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奇毒再现

韩立从幻化成彩凤,到施展出凤类灵禽的空间神通,一下横跨数十丈距离,直接出现到噬灵火鸟和魔禽的交战上空,不过一眨眼的工夫。

但下方魔禽,先前一见放出的细针没有对韩立奏效,已经心中一惊,将一部分心神瞬间放到了韩立这边。故而韩立刚才变身的一幕,被此魔禽看得清清楚楚。

魔禽女性面孔一下露出了几分惧色来。

毕竟真灵天凤可是号称万禽之王的。就算同为真灵存在的金乌,面对天凤时,也不得不天生被克制小半的。

当然韩立只是借助这法诀幻化而出的彩凤,根本无法和真正的天凤相比,但体内天凤真血却是货真价实的,而魔禽也并非真正的金乌,同样只是继承了部分血脉的变异之体。

故而才一感应到彩凤体内真血散发出的独有气息后,此魔禽就情不自禁的生出畏惧之意来。再加上先前噬灵火鸟的厉害,竟然可以吞噬金乌真火,让它以往几乎无往不利的神通,彻底被克制了。

此魔禽一下生出后退之意,不加多想的口中发出一声尖鸣,突然喷出一道乳白色光柱,接着身上白色火焰一缩,就想抽身而退。

但是噬灵火鸟本身就是韩立体内灵火所化,和韩立心神联系比一般本命法宝还密切几分的,哪容魔禽如此轻易跑掉!

韩立只是心念一动,银色火鸟就同样一张口,喷出一根金银细丝。正是噬灵天火当年炼化的灵漩邪光!

乳白色光柱粗若碗口,金银细丝仿若丝线,但两者一碰之下,却是光柱通体一凝,立刻向魔禽原路反射而回。

虽然魔禽一身修为非同小可,但是自己攻击反弹而回之事,自然让其一阵大乱。

它惊怒的双翅骤然一扇,两股白色光焰从两侧一卷而去,才勉强来得及挡下此光柱。

但这时金银细丝一个闪动,却已经到了它身前处。

此禽也知道这金银细丝大为古怪,怎敢硬接,身形一颤就想避开。

但这时,它头顶凤鸣声大响,大片青色光华诡异的一罩而下,速度奇快无比。正是韩立所化彩凤已经从裂缝中完整飞出,只是体表长翎一下飞舞后,青蒙蒙灵光无声无息的一扫而下。

以这魔禽的身法之快,原可勉强避开的,但是对面正和金乌真火交织的银焰突然往回一卷,顿时一股巨力传出,神通牵引之下,一下将不及防的魔禽带着身形一晃,顿时被青光一下罩在了其中。

纵然此鸟浑身白焰滚滚,但是和青光一接触下,却阳春融雪般的纷纷消融了。

这青光也不知何种神通,竟正好克制金乌真火的样子。

而魔禽本体被青光一罩住,只觉身躯一紧,身形就一下重若泰山起来。

此魔禽大惊失色,倒不是因为这一点禁锢,而是金银细丝已到了眉宇间,一时来不及再躲开了。

韩立和噬灵火鸟的配合,正是恰到好处。

无奈之下,魔禽脸色一下铁青异常,但猛然大口一张,深一吸气。

原本悬浮在附近的那颗白色魔核,蓦然一闪,就一下瞬移到了魔禽面门前。它竟然打算用此物,暂时抵挡一下。

此魔禽会如此做,自然对自己魔核坚硬大有信心。相信即使面对顶阶宝物一击,也可绝对安然无恙的。

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

金银细丝一击在魔核上,却无声无息,根本视若无物的一闪而过。

“噗”的一声闷响,一个乌黑小孔在魔禽四目中间诡异的浮现而出,金银细丝竟然直接洞穿而过。

一声凄厉的尖鸣从魔禽口中大叫发出,体表原本黯淡了许多的白焰,随着此叫声一下高涨倍许起来。双翅一展下,就将原本禁锢四周的青光一下撑得的寸寸破裂!

此鸟不再顾及对面噬灵火鸟的凶猛攻势,身上正和银焰交织僵持不下的白焰,刹那间的同时断开。

接着它双翅狂扇几下,一股白色火柱从身上冲天而起,滴溜溜一转,风火之力同时生出,瞬间化为一片白色火海出来。

这只魔禽就在白色烈焰中,神态狰狞异常的双翅扇动不停,而上空以那颗魔核为中心,一只体长十余丈的巨大怪鸟虚影,蓦然在火海上空浮现而出。此虚影通体淡金,双目乌黑,酷似一只乌鸦,体下却生有三只爪子。

