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挑拨

但下一刻,青年又略带兴奋的继续说道:

“据被芝仙打伤的那人讲,他的金元禁光足可以困住这只芝仙的浮光化影两个月之久。而且因为芝仙体内有此禁光的缘故,他还可以直接炼制一种追踪芝仙的法盘,只要靠近芝仙百里之内,就可立刻发现踪影的。这只芝仙遁术和隐匿之术惊人,还有一些特别神通,但真正争斗手段却并不高明,再加上有伤在身,想来绝不敢深入魔金山脉深处的,只能潜藏在外围某处。如此一来,这一个月的时间,正是抓获它的良机。我们这些临时居住在镇上的人,原本在魔气喷发期没有进入山脉的意思,但现在出了这种好事,自然也想进去碰下运气了。至于稍远的地方之人,纵然赶到此地也早已错过了良机。”

韩立三人听到如此一番详细解说,才有些恍然大悟。越宗略一沉吟下,仍极为慎重的说道:“人形灵药虽然罕见之极,但是具体入药功效谁也没有过什么记载,也不见得真比一些顶阶圣药强哪里去。只不过这种通灵之物,实在罕有听闻而已。如此的话,也不至于短短几天工夫,就吸引如此多人在魔气喷期间也愿意冒险进入山脉吧。毕竟在此期间进入里面,危险性可比平常时候多上数成的。即使只在外围活动,也有遇到强大魔兽的可能。”

“越兄有所不知了。就在芝仙出现后的当日,我们镇上出现了一位圣族前辈,愿意用三颗万妙丹和三株万年碧莲花,外加一笔天文数字的灵石,换取这只芝仙,并且生死不问。现在这位前辈就住在镇上,并言明会一直等到魔金山脉开启的一个月结束后,才会离去的。对了,那几滴芝仙血也是这位前辈买下的。”另外一名面容姣好的宫装女子,也解释的说道。

“圣族?”这一次,却是韩立一怔的问道。

“不错。这位前辈姓谷,修为高深莫测,看起来不像是我天云本地之人。”宫装女子望了韩立两眼,觉得其毫不起眼,就淡淡回道。

“看来这里的人,实际上都是为了这位谷前辈的高额报酬而来的。”纤纤听到这里,嫣然一笑道。

“来到此镇的修炼者,无论修为高低大都有不得已苦衷,都灵石奇缺的,否则也不会愿意冒险进入魔金山脉的。如此高的报酬,若是我们得手的话,立刻不用再居住在这个镇上了,也不用冒险去捕杀什么魔兽。”宫装女子哼了一声,似乎对纤纤的话语有些不满。

晶族女子微微一笑,就抿嘴不言了。

“妮儿,不得无礼。这两位道友,可都是越贤侄的朋友。”彦姓老者似乎是宫装女子的直系长辈,目光一闪下,微微训斥了一句。

宫装女子脸上不太高兴,但口中称是的不再说话了。

“既然是数日前的事情了,怎么还有如此多人聚集这里。难道现在负责这里的不是‘廖前辈’了。”越宗似乎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解惑,不过目光朝那四周一扫后,眉头皱了一皱的问起另外一事来。

“越兄没有猜错,廖前辈在十余年前就已经离开了。现在新换的一名执事,非常苛刻,甚至还再度恢复了以前的通行测试。没有通过测试之人,则拒绝发放辟雷伞。而且也不像廖前辈那般好说话,根本不会提前发放辟雷伞。越兄来的也巧,今天恰好是开放测试的第一天,所以才会有如此多人都聚集在这里的。”白面青年叹了一口气,抱怨的说道。

“好了,有些话可不是乱说的。新来的‘闵执事’重新开启测试,也可避免实力不够之人,枉死在魔兽之下的。”老者却淡然的说了一句。

“可是此种测试,是在许久之前的规定。因为以前魔金山脉中陨落的同道太多,才有这么一个规定的。如今每年愿意进入山脉中的人,都寥寥无几了,举行此测试不是多此一举吗!”青年却撇撇嘴的说道,似乎对此颇不以为然的样子。

“再怎么说也是无用的。没有辟雷伞是无法进入山脉的,现在负责审核此事的人不再是廖前辈了。规矩自然也要变的。”彦姓老者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见连他们中修为最高的老者,都如此说了,其他几人也不好继续对此事再说什么了。

