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邀请

“一句话,那广寒界纵然一些珍稀灵物极多,但还是要看你是否有这个机缘的。”大殿外一个朗朗的声音传来,随即殿门处一道白虹直接激射而来。

光芒一敛后,现出了一名皂袍中年人,两眼细长,白面鹰鼻。

“马长老来的好快,我原以为应该是皇贤弟先到一步的。”千机子一见中年人,立刻满面笑容的说道。

韩立哪还不知道,对方肯定是万古族的另一名合体级长老,慌忙的起身见礼。

“皇长老最近正在炼制一炉丹药,即使比我早得到消息,恐怕也要等上一会儿的。这名道友就是千长老所说的那名激发了广寒令的外族人?”马姓中年人的目光在韩立身上上下一扫,口中淡淡的问了一句。

“不错,正是晚辈!”韩立只能老实的承认道。

“嗯,上族七阶。道友修为不弱啊,比同阶存在似乎深厚了一倍以上,恐怕就是八九阶存在在道友手中也讨不了好吧。”这位马长老一眼就看出了韩立修为深浅,并不知何意的点出道。

“晚辈功法有些特殊,在法力上的确占些便宜的。”韩立心中暗惊,但表面却显得谦虚异常。

“岂止是占些便宜,若是那些对手和你争斗时纯心欺负你法力低浅时,恐怕一个不小心反而被你利用此点反制了。咦,你的神念似乎也同样不是普通上族能有的。”马长老也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术,脸上金霞一闪即逝后,口中又发出了一声轻“咦”来,竟连韩立神念的强大也看出了七八成来。

韩立闻听此言,心中也无法保持镇定了,脸色不禁变了一变。

“好了,马长老你的‘观神’秘术,堪称本族第一,如此说肯定不会错了。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韩道友在救助甲大师时曾经凭一己之力,瞬间斩杀了数名同阶存在的,又怎能当成普通的上族看待。”胖老者却毫不奇怪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倒是马某有些班门弄斧了。道友请坐吧!”中年人闻言呵呵一笑,随之坐在了千机子的旁边。

韩立脸上惊色总算消失了,苦笑一声后再坐了下来。

“刚才,我远远听到你们谈论广寒之事。听起来,韩道友似乎对广寒界还真的不甚了解。千兄,你又何必说话老是兜圈子,将其最大的利害关系直接相告就是了。”马长老方一坐下后,一转首,冲千机子说道。话语里,似乎有些不满!

“我原本就打算马上告诉韩道友,但这不是马兄到了,一下被打断了吗!”千机子闻言却两手一摊,脸上露出一丝郁闷之色来。

“哈哈,这么说。倒是马某刚才太唐突了点。”中年人听了,打了个哈哈。

“既然马兄来了,你亲自给韩道友讲解一下吧。毕竟当年你可是亲自进入过一次广寒界的,可比老夫讲要好多了。”千机子眼珠转了一转,蓦然一咧嘴道。

“有何可说的。我当年进入广寒界时,机缘很一般,并未在里面得到什么逆天的宝物和灵草。而各族之所以如此重视广寒界,不过是看中里面的惊人灵气,想让族中众多修为到了瓶颈,久未突破的族人,能够借助里面灵气再做突破而已。我当年要不是走了这一趟,也不会有现在的修为了。”中年人摇摇头的说着,神色变得有些怪异了。

“借助里面灵气突破瓶颈!”韩立闻言,有些大出意外了。

“不错,至于广寒界中的各种灵物相对来说,倒是次要的,能不能得到全看各人的造化了。我当年就只不过得到了一些很普通的灵药,几乎算是两手空空的出来了。倒是听说有其他人,得到了一些极其稀有的炼器材料,用它们炼制出数件通灵之宝的。”马长老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大为的可惜。

“哈哈,你应该知足了。当年你能被族中派去进入广寒宫,可不知道羡煞多少同辈之人的。起码老夫未曾有这个机缘得以进去的。”胖老者横了中年人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马某要是能有像千兄这般天纵之才,圣族瓶颈竟然短短千余年,就突破了,自然也无需进入这个广寒界的。你应该很清楚,广寒界可并不是什么太平之地的。”马长老却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倒也是,雷鸣大陆每次出世的广寒令足有数百块之多,而每一块能带多少人进入到里面,还要看所布置传送法阵的能力。我们天云一向都是本族负责的,但最大能力也不过一块令牌可以让十几人进入其中罢了。但听说有几个特别擅长传送法阵禁制的种族,可以让一块令牌能带三十多人进入其中的。可惜,我们无法得到他们的法阵布置图。否则,同样可以让更多人进入广寒界的。但每一次如此多人进入其中,广寒界的混乱可想而知了。”胖老者眉头一皱的说道。