“金乌法相!果然具有此真灵的几分血脉!”在上空的彩凤蓦然异芒一阵流转,韩立重新幻化成人形现身而出了,并望着火海中的金乌虚影,喃喃说道。

而就在这时,火海中魔禽扬首一声长鸣,四周汹汹燃烧的白焰顿时飞蛾投火般的齐往其空中的金乌虚影中飞卷而去。这些白火一接触虚影后,立刻无声的没入其中。

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巨大虚影将这些金乌真火一吸而入后,浑身金光灿灿,身躯竟然一下变得仿佛实体般的凝厚,但是金色羽毛表面同样燃烧着一层白色火焰。而这些白焰中,银色符文滚滚翻动,声势更胜原先数筹的样子。

下方的魔禽一脸凶恶之色,恶狠狠的盯着韩立,显然下一刻就要驱使法相,发起更厉害的攻击。

但奇怪的是,韩立望了望空中的巨大金乌,又低首扫了一眼下方的魔禽,忽然轻笑了起来,接着单手冲魔禽一点,口中连说三声“倒”字。

魔禽闻言一怔,但随即心中大怒,双翅一震,就要有所行动。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魔禽突然身躯一抖,猛然一声哀鸣的从空中直坠而下,并在坠落途中身子卷缩一团,体表变得紫黑异常起来,同时一股浓浓腥臭一散而开,竟转眼间化为一团紫黑液体,连元神都不见逃出的样子。正是灵漩邪光所含的剧毒所致。

此毒不但奇毒无比,并且中了之后开始还丝毫异样没有。

不过比起当初的怪蛾,这只金乌在抗毒上明显大大的不如了。不但感应的如此之迟,一旦发作后立刻化为一滩毒水,根本无法抵挡的样子。

见此情形,韩立心中一松。

而银色火鸟却欢喜的一声清鸣,双翅一展下,蓦然的向下方飞扑而去,竟一口将魔禽身躯所化毒水吞进了腹中。

韩立见此情形一怔,但是略一犹豫后,并没有阻拦什么。

虽然金乌真血非常珍惜,但是他修炼的惊蛰十二决中并无金乌的变化之术,就是得到也无法发挥多大作用的。

如此的话,自然还不如让噬灵火鸟吞噬了,看看能否有什么变化!

毕竟此火鸟已经有了灵性,肯自行吞噬的东西,一般都是对自身进化大有用处之物。不过此火鸟吞噬完毒水后,并没有回转,而是向高空中再一飞而去。

说也奇怪,那只巨大金乌法相在魔禽陨落之后,竟然没有马上溃散消失,只是漆黑双目原本闪动的灵光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仿佛傀儡一般的木然。

银色火鸟一下冲进巨大金乌体内,大口狂吸之下,三下五除二的竟将整只金乌法相都吞噬进了体内。

也不知是因为时间到了,还是一次吞噬太多金乌真火的缘故,火鸟刚将最后一缕白焰也吞进腹中后,体表灵光一闪,重新恢复了尺许大小,并二话不说的往韩立这边激射而来,最终一下没入韩立体内不见了踪影。

这样一来,下方除了那颗白色魔核和附近悬浮不动的闪闪发光细针外,就空空如也了。

韩立也没有客气,袖袍一抖之下,一片青霞席卷过去。魔核和数百根细针在青光闪动下,全都一闪的消失了。

这时韩立转过身子望了一眼后面的春黎剑阵所化的青色光幕,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单手一掐诀下,青色光幕寸寸的碎裂开来,接着一层层青色莲花凭空消去,最终还原成了七十二口青色飞剑,低鸣不停的悬浮在四面八方的高空中。

而在这些飞剑正中心区域中,四头被斩成数十截的魔禽残尸,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这四只炼虚初阶魔禽,在乱闯剑阵之下,竟被春黎剑阵的威能一口气全都斩杀了。

韩立见到此幕,到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一个闪动的飞到碎尸旁边,略一沉吟下,就在霞光卷动下,将所有尸体都收进了储物袋中。

虽然在他感应下,这些魔禽体内的金乌真血似乎淡薄得很,但是还是具有那么一丝的。如此的话,以后完全可以等噬灵火鸟炼化完先前所获后,再让其继续吞噬的。

像这种真灵之血即使在灵界也是珍稀之极,他可不会浪费分毫的!

做完这一切,韩立身形再几个闪动后,人就诡异的回到了其余二人旁边,并轻描淡写的的说道:“好,已经解决干净了。我们上路吧。”

听着韩立淡淡的话语声,越宗早已经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

在他心目中,韩立纵然厉害也顶多和上族九阶差不多吧。可刚才发生了什么?这位明明才上族七阶存在,竟然在一盏茶工夫内灭杀了如此多高阶魔禽,还如此轻松的样子。

这些魔禽不但同样有上族九阶的存在,而且还是身具真灵之血的变异魔禽!

这一切,让越宗实在骇然到了极点,仍有些不相信刚才目睹。他只是怔怔的望着韩立,面上满是难以置信表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