“不管越兄这次进入山脉中想要做什么。但既然赶上此等机缘,应该不会放弃吧。不如和我等几人一同行动,有了越兄这位大名鼎鼎的魔兽猎人,再加上追踪的法盘,我们抓获那只芝仙的几率,应该比其他人更大几分的。到时候若是真抓住那只芝仙,越兄可以独得所有报酬的一部分。剩下的,我们几人再均分的。越兄觉得如何?”宫装女子笑吟吟的冲越宗劝说道。

越宗听到此话,神色一动,却没有马上回答什么。

“越兄,我们的时间并不宽裕,可无暇分身的。至于报酬,一个已经到手,一个还是未知的。道友应该会做明智的选择吧。”晶族女子却看出了越宗的动心,淡淡的提醒道。

“纤道友放心。在下既然已经收了部分报酬,绝没有再改变主意的道理。彦前辈,晚辈还另有事情在身,恐怕无法和你们一起行动了。”越宗神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终于有了决定。

“没事的。说实话,我们这次进入魔金山脉也有不少是赌下机缘的。魔金山脉外围不算过于庞大,但是想要在魔气中找到芝仙的下落,可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这种事情谁也不好说的,说不定越是对此无意,越有可能无意中碰到的。这样吧,妮儿,你将那芝仙的形貌和一块追踪法盘交给越贤侄一份。”彦姓老者毫不在意的吩咐道。

宫装女子闻言,果真毫不犹豫的从储物镯中取出一块白色石片和一面蓝色法盘。

“多谢彦前辈。”越宗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推却,接过了两物。

“嘿嘿,这算什么。不管怎么说,我和你父亲当年也有几分交情的。”老者低声一笑的说道。

双手倒背的韩立见到此幕,嘴角轻微抽动了几下,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而几乎与此同时,晶族女子耳中蓦然响起了韩立的传音之声:“道友出发时,有什么东西没有和韩某说吧。什么是‘魔气喷发’,外围也可能碰到强大魔兽?”

纤纤听到此话,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平静的檀口微启,同样无声的传音回去:“前辈见谅!这魔气喷发虽然对我们之行有些影响,但只要不深入山脉,就不会有大问题的。晚辈原本想等进入里面后,再说此事的。这样吧,那只圣阶魔兽得手后,除了真血和魔核外,晚辈再让出一小部分材料?还望前辈不要因此事怪罪!”

这位纤纤倒也乖巧的很,一听韩立的质问,马上将姿态放的极低,并主动提出增加补偿的提议。

晶族女子耳边一时间寂静了下来,但是片刻后,就响起了韩立蓦然冰冷的声音:“我生平最讨厌别人故意给我设圈套。这一次就算了,若是发现还有下一次,我们的合作马上就结束。我纵然非常想修复天外魔甲,但是决不会容许别人多次戏耍的。”

一听韩立的话语如此森然,晶族女子心中却反而一松,知道总算过了这一关。

而这时,越宗则和彦姓老者等人开始聊些旧事,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

但是就在这时,一件连韩立也未曾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此地另外两名修为最高的炼虚顶阶存在,不但是外来者,而且还是刚才听到越宗之名无动于衷的几人。

不过现在他们听完其他几人的传音后,总算知道越宗的名气因何而来,二人几乎同时的双目一亮。

接着二者又暗自的交谈了几句后,其中一名头颅四方,生有一头乱糟糟绿发的中年人,蓦然站起身来,直奔越宗等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你就是镇上最出名的魔兽猎人,对魔金山脉肯定熟悉非常了。”此人一走到越宗数丈远处,就用不善的口气问道。

“出名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我已经百余年没有进入过魔金山脉了,现在谈不上什么熟悉!前辈有什么事情吗?”越宗虽然心中一沉,但仍能保持不卑不亢的回道。

“不管你是真熟悉还是装糊涂。明天我和苗道友要进入魔金山脉中寻找芝仙,你跟我们一起上路吧。”这名绿发异族两眼一眯,口中霸道异常的说道。

一听这话,不光越宗和宫装女子等人神色大变,纤纤和韩立也为之一怔。

彦姓老者倒还能保持镇定,但望着对方,神色一沉的问道:“阁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自然是想借助这位小友的能力一用了。怎么,道友觉得不妥吗?”也不知绿发异族人有何依仗,面对和自己同阶的老者,竟然话语同样的毫不客气。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