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杀戮

至于纤纤此女,同样目露骇然,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的接口道:“韩前辈所言极是,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说不定还有什么魔兽隐藏其中,我们自然速速离去的好。”

越宗听到这话,总算从发呆中恢复过来,自然连连的点头。

当即三人遁光一起,继续上路了。

这一次,他们仅仅飞行了小半时辰,就从薄雾中一飞而出,终于离开了此区域。

三人未有任何停留之意,闷头向前方山脉深处一路遁去。

韩立三人并不知道,就在三者离开薄雾的同时,在薄雾的另一端,一道淡淡银光从天边激射而来,几个闪动后,就蓦然在雾气前停了下来。

遁光一敛,一道小巧人影浮现而出,两耳尖尖,面若桃花,身后一条毛茸茸的长尾轻轻甩动。

这名看似貌美的女子,目光四下一扫,随之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砰”的一声后,一团银色雾气瞬间从此女身体中爆发而出,化为翻滚符文迅速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最终消散的无影无踪。

“果然没有追错方向!的确是这里不假。不过这里似乎是那伙变异人面鹫新迁居的住处,它们具有金乌血脉,还是血臂手下,可不大好打交道的。不过也好,起码那群外来人无法轻易从此地脱身的。”女子将法决一散,面露一丝喜色的自语道。

银光一起,银虹一闪的没入薄雾中。

一个多时辰后,韩立先前灭杀几名魔禽的地方,银光一敛,女子再次现形而出。

她鼻子轻嗅了一番后,面露一丝惊疑之色,随之单手掐诀,再像先前那般施法了一番。结果片刻后,女子脸色阴晴不定了。

此女思量了好一会儿,忽然扬首发出一声长啸之声,仿佛虎啸又近似龙吟!

但是啸声发出许久之后,四周仍然静悄悄的,丝毫动静都没有的样子。

女子长吐了一口气,啸声嘎然而止,但黛眉紧皱了起来。半晌后,她目光闪动的摇了摇头,遁光再起的飞离此地。看其前进方向,竟然和韩立等人离开方向丝毫不差。

……

魔金山脉深处的某个隐秘山坳中,空中密密麻麻,地上兽影重重,竟然聚集了数以千计的各种魔兽。大的仿若小山,小的只有尺许大小。

而在这些魔兽的中间,则有一块高约数十丈的巨大岩石。在石头上趴着一只数丈高大头魔物,正是那只巨蛤。

只是此魔兽体形比起以前缩小了无数倍,在如此多面目更加狰狞的魔兽中间,有几分不起眼了。

巨蛤爬在巨石上一动不动,似乎在等着什么。

倒是四周的千余其他魔兽,目中大都露出不耐之色,竟也同样保持着平静。

半晌之后,突然空中众多魔禽一分,一头体长数尺、体表遍布金纹的巨大蝙蝠从空中一冲而下,最终双翅一收后,停在了巨蛤面前。

“大人,时间已经到了,该来的都已经到齐了!”

“既然这样,那就行动吧。这一次的目标再重复一次,杀光所有进入山脉的外来人,并夺得他们手中的一件法盘状法器,然后用这件法器,将那只‘芝仙’给我找出来,好最终献给铁魔大人。无论谁能找到这只芝仙,都会重重有赏的。”巨蛤的话语倒也简短,除了重复一遍行动目标外,一句废话也没说。

山坳中的上千魔兽均都已经开启了灵智,一听完后,立刻一哄而散,有的从高空飞走,有的一扭身则深入地下,全都向山脉外围奔去。

巨蛤自己也同样一个纵身,加入到了魔兽大军之中。

但是此兽并未注意到,在山坳空中高达数千丈处一朵看似普通的灰云中,有一点黑影深藏其中。

此黑影闪动着血红的双目,冷冷的盯着下方的一切。

直到所有魔兽全都离开山坳后,此东西才从云中一飞而出。竟是一只尺许大小,浑身血红的硕大鹦鹉。

这只鹦鹉在空中盘旋一阵后,“砰”的一声轻响,竟一下自爆开来,化为一团血雾溃散开来,里面隐隐有血色符文一闪即逝。

而同一时间,在整座魔金山脉一处禁制重重的地下深处石屋中,一名原本在床上闭目养神的血袍大汉,突然口中一声轻咦,睁开了双目。

大汉脸色苍白,大嘴塌鼻,但是目光阴沉。

“铁翅魔这家伙捣什么鬼。眼下圣祖大人就要苏醒,却叫这么多人去杀外来人作啥!那‘芝仙’又是何物,竟然这般兴师动众中,几乎将他手下的所有高阶魔兽都派了出去。”大汉喃喃低语了两声,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但是片刻后,他忽然轻拍一两下双手。

