山峰飞快转了几圈,最终在山腰某处停了下来,并现出身形,凝神打量着什么。

韩立青光一起,同样到了此女一旁并顺着其目光望去。只见眼前是一块看似普通的峭壁,百余丈之高,灰白光滑,除了一些黑气漂浮在附近外,并无其他异处。

不过韩立目中蓝芒微微一闪,神色动容了一下,似乎看出了些什么。

这时,纤纤却口中一声低鸣,原本在空中盘旋的魔烟鸟,却一冲而下,弩矢般的射向峭壁。

“噗嗤”一声闷响,看似坚硬之极的石壁在和魔烟鸟接触的一瞬间,竟荡漾起一圈圈的波纹。接着表面略一模糊,化为一层死气沉沉的浓稠黑雾。

整块峭壁,竟是一个巨洞的入口。

魔烟鸟似乎不受黑雾阻挡,一下没进了其中。

“前辈稍后,我先查看下里面的动静再说。”纤纤谨慎的说道,随之在空中盘膝坐下,两手掐诀的闭上了双目。

她的一缕心神已经附在了魔烟鸟身上,现在要做的只是操纵此鸟,探查下里面的情形再说。

韩立则目光闪动的站在一旁,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足足一顿饭工夫过后,一声鸣叫,魔烟鸟从黑雾中一冲而出,一个盘旋的落在了纤纤的肩头上。此女也在此时睁开了双目。

“还好,那只圣阶魔兽仍然在里面沉睡不醒,正是下手的最佳时机。我让魔烟鸟给前辈带路,直接到那圣阶魔兽处就可了。不过里面的魔气凶猛异常,即使以韩前辈的魔功也无法坚持多久的。最好不要惊醒此兽,直接用霹雳手段将其一举灭杀最好了!”纤纤正色的说道,随后手指冲空中一点。

那只黑色小鸟立刻通灵的再次飞入黑雾中。

“纤仙子放心,韩某知道如何做的。仙子没有魔功护体,就在此地等我出来吧。”韩立盯着眼前女子一会儿,才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随即两手掐诀,突然身上金光灿灿,并浮现一层薄薄鳞片来。

身形一动,他化为一道金虹的遁入到了黑雾中。

一见韩立真进入了黑雾中,女子嘴角的笑容收敛起来,并露出了沉吟之色来。

“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行动了。”突然一团青光从晶族女子身上一飞而出,一个闪动后,化为了一只拳头大的麒麟虚影,并一回身的冲女子说道。

“再等一下。不管他能不能真击杀那头圣阶魔兽,只要交起手来,才是我们进入真灵之穴的最佳时机。”纤纤摇了摇头,说道。

“怎么,你对他的忌惮不小啊。”麒麟虚影嘿嘿一笑。

“这一路上走来,他的神通有多大,你在我体内也不是没看见过。就连上族九阶的魔兽都不能在其手中支撑一时半刻,若真和此人争斗起来,我可一点胜算把握都没有的。而那只圣阶魔兽,我没有猜错的话,虽然仍在沉睡中,但肯定会事先在住处做些防范的。想要轻易接近,估计不太可能的。我们也只有趁他们争斗的时候,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打开真灵之穴。”纤纤冷静的说道。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那就多等片刻吧。”麒麟虚影歪着脖子想了想,点了点头。

就在同一时间,在山脉外边,越宗在一座山峰的一个新开辟洞窟中,闭目打坐着。忽然他感应到了什么,蓦然脸色一变的手掌一翻。

那个装着怪虫的盒子,一下出现在了手中。酷似蚕虫的怪虫,在盖子一被打开后,就立刻发疯般的摇头狂鸣起来。

越宗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乎想也不想的纵身一跃,化为一道白虹的冲出了洞窟。但是他身形方一出现在外面,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之极了。

在他面前,赫然漂浮着一名一身银甲,面色木然的男子。竟是那名在阁楼中和他们起过冲突的圭姓异族人。

“原来是前辈在此,我以为是其他魔兽出现此地的。前辈找晚辈有什么事情吗?”越宗心中一沉,但勉强一笑道。

圭姓男子冷冷的望着越宗,半晌没有说话,最后才毫无感情的问了一句:“其他人呢?”

