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误会

这几人已是圣族了,但也更加知道大乘和合体间的天壤之别。一旦进入大乘之道,两者间的神通悬殊,远非炼虚和合体的那点差距可比的。

若是通常情况下,几个炼虚顶阶联手下,可以和一名合体初期一战的话,那几名合体顶阶存在,在一名大乘初期前面,也只有落荒而逃的机会而已。

因为进入大乘之后,就可算是半个真仙存在,可以在修炼中感悟到一些极其厉害的天地法则,根本不是合体级存在可以抗衡的。至于最后的渡劫期,其实只是名义上的划分而已。除了修为法力稍有些质的转变外,神通并不会比大乘顶阶增加多少的。

而且渡劫期本身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前后期划分了,大都根本不会行走世间,专心准备渡那真仙天劫,以求飞升了。

因此大乘期,就已经是灵界中除了那些天地真灵之外,最强大的存在了。

老翁四人一见自己所抓紫色小兽,竟然是一名大乘期人面蛟的嫡系血亲后,要说心里不惶恐,自然绝不可能的。

不过他们现在身处云城中,四周还有如此多各族高阶,若是人面蛟真只是孤身一人找他们麻烦,纵然对方有真仙修为,他们也不会真在乎的。可关键是那位他们都认识的翡姓青年也和人面蛟一副相识模样,还亲自将其带到这里来。想要鼓动他人围攻人面蛟,自然成了不可能之事了。

如此一来,老翁四人心中怎能不害怕呢!

要不是先前翡姓青年出手挡下了人面蛟的一击,他们几人说不定马上什么都不顾的逃之夭夭了。

“好,我给翡兄面子,不取他们性命。但此人在路上折磨过小女,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银袍男子沉默片刻,忽然冷笑的说道。随之手臂再次诡异一动,五指一合下,冲老翁闪电般一斩。

银光一闪,老翁尚未反应过来,一侧手臂一凉下,就凭空一斩落下,同时大量鲜血一喷而出。

老翁大惊,尚未未得及自救,身前人影一晃,翡姓青年竟诡异的出现在了一侧,用一只手掌在其断臂处轻轻一拍。绿光大放,老翁断臂处伤口立刻鲜血一止,伤口就在灵光中以肉眼可见速度痊愈收拢起来。

未等老翁脸色苍白的想再说些什么,翡姓青年却冲其一摆手,淡淡说道:“既然涂兄已经对你处罚过了,就不会再对你们几人动手了。但此事也不能就这般轻易了结掉。我不管你们四人用什么办法?是借是抢!每人马上给我交出一亿灵石来,用来给涂道友的千金当做压惊之礼。若是不愿的话,那你们就每人再自断一条臂膀吧。”

一听这话,老翁四人反而大松一口气。

若是仅凭一亿灵石,就将这么大的梁子解决掉,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否则他们四人纵然现在无事,但被一名大乘期盯住,总不能永远躲在云城不出吧。

至于老翁,虽然断了一条手臂,损失些精血,但修为到了他们这种田地,断肢重接等手段反而是小事一件了。

于是老翁几人二话不说的凑在一起,四人七凑八凑下,还真凑出了四袋灵石出来,然后恭敬的递给了翡姓青年。

青年将四袋灵石一抓而起,然后才转首一笑道:

“虽然这点灵石,无法消除涂兄怒火。但蓝道友他们终究第一次到你的紫薇海,也算是初犯。看在翡某这点面子上,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人面蛟所化的银袍男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冷眼旁观,现在听青年如此一说,神色仍然阴沉异常,但目光在老翁断臂和青年微笑脸孔上一转,再略一思量后,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好,这一次看在翡兄的面子上,就饶了他们。但是从此之后,不准他们踏足紫薇海一步。否则只要被发现了,别怪我不念你我的旧情。”说到最后,人面蛟原本清秀的面容蓦然浮现出一片片模糊银纹,神色一下狰狞了几分。

“这个自然。若是蓝道友他们再擅闯贵海,他们四人也会自动丧失我们天云的客卿身份,任凭道友处理的。”翡姓青年对银袍人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含笑的回道,同时将手中灵石袋一下抛了过去。

老翁几人听到此话,则脸色红白之色变幻不定,额上再次汗水淋漓了。

而银袍男子单手一吸下,接过了四袋灵石,才神色一缓。袋子在其手中灵光一闪的不见后,男子用手突然往怀中小兽背上一拍。顿时紫光一阵流转下,小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名六七岁模样的女童。