“啪啪”两声轻响后,石门顿时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名身材婀娜妁女子。

此女一身血红宫装,但是脸上被一层淡淡血雾遮挡,无法看出真容来。

“参见父亲大人!”女子一走到大汉面前,立刻轻盈拜下。

“血瑛,你起来吧。在我打坐这几日,铁翅魔和多眼二人,有没有赶到地宫了。”大汉单手一摆,淡淡的问道。

“回禀父亲大人,他二人还未在地宫出现。”女子声音略有些低沉,但声音还算动听。

“还未到此处,看来真有些问题了。”血袍大汉目光一闪,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来。

“父亲大人莫非收到了什么消息?”宫装女子的声音有些好奇了。

“嗯,现在铁翅魔的手下,全都离开了老巢。”大汉缓缓说道。

“什么,全都离开了!难道是……”女子一惊起来。

“不是你想的事情!它们全都向山脉外围去了,准备将最近进入山脉中的那些灵界人全都一网打尽!”大汉摇了摇头。

“灭杀灵界人!这是什么意思?”宫装女子怔住了。

“这也是我叫你来的原因。似乎和一个叫‘芝仙’的东西有关。圣祖将醒,我不便离开,你去将此事情先查清楚再说。一有消息,立刻回报我。”大汉目中寒光一闪的吩咐道。

“是,父亲大人。”宫装女子心中一凛,但口中答应道。

随之恭敬的退出了屋子,石门自行的关闭了。

而血袍大汉轻出一口气,再次闭目养神起来。

……

魔金山脉外围的一片灰白色树林上空,一名化神级的修炼者正驱使着三口红色飞刀,和两名酷似黑熊的魔兽拼命搏斗着。

这两只魔兽不但体高数丈,四只巨大手掌挥动指尖,无数破空的爪芒凭空浮现而出,和飞刀交织之下,爆发出一连串的清鸣之声,攻势凌厉异常。

这名化神级异族人,只能勉强自保而已。

但是下一刻,天边处忽然一阵“嘎嘎”的怪异叫声传来,随之一片黑色乌云飘来。竟是一群数以百计的黑色独角怪鸟。

其中一只体长丈许,两眼翠绿,放出阴森寒光。

这名化神级异族一见此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但是被两头巨熊缠斗之下,哪能离开分毫,只能满头大汗的狂催那三 口飞刃。三口飞刃化为三道惊虹将自身护得严严实实。

但是在为首魔鸟的一声怪叫后,上百只魔禽一哄而上,飞刃只来得及斩杀了十余只,就被魔禽撕成了粉碎。就连原本和其争斗的巨熊般魔兽,也未能幸免,同样葬身在这群魔鸟的腹中。

但是最后,其中一只魔鸟突然一张口,喷出一面法盘状法器出来。

为首魔鸟见此,目中闪过喜色,一张口下,喷出一股霞光将法盘吸进了腹中。随之带着这群魔禽向另一方向飞去了。

……

一座山头上空,五只豹子般的魔兽向下方喷吐着灰白色魔气。

在山头上空,一层黄蒙蒙光幕漂浮着,那些灰白魔气一击在上面,让光幕颤抖个不停。

而在光幕下方,两名异族人各自手拿一件幡旗拼命摇晃着,用自身法力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光幕,明显危在旦夕了。

……

另一处宽阔之地,彦姓老者和白面青年化作两道遁光,正拼命飞遁着。在他们后面,一团碧绿色怪云和一道黑色飓风,气势汹汹的紧追不放。

眼见两者越追越近,彦姓老者心中暗暗叫苦,一咬牙下,忽然单手一翻转,摸出一张有些破旧的金色符箓。口中念念有词下,将其一扬祭出。

“轰”的一声巨响下,蓦然一团刺目金光仿佛骄阳般的浮现而出。滴溜溜一转下,金光所过之处,所有魔气纷纷溃散消退,声势惊人之极。

后面的绿云和黑风见此,也不由得遁速为之一顿。

但是片刻后,金光就消失殆尽。

而原本身处前方的老者和白面青年,却踪影全无了。

同样的情形,数日之内,在整个魔金山脉外围到处上演着。

大半进来的异族人,纷纷的陨落在魔兽口中,只有寥寥七八人保住了性命。

这些能从魔兽口中存活下来之人,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一察觉山脉深处的魔兽出现在外围的异常,也立刻转明为暗,变得十分小心起来。

那些魔兽得到了部分异族人的追踪法盘后,也撒网般在山脉外围四下搜查起来。

但诡异的是,无论残留的异族还是那些魔兽,丝毫无法追查到芝仙的任何踪迹。

而这时,韩立等人经过几天的跋涉后,终于安然的接近了目标区域。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