“什么其他人,此地只有晚辈一人。”越宗还算镇定的回道。

“是么。这样的话,你可以上路了。”圭姓男子听到这话,脸上血光一闪,浮现出一股煞气来。

越宗面色一变,突然手中盒子劈手往对面一抛,接着袖中灵光一闪,数十张颜色各异的符箓暴射而出,又一张口下,一面白色玉牌喷了出去。

怪虫从盒中激射而出,化为了丈许大小,仿佛怪蛇般一下缠向圭姓男子,数十张符箓则瞬间化为各色光团爆裂开来,而那块玉牌则砰的一声后,化为一团白色迷雾,亩许大小,将圭姓男子罩在了其下。

而越宗本人足下白光一闪,多出一对法轮,只是一晃之下,就蓦然在原地消失出现在了迷雾外十佘丈处。然后遁光一起,就要化为一道白虹激射而走。

圭姓男子见此,冷笑了一声,只见其蓦然一拍自己天灵盖,身形略一模糊下,竟幻化出三个一般无二的分身来。

其中一个分身两臂一抬,忽然化为一对血色鬼手,十指尖尖,黑气缠绕,一把就将扑到近前的巨虫双手掐住了,一用力下,十指仿佛利刃般的将怪虫撕成了数截。

另一个分身则猛然一咧大嘴,用力一喷。顿时一股血色光霞狂涌而出,一下将随后激射而来的各色光球卷入其中。再一吸下,血光闪动间,这些光球就被此分身一股脑儿的吞进了腹中,甚至连附近的白雾都被吸进去了一小半。

最后一名分身,则双目锒芒一闪,突然身形一纵,一下化为一条银色蛟龙激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银蛟就瞬移般的出现在了越宗所化遁光的上空,尾巴一摆,两只巨爪就气势汹汹的一抓而下。

越宗面色苍白,但自然不会束手待毙,身上轰鸣声一响,竟然体内激射而出,两口白骨飞剑。

这飞剑表面电光闪动,看起来颇为不凡,交叉一斩下,迎向了蚊龙的两只巨爪。

“咔嚓”一声,两只骨剑虽然让巨爪为之一顿,挡了下来,但是本身却在巨力之下,齐齐的折成两截。

趁此机会,越宗张口喷出一团精血,罩向了足下的两只法轮,打算施展什么遁术逃之夭夭的样子。

但银蛟双目寒光一闪,只是一张口,一颗血红珠子发出清鸣之音的喷了出来。

珠子滴溜溜一转下,突然放出大片黑红血光,一闪即逝下,就出其不意的将下方的越宗罩在里面。

一声惨叫后,越宗蜡烛般的化为一团血水,被银蛟一口吞进了腹中。

随后银蛟一个盘旋激射而回,另外两个分身也腾空而起,迎了上来。

只见幻影闪动,三个分身瞬间合三为一,重新化为了那名圭姓男子。

只是他面色阴沉,目光闪动的在思量着什么。

“这几人竟然出现在了此地,难道也是冲那东西来的。可是那物所在应该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除非是和自己一般,是……哼!不管是什么来历之人,那东西只有本尊才有资格得到,谁挡我前面,我就吞了谁。”男子低声自语了两句,目中全是凶光闪动。

但下一刻,他突然一扭首,厉声冲某方向喝道:

“是谁在那里,给我滚出来。”

但是旁边静悄悄的,并未有任何人影出现。

男子面上狞色一闪,猛然手一抬,一口银色飞刀激射而出。

只见银光一闪,一片刀影瞬间将那处虚空全罩在了下边。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