此女童肌肤雪白,双目漆黑,头上扎着数根紫色小辫,显得可爱之极。

不少人见到此幕,神色为之一变。

那小兽明显原先不能幻化,但只被银袍人一拍,就幻化成了人形,可见人面蛟神通之大了。

不过,小兽虽然变成了人形,但仍然四肢紧抱银袍男子,并且嘴巴一张之下,发出“呀呀”之声,并用手指不停的指着老翁几人,不时的握着小拳头,小脸满是委屈之色。

“好了,他们已经受到了教训,就到此为止了。此事也算给你一个教训,谁让你如此不听话的。回去后,立刻给我好好修炼,不进阶到可以自行化形后,不准你再离开洞府一步。”银袍男子面上满是溺爱之色,但是口气却一下严厉了起来。

女童听到此话,嘴巴微撅,眼中马上莹光闪动,变得泫然欲泣起来。

银袍男子轻叹了一口气,颇为头痛的摇摇头,接着不再理会女童,而是转首冲一旁的青年说道:“这一次,能找回爱女,可是多亏了翡兄之助了。此恩我夫妇铭记在心了,以后必有回报。但在下夫人还在家中等待小女消息,涂某就不在此久留了。”

这位人面蛟说完之后,两手一抱拳,就计划告辞了。

“既然涂兄如此说了,那翡某也就不多挽留了。道友一路保重!”见人面蛟真的不再找老翁等人的麻烦,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气。

那蓝姓老翁四人可都是云城的客卿,外加又是圣族存在,自然不可能让人真当其面全斩杀掉的。

但他也绝不想和人面蛟一家人交恶的,除了人面蛟可怕之极的神通外,一想起人面蛟的那位夫人,连其心中也要不禁一颤的。否则纵然对方和他有些交情了,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带对方到此,并当着如此多人,让自己这般大失面子的。

如今能这般解决此事,自然再好不过了。

银袍男子点点头,一转身,体表灵光一闪,就要遁光一起的离开。但就在这时,怀中的女童忽然单手猛然一拉其衣襟,同时嘴巴又呀呀的说了些什么,最后甚至用手指朝台下的某个方向指了一指。

“什么,有这样的事情!”人面蛟体表灵光一敛,口中发出了惊讶之声。

“涂兄,令爱说些什么,让你如此吃惊?”翡姓青年见此情形一怔,忍不住的问道。

“没什么,可能遇到了和我夫人相关的哪个混血族人吧?”人面蛟回了一句,双目却往女童所指之处望了过去。

青年心中诧异下,也双目一眯的扭首看去。

只见原本那边坐着的众人,在两名大乘存在同时一望之下,不少人脸色蓦然一变,就算明知道肯定和自己无关,也不由得忐忑起来。

韩立的神色同样有些异样!

别人也许不清楚,但他却十分肯定,那名女童所指之人,十有八九是自己。但至于为何女童会指向他,韩立自然一头雾水的不清楚了。

毕竟刚才人面蛟和翡姓青年二人一到台上后,也不知哪位动了什么手脚,台下所有人只能看到台上的景象,但是对话却一句话都无法听到的。

而就在这片刻间,一道可怕之极的神念瞬间往此区域一扫而过,不少人被一扫而过后,脸色开始发白了。

韩立在神念扫过自己身体的瞬间,也有一种通体都被看透彻的毛骨悚然之感,就如同被一头无法对抗的蛮荒巨兽,一下盯住了一般。

他心中微微一沉,接着蓦然觉得远处银袍男子目光一凝,一下从如此多人身上锁定住了他。

随之就见男子突然一抬腿,而下一刻,韩立就觉眼前一花,座位前一下多出了一人来。正是人面蛟所化男子,其怀中还抱着那名紫色小兽所化女童。

此女童正眨着黑溜溜的眼珠,用好奇的目光盯着他。

“拜见前辈!”韩立心中不安,但面上还能保持镇定,并起身冲银袍男子躬身一礼。面对一名大乘期存在,他自然绝不敢冒犯分毫的。

“不错,的确身上有你母亲一族的一丝气息,但是非常弱。就算有那么一点血脉,也淡薄的可以忽视了。倒是你这丫头,你母亲那般多大神通没有继承,偏偏继承了这么一种最无用的感应术。既然和你母亲没有太大关系,我们走吧。”男子打量了韩立两眼,就冷漠的摇了摇头。

随之他不等女童再说些什么,体表银光一闪下,就立刻化为一道银虹,奔殿门外激射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