“最糟糕的是,每一块令牌传送的位置都是随机的。万一和那些敌对种族正好传送到了同一区域,大战一场自然是免不了的。谁都知道,在里面突破瓶颈的话,起码可以增加三成以上的突破几率。自然不会让敌对之族多出如此多高阶存在的。”马长老仿佛在给韩立解释,又仿佛在自言自语。

韩立听了,目光不禁闪动了几下。

“不光如此,到了后期里面杀人夺宝的事情也是层出不穷的。但是这些都不是广寒界中最危险的,最大的麻烦是广寒界本身而已。广寒界中虽然没人见到真正的仙人,但是里面却有一些实力强大到难以置信的古兽,每一头都不是进入之人可以对抗的。若是碰到脾气好的还好,只要远远遁开,也就没事了。但若是碰到的是凶兽,就只能自求活命了。而且广寒界中还有诸多疑似仙人遗留的可怕禁制,若是误入其中,也是十有八九无救的。所以事后还能活着出来之人,往往不足一半而已。”千机子补充的说道。

韩立神色已经不由自主的阴沉了下来,半晌后,才开口问一句:“敢问二位前辈,广寒界是何时被发现的,这些广寒令又是如何发现的。”

“你这话倒似乎真的难住了我二人。广寒界具体出现的年代不太清楚,但应该是远古时候就被当然的各族发现了,据说是当时各族间似乎因为一场至关重要的大战,而动用了玄天之宝。结果数件玄天之宝合力之下,才无意中破碎虚空,打通了和此界的通道。至于这些广寒令如何出现的,倒是真不太清楚了。仿佛广寒界一现世,这些令牌就纷纷的出世了,但一开始的广寒令却足有上千块之多的,但是如此多年过去了,这些令牌被毁掉了大半,只剩下如此之多了。”胖老者缓缓的说道。

“广寒界进出方法也甚为奇特,进去时固然需要传送者辅助此令牌的,但离开时,却又必须将令牌留在广寒界内,才能离开的。而过了万余年下一次开启时,这些令牌又会以各种诡异方式出现在雷鸣大陆各处。并且这些令牌无法传送圣族以上存在,各族的长老都无法进入广寒界的,否则也不会变的如此麻烦了。老夫倒想知道,韩道友手中的令牌,是如何得到的。”马长老目中精光一闪下,盯着韩立问道,声音一下毫无感情起来。

韩立心中微微一跳,但平静的回道:

“这块广寒令说起来,也是得自贵族一名姓元道友之手的。当时我们几人所在城市被角蚩族围住了,这位元道友就将三个玉匣分给我们其他三人,让我们带着它分别突围逃命去。说将此物交给天云十三族中的任何一族即可,若是实在没有希望突围,就可直接毁去玉匣的。我先前一时好奇下,打开了匣子,倒没想到如此凑巧的激发了此令。”

“元姓人!这么说此块,真是负责绿光城的那名族人得到的令牌之一了。”千机子丝毫吃惊之色未露,反而淡淡的点点头。仿佛这块令牌来历,他早就猜到了一般。

韩立见此,心中暗自一凛。

而此时,一旁的中年人面色一沉的说道:

“最近云城各族并未收到其他广寒令的消息,这么说其余几块都落到了角蚩族手中,其他人都未能突围成功!”

“应该这样吧。据说是两名圣族存在带队,还动用一只堡级战舟。韩道友能带着一枚令牌逃脱升天,已经是侥幸之极了。”千机子轻吐了一口气的说道。

“这样的话,可有些麻烦了。我们十三族手中,现在一共也不过十七八块,比起以往的可少了许多的。而此消彼长之下,角蚩族进入广寒界的人数,却大增了不少。”马长老神色微变的说道。

“此事也没办法的。到现在为止,能发现的广寒令也早都搜集完了。先前禀告又发现五枚令牌时,我还以为本族得到一大良机的,但没想到角蚩族竟在此时突然发动了攻击,无法及时转移,才导致如此的。”千机子双目微眯的沉吟起来,但口中轻叹的说道。

“既然事已至此,自然多说无益了。韩道友,这一次广寒界开启,恐怕道友也和我们万古族选定之人,一起走上一趟了。”马长老点点头,但忽然转首冲韩立淡淡说了一句,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语气!


悦读www.yuedu.info